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15.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7.第六十七章 葵水润青木
    天元子此时满脸震惊,到不是因为符剑和孟浩然,此刻他的心神竟然全在白苏上,白苏灵基境的修为绝对瞒不过他的眼睛,这让他不禁怀疑白苏又是如此才能发出这惊天动地的一剑?这时天空中的剑罡已然消散,他伸手却接住了许多粉末。“云海仙决!”天元子一眼就认出了白苏所用的功法,但是他任然想不通,一个灵基境怎么可能承受的住如此海量的灵力,不过在他的感知里白苏的体内已经一片混乱,就算不死也已经完全废了。这时符剑他们已经冲了进来,一看里面的情况符剑立刻出声吼道:“肖凡画,你给我住手。”此时的肖凡画周身已经布满了浓郁的黑气,他英俊的脸上因痛苦而有点狰狞,一见符剑进来他却反而更为着急,立刻吼道:“你来干什么,快走啊,你被我连累的还不够吗?”也许是因为情绪激动,肖凡画身上的黑气像是又浓郁了几分,符剑见此立即失声大叫道:“不!凡画,绝对不可以,我护你走,相信我,我一定能护你周全。”“哼哼,缈绫,你可要考虑清楚,凡画他已经入魔,你若帮他便是于整个南疆仙林为敌,这里这么多同道,就算是你,怕是也要粉身碎骨。”天元子阴笑着,双眼的毒辣毫不掩饰。这时各个营地里都有一些身影升上天空,隐隐对着符修营形成了包围之势,他们每一位身上都有着不凡的气势,显然起码都是尊级以上的修为。符剑却像是什么都没看见,我行我素的冷冷看了天元子一眼,哼道,说道:“今天这人我符剑护定了,于、与整个仙林为敌如何,粉身碎骨又如何,我本就是当年就该死的人,活着也只不过是要杀了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天元子听完痛惜的说道:“缈绫,你这又是何苦呢,凡画是我的师弟,我也不想他出事,可是这么多仙友都亲眼看见他入魔,众生自古与魔势不两立,身为天元观主我也是无奈。”“闭嘴,别在哪这么假惺惺,缈绫也是你叫的?”符剑横眉死死盯着天元子,这数百年来她无时不刻都在想怎么杀了他,可是她知道自己的修为还是差了一遭。想到这她把心一横,环顾四周那些浮空的人影,眼里却全是决然说道。“今天的事乃是我符剑一人所为,于我的弟子无关,各位仙友尽管冲我来就是。”他说着又制止孟浩然说道:“你去带青瑶和白苏疗伤,好好照顾他们。”说完符剑浑身气势一展,立刻又变成了人所畏惧的符剑仙尊:“天元子,别再废话了,这里也没几个真敢跟我动手的人,还是我们来决死一战吧?”天元子看着符剑那直逼天际的气势,眼神开始变得凝重,他伸手凌空一抓,一把碧玉般的符笔已经被他抓再了手里,正想腾空而起,却突然发现肖凡画那边的气势一片高涨。“不!”符剑叫着,可是肖凡画反而还露出了轻松解脱的笑容,只听他说道:“缈绫,这么多年是我连累你了,从你不顾危险独闯越皇秘境,我就可以看出你已经很拼命了,但是现在我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再为我付出。我知道你的性格一定不会听我的劝阻,既然如此,何不就让我们并肩而战,就算永坠魔道又有何妨。”符剑此刻彻底呆在了那里,突然她那双一往强势的双眼里,竟然渗漏了两颗晶莹的泪水,数百年的压抑和委屈,瞬间变得拥有了价值。符剑的神色转为坚定,像是忍痛辞别故友,“好,今天我倒要看看,除了天元观的人,还有谁敢上来。”外围的那些身影开始缓缓后退,而肖凡画身上的黑气已经直接转成了黑色的魔焰,一时间魔气滔天,让众生心悸。天元子神色终于一片凝重,用上元力高声说道:“众位仙友,除魔卫道,我们天元观愿意先行,但是切记不可让这些人重伤之余得以逃窜。“他一说,远处便有人回道:“观主清放心,除魔卫道正是我辈的责任,只要您能将他们重创,我等必然不会让他们漏网。”天元子点点头,他开始就没指望过这些人,唯一让他意外的就是,五方困神局并不是肖凡画所破,不过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他已经看到了符经下册的锦缎,自然不会再让它溜走。“师弟,你一意孤行,就怪不得为兄了。”说着天元子腾空而起,肖凡画也紧随其后,一起钻进了黑压压的硝烟里面。留下的符剑和孟浩然两人面对四为仙尊和一众天元观的弟子,符剑直接说道:“浩然,你去照顾好青瑶和白苏,尤其是白苏切记不可让他死了。”孟浩然一怔,却是摇头说道:“师尊你的伤……。”他本来是想说符剑的伤势未好,可是符剑一扬手,示意他不要在说下去。孟浩然一咬牙,指着天元观四位仙尊中的一位说道:“这厮也是修剑,交给我了!”说着他率先冲了出去。符剑黯然叹气道:“这孩子。”她说着眼神却瞟向肖青瑶的位置,可是她却发现青瑶姐妹两人都已经不在原地,而是正向白苏靠近。这时孟浩然已经和对面的仙尊战到了一起,符剑生怕他被人围攻,迫于无奈也加入了战团。天空中战况一片混乱,天元观的四位仙尊明显是长期合作过的老手,孟浩然又是初入灵仙,境界未稳,很快战决就形成了孟浩然单挑一个,符剑以一敌三的局面,一时间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虽然如此,但周围的人不都不由在惊叹符剑的威能混乱的战决下,两位青瑶拉着手赶到了白苏所在的位置,此时的白苏平躺在地上,四肢张开,金鳞就插在他的右手边。他的眼睛还张着,可是身体却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他感觉自己的体内一片混乱,身体早就不由控制,同时他感觉到自己的生机正在快速的流逝,连意识都已经开始疲累。“这是要死了吗?”白苏默默的想着,他从未觉得自己竟然离死亡这么的近过,不过他庆幸的是自己的身体全毁,甚至已经失去了痛感。两位青瑶赶到了白苏的身边,陆青瑶一看白苏的样子就直接泪如雨下,学符的人对契机都十分的敏感,她一见白苏就知道他生机已绝。陆青瑶双眼立即蒙上了一层白雾,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连串的就掉了下来。“不,白大哥,不要,不要离开我,”尽管陆青瑶已经哭成了泪人儿,可是白苏却连眨眼都做不到,只能任那眼泪自由的流淌下去,滴在了自己的脸上。这时一旁的肖青瑶将白苏全身检查了一边,心里也是一惊,同时又看到妹妹凄惨的样子,内心立刻做出了决定。她扶起白苏,让他枕在了自己光滑细嫩的大腿上,说道。“师弟,你生机已绝,我也是迫于无奈。”她说着嘴里开始缓缓念道:“葵水润青木,枯枝生万物。白苏只觉有一股股温润的暖意,慢慢潜入了他的身体,原本已绝毫无直觉身体竟然立时变得瘙痒了起来。一点点知觉,开始飞快的回归白苏的身体,他只觉身体里的经脉一点点的开始变得通顺,整个身体竟然换发出难以掩饰的生机。到这时他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明悟,或许自己这葵水灵根和青木灵根天生就是一对。身体的机能正在快速的回复,同时白苏也察觉到二师姐的修为也正在飞快的提升,直到修复到道基之时,肖青瑶突然浑身一震,骇然道:“怎么可能?”肖青瑶曾不只一次的进入过自己的道基,身为青木灵根她的道基自然也非比寻常,可是当她看到白苏的道基之时,她才知道自己的道基并不算什么。白苏此刻的道基虽然说是一对浆糊,但是却依然庞大的吓人,肖青瑶甚至还没来的及测量它的边界就被弹了出来。肖青瑶一脸骇然,犹如看怪物般的看着白苏,她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看到了不是什么道基,而是一片混乱不堪的汪洋大海。白苏此刻觉得所有感知以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上,但是身体的空虚让他本能想要去寻找力量的源泉,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眼前竟然有一团勃勃生机,不由分说的便抱了上去。朦胧中有人一阵惊呼,白苏却感觉到自己的一切都在新生,于是并更贪婪的窃取这对面的生机,知道他开始觉得身心都舒服的时候。白苏睁开眼睛,首先入眼的是陆青瑶关切的眼神,他不由得伸出手,抚摸着她滑嫩的脸颊,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陆青瑶的真实。可是他突然有发现了一个娇涩的背影,那背影他有点熟悉。“师姐,是你救了我?”白苏瞬间就明白了前因后果,心中却是突然一震。“不好,快禀报师尊,那周天仙尊也已经入魔!”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