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48.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93.第九十三章 妖袭
    白苏扫了一眼那些附和的人,发现都是些正常的弟子,他知道现在过多的解释也是无用,便直接说道:“执法掌刑本就是我们符剑峰的天职,而且我只要杀你们这群人里的三个,至于我是不是魔修自有仙尊来判断,其他人不让,就别怪我杀无赦!”他说着,周身元力外放,这一小块地方立刻气温骤降,雪白的冰霜以他为中心飞快的就将这群人包围。请大家搜索([email protected]¥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群弟子立刻迟疑了,他们也是有修为在身的人,就白苏刚露的这两手,不说能把他们杀光,起码没有跟他们废话的必要,而且正如他所说执法掌刑是符剑峰的事,他们断然没有插手的理由。人群慢慢分开,露出了那位魔修弟子。白苏缓缓靠近,说道:“你们几个也不用躲了,是一个个受死,还是一起上?”说着他的目光直接就盯上了人群里剩余的两个魔修。“你,你,胡说什么!”其中一个魔修弟子,挣着脖子反驳。可是白苏已经不准备跟他们废话了。他直接祭出金鳞,手指一捏法决,金鳞周身一震,一阵轻微的浪潮声响起,金鳞便化成了一道金光向那魔修弟子击去。这一剑白苏并没有用上全力,可是魔修弟子一挡,他的那把法剑就直接被金鳞削成了两半,这时金鳞却没有更近一步,而是见好就收。那魔修弟子捡回一条命,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却发现周身被寒意笼罩,他清晰的看见自己的身上先是度上一层薄霜,然后整个身体开始慢慢的僵硬。骇然的恐惧深深的印在了这位魔修弟子的眼里,他发现这无边的寒意仅是片刻就已经开始向他的心脏蔓延,而且以他现在的修为竟然无法阻止这寒意的侵蚀,一面是直接的死亡,一面是暴露魔修的身份,他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后者。暗红色的妖气,瞬间从他的心脏里冲出,旋即便向他的四肢蔓延,果然这妖气一出他周身的寒意立刻就得到了缓解,甚至连手脚都开始恢复自由。此时白苏反而不急了,他较有兴趣的看着这人身上的变化,到这时已经不只他看的出来,周围的其他白云山弟子也立马看了个一清二楚。“啊!还真是个魔修,怎么可能?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类似的呼声在白云山的队伍里不断响起,他们到这时才后怕的想起自己刚才是多么的危险,一时间他们纷纷退到了白苏的后面,那几个被白苏用视线点过的人,立刻就被分离了出来。那个被冰封的魔修弟子,此时已经回复了行动能力,他一看自己这帮人已经都被孤立了出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承认道:“你说的没错,我们的确堕入了魔道,但是你们看看自己的周围,这一战之后这南疆就是我们魔修的天下,现在你们只要拿宰了这小子,以后我们说不定还能帮你们谋个好位子。”白苏冷哼道:“不知死活。”手下却是再不留情,这一次金鳞剑光芒大涨,海啸之音不绝于耳。对面的三位魔修都只是普通弟子,那里见过这么强势的攻击,他们满面骇然,只得释放暗红妖气来进行防御,可是两者一接触,他们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金鳞剑锋锐无匹,白苏的叠加元力更是恐怖如斯,就他们的水平合力都未能挡住白苏一剑。金光过后,这三人连人带剑直接被腰斩,到死他们不敢相信还只是灵基境的白苏竟然有如此的威势。地上的尸体很快就被冰霜覆盖,白苏看也不看,就对身后的人说道:“南疆的仙林遭劫,师尊们他们现在又都不在,今夜怕是只能靠我们自己。这些魔修藏得极深,但是数量绝对不会太多,现在整个人族大营可能就我们还能保持阵型,你们随我去清除魔修,我只希望大家不要再互相猜忌,也不要再对我有所质疑。”他身后的人,原本就缺主心骨,白苏这么一说,立刻便点头答应,他们这些人当中不乏一些巅峰灵君的人物,可是此刻却都对白苏俯首。有了这么一只清剿魔修的队伍,白云山这边的情况立刻便稳定了下来,也有更多的人加入了白苏的队伍,但是即便是灵尊,在见识了白苏分辨魔修的能力后,也只有配合的份。很快这只白云山的队伍就开始向其他仙门的营盘杀了过去。一入长青门的营盘,里面此时已经彻底乱成了一团,这时营盘的中央突然爆起了一团火光,一个身影狼狈的被击了出来,白苏一看竟然还是个熟人。红炉尊者此时已经有点衣不遮体,他身上那件不凡的道袍像是被某种毒液溶的坑坑洼洼,只剩几条破布,他气急败坏的手中一捏法决,直接就对着自己的来处轰去。又是一阵火光,但是火光退却,显现出来的却是一块蔚蓝的冰墙,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说道:“红炉,你已经中了我的寒冰蓝血,既然你不跟我走,那就死在这吧!”红炉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的伤痕,在那里有一道浅浅的刀痕,可是这伤痕却没有鲜血流出,仔细看,口子里面的皮肉竟然还泛这一点蓝光。红炉尊者立即尖叫道:“啊!你竟然敢这样暗算我!快给我解药。”这时冰墙碎裂,一个蓝衣女修缓缓踏出,她五官绝美艳丽,可是却始终透着冰冷的寒意,此时她的手里捏这一把蔚蓝的小剑,指着红炉说道:“你都不肯跟我走,还跟我要什么解药。”红炉痛苦的说道:“这些南疆的土包子不懂,我们出身药王谷难道还不知道吗?一但入了魔道就注定不会有好下场,你为何就是不信呢?”蓝衣女修冷冷一笑:“信,这些都是师尊的教诲,我又怎么会不信,可是我的心早就以已经活在地狱,师兄可能不知,如果我不入魔道可能早就已经元寿耗尽了。”红炉骇然问道:“你已经尊级巅峰,就是再活五百年都有可能,怎么可能会元寿已尽?”女修双眼内闪过数道寒光,像是想起了无数痛恨的事情,但这时白苏这边的队伍已经逼近,她最后看了一眼红炉,转身便消失在了浓浓的硝烟里。“不,给我解药,阿碧,阿碧!”红炉失声的叫道,但是他的胸口以是一片寒冰,他甚至不敢做大一点的动作,生怕会扯坏了伤口。白苏这时刚好赶到,一对眼,红炉甚至没能认出白苏,不过白苏却是上了点心,他直接对一位白云山的灵尊吩咐道:“这个尊级以上的我分辨不出来,不过他和魔修不清不楚,先控制起来,听候师尊发落。”那为灵尊没有任何质疑,直接便执行了白苏的命令,这一路上白苏不单单只是分辨魔修,也常常是第一个出手,他的修为等级虽然低,但每一剑都是威力无穷,在这实力为尊的世界里,早就已经获得了其他人的认同。这个插曲并有没有给白苏的队伍造成什么阻碍,潜藏的魔修虽然实力不错,但是毕竟人数太少,随着白苏剑峰所指,混乱的局面立刻被理清了不少,途中又汇合了不少留守的灵尊,灵仙,基本可以说是胜局已定。这些魔修视乎也意识到了危险,开始集合在一起,很快人族大营里就形成了两边对歭的局面,说是对歭,其实是白苏带人团团将那些魔修围了起来。就在这些魔修覆灭将近的时候,突然东面传来一片嚎叫,立刻有弟子过来禀报道:“启禀…。”他突然愣住,看表面他的等级还在白苏之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怎么称呼白苏。白苏一笑:“说吧。”“是,启禀师兄,东面的妖族大军压过来了,怎么办?”白苏望一眼北面,又看了下周围,说道:“让有任务的符修、法修立即回到自己的岗位,撑起大阵,如有不足让人立即补上,灵尊、仙尊牵制对方强者,其他人跟我冲回去,绝对不能让妖族破了我们的大阵。庆幸的是妖族的高端战力也没来几个,刚好和留守的仙尊平分秋色,白苏一人当先便向妖族的大阵冲去。整个燕境的人妖之争中,最为激烈的一场战斗就这么意外的开始了,白苏手持金鳞,森森寒冰透体而出,一出手便是求皇剑诀中的群攻招式,妖族大军犹如割麦子一般,一倒就是一片,可是和整个如海般的妖潮相比,这点杀伤几乎可以无视。两族的大军,就这么撞到了一起,疯狂的杀戮骤然开始,白苏放眼望去全是妖影,他只能不停的挥动手中的金鳞,在这无尽的妖潮里开出一朵洁白的莲花。白苏也不知道自己挥了多少剑,突然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空,竟然已经快到了元力耗尽的地步,他心下暗自叹息,金鳞虽然锋利,但是长期战斗的话还是一个难以承受的负担。于是他干脆随手捡起一把长剑,又开始了厮杀。兵器一换,又有天缘石源源不断的补充,白苏重新恢复了杀伤力,可就在这时整个天空突然一震,紧接着就是一声雄壮的怒吼,浓密的妖气顿时犹如天上瀑布,直接倒垂向整个大地。一个雄壮的黑影浮于半空,血红的双眼却是盯着白苏吼道:“凶手!我终于找到你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