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46.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91.第九十一章 暗红元力
    白苏自然不会说出燕九炉正附身古镜的事情,而且现在燕九炉已经消声灭迹,他又无从证实自己的说法,只好给燕芸芸留下一个神秘的笑容,便劝说她赶紧动身,至于他自己则沿着海岸线一路尽可能的向南直行。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两日后白苏正沿着海岸前行,他一边赶路,一边体会着海浪的节奏,随着他对海洋潮水的理解,海潮澜的境界似乎也在逐渐加深,他预感到,以后每一次叠加所赋予的加成也已经增涨了不少。突然,白苏停下了脚步,他察觉到在北面的天际,数股强绝的气息升腾而起,满天的妖云和瑞霞平分秋色,无数法道被牵动、断裂、破碎、还有生成。即便是相隔如此遥远,白苏都能明显感觉到这天地间的法道,正因为这次战役而颤抖不断。这无疑是南疆最顶级的对抗,其中有一方必然是浊妖王,而另一方就不知道是那一门的门主。既然那边大战以起,白苏就不再需要往青州赶,他只需要去到战斗的地方,自然就能找到白云山的队伍。想到这白苏立即掉头,往正北赶去,可是他才刚一起步又猛然回头,他的视线落在了远处的一片白云上,那里白云密布甚至没有一只飞鸟,但是他可以确定,在这白云的背后正有一艘急速穿行的云舟。白苏立刻御剑飞起,直接穿过云端,果然如他所料的确有一艘云舟正急速向这边而来。他身体一个回转,稳稳的便落在了这艘云舟之上。他刚一站稳,便抬头一看,这云舟的舰头插着一面小旗,旗面上是一个炽热的太阳图,他瞬间明白这是一艘极意门的云舟。这时云舟的里面冲出不少极意门的弟子,他们先是紧张的将白苏团团围住,但是在看清了白苏的修为和白云山的服饰后,他们的警惕还是放松了不少。不过还是齐声喝道:“什么人?”白苏拱手道:“在下白云山符剑峰白苏,不小心和师尊走散,希望能搭贵派的云舟一起前往战场。”他心里虽然恨极了极意门的融筱,但却只是恨她个人,与这些普通弟子无关,所以说话还算客气。可是这些极意门的弟子却是极为狂傲,瞎起哄嘲笑白苏道:“什么走散不走散的,骗谁呢?逃兵就逃兵呗。只不过现在这海州全境被妖族占据,你是跑不出去了才上来的吧?”这一伙人立刻笑的合人仰马翻。白苏懒得和他们一般见识,再次拱手道:“请了。”可是这边极意门的弟子却是不准备让步,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人说道:“想要搭个顺风可以,不过你总得付点报酬,看你这点修为估计也没多少军功,都交出来吧。”白苏不免眉头一皱,打量了一下这人,这人也就一个灵君中境的修为,而且身上明显没有血腥和凶戾之气,像这样的角色如今怎么又能入的了白苏的双眼,不过毕竟是自己有求于人,于是他腰袋上一闪,一个大妖的军功凭证直接便朝那人飞了过去。那人伸手接过,当他看清时不免眼睛一亮,再看白苏时的眼神已经变成了贪婪。他看白苏给的如此痛快,故作不满道:“就一个?还不够我们兄弟分呢,我想你小子是没听清楚,我是说都交出来。“白苏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看来是自古不变得道理。他冷道:“哼,想要我的全部军功,我怕你们不敢拿。”他说着,将腰袋往地上一倒,稀里哗啦的军功凭证直接就倒了一地,犹如一座小山,这还是白苏不刻意收集的成果,不然光凭飞燕港的那手绝世血灵阵,那数量绝对是傲过万的。还有那些老妖级的东西,甚至紫玉妖后的妖丹,不过那些就是给这些人看,他们也看不懂。光地上这些已经彻底震住了这些人,但是他们眼里的贪婪却变得成为狂热。而白苏却毫不避讳的就这么站着,其实他早就探查过整艘云舟,这云舟内只有一位尊级,而且还不是很强大,这些人要是真敢打白苏的注意,到最后谁吃亏还真不一定呢。这时或许是甲板上的动静引起了里面人的注意,一个老者从船舱里走了出来,一甩拂尘道:“吵什么?”这是他看见了白苏脚下的那堆军功凭证,也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骂道:“好夹子,这么多军功凭证?”他虽然身为灵尊,但实力却是一般,而且没有世家作为靠山,以至于连年轻的容貌都无法保持。他盯着白苏脚下的这堆军功凭证问道:“小子,这些都是你的?”白苏这时伸手一卷,将所有的凭证都卷进了腰袋,然后对着这人一打量,心里却是一惊,照理双方的实力如果拉开了一个大级,就很难再辨认高级者的修为,可是他只是看了这么一眼,这个灵尊的实力就被白苏看了个一清二楚。他心里不由暗喜,想来这应该是那破魔之眼的功劳。知道了这人只有灵尊初境的修为,白苏也不用客气,说道:“在下只是想搭个顺风车,同是盟友,我又支付过报酬,其他的阁下就不用多问吧?”“大胆,你竟然敢这么对我们师尊说话!”那领头的弟子听白苏语气冷硬,立刻便出声呵斥。那灵尊脸色一阵难看,突然他嘴角冷冷的一笑:“就你一个灵基境,怎么可能收集到这么多的军功凭证,我听说这海州的守军死伤惨重,一定是你这贼子痛下杀手,从盟友的手中夺取了这么多的军功凭证。来啊,给我把这恶贯满盈的混账拿下!”他一喝,周围的弟子立刻眼前一亮,同时又出来许多弟子,将白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白苏不免暗叹,自己一个不小心竟然就这么进了贼窝,不过他脸上毫无惧色,此时他道基以通,这里又靠近大海,一个初境的灵尊,他就算真的打不过,要走还是轻而易举的。这时那灵尊奸笑道:“小子,你这又是何苦,乖乖交出多好。”他说着,却全然不知道,白苏的体内,阵阵元力已经如潮汐般开始汹涌。白苏不等这些人反应直接选择了率先出手,可是就在他出手的一瞬间,似乎冥冥之中看到了这灵尊周身的某一点,那一点看起来特别的脆弱。白苏便毫不犹豫选择了那一点,金鳞长剑带着无尽的气势直接往那点一刺,很快他便感觉到自己像是刺破了某一层薄薄东西,金鳞像是毫无阻隔的就来到了那灵尊的胸口。这位灵尊这一刻可以说是吓的不轻,在他的想来,白苏这么一个灵基境,是绝对不可能威胁到他,所以才托大站的近了点,可是想不到这白苏一出手,就直奔他的弱点而去。护身的法道被一剑刺破,同时他又发现自己竟然无法避开这玄奥的一剑,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硬拼一途,仓促间他急忙调过元力,手中捏起手中的拂尘就向金鳞迎去。“叮!”的一声清脆的金属断裂声,这灵尊骇然发现自己的拂尘竟然直接被消成了两半,到这时他才看清,金鳞竟然是把尊级的武器。同时他感觉到在自己的身前,两股元力互相一震,一股大力传来,将他猛的往后推去。他连退十余步,直到撞到船舱的门房才止住了身形,他心下不禁骇然,立即望向白苏,却见白苏稳稳的站在原地,连动都不没动过。突然之间,他感到一股极冷正从自己的胸口钻入,然后开始向他的全身蔓延,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想要抵抗,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开始僵硬和麻痹。对于想杀自己的人,白苏自然不客气,他手中金鳞再起,又是一剑刺出。不管如何对方也是灵尊级的修为,虽然对方一时轻敌让自己占了便宜,但是一旦让他缓过气来,说不得还会轮到自己吃亏。那灵尊此时全身冰冷,虽然他有信心可以驱散这些寒气,但是一时间却是真的动弹不得,而白苏一剑再来,他只好调起自身法道想要阻上一阻。可是白苏的这一剑,却又十分诡异的刺中了他法道中最薄弱的地方,金鳞再次向他胸口逼来。这灵尊此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突然明白眼前的这个小子,如果不是有所依仗,又怎么会如此大胆的放出这么多军功凭证?可是现在利剑临身,后悔已经来不及,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他那些不成气候的弟子,别说是救他,就是连反应都还来不及。就在这时,这灵尊的双眼里闪过一丝暴戾,他的胸前突然冒出几条暗红色的元力,这些元力犹如薄雾,似有灵性,一出来就直接向白苏的金鳞缠去。白苏瞳孔一缩,他立刻觉得这些暗红的元力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他还来不及细想,手心内的天缘石突然一热,道基处的漩涡竟然自己开始加速旋转,体内元力瞬间蹭蹭蹭的叠了上去,这一刻,他的元力犹如大海狂澜般疯狂的向金鳞上冲去。大海涛声骤然在这云舟上炸开,直接就将这云舟炸了个稀烂,可是这一刻白苏却没有去看自己这一剑的成果,他的视线此时完全落在了眼前那丝暗红的元力上,他断定,他见过这种元力!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