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47.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92.第九十二章 魔动
    极意门的弟子无一不伤,立刻就四散逃窜,也难怪他们如此,就连他们的师尊,那位灵尊都被白苏一剑打的不知所踪,这些做弟子的那里还有心思再战。白苏并不理会鸟兽散的这些弟子,此时他的心神完全在那缕元气之上,天缘石有如此大反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最近的一次是对抗周天仙尊的时候,而往远的想还有符剑峰山涧里的那位楚未必。想到楚未必白苏立刻就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觉得眼熟,这道元力和楚未必的那道竟然一模一样,这一刻强烈的危机感立刻袭上了他的心头,他感觉的到,冥冥之中好似有一个巨大的阴影正笼罩着整个南疆。于是白苏将灵觉提到了最高,开始仔细的观察了起来,首先他判定这缕元力和当日楚未必的一样,是一缕妖气,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明白,他和妖族战斗那么久,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妖气,为何偏偏就这份妖气可以引动天缘石的异动呢?这时在他的灵觉里,这缕元气被放大了足足数十倍,他发现红色的妖力只是附在表面,于是便运起元力将这些妖气小心翼翼的进行剥离,很快红色妖力被分离殆尽,露出了里面最核心的东西。白苏的心脏不由的一抽,红色妖力的背后竟然是一片浓浓的黑雾,对于这些白苏再熟悉不过,这就是魔气。他想不到自己之前的直觉会这么快就得到证实,看来魔早就开始了对南疆的渗透,整个南疆,危矣!云舟已经炸烂,白苏只能御剑朝北面飞去,可是没飞出多少距离,立刻便有数道灵觉落到了他的身上,这些灵觉强大而又嗜血,他只好老老实实的降下身形,靠脚力向北方前进,即便的是这样的大战,两族对领空还一如既往的重视,选择御剑飞行无疑是自寻死路。他一行便又是数日,这几日里,北方不停的传来激烈的战斗,越是靠近,越是让他震惊莫名。海州临海,除海岸线以外大部分都是些不高的丘陵,由于气候适宜,这些丘陵常年都是绿植覆盖。可是就在这海州的中部,原本最茂盛的密林,如今却成了一片坑坑洼洼的山体,山体上青烟、黑雾到处弥漫,已经找不到一处完好的植被。这时一场战斗刚刚结束,人族和妖族都没有站到什么便宜,但是随着人族高手络绎不绝的赶到,妖族渐渐的开始被动了起来。福中天此时还是这次大战的总指挥,但是他却不敢再坐大帐的中央,此时一个一身丧服的中年人居中而坐。这人五官缓和少有棱角,一副良善之辈的模样,可是今日他这么一坐却是不怒自威,满身戾气根本不去掩饰,此人正是葬剑峰峰主李无锋。在他的身后,一排十余人,每一个人身上都若隐若现的可见丝丝律动的法道,其中最差的竟然也是巅峰灵尊。这些人全都一身白衣丧服,整个气势犹如出鞘的利剑,不饮血,不归鞘。这时李无锋开口问道:“符剑,当日你们和我剑兄一同对抗紫玉妖后,你确定妖后后来是逃了?”符剑仙尊正坐在他的下首,听他疑问却是皱眉回道:“李峰主,同样的话我符剑已经说了好几遍,当日我和妖后拼的两败俱伤,却实是亲眼看着她逃走,至于那浊妖王为何会说妖后已死,我却实不知。”李无锋沉默的听着,他一得知剑宗元的死讯便从千里之外赶来,但是当他向浊妖王兴师问罪的时候,却发现妖族群情汹涌,反而口口声声喊着要给妖后报仇,他和浊妖王当日大战了一场,两人虽然未分胜负,但是他知道自己不如那浊妖王。只是这样到还没什么,这次他带了这么多强者出来,就是要给剑宗元报仇,如果妖后真的死了,他们又跟谁报仇去?李无锋的脸上阴晴不定,最后反而是符剑说道:“各位葬剑峰的仙友,你们既然来了,那么不管妖后是真死还是假死,只要我们杀光妖族,还怕这仇报不了?”李无锋身后的强者们纷纷点头,在他们眼里李无锋什么都好,就是略微藏拙了点,这次如果不是峰里的二号人物战死,也不会拉起这么大的阵仗。这些年葬剑峰渐渐式微,在五大仙门里只能垫底,这和李无锋的性格不无关系。符剑的一句话挑起了葬剑峰无尽战意,可是不知为何李无锋的眉头却是一直深锁着。第二天一早,人族猛烈的攻击便直接开始了,二十余位仙尊,十余位妖王,一攻一守,直接打的天昏地暗,山河破裂。当白苏赶到时已是月朗星稀,他直接直奔大营见到了符剑。符剑伤势未愈,并没有出去血战,她一见白苏那张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白苏也不墨迹立即将自己的怀疑和盘托出,听完后她也不得不皱起了眉头。她此时想起了天元观的那些人,立即想到这整个南疆的仙林很有可能已经被魔渗透,“怕是要有一场浩劫了。”她低头低低的念着。突然她双眉一挑,脸色瞬间转为骇然,匆匆出了营帐。白苏也尾随而出,却见远处的天空各种绚烂,元力妖力对撞造成的光影,将这片黑夜照的犹如白昼,强光之下数道黑影若隐若现,他们与夜色不同,有的只是纯粹邪恶。“那是,魔气!”白苏吃惊的叫着。符剑一脸严峻,吩咐道:“你快进帐去,这里有我亲手布下的防御法阵,可以保你安全。”说完,她便不顾伤势直接便向远处的战团飞去。白苏知道远处的战斗他根本插不上手,只好退回帐内,一入帐,他就感觉周围一阵灵动,一道肉眼可见的符阵已经将正个营帐罩了起来,这样的符阵他到不是第一次见到,以前二师姐肖青瑶给他的也正是这种简易的符阵。外面的战斗很快便愈演愈烈,空中到处都是四散的元力和妖力,短短瞬间符阵就被击中了数次,不过符剑所布的符阵那里是这些流失可以破的,只是那些做帐篷的布料可就难以幸免了,很快符剑的这座帐篷就被拆的七零八落,直接就可以看到外面的动静。白苏仰头看天,仙尊们的战斗已经越打越远,而整个人族大营里此刻也是喊杀一片。白云山的营帐算是比较居中,此时各个方向都涌出了不少人影,到处一片混乱,而这些身负魔气的人,在不显露魔气之时看起来完全与常人无异,白苏甚至亲眼看见了不少背后出手偷袭同门的人,而且这些人往往都远比其他弟子要强上不少。这时一个白云山的弟子直接被杀死在阵外,白苏睚眦欲裂,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双眼像是蒙上了一层红色,当他再去看别人时就发现一丝不同的地方。此时在他眼前跑过的人少说也有几百,很快他就发现有不少人的心脏位置都有一块小小的暗红色阴影,而正是这有些阴影的人在偷袭着别人。“破除一切幻境于伪装。”白苏缓缓的念道,心里已经明白这必然又是破魔之眼的功能,只是他之前不会使用,刚才一着急便直接用了出来,在这样的混战里,能分辨潜藏敌人的能力无疑成了一个大杀器。白苏立刻在符阵里一阵摸索,果然在符阵的中央找到了一个与二师姐之前所给的极为相似的盒子,他按二师姐所教的方法一收,整个符阵光芒立刻便消失不见。他一出符阵,直接就奔向白云山弟子最聚集的地方,在那里他早就看见了几个隐藏的魔修。这几个魔修修为都不是很高,都只有灵君的水平,他们混在人堆里就如正常的弟子一样,白苏本想直接动手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看的出来,可别人看不出来,如果自己贸然动手反而会被人误认为自己是魔修,可是现在的情况又是耽误不得,他多犹豫一会,那些普通弟子就多几分危险。想到这白苏不在犹豫,他突然高声一吼:“白云山众弟子听着,我是符剑峰的白苏,奉符剑仙尊之命诛杀魔修,其他弟子不得干涉!”他吼着,同时举起自己的身份牌,符剑峰历来掌刑罚,让他来做这事倒也合情合理。其实在场的许多弟子,甚至都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情,一听白苏的吼声,都不由得盲目的停在了那里。可就在他们发呆的一瞬,白苏的金鳞已经刺出。金鳞至,人群里的一个弟子突然暴起骂道:“混蛋,你干什么?”可是白苏完全无视,金鳞直逼那人而去。那弟子明面上已是君级的修为,但是当他看到金鳞如此来势汹汹的时候,眼里忍不住还是闪过一丝恐慌,他运起元力正想抵挡,可是突然却听到一阵海浪的轻响,同时他只觉身前一阵排山倒海的力量,直接就撞向了他的躯体,他甚至没来得及哼一声,身体就犹如一片飘絮,被撞飞了出去。周围的人都不由的一愣,一时间竟然都被白苏这一剑之威给震住了。白苏也不等他们反应,直接又开口吼道:“事急从权,我所杀的都是魔修,下一个我要杀他,希望大家不要阻挠。”他说着,直接长剑一指,直接点出了另一个魔修弟子。那弟子脸上肌肉都不由得抽动了几下,争辩道:“哼,你凭什么说我是魔修?”这时周围的人都将视线落在了白苏身上,立即有人附和道:“是啊,你凭什么说他是魔修,你刚才偷袭同门,你才是魔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