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54.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98.第九十八章 又到仙门渡
    时光如梭转眼已是三年后,当年一战后,人妖联手千万原浊妖领进行查看,发现那里已经成了弥漫着魔气的死地,最后人妖联手布下十八道镇魔碑,南疆算是获得了暂时的安宁。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白云山符剑峰内,白苏盘膝坐在山涧之中,此时他的位置也只到山道的中央,但是凡是从他前面再往上的人,都要在他身前做完躬,才会上去。白苏这次入定已经三个多月,他的修为还是停留在巅峰灵基,但是这满山的都已经明白,他的修为已经不能用等级来衡量。这三年他还是按照燕九炉的吩咐,尽力压制自己的修为,如今他体内元气满溢,就等那最后破壳重生。唯一让他有些遗憾的就是,教他压制的燕九炉燕大师,却失踪没有声响。这时一位灵君境巅峰的弟子匆匆从山道上下来,来到白苏的跟前恭敬的说道:“四师兄,三师兄有请。”白苏缓缓睁开眼睛,这山道上立刻凭空起了一阵微风,那名弟子突然有种错觉,在他的面前正有一道千层巨浪欲盖却没有盖下来。就这么一点恍惚的时间,那弟子突然发现白苏已不知何时从他身边过去,而他自己则深深的松了口气,好像死里逃生了一回。白苏一路缓步上山,却迎来了无数的注视,当他走到山道的尽头时,下面的弟子才开始窃窃私语。“他上去了,怎么办?”数为弟子不约而同的问着,最后还是有人叹道:“还是让最上面的人去操心吧。”这时白苏已经到了当日三师兄所在的那块凹壁,他意外的看见在这山头上的竟然还有一个俏丽的身影。三年不见,李君媛越发的出落,她此时一改过往英气利落的造型,穿了一条花色的服裙,犹如一朵清丽的腊梅开在了这个孤山绝顶之上。“你来啦。”李君媛小声的说着,一双汪汪大眼里满是羞涩春意。白苏这时一拱手略微低头道:“白苏见过三师兄。”李君侯此时与李君媛并排而立,点头说道:“师弟,我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吧。”白苏点点头,李君侯继续说道:“那以后这符剑诸峰就有劳师弟了,我虽然回归了葬剑峰,但此生都会是符剑峰的弟子。”白苏不免有些黯然,他虽然和三师兄交集不多,但是师兄弟之间的感情却是很深。他开口说道:“师兄,这是我这些年来对《皇剑》的领悟,师兄若是不嫌弃还请收下。“说着,他递上了一块白苏的玉简。李君侯立即动容了,他抛开葬剑峰少主的身份来到这白云山,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学符剑的《皇剑》,现在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就在眼前,可是他却迟疑了。李君侯神色庄重的将白苏的玉简推了回去:“以前我的确十分想要学成皇剑,甚至为此我还恨过师尊,但是自从听了你对剑见解后,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说到这,他突然露出了一个洒脱的笑容,像是多年背负的东西被彻底的放下。“当年师尊和我们白云山的几位前辈,一起获得了《皇剑》秘籍,可是掌教却唯独给了当时还是个外来户的师尊,就因为此事流云师叔和师尊交恶了数百年,可是自从听了你的见解,我已经明白当年掌教为何独独将《皇剑》给了师尊,而师尊为何又给了大师兄和你。”白苏似懂非懂,却见李君侯轻轻往他肩上一拍:“我走了,师尊他们的伤还远没有恢复,符剑诸峰只能你多担待了。”李君侯说完,对着符剑主峰缓缓下拜,然后祭出青古,破云而去。他走后,李君媛有些期期艾艾,最后还是恋恋不舍的随她哥而去。二师兄的离开,无疑会给符剑诸峰巨震,但这好像已经变成了白苏的问题。他将自己的视线从远处的云端收回,然后直接就在二师兄带了数百年的凹壁前坐下,浓郁的灵力瞬间将他包围,犹如置身灵泉之中。很快凹壁里的灵力荡起一点点波纹,波纹犹如水浪层层翻涌不息。白苏的嘴角挂起一阵微笑,突然这些平和水波瞬间化为急流,只听一声轻微的碎裂声,他的气息瞬间暴涨。强大的威势直冲云霄,甚至直接逼退了山涧了里的云雾,山涧里的弟子纷纷走出自己修炼的场所,一个个疑惑的看着山顶。“这时谁在冲击灵尊吗?”一位已是灵君巅峰的弟子眼里满是羡慕的问着,可是他很快就发现不对,这山涧里每一位巅峰灵君他们都无比熟悉,可这气息却不属于任何一位。就在这时满山的气势突然一收,一切瞬间归为了平静,如此其象这些高傲的弟子们瞬间就发觉不对。“这么快?”一名巅峰灵君的弟子惊骇的叫着,当年大师兄冲击灵仙都耗费不少时月,这人冲击灵尊怎么可能就只是这样的昙花一现?他们不敢相信,可是这漫天的威势却是像极了灵尊的突破。就在这时,山涧之上突然传来白苏的声音:“山涧绝壁,归我白苏,要战你们就一起来吧!”……“师尊。”白苏在符剑主峰的山顶上,缓缓向符剑仙尊见礼。符剑此时正在闭目疗伤,也不见她睁眼就说道:“山涧里的事情都解决了?”白苏点点头,符剑又说道:“我记得以前我给过你一套内门弟子的服饰,一直没见穿,现在是时候了。”白苏再次点头,听符剑再说道:“真快,距你入门已经快四年了,四年了,仙门一渡又要开始了,这次你就代表我们白云山走一趟吧。”白苏不由得一惊,立刻问道:“这不都是门内接引所负责的吗?”符剑不答,紧闭的双眸缓缓睁开,那锐利的眼神让白苏不由得一惊。她手掌一张,一根雪白的羽毛立即出现在他手手,然后放在地上往白苏身前一推。白苏的神色立刻沉重了起来,这根白色的羽毛他见过不只一次,他知道这便是白云令的真面目。“师尊这…。”符剑说道:“自从三年前回来,整个南疆就只有你可以分辨谁是魔修,虽然以你的修为无法分辨尊级以上的,但仅是如此也可以做出很多有效的判断,你三师兄已经回了葬剑峰,我希望你能顺路去看看他。”她说的轻松,可是眼神中的锐意却是更胜。白苏已经完全明白了符剑的意思,当年在云舟上和李无锋一起的情境再次回到他的脑海,他心里不由想到:难道说李无锋已经下定决心了?符剑没有再说话,白苏只好退了出去,但是他一路上的心情可想而知。第二天一早,就有弟子将山门的任务书送到了白苏手上,他打开一看,上面只写了几个地名,竟然大部分都在葬剑峰疆域之内,唯独一个例外的地方便是越国。他不免一怔,思想的惆怅不可避免的涌上了他的心头:是啊,四年了,也不知道自己的故乡究竟成了啥样。仙门一渡是各个仙门吸收新鲜血液的事情,也算的上是一件大事,这一日整个白云山云舟成群,将各路接引送往南疆的每一个角落。白苏分配到的云舟要比别人的小上了不少,这到不是门里对他不好,而是这艘是白云山里最快的云舟。接过白苏要去的地方,云舟上的领头不免一愣,虽然各个仙门都常有去其他仙门地界收人的事情,但是像白苏这样将主要目地直接定在其他仙门地界的却是从没有过,在这领头的眼里,越国这种中立国家出现在纸上,无非就是为了断人口舌而已,白苏此行的真正目的就是葬剑峰。这艘云舟缓缓启动,白苏突然觉得身体一晃,却是云舟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极致,于正常的云舟相比,这艘显然没有那样的安逸,不过胜在他速度极快,原本需要数日的时间,现在在第二天一早,就已经到了越国的上空,其速度之快连白苏也叹为观止。如加速一般,云舟骤然减速,飞快的穿下云层,越国的国都已然在望。昔日的断山拦河的巨大鸿沟已经全都不见,成了一条条笔直江河与水库,破败的街面完全焕然一新,甚至连国都的面积似乎都扩大了不少,白苏不由赞叹,凡人虽然卑微,但是他们的能力却是毋庸置疑,即便是这破败的山河,经过他们之手,又变的焕然一新。云舟才刚一穿出云层,地面就立刻飞上十余个人影,他们一看云舟上的小旗都是一震,然后远远的传音道:“可是白云山的接引驾到,请人小人为您指路。”白苏走出船舱,一看这些人影不免一笑,这些人正是燕芸芸的飞燕卫,更让他吃惊的是里面竟然还有几个他认识的人,以前武院里的同窗同学。“白哥?你真的是白哥吗?”显然已经有飞燕卫开始认出了白苏,只是他们实在不确定,一向高高在上的仙门接引,会是一个和他们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