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29.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5.第七十五章 古剑神枢
    李君媛此时眼见周围的人员越死越多,终于还是忍受不住,她突然将自己黝黑的古剑抛入空中,手中却飞快结印,然后只听一声清喝。品 书 网  .w .“葬剑神枢!”那空中的黑色古剑,突然透出一丝光亮,那光亮犹如鲜花绽放,瞬间连成一片,古剑上的黑色飞快退却,很快就成了一柄璀璨的水晶剑,直将天空都照的黯淡了几分。同时一股凌厉的剑意瞬间蔓延。李君媛在古剑的气势攀到最高点时,全身元力犹如被瞬间点燃,古剑上光芒再胜,自天而下狠狠的击在了妖兽堆中。一股由剑气组成的强风,立刻在妖兽群里肆虐开来,一些离的较近的妖兽直接被削成了数块,而稍近点的妖兽也被吹的东倒西歪,一时间直接清出了一块圆形的空地。李君媛心些略有得意的喘着气,可是那空地处原本已经倒地的妖兽,挣扎了几下却又站了起来,它们身上虽然已经选血淋淋,可是那些创口都很浅,看起来恐怖却没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要是真正算起来,这看似威力不凡的一剑,结果却只造成了五六只妖兽的死亡。她不由得一阵绝望,真正面对妖兽似乎又和山上的练习不一样。妖兽并没有被她的‘神枢’吓倒,反而将她当成了最有威胁的目标,齐齐向她围了过去。李君媛一声惊呼,刚才那招对她消耗不菲,毕竟她还只有灵基上镜的修为,一时间也尚未缓过气。可是她的一声惊呼,却让周围彻底乱了阵型,葬剑峰的弟子纷纷扑上来想要保护她的安全,而那些散修则纷纷开始后退,溃败之势已经一目了然。李君媛眼里闪过一丝悲凉和绝望,她知道自己或许不会有事,可是这里多人,怕是没有几个可以生离此地。就在她这绝望之际,一柄银色的飞剑直接将一个退的最快的修仙者拍到了地上,白苏这时从天跃下,吼道:“谁若再退,我先宰了他!”他的一吼立刻让那些逃跑的人身形一滞,这时不少散修纷纷都认出来的正是白苏,立刻脸有喜色的道:“白仙友,要是能有希望,谁会要做逃兵呢?”白苏点点头,现在情况紧急根本没有时间去让他去动员士气,他看了黄鹏一眼说道:“你带着你的兄弟去守住山口,不管是跑过去的是人还是妖,全都杀无赦,其他人全都跟我来,杀光了我一分军功都不要。”黄鹏神色不可抑制的一禀,眼神中瞬间流露出了钦佩之死,只见他一皱眉却是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去守住山口,白兄弟我和你一起冲,其他那个龟孙子要跑的,先问过老子的大刀。”原本后撤的队伍立刻调转了方向齐齐的跟在了白苏的后面,而白苏一马当先,手中月影直接直飞而出,他现在道基再毁无法使用求皇剑诀的群杀招式,只好又用起了飘云剑诀。月影此刻只剩一道残影,它一闪而过瞬间对穿了数只妖兽,就是一些初阶的大妖竟然也挡不住它的锋锐,白苏现在虽然无法动用那几式剑招,但是他对剑意的理解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刚出越国的少年,即使是不用剑招,他飞剑的威力也是奇大。而且他的剑影所过之地竟然还留下了一层薄薄的白霜,一些附近的低级小妖立刻浑身一颤,身躯被冻的僵硬了不少。这时白苏几步就到了李君媛的身边,葬剑峰的人此时已经死伤惨重,不过好在他们的牺牲到是为李君媛换回了一点喘气的时间。此时的李君媛双眼血红,亲眼见到这么多师兄弟在她眼前死去,直接击穿了她心里的承受底线,她手中古剑光芒再现,竟然想要再次催动刚才的那招密剑。可是她体内元力都尚未驱动,就觉得自己的后襟被人一扯,一个消瘦的身形已经挡在了她的身前。她一时没认出来人是谁,但却只见那人随手一剑就是数只妖兽扑倒在地,而且凡是倒下得妖兽,就再也起不来了。“优先攻击受我寒劲影响的。”白苏又一声大吼,唤回了李君媛的意识,她也终于认出了白苏,她内心莫名的一阵一安,正想御剑杀妖,却见白苏转过身来将她的古剑一按,低声的对她说道:“尽量持剑伤敌,就是御剑也不要超过三米开外,你现在的元力已经出不了几剑了。”李君媛不免一愣,眼前的白苏似乎瞬间和她心中一个慈祥的身影重叠,她也终于冷静了下来。她咬着下唇,用力的对白苏点点头。白苏这时对她一笑,手下却看也不看就是一剑挥出,又是几只妖兽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李君媛的双眼不免一亮,他们两人同是灵基上境,可是自己要杀一只都是那么困难,而这白苏看起来根本就没出什么全力,但妖兽还是一只一只干脆的倒下。身为葬剑峰这一辈的领军人物,她并不缺乏眼力,只是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也算的上天资出众,又有长辈倾力培养,可是为何和这白苏还有那么大差距呢?这时场面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众人只见白苏手中剑影不停的闪出,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威势,但妖兽却是接连不断的倒下,而且在白苏所在的地方,一层白白的寒霜越凝越浓,片刻间他的脚下就成了一片红白相间的屠宰地狱。饶是疯狂低智的妖兽,此刻也开始出现了畏惧,它们咧着牙凶狠的低吼着,脚步却开始缓缓后退,而白苏只是平静的站着,脚下的那堆尸体似乎并没有消耗掉他多少元力。他此时摆摆手,示意身后人开始后退。这时那精英妖兵像是收到了命令,他们整齐的组到一起,几只身躯明显更为粗壮的妖兵挡在了前面,然后集体向白苏发起了冲势。强烈的冲势,震的地面的白霜成片碎裂,白苏眉头一皱,这么多大妖的冲势他也不敢轻挡,这时只听他喊道:“李君媛,快出刚才那剑。”李君媛恍然觉醒,现在妖兵正是最密集之时,正是发挥她密剑威力的时候。她也不墨迹古剑神枢再次亮起,手中法决也急速捏了起来。这时她瞳孔突然一缩,那些妖兵像是感受到了她这剑的威势,正在缓缓分散,她内心一慌,正不知该如何处理的时候,却听白苏吼道:“继续,其他的交给我!”白苏这时将月影往空中一抛,双手合实,一股冰冷的寒意瞬间外溢,他伸掌一拍,却是用上了云海仙决,只见他的手掌里一片白雾飘出,那群妖兵身上立刻蒙上了一层白雾,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白苏的寒气不断的输出,甚至在那全精英妖兵处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冰漩风,可是这群妖兵也实在了得,就是这样始终还是继续前进分散着。冰霜在它们身上凝结又碎裂,大大拉慢了它们的速度,而李君媛的密剑这时也终于成型。璀璨的水晶神剑犹如一道闪电,直接在妖兽队里炸开,说也奇怪原本皮糙肉厚的妖兽,在挂上了白霜之后竟然直接变得弱不禁风,当剑风刮过时,它们直接就被切成了无数块,只是那些看似恐怖的伤口,却连一点鲜血都没有飞溅出来。精英妖兽群里立刻被清出了一片圆形的空地,只是这次那些倒下的妖兽都成了一地碎肉,再也没有可能爬起来了。李君媛自己都被这一剑的成果吓了一大跳,这和上一剑的威力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这时白苏提剑,果断栖身上前,那些还在外围的精英妖兽此时又那里抵挡的住他的剑势。眼看便是一面倒的屠杀,山坳的那头突然响起了一声雄壮的妖吼,一个初具人型的雄壮妖兽一跃而起,竟然直接横跨了半个山道,以坠天破地之势直向白苏击来。这妖兽身躯未到,但是迫人的威势却是已经展露无遗,竟然还是只中阶的老妖。这时只见白苏大声一吼:“就是现在,快出剑!”山口处骤然响起一道铿锵的利剑出鞘声,一柄古朴画满符箓的剑罡凭空形成,这葬剑峰的剑飞羽虽然只是尊级初阶,可是这一剑蓄力已久,而且一看着剑诀也绝非等闲,一剑出大有一往无前,摧枯拉朽之势。那老妖一声惊吼,显然没有料到对面还有如此强援,但是它毕竟高那剑飞羽一级,只见它双手护住前胸,将一块粗糙的兽骨往前一挡。一声清脆的碎裂声,那兽骨瞬间碎成了数块,剑罡紧接着又撞上了一成罡气,只见那老妖护体罡气一震,身躯却是急剧下坠险险的避过了这一剑。老妖强行咽下一口逆血,刚才那剑还是震伤了它的肺腑,同时想到那块碎裂的兽骨,它顿时怒火中烧,此时它已经看清了偷袭者修为,它完全有信心可以收拾这里的一切,那偷袭者即便不死也必然要将他重伤。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