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39.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84.第八十四章 梦中人

正文 84.第八十四章 梦中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白苏一惊,此时已经来不及细想这老妖为什么要攻击自己,只得准备自己最强的一击,以求能够不保住性命。 他飞快的催动体内的元力,凌冽的寒意立刻透体而出,同时他察觉到远处的海面好像和自己的元力联系到了一起,阵阵海浪所附带的力量,竟然源源不断的注入他的身体。他已经搞不清楚这究竟是云海仙决,还是天缘石所自带的海潮澜,但是他明白,海潮澜虽然和云海仙决很像,但绝对是更为高级的功法,云海仙决注重的是手法,而这海潮澜却似乎是一种本能。这时白苏的身上突然炸开一股绝强的威压,宛如大河滔滔势不可挡,而他的内心在这刻也终于真正开悟:不论是元力还是灵力,都犹如潮水,而世间最强的潮水无疑就是大海之力。领悟到这一点,白苏的金鳞终于亮起,汹涌澎湃的元力骤然叠加,强烈的威势犹如江河决堤,瞬间便凝聚成一个巨大的剑罡,他一出手便是求皇剑诀的第一式:一剑求皇。空中的老妖,原本并不想下来,只是它察觉到白苏已经领悟法道,所以才破例对他出手,可是它那曾想到,这白苏一出手竟然就是如此威势,而且这一剑上的法道之力的浓郁,甚至还要在它自己之上,这足以说明白苏对法道的领悟远要远远超过它。老妖内心不由一阵挣扎,白苏这剑虽然威势绝伦,但是毕竟只是灵基境的元力在催动,它要挡下这招并不是很难,可是它内心却是狂跳,似乎有什么致命的危机正在降临。就在这时,它突然发现周围的世界不知道何时已经变成了一片昏暗,而剑罡却依然是剑罡,它向要调动身上的妖力去抵挡,却又惊恐的发现自己这身边的法道竟然变得极为陌生。“这是幻觉,还是法界的禁锢?”老妖脑子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不过它也是战斗经验丰富之辈,事到如今它也不再多想,全部妖力也是一轰而上。它的元力自然要比白苏来的庞大和厚实,可是却少了法道的支持,威力直接大打折扣。剑罡和妖力终于撞到了一起,这时整个飞妖港的海水都是一震,竟然生生被震退了十余米,整个海岸线的海床都露了出来。海水退了可是白苏却是没退,只见他金鳞再起,竟然还有余力出剑,这时退去的海浪再次涌了上来,海水之力连绵不绝,而这一剑威力变得更胜之前。这老妖这回难免被白苏吓到了,还好它的身为石蝠的一员,自带石化的技能,只见它将双臂挡在胸前,双臂上立刻就飞快的开始石化,而白苏的第二剑也刚好击倒。石臂在白苏的一剑之下毫无悬念的崩开了一条剑痕,这一剑算是被挡了下来,可是这老妖此时却是心头狂跳,他抬眼望去,却是白苏的第三剑已然已经成型。老妖不免一阵绝望,它突然发现自己所面对的根本不是什么灵基境的小子,而是眼前这片一望无际的大海,而白苏的剑招就如这翻腾的海浪,连绵不绝直至将它完全淹没。三剑过后,老妖已经完全石化,只是它的头颅却已经不在它的身上了。战斗的双方此时全都陷入了绝对的寂静,刚才这只老妖是怎么灭杀于家尊者的,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看的清清楚楚,可是现在这老妖却是这么轻易的被白苏灭杀,一时间整个飞燕港的所有人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于是现场就只剩下了阵阵涛音和白苏粗重的呼吸声。这时离白苏最近的燕芸芸立刻一声惊呼,她看出白苏已然已经耗尽了元力,甚至连站立都十分的困难,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要救她和她的飞燕卫。她不由得双眼一红,立刻下令道:“护住他!”整队的飞燕卫立刻都动了起来,他们都知道白苏刚才纯粹是为了帮他们解围,而且他们又见识了白苏这样的壮举,立刻都毫不犹豫的将白苏围了起来,护送他去修仙者们坚守的那道城墙。不过就这时妖族的军阵里却起了一声妖吼,所有的妖兵顷刻间便如潮水般退了回去。妖族大阵里,石鳞狠狠的将一颗大树拍成了粉末,他红着眼嘶吼道:“该死的,怎么可能会这样,他一个灵基境的蝼蚁,怎么可能杀的死我弟弟!”他怒骂着,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杀死他弟弟的帮凶正在他的身边,刚入如果不是柳妖娆隔空施展她的幻术,白苏还真杀不了那老妖。柳妖娆此时面无表情,反而有些不满的说道:“它不听号令,死有余辜,师兄不用为此心痛。”石鳞一阵愕然,一会咬牙,一会又是叹气道:“哎,它本来已经立功,可是,可是那小子也未免太过古怪,他那剑虽然有模有样,但是应该不足以杀死我弟弟。”柳妖娆说道:“正是如此,小妹我才选择了退兵,你看这城墙上画满了符阵,这城里说不得还藏了一位符道阵法的高手。”石鳞这时竟然点点头,说道:“还是师妹考虑的周到,我弟弟的死是小事,可绝对不能坏了陛下的大事,大哥我的脑子不好使,也不懂阵法,要不我们还是等彩羽和蛟蟒过来,彩羽精通阵法刚好可以会一会这人族的高手。”柳妖娆点点头,说道:“小妹也正有此意。”她说着,心里却是暗暗捏了把汗,还好这石鳞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要是换成其他的两位怕是绝对瞒不过去。……妖族大军退去,整个飞燕港一片欢呼,白苏无疑成了这一刻的英雄,一时间真个港内聊得最多的就是关于白苏的事情,而白苏自己则被李君媛和燕芸芸两个美女抬进了房间内。白苏虚弱的躺在床上,任由两个大美女在他身上上下其手,他中途虽然抗议过,可是奈何他现在连说话都非常的吃力,这两个女人直接就选择性的无视了他的声音。被鲜血染红的衣服已经被换了下去,两人还细心的帮白苏清洗着身体,终于一阵强烈的困意袭来,白苏最终还是忍不住沉沉睡去。睡梦里,白苏像是回到了一个十分明亮的地方,他突然觉得梦里的环境有些熟悉,清澈的小溪,满是绿意的草地,还有一双白嫩的小脚在树上晃来晃去。柳妖娆依然一身血红的装束,她无奈的看着白苏说道:“你这不怕死的家伙,你知道不知道,先前如果不是我为你出手,你早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白苏这时只能报以一个傻笑,他其中早就想到,在那一刻,那老妖一定是中了柳妖娆的幻觉。柳妖娆无奈的叹了口气,细声说道:“你还是快走吧,川州已经完全沦陷,妖后对这海州也是志在必得,你抵抗的越久只会死的越惨。用不了几天,还会有两个极厉害的老妖赶来,他们一个精通符阵和幻术,一个擅长刺杀和伏击,他们都是半步成王的妖兽,手下更是有一群庞大的军队,这飞燕港你们守不住的。”白苏听完眉头一皱,不由问道:“你可知道为何这妖族非要夺取这川海两州?若是紫玉妖后这样的力量投入到青州的战场上,那么我们人族必然只有败退。”柳妖娆一阵犹豫,说道:“我想他们是想往东,东边有岛。”“东边有岛?”白苏立刻想起了燕芸芸的海外岛屿,难道这些妖族是冲着那岛屿而去,可是为了去哪里就掀起这样的大战,是不是未免太兴师动众了点。柳妖娆点点头,说道:“早在我和圣主的那个时期,这东面却实是有几座小岛。只不过那些岛屿连在一起面积都还不到一州之地。我若猜的不错,这妖族是想举族迁移到那里去。”白苏惊道:“举族迁移?这怎么可能,这浊妖领他们少说经营了数万年,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柳妖娆说道:“是啊,就是当年我们绝世一族面对那样的绝境也都没有放弃绝世妖都。若这帮妖族阵的想要迁移,那么情况只有一种。”说道这连她的脸色都沉重了下来,要知道绝世妖娆身为妖皇,这南疆能让她有所顾忌的存在也就只有那一位了。白苏的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阵惊恐,“你是说洪莲法界里的那位?”柳妖娆点点头,说道:“所以,妖族一定会不惜代价的夺取海州,就算你们守住了这次,紫玉妖后一到,你们必然失败。我知道你们天上的那艘云舟里藏了位厉害人物,可是我可要告诉你,他绝对不是妖后的对手,而且就算你们挡住了妖后,浊妖王的大军也迟早要到这海州来,到时候你觉得你们能挡的住?”白苏的脸色现在是说不出的压抑,不管是他是否答应了燕九炉,只要他想到那些外岛上的那么多无辜居民,就会觉得一阵心痛。白苏问道:“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柳妖娆此时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白苏,才缓缓开口道:“有!”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