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41.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86.第八十六章 计划之外
    于彰冷哼道:“你只管放心,有我俩在此,没有谁能伤害的了你。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白苏恍若未闻,他的目光穿过重重妖影,直接落在了远处的一个绿油油的大树上,这棵大树的树杈上,一个赤脚的美人儿也正在遥遥的望着他,两人隔空却十分默契的点点头,然后都开始了彼此的行动。白苏双手合实,口中默念着晦涩咒文,一股极为隐晦的气息悄然迷茫了开来。港内地面的血水开始有了些不自然的流动,甚至会违背常理的从低处流向高出,但是由于妖兽激烈的动作和庞大的数量,明面上却没有丝毫的异常。这时白苏双眼一睁,双手直接按到了地上,地面血水的流速骤然加剧,血与水直接出现了明显的分层,同时那股隐晦的气息再也隐藏不住,完全暴露了出来。整个妖群的攻速明显一滞,天生的本能在提醒它们危险将至,可是它们却完全找不到危险到底来自何处。很快终于有几个老妖发现了白苏,它们虽然也说不清危险来自何处,可是大体已经猜到应该就是白苏所为,它们振臂一吼,立刻就带着妖群攻了过来。白苏闭目全力操纵法阵,对妖族攻势直接视若无睹,而于彰和铁龙臂两人全身的元力终于释放出来,有他们两在白苏暂时还是十分安全的。地面的符阵一点点成型,而强大的压力却时刻笼罩着整个飞燕港,终于妖族还是没能沉住气,天空之中一个翩然的的身影凭空出现,一个凌厉的女声喝道:“休想!”这一喝声势非凡,连整个空气都似乎有所扯动,于彰和铁龙臂心中一震,这只刚来的老妖绝对已经达到了巅峰级别。白苏的双眼此时也骤然睁开,他抬眼望去,凌厉的目光犹如利剑立刻向那翩然的身影射去。那是个女性的身躯,玲珑窈窕,身批多彩霓裳,绝美的五官中透着凶戾杀意,可是当她刚接触到白苏的目光,身躯就是一沉。在彩羽的目光里,白苏无疑极其弱小,可是她却完全看不明白,这全港的隐晦威压究竟是如何做到,她自己本身就十分擅长符道,可是地上正在形成的血符她却闻所未闻。时间由不得她多想,她想到不论如何只要先灭杀了白苏,那么一切阵法都自然会停止,所以她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杀人方法:幻境。白苏的身边有于彰和铁龙臂拱卫,幻境杀他无疑是最快最有效的选择。开始一切都很顺利,白苏的眼神瞬间开始变得迷茫,这说明他已经中了幻术,可是彩羽心中却隐隐感觉到有点不妥,因为她总觉得在白苏眼神的深处,正透着一丝丝的红光。突然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灰化,整个飞燕港成了一片水墨画中的楼台亭阁,彩羽先是一喜,因为她突然感觉的自己这次的幻境竟然无比真实,她以为自己的修为又更近了一步,可仅是一眨眼的功夫,她的内心突然一慌,因为她发现这个幻境的真实性竟然开始超出自己的想象。“怎么会这样?”她内心不解的疑问着,可是整个幻境又好像完全在她的掌控之中,就在这时幻境中的天空突然打开了一个墨黑的空洞,丝丝附带着毁灭法道的魔气正从空洞中冒出。到这时彩羽终于开始大惊失色,因为她发现这些魔气中所附带的法道竟然远远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这在幻术当中绝对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彩羽的心里此刻已被恐慌所完全笼罩,她感觉到那股魔气的出现,正海量的消耗着她的妖力,她突然想起,在幻术的世界里有那么一种境界,叫做幻想俱现。她终于明白,自己是中了某位大能的圈套,有人在她发动幻境之时通过白苏的双眼,潜入了她的意识,并催化了她幻境,让她拥有了幻想俱现的能力,可偏偏她现在的实力却完全无法承受自己所要俱现的存在。幻境里的空洞开始露出狰狞,彩羽无法想象这空洞的另一头究竟会是何等的存在,而且她注定是看不到了,幽渊之魔,连绝世妖娆都无法俱现的存在,她又如何可以承受。美丽的身影瞬间没了声息,宛若一只断了线的纸鸢,从天而坠。白苏的眼神瞬间恢复清明,说也奇怪他明明中了幻术,可是手下得符阵却完全没有中断,这时他将灵觉全面散了出去,因为他知道致命的偷袭马上就要来了。蛟蟒,巅峰老妖,擅长偷袭,又深爱彩羽。眼见彩羽坠落,生死不明,他绝不会无动于衷,果然彩羽这边刚一开始坠落,白苏就觉得眉心一阵刺痛。“就是现在!”白苏突然大吼一身,铁龙臂左臂突然一伸,露出一片黝黑的臂甲,臂甲上怒龙盘踞,一看就不是凡品,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乃是祖传之物。这时他护到了白苏身前,才刚一伸手,就觉得臂甲上猛的一震,一股极为尖锐的力量骤然击在了他的臂甲上。刺耳的摩擦声带着闪耀的火花在他的臂甲上亮起,飞快又归于淹灭。铁龙臂的左手立刻无力的耷拉了下去,他的臂甲虽然未被击穿,但是他感觉的到,自己的左手已经骨骼尽碎了。与此同时,地面的血于水已经彻底的分开,一个古老而复杂符阵已然成型,这时只听白苏一喝,绝世血灵阵顷刻间便以发动。狂乱漫漫的妖群骤然静止,由于受伤的妖兽不多,开始只是传出几声爆炸,可是随着爆炸,受伤的妖兽越来越多,而地面的妖血也越来越来浓,顷刻间小爆炸就成了灭世之势!汹涌的尸爆震天彻地,整个地面连同大海一起都在疯狂的震动,飞妖港早已成了一片妖族的血肉炼狱,所有人都被这惨烈的情境惊呆了。尸爆终于静止,于彰看着满地妖尸残块,猛的吞了口唾沫,就在刚才还是妖影重重,怎么顷刻间就变了这样,等他再望向白苏时,却发现他正缓缓站起,仿佛刚才那一下的灭世手段并没有消耗多少灵力一样,终于他的眼神里浮现出了浓浓的畏惧。而在铁塔云舟之内,剑宗元悄然睁开双眼,在场他的修为最高,也只有他才能明白白苏刚才那绝世血灵阵的真正可怕,那是个无视等级的法阵,只要有足够的血液,就可以发出这惊世的威力。他喃喃道:“论起收徒,看来我真不是符剑的对手。”说着,他站了起来,因为他感觉的到,他要等的人马上就要来了。云舟外,石鳞和魏无畏、李君侯之间的战斗也已经暂停,石鳞看着脚下的血肉炼狱不由得眼前一黑,他看到的不单单是这满地的碎块,还有彩羽和蛟蟒不成人形的躯体。终于他的视线盯上了白苏,满腔的恨意化成了怒吼:“我要你的尝命!”石鳞的身体突然蒙上了一层灰白,整个身体像是覆盖了极为密集的鳞片,然后他便飞快的向白苏冲去,现在只有活撕了白苏才能稍解他的心头只恨。这时魏无畏和李君侯终于找到了机会和破绽,两人分别从两边一起全力轰向石鳞,可是他们的攻击到了石鳞身上却都响起了精铁之声,两人心中顿时骇然,想不到石化后的石鳞防御竟然如此的恐怖。石鳞直扑白苏而来,白苏不禁愕然,在他们的计划里似乎没有这一幕,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魏无畏和李君侯联手,竟然也没能拖住这个石鳞,而剑宗元也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为自己出手。事到临头白苏也无可奈何,跑他绝对跑不过王级的石鳞,只有面对。不过即便是面临着死亡的威胁,白苏也并没有慌张,他现在唯一恨的只是自己的道基未通,就算使出一剑求皇,也只是上次那样的不完全版,打打老妖级的或许还行,但是面对王级却是痴人说梦。就在这时白苏突然响起了那满城墙的灵石,刚才的爆炸已经连城墙都一起炸成了碎块,上面的符阵早已破坏殆尽,那些灵石失去了连接,已经开始四溢出灵气,而这三家全力投入的城墙上起码也有十万灵石。想到这白苏的眼里立刻烧出浓郁的疯狂之色,此时他背靠大海,又有十万灵石,为何不敢一战?他反而还在心底遗憾,道基未通,无法挥出这最强的一剑。这时古镜里的燕九炉突然传音道:“快将这东西喝下。”白苏伸手在镜面上摸到一个杯子,想也不想就是仰头喝了下去,立刻便有一股清凉的力量在他体内四散开来,原本坚若磐石的道基,顷刻间冰消溶解,竟然直接融出了一条不小的通道。白苏心中狂喜,却听燕九炉又传音道:“小子,以后芸芸可就交给你了!”白苏心里一空,他听出了燕九炉的声音里竟然满是诀别之意,可是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细想,石鳞虽然有魏无畏和李君侯骚扰,但也已经近在咫尺,他只能强迫自己的内心冷静下来。飞燕港内柔和的海浪,瞬间狂暴,海啸狂澜卷起无数海水。而天空中,灵气弥漫,隐隐像是有只大手将这一切都掌控在鼓掌之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