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51.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96.第九十六章 三剑之威
    这时一只同样是巅峰大妖的妖兽,生怕白苏这剑伤了妖群,它挺身而出想要去挡,却没料到这时正是剑罡最巅峰的时刻,它的手臂上角质的盾牌应声而碎,可是却丝毫阻止不了剑罡的前进。品 书 网  .w .剑罡一入妖群,顿时血肉横飞,直接梨出了一条长长的无妖地带。这时浊妖王立刻骂道:“卑鄙的人族,这哪是一个灵基境能发动的攻势?就说他是位灵尊也毫不为过。”这一剑的威力,连柳妖娆自己也吓了一跳,她曾不只一次见白苏出剑,可是这一剑不论是出剑速度还是强度,都远超先前,让她也不得不赞叹白苏的成长之快,简直匪夷所思。柳妖娆的双眼内,闪过一丝皎洁,身上突然爆出许多红雾,红雾似纱似幔宛若丝带,直接就在白苏的云海里编织出一张大网,随着她身躯手腕的舞动,白苏的云海里翻起了阵阵涟漪,竟然无法稳定下来。白苏不免的大惊,他这云海仙决虽然是偷师所学,但自从和海潮澜融合在一起后,不论是威力和境界都已经不次于原版,可是柳妖娆随手织一个妖气网,就能将自己的云海搅乱,可见在对力量的理解层面,柳妖娆不但远超自己,甚至连流云仙尊也只能望其项背。云海以乱,消耗大增,白苏当机立断,立刻放弃了云海,而将所有元力汇于道基,但是他仍没有竭尽全力,强大的元力汇集之后,他隐而不发,将自己处于了被动防御的状态。柳妖娆不免有些生气,都已经跟白苏说明了,如果让浊妖王他们看出了端倪,后果不堪设想,可她那知道白苏自己都被刚那剑的威力惊倒,短短几天的听浪,他对海潮的了解今非昔比,以至于刚才那剑远超了的他的预算,到现在他又不免筹措了起来,深怕真的伤了柳儿的身体。既然白苏的云海以散,柳妖娆也不在维持那张大网,她双手一舞,编织大网的妖气直接凝聚成了一条赤练长鞭,长鞭凌空一扬,却犹如针尖直奔白苏的前胸要害处。白苏不免一愣,他和柳妖娆战斗多时,却从没见她出过兵器,不过听着呼啸的鞭声,知道她没有手下留情,只好挥剑向那长鞭斩去。可是当他斩到长鞭之时,却见长鞭一弯直接就缠上了他的金鳞,转了几圈后,鞭尖依然直扑白苏的面门。这一变故来的极其迅速,白苏才刚一反应过来,鞭尖已经离他不到半寸。他心里一惊,本能的再无留手,汇聚的力量骤然叠加爆发,轰的一声巨响,直接逼散了由妖力组成了长鞭。决斗的场地上飞沙走石,一时不见人影,但是在场的高手们都可以凭感知和灵觉找到这两人,他们感觉到浓浓的烟尘里,两人身上的力量都在快速的升腾。刚才频死的瞬间,让白苏明白柳妖娆根本没打算留手,如果自己再不全力以赴,下一次可能就真的要死了。随着元力的提升,层层淡淡的波纹开始在白苏的周围出现,此刻他再无保留,全力驱动海潮澜,突然间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直到看到那淡淡的波纹,才想起正是当日在皇陵外的那种感觉。波纹犹如海浪,一进一退,起伏不定,连绵不绝,就表面而言看似平静,但是但内里却是蕴含着狂暴的波涛。“这,这真的是《云海仙决》?”不少人族的仙尊纷纷向符剑提出疑问,他们曾不只一次见识过真正的云海仙决,似乎远没有日此诡异的功能。符剑一时也答不出来,只好猜测道:“这孩子其实没有练过《云海仙决》,只是看流云仙尊使过几次,这不现在都不知道被他改成什么样了。”她说的简单,其实她的内心也是一片震惊,以她的眼力不难看出白苏的这套功法很可能还在那《云海仙决》之上。白苏的威势不断爬升,可是柳妖娆的妖气也从未停止过,此时她周身红雾缭绕,这些红雾又飞快的向她的手心汇集,很快一颗极为细小的紫晶竟然凭空被凝聚而成。妖族内立刻一片震惊,立刻有妖王和浊妖王说道:“大王,公主殿下天资卓绝,可千万别被那小子伤着了,要不还是我们上去拼了吧。浊妖王目光深邃,看不出他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只听他说道:“马上就到决胜之刻了,你若不放心,准备好救人就是。”现场的威压越来越重,一直重到人们无法相信的地步,人们甚至已经本能的以为这是尊级以上的战斗。此时柳妖娆掌中的紫金越凝越大,虽然她的威势已经被白苏的波澜所超越,但是她的妖力却犹如针芒完全集中在了一点。这时柳妖娆豪不避讳的说道:“你若不选择突破,必死无疑!”她这句话看是挑衅,其实却是真心相劝,她看出白苏已经到了突破君级的边缘,一旦进入君级元力连翻数倍,或许还能在她这招面前存活。白苏突然面露微笑,他现在虽然看起来力量分散,但自从他找到了那种感觉后,他已经明白,云海仙决是模拟法道法界,而他周身的波纹和柳妖娆身前的那颗紫晶一样,却是真正的法道。他淡然说道:“我还准备再多压几年呢。”淡淡的一句话,却让整个围观的人与妖都不禁一声惊叹,这得要多强的自信才敢在这样的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不知道死活!”柳妖娆像是真的怒了,她手中的紫晶突然闪出无比璀璨的霞光,光芒所致,凡是被照耀到的人或物,都开始纷纷晶晶,四周顿时一片惨叫,可是她却只是盯着白苏,连眉毛都没有动过。此刻在白苏的身前,他的波纹正在与霞光互相抵消,不时落下一些紫色的粉末,他不禁骇然,法道并非属于物质,竟然也会被晶化,单法道的层次,来自天缘石的海潮澜竟然还不如柳妖娆的霞光!霞光一点点推进,白苏身前的波澜也开始越来越狂澜,终于他不准备在等:“接剑吧!”他的喝声随着波纹被荡起了连绵的回声,但是当金鳞亮起之时,整个战场都像是瞬间失去了声音。没有铿锵的拔剑声,也没有铺天盖地的威势,波纹仍在,但是所有的力量却都被抽到了这一剑只中,这一剑很慢,却十分的沉重。巨大的剑罡刚一形成,柳妖娆双眉一挑,闪过一阵难掩的惊色,立即将手里的光团向前一推,璀璨的霞光,瞬间就成了一道新日,而它移动的方向却正是迎向白苏的剑罡。这一刻白苏身前的波纹终于被霞光攻破,不过好在他的身型隐在剑罡的后面,他虽然避免了一劫,可是剑罡却开始出现了晶化。这时白苏和柳妖娆都同时一惊,白苏惊的是,随着剑罡被晶化,他立刻发现自己这一剑的威力正在开始减弱。而柳妖惊的却是,剑罡的晶化速度远比她所预料的要慢的多。很快剑罡终于和紫晶撞到了一起,紫晶上先是光芒一闪,又瞬间转为黯淡,可是剑罡却像是击中了无法撼动的山岳,应声而碎。此时两人的距离有所拉近,柳妖娆将紫金再次往前一推,眼看紫晶就要再次亮起时,她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周身有一丝不妥。碎掉的剑罡瞬间支离破碎,但是它却没有消失于无形,何时化成了淡淡的波纹,这些波纹宛如流水,竟然一反常态的自下而上向白苏交汇而去,这一切犹如海潮回浪,紧接着的一浪却有着更高的浪头。未等柳妖娆的紫晶亮起,白苏的第二剑却以然成型,回力之快让人匪夷所思,而且这一次所叠加的层数更超上一剑。全新的剑罡再次刺出,这次柳妖娆再难平静,她一咬牙,全身妖力不要命的催向了紫晶,紫晶终于再次亮起。两者再次碰撞,这一次剑罡再碎,可是柳妖娆的紫晶去是彻底失去了光芒,同时她还感应到,白苏的剑罡又次恢复成波纹,开始再次回流。到此,柳妖娆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真正的骇然于恐惧。此时白苏的体内,早已是撕裂般的剧痛,早在上一剑,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撑满,甚至连全身的毛孔都已经开始溢出血丝,可是他这一剑却是不得不出。这一次,由于距离已经十分靠近,白苏不在凝聚剑罡,而是将金鳞毫无花俏的向前一点,这一点就直接点上了那块紫晶。这一刻仿佛一切都已经静止,白苏甚至能听到一丝细微的碎裂声,那块紫晶上悄然爬出了几丝犹若蛛网的极细裂痕。裂痕一出,顿时大量的鲜红妖气外泄,首当其冲的就是金鳞,这把尊级巅峰的武器上,竟然正飞快的度上一层晶莹的红色晶体。就在这时,白苏突然看到,这空气中竟然漂浮这许多暗红的血珠,他不禁抬眼望去,却见柳妖娆绝美的脸上满是惊骇于绝望,她的双唇正在不停的冒出血珠,眼角却突然变成了欣慰的笑意。这时她的嘴唇轻微的张了张,白苏却是如遭重击,他听到柳妖娆低低传音:“终于我也可以保护你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