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55.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99.第九十九章 白家出事
    “李高。品 书 网  .w . ”白苏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飞燕卫。听到白苏能直接叫出他的名字,李高再无迟疑,立刻上去相认。“白哥,真的是你,你回来啦。”随着李高的呼喊,白苏回来的消息犹如长了翅膀,立刻传遍了整个皇都。白苏还没到宫门口,就看见国主赵普步履急促的赶了出来,他一见白苏便呼道:“白…,白上仙大驾光临,赵普有失远迎,有失远迎。”两人以前虽然是君臣,可是现在白苏贵为符剑峰内门弟子,又是一门指引,其地位早已超越了赵普这样的凡间国主。不过白苏丝毫没有架势,立刻还礼道:“国主无需如此,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叫我白苏即可。”国主连称不敢,拉着白苏就往宫里走,宫内整洁肃穆,相比以前倒是去了不少装饰性的东西,不过白苏还是发现了一丝不妥的地方,就在他进入宫门的那一刻,他就察觉到这宫里的灵气要远比外面浓厚,他记得当年越国灵脉以断,怎么这里的灵气反而还浓郁了起来,他想着不免露出了一丝不解的神色。看白苏面带疑虑,赵普立刻就猜到了白苏在想什么,笑着说道:“这可是多亏了你介绍的云燕先生,自从他来了以后,我们整个赵国就完全不一样了。以前那个灵脉虽然断了,可是云燕先生却布下了一个聚灵大阵,将灵脉地下的灵力生生的给抽了上来,不然我们赵国说不定可就要灭国了。”“云燕先生?”白苏稍一思考,便猜到一定是燕芸芸那丫头在装神弄鬼,当初他介绍燕芸芸来越国,其实多少也是有让她帮越国的打算。赵普道:“是啊,他现在可也是我们赵国的红人。我们赵国除了你,也就是她最红了,而且有了云燕先生的调教,今年的仙门一渡,我们都很有信心。”他说着,面带红光,像是对这次的仙门一渡真的充满信心。两人一路聊着很快就到了皇宫的主殿,白苏刚在并列的主位上坐下,赵普就立刻命人召开筵席,并派出内侍去请白苏的父亲白显成。两人入座后,赵普就热切的拉着白苏聊了起来,没多久就有人陆陆续续的过来求见,白苏略一看发现都是些年轻人,其中还有不少熟面孔。这些人无一列外,竟然全都已经达到灵基境,甚至还有灵君初期的人物,这和白苏当年相比,可是天差地别。待这些人都入了座,赵普早已迫不及待,他问道:“怎么样?今年的可都是好苗子。”白苏欣慰的点点头,这时一个清瘦的身影踏进了大厅,这人手持一把玉骨扇子,服袍黑亮却肌肤胜雪,他在下盯着白苏遥遥的便笑了起来,一弯皓齿犹如天上明月。白苏也着实被燕芸芸这番男装打扮给惊艳了一番,又好气又笑的向她点点头。燕芸芸走上前来,在赵普的右侧座下。她一入座,酒宴便算是正是开始,但是白苏才刚一举杯就发现了一丝不和谐的地方,他发现下面在坐的学子们明显分成了两派,原本赵国的学子望着自己,各个目光崇敬,而一些面生的学子也正望着自己,不过脸上似乎还有些不屑。对此他只是淡淡一笑,并未怎么放在心上。这时赵普端起杯子,说道:“今天让我们来欢迎白云山的接引,同时也欢迎我们越国的天才,白苏白上仙回到故国。”下面的人纷纷端着杯子站起,可是却偏有几个学子坐在那一动都不动,赵普立刻脸色有点挂不住了,可是那几人偏偏又都是燕芸芸的人。燕芸芸不由眉头一皱,点里其中一个带头的人说道:“燕百城,你为何不起来?”她一开口便立刻见了效果,那叫燕百城的学子不情愿的站了起来,说道:“回禀殿下,百城的志愿是成为一名能保护您的飞燕卫,至于白云山什么的我不稀罕,干嘛还要阿谀奉承一个修为还不如我的小子。”他说的摇头晃脑,可是燕芸芸却已经冷下脸来:“大胆,我与国主在此,你竟敢说出这样的话,我要你们立刻向白少仙道歉。”燕百城老大不情愿,这时原本越国的学子们立刻就开始不满,不少人都直接出言讥讽。座上的白苏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在他的促成之下,虽然这两国的人被强硬的塞到了一起,但是彼此之间看来也并不是太和谐,就他所看到的情况,显然是越国的学子常常被燕国的压制。他摇摇头,弱肉强食是不变的定律,以前燕国的人条件好,修为比越国的人高也是常理,现在大家资源一样,以后这天平自然会均衡。想到这他并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他也不等那燕百城道歉,一仰头便先干为敬。接着对燕芸芸说道:“没事,他说的还真没错,他又没有有求于我,干嘛要对我阿谀奉承呢?”燕芸芸知道白苏是在给她找台阶下,没好气的也只好作罢,她给自己倒了满杯一饮而尽算是给白苏道歉。可偏偏这时燕百城却冷不丁的冒了一句:“都去仙门四年了,还只是刚入灵君境,什么越国第一天才,听说加入仙门时还只是个灵基呢。还让我们殿下给你赔酒,怎么说我们殿下也是灵尊了。”他一说,边上坐着的几位立刻都赞同的点点头。这回燕芸芸是真忍不住了,这些学子们不懂事,不知道天高地厚,又是第一次见白苏,根本不知道他的深浅。而她自己和白苏却是有过诸多交集,别看她现在已经步入灵尊境,可是每当她想起过去白苏的种种,就会有一种无法逾越的感觉。她正想出言喝止,可是白苏却正将视线投到她身上,满带笑意的说道:“哦?你已经是灵尊了?”燕芸芸的身上一直就有隐藏实力的宝物遮掩,以至于他一下也没看出来。燕芸芸此时面色古怪,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做答,可是白苏的一再忍让却让下面的燕百城越发的胆大。他这时干脆走出位置,直视白苏说道:“你我都是灵君境,你又是仙门里出来的,不知道能不能赐教几招啊。”白苏不禁愕然,他还真没想过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被人挑战,说实话他虽然修为等级和这燕百城相同,但是他毕竟经历过那么多生死搏杀,和这燕百城根本就是不一个层面的,所以他才会完全不把先前的事情放在心里。燕芸芸又想出声呵斥,可是她还没开口,殿外就传来一阵夸张的叫嚷。先前被派去请人白家人的内侍边跑边嚷道:“不好啦,不好啦,白家,白家死人啦!”白苏一惊,双眼内掠过一缕杀气,立刻飞身出殿,往自己家奔去。白家在越国原本就是大户,当年斗赢莫家,又出了白苏声势可谓声势如日中天,虽然后来风头大部分都被燕芸芸给盖了,但在国内还是享有很高规格的待遇,一般人绝对不敢轻辱,更别提杀人了。白苏飞出皇宫直接空降到自家的门口,此时他们家大门半隐,四周却都是静悄悄的一片。他推门进去,里面空无一人,可是白苏立刻发现了一点异样,这里面的温度似乎比外面的低了不少。他继续往里面走,终于在大客厅里发现了几具尸体,从服饰来看应该是几个下人。他瞳孔一缩,这些下人在他们白家做了不少岁月,和自己也是深有感情,如今被人无辜害死,已经彻底挑起了白苏心底的怒意。他立刻放出自己的灵觉将整个白家大宅扫了个遍,又发现了几十具尸体,里面有下人,亲戚,唯独没有他父亲白显成。这时其他人也已经赶了过来,白家出事绝对是天大的事情,国主赵普已经彻底慌了神,反倒是燕芸芸果决的下令道:“查!”飞燕卫出手尸体很快都被集中到了一起,十余个年纪不小的燕国人,仔仔细细的将这些尸体全检查了遍。很快就有手下向燕芸芸报告道:“尸体没有外伤,死前也没有痛苦的挣扎,应该是瞬间毙命。”说道这他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应该是符修所为。”“符修。”燕芸芸喃喃念着,不由向白苏看去,却发现他还在尸堆里找些什么。她眼里露出一丝不忍,走过去准备安慰白苏。这时白苏突然开口道:“整个院子里的温度不对,这些尸体的温度也不对。”燕芸芸一愣,却见白苏已经回头来,面无表情的向她问道:“天元观的人是不是已经到了越国?”燕芸芸突然觉得周身冷,白苏此刻没有任何表情,可是那深弱寒潭的双眼,只是被他盯着都会觉得冷。她回道:“天元观的人是已经来了几天了,但是你应该明白,他们就是名声再臭,只要那层窗户纸没有捅破,他们就是五大仙门之一,而且他们这次来的接引可不止一个灵尊,你可一定不能冲动啊。”白苏像是完全没有听见燕芸芸在说什么,他冷冷的问道:“他们在那?”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