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37.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82.第八十二章 论剑
    剑宗元盘膝坐在自己的船舱里一动不动犹如入定,哪怕是刚才的激斗都不能激起他的兴致,他在这里只是为了等那紫玉妖后,除此之外他全部的心神都归到了剑上。请大家搜索([email protected]¥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时他的门被人急促的敲响,同时门外传来了李君媛的声音。“剑叔叔,你快去看看我哥吧。”房门被剑宗元一把推开,他突然一改先前的溺爱,说道:“君媛,你说的什么胡话,你什么时候有哥哥了。”李君媛一咬下唇说道:“剑叔叔你不要瞒我了,其实我都知道,白云山的李君侯就是我哥哥。”剑宗元怒道:“混账,那个抛家背门的东西怎么配做峰主的儿子,你的哥哥。”李君媛争道:“哥哥只是想要学最强的剑。呜呜……,不管如何,哥哥现在也是抗妖联盟的盟友,现在他被妖王打成重伤,魏尊也伤的不轻,于情于理你都该出手帮帮他。”剑宗元脸上阴晴不定,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哎,走吧。”剑宗元身为葬剑峰的二号人物,一出手,石鳞的留下的伤势顷刻间就被化解,剩下得伤势看似恐怖,但已经无法夺走一为巅峰尊者的性命。李君侯昏昏沉沉的睡去,剑宗元收功正准备回去,却意外的看见白苏的胸口也有一滩血渍,他不免奇道:“小子,你这伤也是那妖王造成的吗?”白苏一愣,立刻想起自己也被那妖王击伤,可是他似乎却完全没事。“真是奇怪的小子。”剑宗元喃喃的道:“小子,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来我们葬剑峰?我会将这天地间最强的一剑教给你。”白苏毫不犹豫的想要拒绝,可是原本已经睡下的李君侯不知道怎么就醒了过来,冷笑着说道:“就你那葬剑之法,也敢妄称最强一剑,哼,笑死人了。”白苏一听,顿时头大,他想不到这三师兄的脾气竟然比他还臭,人家怎么说也是刚救了你,还不到盏茶的功夫呢,你就开始奚落人家了。果然剑宗元一听立刻暴怒道:“混账,这南疆之地除了你…,除了峰主,谁还能在我之上。”李君侯道:“那我问你,以你的剑道,有没有办法在灵基境时,一剑伤到灵仙。”剑宗元听完,不怒反笑道:“笑话,灵基境跟灵仙境相比简直就是蝼蚁,你见过蝼蚁能伤到鸿雁的吗?你这是被打的失了心智吗?”这时李君侯却是冷笑了一声,双眼却是无比热切的落到了白苏身上。说道:“师弟,当日二师姐被困在五方困神阵里,是不是你一剑将周天仙尊击成重伤,才得以破阵的?”白苏早在他没开口前就已经猜到,三师兄必然是要拿自己说事,不由一阵头大,解释道:“那天周天仙尊已经被大阵拖住了大部分实力,我才能偷袭成功,不然我断然伤不到他。”一听白苏承认,现场立刻一阵惊呼,剑宗元和魏无畏齐齐追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剑宗元一横眉说道:“老夫先问!”魏无畏此时也是急火攻心,毫不示弱的正想顶上去,却被身边的乔慧一拉,不得不忍了下来。这时剑宗元对着白苏问道:“小子,他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能伤到仙尊?”白苏答道:“回禀仙尊,那次我真的是机缘巧合。”剑宗元一挥手,强行打断白苏说话,直接了当的说道:“来,我们出去,你用那剑刺我,我就不信那符剑的《皇剑》真有那么厉害。”白苏顿时明白,这剑宗元还是位,做事不经大脑的武痴。不过对付这种人白苏到是有点办法,他拱手说道:“回禀仙尊,跟你过招可以,但是我出那剑代价极大,如无必要实在不能轻出,不如您将修为压到灵基境巅峰,再做点评如何?”剑宗元到也是痛快人,立刻就将自己的修为压下。说道:“现在可以了吧,来,我们出去。”白苏这时看了一眼李君侯,说道:“不用出去,这里足以。”好在这房间不小,周围的人主动让开了点位置,剑宗元随意的往那一站,痛快的说道:“来吧。”白苏不在废话,甚至连金鳞都没祭出,他只是心神一动,体内元力浪潮顷刻便叠加而起,同时求皇剑诀的第一式悄然运行。此时白苏只是站在哪里,但是一阵大海涛声夹杂着煌煌的帝王之威悄然四溢而出。剑宗元的须发无风自动,以他的修为自然第一时间感受到了白苏身上的变化,立刻情不自禁的喝道:“好,年纪轻轻能有这份气势着实不易,不过一看你走的路数和那孟浩然一样,重势不重剑,难成大器。”他肆无忌惮的点评着。可是白苏却是在全神灌注的酝酿剑意,他隐隐觉得剑宗元的点评有些不妥,但此时他无暇他想,只见他以指代剑,带着周身气势和心底的剑意轰然击出!这一刻白苏的气势铺天盖地,而剑气却完全集中在了一点上爆发,强横的威力像是能穿透一切,这一刻剑宗元终于勃然变色。他一抬手便是灵仙级的修为,因为他知道,如果同样是在灵基境,他根本挡不住这剑。白苏的一剑终于被消归于无形,他脸一白,刚那剑已经让他的元力见底。剑宗元却陷入了沉思,只听他喃喃的念道:“到底是重剑,还是该重势。不对,不对,剑意才是用剑的根本,可是,可是。”他越说越激动,竟然还有点疯魔的样子。白苏生怕他失去理智,立刻上前说道:“仙尊,其实以小子的理解,用剑之道,剑势和剑意相辅相成都不可或缺,剑势展形于外,剑意敛藏于心,两者融合才是自己最强的一剑。剑宗元听完,突然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嘴里说道:“原来如此,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哈!”他说着,哈哈大笑的出了房间,此刻他的眼前一片开朗,正是急需修炼之时。剑宗元前脚刚走,病床上的李君侯突然两颊热泪滚滚,哭叫道:“我也错了,我也错了,师尊!我错了。”说着竟然直接晕了过去。房间内突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面色古怪的盯着白苏,他们实在想不通一个灵基境对剑的领悟竟然还要超过一位修剑的仙尊。其中尤其是李君媛,她的剑叔叔在他眼里也是几乎无敌的存在,可今天却被白苏一招弄了这样,少女情怀砰然心动,双眼内已经满是崇拜之色。魏无畏毕竟不是剑修,实在不懂白苏刚才的话语有多么惊天动地,他现在只想知道,他们天元观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他虽然线条粗大,但还是记得屏退了旁人之后,才让是让白苏开始叙述。这时白苏才明白,原来这魏无畏包括乔慧等一船人在内,竟然无一人知道天元观到底发生了,因为这么多年来所有的对外信息一直都抓在老乔的手里,而这次老乔似乎什么都没和魏无畏他们说过。白苏简略的将当时青州的事情叙说了一遍,魏无畏和乔慧立刻陷入了沉思,这时乔慧突然响起了一件事情,她飞快的出门,又飞快的回来,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本陈旧的本子。乔慧轻车熟路的打开了本子,直接翻到了最后页,上面却只写了四个字:向东有岛。她突然不敢置信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立刻又往前翻了几页,却发现前几页已经被人撕去,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怎么会这样?”乔慧喃喃的问着。魏无畏轻轻的将她的肩膀搂住,说道:“怪不得他一力想要促成我们和燕芸芸的合作,看来他是不想我们再回观中。乔慧轻轻的泣了几声说道:“可是他自己呢,他为何又要回去?”魏无畏低着头,说道:“这或许和当年前观主的死有关,慧慧,我们先安心过了眼前这关,其他再做打算可好?”乔慧将脸埋进了他结实的胸膛内,终于还是点了点头。……此时的妖族大营内,石鳞坐在一张大椅上,一位身材火爆的女妖正在为他包扎手上的伤口。这时坐在他对面的柳妖娆笑着说道:“对面到底是哪位仙尊,竟然能伤到师兄你?”石鳞有些面色不自然的道:“哎,说来晦气,只是几个尊级的修士,不过你刚入门可能不知道,我们紫玉宫很少关注外界的事情,为兄也不知道那几个家伙到底叫什么。不过看服饰其中两个好像是白云山的人。”柳妖娆不免一惊,故意试探道:“哦?那小妹明天随你一起出征,我到想看看,那位尊者竟然能伤到师兄你。”这石鳞到也算老实,立刻说道:“不可,不可,小妹你修为还浅,断然不可冒险,你就在后面指挥大军就挺好。而且为兄隐隐觉得这飞燕港里好像还隐有一位王级的高手,我们绝不可贸然动手,彩羽和蛟蟒应该已经完成了任务,为兄这就让他们赶来一起。”柳妖娆心下嘀咕,再试探道:“那要不要通知陛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