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18.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8.第六十八章 保全
    肖青瑶顾不得羞涩,立即转过身问道:“师弟,你说什么?”白苏此刻觉得身体从未有的好过,只是道基处却全无感觉,他站起身来,焦急的说道:“刚才我攻击周天西仙尊的时候他身上也冒出了类似的黑气,很可能也已经入魔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肖青瑶神色一紧,觉得这件事情一定要尽快告诉师尊,可是她才想提气飞去,却发现自己的体内竟然有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从灵根的最深处爆发了出来,这股力量无可匹敌直接冲破了她身体里的某种桎梏,在这关键的时刻她竟然是要突破了。肖青瑶瞬间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只能坐到了地上,但是她心里却是十分的着急,只好对白苏说道:“我刚好突破在即,实在无法提气,师弟你快去通知师尊。”白苏点点头,天上正打的火热,他们两人暂时也没什么危险,他便御剑向天上飞去。可是他刚一飞出,一个白色的身影就拦在了他的前面。冷符的身型缓缓降下,她神色复杂的看着白苏,声音难得平静的说道:“你刚才的那一剑很强,但是上面的战斗并不是你可要涉足的。”白苏不免一愣,一时没明白她的用意,他抬眼望向天空,只见上面剑气符意铺天盖地,看是杂乱无章,却将这片天地间的法道搅的混乱不堪。他一咬牙,还是决定要去通知符剑,可是冷符的身影再次拦在了他的前面。“你一定要上去,就先过我这关。”冷符的声音冷了下来,气势里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意思。白苏神色一冷,说道:“我现在没时间和你纠缠,你若要打我随时奉陪,只是现在我必须得先去通知我的师尊。”冷符摇摇头,说道:“你现在上去与送死无异,符剑仙尊既然已经为那个人出手,那么这南疆怕是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所,你又何必卷进去。”白苏现在终于明白,这冷符拦着自己竟然是出于好意,可是他却觉得事情未必就如她说的那样,时间紧迫他不再理会冷符,元力一荡,便要冲过去。他刚越过冷符的位置,冷符的身上立刻腾起一片森然的寒意,她现在已经晋为灵尊,仅是意识一动一个晶莹的字符就出现在了白苏身前。字符晶莹剔透,上面却长着致命的冰尖。白苏一闪而过,可是却发现眼前立刻又迎来一个字符,如此几次他便偏离原先的目标。白苏心里不由得一阵着急,天空中的战斗激烈异常,但是他却知道符剑身上的伤根本就没好。又一道字符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别无选择,金鳞上光芒一亮,求皇剑诀的第一势顷刻便以出手。剑罡和字符碰撞到了起来,字符立刻爆成了一团冰花,白苏的剑罡也消匿于无形,可是剑罡是白苏的倾力一剑,那字符冷符却可以画出很多来。这一刻白苏终于真正意识到了尊级的强大,在没有投机和取巧后尊级的威势,远非他所能挡。白苏的脸色不禁冷峻了下来,他手环内已经找不出一块灵石,道基处的漩涡也全无反应,他现在除了求皇剑诀和云海仙决能用外,再无其他手段,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前所未有的弱过。他心中飞快的思虑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突破这冷符的封锁。这时天空中的战斗已然进入了白热化,大师兄孟浩然虽然刚进入灵仙境,但是他天资卓越,《皇剑》的威力又是奇大,稳稳的便压住那仙尊一筹,可是想要分出胜负却还需要不少的时间。而另一边,符剑大展神威打的另外三灵仙只顾防守,可是她的脸色却也是一分分的在变白。至于云端里面的天元子和肖凡画的战斗众人就不得而见了,但是光从那些云彩的变换就可以猜出里面的战况是何等的激烈。白苏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周天仙尊身上的那个真魔气,那么身为观主的天元子很可能也会是一个魔修,肖凡画的情况必然堪忧。果然不出白苏的所料,云层里突然传出一阵剧烈的激荡,逼散了整片天空的云层,两个身影对面而视,周围却是连续不断的小型爆炸,每次爆炸却都是两种不同的法道相冲。这爆炸的频率不断的加快,同时也变得越来越剧烈,终于一次急剧的爆炸后,肖凡画被震退了数十米。天元子此时翩然住手,看着肖凡画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怜悯,他张张嘴说道:“师弟,再打下去,你可就要彻底魔化。其实只要你将符经下册给我,我不出手,这里可没人拦的住你。”“呸。”肖凡画居然粗鲁的吐了一口唾沫,“哈哈,今天我既然来了,就没法算活着离开,想要我下册,做梦吧。你还是和我一起下去跟师尊谢罪吧。”他说着,身上的魔焰却再次涨高高。天元子见到如此情况,不由得眉头却皱了起来,他要的是天元符经的下册,要是肖凡画真的完全入魔失去了理智,那么他也很难再拿到符经。想到这他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视线却落在了正在持剑纵横的符剑身上。天元子嘴角阴险的勾了起来,大声吼道:“符剑,你助纣为虐,与魔为伍,本座今日是留不得你了。”他说着凌空就是一道字符向符剑攻去。这符看起来漂软无力,但是符剑却连忙停下手中的攻势,迎面刷刷刷的连出三剑,三剑后,三道剑气瞬间组成了一道符阵,与那天元子的字符一撞,都纷纷化为光点消失在了空中。“不错。”天元子由衷的称赞着,但是嘴角的笑意却是更盛,只听他继续说道:“如果你身上没伤,或许真能和我一战,只可惜你强压伤势,刚才又全力出手,伤势爆发,你还能再战吗?嘿嘿。”天元子阴测测的笑着,另外三位仙尊立即以三角之势将符剑围了起来,只听天元子冷冷的喊道:“杀了她!”符剑此时嘴角溢血,刚才与天元子的一击,彻底掀翻了她的伤势,她现在全凭这一口傲气才坚持着不倒,想要再战代价很可能就是生命。她手中的长剑缓缓提起,正想强行出剑,却见一只大手伸来,按下了她的符剑。“算了,我们不打了。”肖凡画轻柔的说着,言语内却透着无比的关爱。“缈绫,我早就已经没救了,你又何必为我陪上性命呢。”符剑内心一紧,她已经隐隐猜到肖凡画的意思,立刻说道:“你不要做傻事,拼上性命,我们未必没有机会,凡画不要放弃好么?”肖凡画双眼有点朦胧,他本就是一个多情善感的人,看到符剑愿意为他做到这种地步,一颗心早就软化,他指指自己的心脏位置,歉意的说道:“缈绫,我答应过师尊,绝对不能放它出来,更不能连累你,只有你收手跟我划清界限才能保的住你和青瑶他们俩。”符剑明知他说的是对的,可是却一反从前的杀伐果决,说道:“不,不可以的。”肖凡画微微一笑,笑容中充满了淡然,他说道:“缈绫,其实像我这样的活着真的很累,我也是该去见你姐姐了。”简单的一个称谓,却瞬间让符剑变得有些失控,平日里强大如斯的她在被触及到内心最深处的时候,还是露出了她女人的本性。她絮絮的说道:“明明已经有办法了,凡画,我已经找到了葵水灵根,假以时日,我们就可以解你身上的魔障,明明已经有办法了。”肖凡画手指指了指还在于冷符缠斗的白苏,说道:“你说的是他吗?真是个非常不错的孩子,可惜青瑶的青木元阴已经消耗掉了,而且葵水青木本就是一个传说,再说师兄他也不会再给我这个机会了,他已经等不急了。”说到了天元子,符剑的立刻怒意翻起,如果不是他背信弃义,违背诺言她们怎么会有此一劫?她想到青瑶,想到了许许多多,终于绝望的闭上眼睛,瞬间又变回了那位傲然于世的白云山符剑仙尊,她强忍着咬牙说道:“迟早有一天我必杀他,为你报仇。”肖凡画会心一笑,身躯直接迎向了符剑的长剑。就在这时一声响亮的吼声叫道:“等一等!”众人的视线不免被这吼声吸引了过去,连肖凡画都停了下来,疑惑的回头看到,声音却是白苏发出来。再看冷符不知何时已经被一团青色的元力缠住,再无暇去阻止白苏,天上的激战也已经停住,白苏一飞就来到了符剑跟前,大声禀报道:“师尊,您有所不知道,刚才我攻击周天仙尊的时候他身上也有黑气冒出,只是那黑气极为隐蔽,你当时还在阵外所以没有看见。师尊我怀疑这周天仙尊,还有这天元观的一干人等都已经堕入了魔道。”白苏这句话,不可谓不吓人,而且他还故意用上元力大声说出,整个人族大营何止上万修士,可是却突然变成了静悄悄的一片。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