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32.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8.第七十八章 强援
    现场的其他人还没什么反应,毕竟他们并不知道剑飞羽的身份,而白苏和李君媛却是大惊,连忙道出他的身份,一帮人这才慌张了起来,连忙赶了过去。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在场的人就乔慧精通医术,她帮剑飞羽检查完毕后,神色凝重的说道:“这伤口处有极其厉害的法道残留,普通手段根本无法医治。”李君媛立即紧张的问道:“那要怎么做?你说,我这有不少伤药。”她说着,立即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不少丹药。”乔慧一看发现还真有不少稀世的好药,她点点头说道:“用不了那么多,只是他这是妖王级的伤口……。”他说着便转向了魏无畏。魏无畏点点头,一双铁手内元力涌动,往剑飞羽的伤口处一按,那里面紫晶色的晶体这才开始缓缓消退,乔慧立刻又给喂了几颗丹药下去,剑飞羽的伤口这才稳定了下来。良久,魏无畏收回双掌,却是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好霸道的法道,这紫玉妖后的修为怕是不在浊妖王之下啊。”乔慧不免点点头,就在刚才她还在冷嘲魏无畏无胆,但是现在她却深深的明白,她们这帮人在紫玉妖后面前怕是毫无抵抗能力。伤势稳定,剑飞羽缓缓苏醒,他一醒来就叫道:“不,我的手,我的手!”他乃是一个剑修,失去了一臂对他的打击是何等之大。李君媛立即上前安慰道:“别怕,别怕,我一定让爹爹给你求得长青门的断续丹。”剑飞羽的神色缓和了一点,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拿出了一个小令牌。这令牌分青红两面,两面都刻着‘挪移’两字。“定向挪移令?”在场的人都不免一惊,关于空间方面的法器每一件都极为稀有。这时于家家主于彰不由的猜道:“姓剑,这位难道是第一世家的人?”他的回答还没得到确定,就见那挪移令上闪过一阵青光,人们纷纷感觉到,在这房间里极其隐晦的多出了一条连接未知之处的桥梁。一时间时空易位,法道震荡,一位身着灰袍的老者已经出现在了房间之内。这老者一身陈旧的灰袍,上面无任何灵动,长须白发却因久未打理而显得有些乱糟糟。老者一出来,铁家家主铁龙臂就是一惊,立刻躬身说道:“铁家,铁龙臂见过宗元仙尊。”剑宗元面无表情,直到看到了失去一臂的儿子,眼神里才有了一丝的波动。只听他厉声说道:“废物,被人打成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剑飞羽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羞愧的低下了头,就听剑宗元继续问道:“说,谁干的。”李君媛深知这位叔叔的脾气,生怕他再惩罚剑飞羽立刻说道:“剑叔叔,飞羽的伤是紫玉妖后造成的,您就别再说他了。”剑宗元一听紫玉妖后的名字,立刻眉毛一挑,兴奋的说道:“紫玉妖后?你竟然能在她的手上活下来,不错!”说完,他转向李君媛又问道:“君媛丫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君媛立刻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剑宗元听完惊讶又好奇的打量了白苏一阵。良久才说道:“可惜,可惜。一身剑骨,满腔皇气,正是修炼中正之剑绝佳材料,可惜修为太杂,又道基破碎,可惜可惜。”剑宗元点评着白苏,白苏还未说什么,李君媛就有些不满的说道:“剑叔叔,你可别这么说他,你可知道,他可是白云山符剑仙尊新收的内门的弟子。”剑宗元像是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又转为不悦的说道:“哼,符剑那丫头,只是运气好,收的弟子个个天赋异禀,不是锐金灵根就是青木灵根,不然哪有她那么大名声。小子我看你根基不错,不如跟了我,看在你救过小儿的份上,我必让你晋如灵尊之境。”白苏听了不由眉头一皱,不卑不亢的说道:“多谢抬爱,不过在师尊的手下,我的将来绝对不止灵尊而已。”剑宗元不怒反笑,说道:“哈,好大的口气,你这是在说本座教徒不如符剑那丫头了?”白苏此时毫不畏惧,向前跨出一步,大声说道:“我是说,您不如我的师尊。”“什么!”剑宗元怒喝一声,一股锋锐无比的剑意立刻透体而,出直奔白苏而去。那剑意在离白苏只有半尺的地方停了下来,“小子,你再说一次。”白苏此时毫不畏惧,反而再向前一步,直到离那实质般的剑意只有几厘的地方,才站定说道:“我说,你接不了我师尊的三剑。”剑宗元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那挤成川字的眉宇间像是酝酿着无尽的怒火,此刻他的剑意只用推前一点点,这个可恶小子就会直接被劈成两半,可是看着白苏那张镇定自若的脸,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哎,你救了我儿子,我不杀你。不过在剑道上你的师傅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剑宗元说着,就想拉起儿子离开,这时燕芸芸却立刻站出来说道:“宗元仙尊且慢,晚辈燕芸芸,如今妖族大军奇袭海州,我等几人誓死守卫此地,但是面对紫玉妖后还是显的势单力薄。仙座乃是这次葬剑峰的领军人物,不知能否助我等一臂之力,事后晚辈必有厚赠。”“紫玉妖后奇袭海州?”剑宗元吃惊的问道,燕芸芸看了一眼白苏,如实回答道:“这一切都是这位白苏仙友带来的消息,应该值得信任。”剑宗元再次看了白苏一眼,说道:“紫玉妖后绝非等闲,就凭你们几个那里守的住。抵抗妖族本座责无旁贷,本座可以留下于你们一道,但是我们话说在前头,如果那紫玉妖后没来,本座定治你个延误军机的罪责!”他这话说的毫无余地,看似在和燕芸芸接话,矛头却是直指白苏。这位宗元仙尊看似不修边幅,但是毕竟年老姜辣,他一来此地就已经将这方圆附近用灵觉扫了个边,并没有发现什么浓郁的妖气,所以他内心里还并不是很相信白苏的话。白苏也不予他一般见识,他刚得了燕芸芸的药,正急于去炼化,抱拳告辞便出了房间。他从云舟上一跃而下,直接在不远处的海边找了个位置,坐下便直接与燕九炉沟通了起来。两人一商量,却发现古镜内的妖魂还远远不够炼制氿水冰珠。燕九炉这时说道:“要不你还是先吃了那些丹药在说,好让我判断下重新打通你的道基,具体需要多少的丹药。”白苏点点头,最后看了眼铁塔云舟,便排清了心里所有的杂念,元力一卷,这无数丹药纷纷被他卷入了口中。这些药中不乏一些虎狼之药,丹药一入口便化成了一股炽热的暖流,直接向白苏的道基冲去。道基立刻处犹如刀搅,可是白苏表面上却是毫无表情,道基的疼痛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就这样他一坐便是良久。天色渐晚,月朗星稀,飞燕港的海边只剩下了徐徐海浪。白苏这时轻轻张嘴,一口浓郁的白烟便吐了出来,他的脸色不免有些沮丧,喃喃道:“想不到这么多药进去,道基却是纹丝不动。”古镜里立刻传来燕九炉的声音:“小子,你就别嘚瑟了,你的道基现在何已超常人的数十倍,一旦打通威力不可估量。不过要我看,还是先将氿水冰珠炼制出来吧。”白苏点点头,今夜他已经不准备回云舟,便直接就地修炼了起来。这时的云舟上,李君媛依在栏杆上遥遥的眺望白苏的方向,现在的白苏看起来根本就是一块海边的岩石,若不是事先就知道白苏在那,根本就不会注意到那里竟然还坐着一个人。“李小姐,李小姐。”船舱里这时抢出来两个人,于家的于轻照和铁慕宇不约而同的看到了李君媛,立刻便赶了过来。于轻照抢着说道:“李小姐,外面风这么大,你大战后还未恢复,要不还是进去烤烤火,这海边可比内陆冷多了。”铁慕宇也不甘示弱,不过他却是冷哼道:“哼,我们葬剑峰终年积雪,埋剑于冰,区区这么点海风怎么奈何的了李小姐。”“你,我是说李小姐大战未复,总是需要注意点身体。”于轻照伸长脖子,死硬的说着。铁慕宇却是冷笑道:“我看这里就不错,银河渐落,晓星浮沉,又海浪轻吟,宛如夜歌,到真是别有一番风味。”这两人相比,三言两语间便可以看出铁慕宇的修养水平完全要在于轻照之上,可是李君媛的心思似乎完全不在它们两身上,她的眼神一直盯这海边的某处,一丝都没有移动过。而在他们头顶的一个阁楼里,乔慧轻轻啐了一口,说道:“瞧瞧这两个人模狗样的东西,这李君媛没来前,他们那般围着你,现在却又恬不知耻追求着别的女子,真是……。”她摇摇头,那些羞辱的字眼她实在是有些说不出口。在她的身边,燕芸芸此时身上套了一条轻纱,曼妙的躯体若隐若现,只是她似乎并没有听乔慧说话,她的眼神正痴痴的落在了和李君媛相同的地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