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13.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6.第六十六章 皇者之剑
    天元子的双眼内光芒连闪,手指却还遥遥控制着远处的紫雷,“凡画,我要的是什么你应该最清楚,我们数百年的师兄弟,我也不想和你生死相见,交出符经的下册我放你们离去,只要你们不在天元地界出现,我保证不找你们麻烦。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肖凡画看着天元子,冷冷说道:“你曾立下誓言,只要我让出观主之位,你就不会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你现在贵为观主难道就要这样食言而肥吗?”面对他的指责天元子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想为难你们,可是天元观日渐昌盛,光仙尊就已经突破十位之数,却偏偏我这观主不善于战,导致我么天元观甚至还排在长青门之后,你这要让我如何跟先师交代呢?”说到这天元子看起来竟然十分的痛心疾首,可转瞬却又阴测测的继续说道:“师弟你也出身天元观,难道你就忍心看到我派日渐消沉?来,把下册给我,我一定竭尽全力治好你的伤势,还有你的两个女儿,我会收她们为关门弟子,将我毕生所学倾囊相授!”紫雷下的陆青瑶一听神色立即一片迷茫,他从来不曾怀疑过自己的身世,到是肖青瑶神色平静,像是早就知道了其中的缘故。这时天元子又说道:“师弟你看,你的两个女儿正是风华正茂,她们甚至还没经历过人生最美好的时光,这么一道紫雷下去化为焦炭岂不是可惜了?师弟,你做人可不能这么自私啊。”“自私?”肖凡画突然问道,“想不到你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我的一身修为为何会废,为何会妻离子散,别人不知道,你却是最清楚,我真的自私吗?”天元子这时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你知道自己已经废了,为何还要霸占这符经下册,让它在你这样的残废手里只会变成废纸,为何不拿出来让我们天元观更上一层楼?”肖凡画的眼神里露出了一片惊骇的颜色,仿佛已经完全不认识眼前的人,他想不到这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天元子,竟然有一颗如此疯狂的心灵。他身体有些颤抖说道:“师尊当年为何会仙逝,我为何会修为全废,这些你都知道,你明明都知道。”天元子的手指弹了弹,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点杀意,嘴里却是平静的说道:“看来师弟你还是想不通啊,不过还好,你有两个女儿,就是杀了一个还能剩下一个。”“你敢!”肖凡画大吼一声,可是天元子的手指却是无情落下。天空中的紫雷立刻被激活,瞬间劈到了肖青瑶的身上。“我杀了你!”肖凡画面目狰狞的吼着,在他的身上突然渗出了丝丝黑气,一种浓郁的死意的却悄然蔓延开来。这时那雷电之处却传来一阵呼唤,“不要,父亲我没事。”雷电的光芒散去,肖青瑶竟然依然站着,此时她的周身屡屡绿气环绕,一片生机黯然,只是她手的符笔已经一点不剩。肖凡画心头一松,那些黑气瞬间又回到了他的体内,可是一切却是为时已晚,只见天元子腾空而起,高声传音道:“神画仙尊肖凡画,修炼魔气,堕入魔道,符修营上下共同见证。仙林同辈人人得而诛之,谁若助他便是与魔为伍,杀无赦!”他的声音远远传去,以致整个人族大营都听的一清二楚。肖凡画面色惨白的站在原地,他的抬眼望向半空中的几位昔日同门,可是他看到的却都是鄙夷和痛恶的眼神。他缓缓合上眼睛,两行眼泪却是再也忍不住,想不到这数百年的煎熬,终究还是白费。他淡淡的说道:“你赢了,放过她们两个,放过缈绫,符经下册我给你。”天元子眼色一喜,打了个指响,青瑶两人头顶的字符立刻消失无形,然后他腆着脸说道:“师弟放心,你看在我管制下的天元观蒸蒸日上,一派欣欣向荣,就是师尊在世也会支持我这么做的。”肖凡画不在说话,而是拿出了一截淡黄锦缎。天元子一看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意,连忙向肖凡画那边闪去。这么点距离对一门之尊来说一瞬即到,就在他伸手准备去拿锦缎的时候,天元子突然察觉到背后骤然多出一点尖锐的杀意,竟然让他都有如芒在背的感觉。他疑惑的一转头,目光立即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个营帐上,那营帐看起来全无异样,可是他的灵觉却正在警告他。白苏这时已经控制不手环内的灵气,强烈的漩涡元力流,早已脱离的他的掌控,连手镯上都出现了丝丝裂痕,这才让天元子有所察觉。“小子不能再等了,你不要命,可手镯也撑不住啊。”燕九炉焦急的吼着,十万灵石的灵力非同小可,连他这位曾经的仙尊都为之侧目。可是白苏的眼里疯狂依旧,他的灵觉一引,整个手环里的灵力同时冲进了他的道基,原本就破碎的道基一瞬间又被搅的一塌糊涂,白苏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可是嫣红的鲜血却让他变得更为疯狂。他完全不顾体内的伤势,灵力元力混在一起直接开始叠加,这一次仅仅只是叠上一层,他脚下的大地就一震,大海涛声犹如天河决堤整响。这时所有人都已经注意到了这个营帐,各自都在猜测究竟是哪位仙尊偷偷潜入了进来,他所要攻击的又会是谁?这些人当中,周天仙尊此时却是眼皮直跳,他心下一片骇然,那不正是刚才他和白苏对歭的营帐吗?营帐内的气势骤然拔高了一截,所有人都像是听到了阵阵澎湃的海浪,海浪声连绵不绝,账内的气势更是节节攀升像是永无止境。三息之后,天空中的五位仙尊已经人人自危,这股力量绝对不可直挡锋芒。天元子此时生怕有变,正想一把抢过锦缎,可是他伸手一抓却抓了一个空,只见肖凡画周身黑气再冒,身形以在百米以外。天元子气急败坏,原本文质彬彬脸上现在却是怒容满面,他正想再次出手,但是浓烈的危机感却惊的他身形连闪。白苏此时早已到了极限,身体仿佛早就不是他的了,现在全凭这心中的一股意志,他一定要救出青瑶!大海涛声席席卷来,一股中正堂皇之气骤然在营帐内爆发,一时间狂风飞沙,草石激散,硬生生逼出一块裸露的荒地。白苏立于这荒地中间,手中的金鳞此刻霞光万丈,这把尊级巅峰的武器似乎这一刻才完全露出了它的峥嵘。半空中的周天仙尊心中一突,自己竟然已经被锁定,此时言语已经不足以形容他心中的震惊,想他堂堂灵仙之尊,竟然会如此轻易的就被锁定。“必中!”天元子神色浓重的吐出两个字,周天仙尊身系五方困神局绝对不容有失,他想到这,立刻周身元力一涌就想直接对白苏出手,可是他的身后却是传来肖凡画的吼声,一股黑气向他席卷而来,让他不得不放弃了对白苏的偷袭。这时白苏的心里却是一阵清明,虽然他是在抬头望向天空中的周天仙尊,可是他的眼里却充满了冷漠,冷漠的仿佛是在俯视着芸芸众生。这一刻他突然有些明白,人世间从来不曾有过公平,只有强者才能为尊,尊者才能为皇,而他这一剑便是皇者之剑。滔天的气势缓缓盖下,金色的巨剑骤然发出,在巨剑的周围闪烁着无数紫黑的电光,那是被斩开的法道。周天仙尊此时已经变得毛骨悚然,他没有想到这一剑成型之时竟然有如此惊天动地威势,此时他已经管不得五方困神局,周身全部元力汇集,在身前留下了数道防御字符,然后猛的喷出一口鲜血,一个血符立刻在他身前形成,血符一出立刻与之前的字符形成了某种呼应,血气竟然蔓延了出去,瞬间又构筑了数十个字符。终于白苏的剑罡劈到,那第一个字符暴起一团强光,直接消散于无形,第二道三道也瞬间被破,直到那血符时,剑罡才猛的一震,爆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响。可是白苏的剑罡依然没完,直接逼到了周天仙尊的胸口。周天仙尊吓的魂飞魄散,他嘴角早已精血狂喷,他没料到白苏的这剑,威力竟然还要在他预料之上。如此生死之际,周天仙尊再顾不得许多,他五官剧烈的拧在一起,身上竟然也有黑气冒出。黑气一出便飞快的缠上了白苏的剑罡,剑罡上骤然传来一股极大的阻力,速度立刻慢了一丝,可就是这一丝,周天仙尊的身体骤然后退。就在这时白苏突然觉得自己掌心的天缘石一热,一股白气直接融入剑罡之中,那黑气像是遇到了克星瞬间就被绞碎。剑罡最终还是击中了周天仙尊,但是经过黑气的那一档,剑罡的威势却是下降了不少,它从周天仙尊的胸口切入,却没能从背后透出。但就算如此,周天仙尊的胸口也是鲜血狂喷,再也稳不住身形,直接从半空直坠而下。周天仙尊一坠落,天空中的五方困神局立刻一片激烈的闪烁,那些多彩的光芒迅速消退,与此同时两股滔天的剑意立即冲天而起,符剑和孟浩然的全力一剑早已酝酿许久。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