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21.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9.第六十九章 正魔道
    符剑这时不由一愣,反而还没怎么注意白苏后面说什么,反而问道:“刚才那剑是你出的?”白苏不好意思的点头道:“是得,那剑可足足消耗了我十万灵石。 ”符剑又是一惊,说道:“十万灵石,你用的是流云师兄的云海仙决?”说到这她突然取下自己的一个戒指,递给白苏说道:“这个你先拿去用,为师平时不注重什么灵石,里面应该还有几百万灵石。”白苏暗暗咋舌,这还叫不注重呢,果然和世家相比,仙尊的富有程度简直难以想象。这时符剑将白苏拦在了身后,高声说道:“天元子,你口口声声说要除魔卫道,想不到原来是贼喊抓贼。”天元子十分镇定的哼道:“哼,就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子,信口雌黄你以为本座会信?”这时白苏冷不防的插嘴道:“凡是修炼魔道的人,身体里的魔气都会有自我防御能力,周天仙尊现在已经昏厥,只要稍一试探,便知真情。”他说着,这些自然是古镜里的燕九炉告诉他的。天元子终于有点变色,说道:“哼,周天仙尊为了除魔身受重伤,你们竟然还想乘人不备,暗下杀手。”白苏又插嘴道:“观主此言差矣,我们只是稍作试探,并不是真的攻击,这事兹事体大,还请观主还周天仙尊一个清白。”天元子眼神微微眯起,其中杀意含而不发,他突然想起今天的几件重要事情,都是被这小子给破坏的。他先是闯营引走了周天仙尊,打乱了自己之前的部署,这才让肖青瑶有机会救走陆青瑶,不过还好自己准备的充分,将两人困住,才逼出了肖凡画,眼看符经下册就要到手,可又是这小子,一剑竟然直接将周天仙尊击伤,生生把五方困神局给破了。天元子想着,越想却越觉得这小子可恶,今天如果不是这小子这般搅局,符剑他们根本进不来,看看几个受伤不轻的手下,他真是吐血的心有了。现在又看白苏在那挑他最隐秘的地方,眼中的杀意不免又盛了几分。周围的又有人缓缓升空,天元子知道不能再让白苏开口,作势就想要再出手。符剑和肖凡画却早已严阵以待,立刻都挡在了白苏身前。这时却听白苏说道:“师尊你们不用当心,天元观主要是真对我出手,那不就是直接承认他们天元观真的有问题了吗?”他说着主动挤了出来,继续说道:“观主要是担心我师尊出手太强,就让我来代为出手,周天仙尊身为灵仙境,就是昏迷不醒我也杀不死他吧。”白苏说的极为大声,天元子犹豫了下,抬起的手还是放了下来,他看了看周围的情况。脸上闪过一片狠色,厉声说道:“周天仙尊入魔,只是光凭你一张嘴说。而肖凡画入魔,却是这么多仙友亲眼所见,难道你们放着真正的魔头不管却来质疑我们除魔卫道的有功之士?”他的话立即引得了不少的赞同,周天仙尊是不是也入魔了,除了白苏视乎谁也没看见,而肖凡画入魔却是那么多人亲眼所见。白苏这时毫不示弱的说道:“刚才周天仙尊身上虽然魔气咋现,但是他又善于隐藏,除了和他最近的我,也只有在场的几位仙尊可以看到。可是他们为什么都装作没看到呢?我听说魔修可以互相吞噬,你们这么想至肖凡画于死地,别死了一个,又起来五个更强的魔头,起码肖凡画他入魔这么多年,也没听他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这么一说,周围的又纷纷点头,肖凡画虽然是比较老资格的人物,但在场也有不少人听说过他,这数百年来他们从没有听说过哪里有魔头出没,如果今天肖凡画不是被天元子逼出来,人们或许都已经遗忘了这个人。而白苏说的事情不论真假,毕竟验证下总是没有错,要是真的弄死了一个不作乱的魔修,出来五个大魔头,那可就麻烦大了。想到这其他几门的仙尊不忍便开口道:“天元观主,既然周天仙尊是清白的验证下也好,如果不是我等定饶不了这信口雌黄的小子。”一听到有人支持,白苏立刻傲然道:“若是这周天仙尊没有问题,我白苏愿意自裁谢罪!”白苏说的大义凌然,立刻又加深了其他各人心中的怀疑,这小子敢赌这么大,莫非这周天仙尊真有什么问题?想到这,这些人都不由得齐齐一惊,要是真有问题,那么确实如白苏所说,这天元观的五位仙尊不可能没有察觉,那便只剩下了一个解释。其他三门的人看天元子的眼神都不由古怪了起来,这时白云山的营地里和孟浩然同来的那位仙尊一跃而出,来到符剑的身前说道:“先前您与魔修勾结我不便出手,但是现在这天元观自己也不干净,在他们证明自己是清白以前,我与你统一阵线。”符剑默默点头,说道:“多谢师兄。”有了这位仙尊的带头,其仙门的人竟然隐隐都避开了天元观的人,毕竟如果周天仙尊是魔修,那么天元观的这么多人,很可能没一个是干净的。这时白苏自然也看清了形式,高声说道:“还请观主让我一验,以示清白。”天元子此时眉头深皱,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被逼到这种程度,可是看看战场的其他门派的眼神,他已经明白这事怕是不能再强压过去了。天元子此刻看起来义愤难填,最终还是说道:“你去验吧,不过如果你验不出来或是周天仙尊有什么损伤,我一定将你的尸首挂在白云山的山门前三天三夜!”白苏想不到天元子竟然会答应,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多修士都同时看着他,他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了。他缓缓向昏迷的周天仙尊走去,突然心里冒出燕九炉的声音:“我们药王谷曾有记载,魔修里面的主体可以控制分体身上的魔气,他很可能就是打的这个算盘。”白苏内心一惊,脸上却是神色自若,但心下却不由传言问道:“那有什么办法吗?”燕九炉沉吟片刻说道:“只有用魔气最惧怕的东西攻击,才能激起魔气最原始的本能,小子要不你还是先分出点魂魄到我这镜子里来,我可以保你魂魄不死。”白苏这时已经走到了周天仙尊面前,他嘴角勾起一笑,回道:“不用,我有他们惧怕的东西。”说着他伸出一根手指,一丝淡淡的元力从指间冒出,那元力弱的几乎微不可闻。他说道:“观主,我就用这么一点元力,没问题吧。”天元子冷笑道:“请便,等会别怪本座不手下留情。”白苏不再搭理他,而是高举手指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个清楚。立刻就有人不放心的说道:“这位小友,你要不要再加点元力,就这么一点实在是太微弱了。”白苏笑答道:“不用,我只是要验证一番,又不是要取他的性命。”周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盯着白苏指间的那一点元力,都情不自禁的为他担心了起来。这时众人只见白苏的手指缓缓划落,在快靠近周天仙尊的时候,那指尖十分微弱的亮起一点白芒。白芒一现,周天仙尊的身体上立刻闪过一片阴影,同时他周身否泛出了一层淡淡的黑色魔气。“魔气!”现场立时一片惊呼,谁也想不到这随便的一试,竟然真的试出了魔气。“怎么会这样?”天元子此时瞪大眼睛,双眼及欲开裂,他双眉一竖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道凌厉的字符凌空一划,周天仙尊所在的地面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的陷了下去,而周天仙尊本人立时便成了一堆肉泥。白苏看着脚下与自己只差分毫的塌陷,不由也是一片心惊肉跳,他抬头望向天元子,却刚好听到天元子的声音。“想不到这周天仙尊,竟然真的也入了魔道,本座自当清理门户,但周天仙尊要杀,肖凡画也要杀!”天元子刚灭了周天仙尊,突然双手伸出犹如捏弦,这一边天地间的法道像是瞬间都被他捏到了手里。“天元符经!”肖凡画一惊,立刻也双手一捏,竟然同样也是天元符经。天空中看是十分的平静,但是却瞬间隐入了无数乱流,在二人的手中犹如多了许许多多看不见的符线,随着他们指间的弹动而四处飞掠。这时剩下的那四位仙尊正准备一起围攻肖凡画,却发现同样是四个人影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却是孟浩然,肖青瑶,符剑,还有哪位白云山的仙尊,另外他们的视线都不由自主的瞟过白苏,这个十万灵石就可以惊天动地的小子,现在坐拥数百万灵石,其威胁程度早已在孟浩然和重伤的符剑之上。而周围的其他仙门的人只是看着完全没有插手的意思,甚至还动的聚到了一起,事到如今明眼人都不难看出来,这天元观怕是很有问题。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