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56.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0.第一百章 破符

正文 100.第一百章 破符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其实白苏根本不用问,像天元观这样势力的接引到来,必然会有云舟停靠,他将自己的灵觉铺天盖地的整个延展出去,瞬间就发现城外有一艘云舟停着。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白苏的身影一闪而逝,直到他离去,留下的人员才面面相觑,就在刚才,白苏放出灵觉的那一瞬间,连以是尊级的燕芸芸都只觉心口一闷,其他尊级以下的更是不济,甚至连站立都有些困难。看着白苏离开的方向,燕百城紧咬着下唇,他没想到同是灵君初期,自己竟然连承受白苏的灵觉气势都这么困恼。这时燕芸芸先回过神来,她想起这次天元观的队伍,不由得脸色一白,急忙道:“快,快追!”白苏直冲而来,威势惊人,天元观的云舟上立刻闪出几个弟子,看清白苏的修为后他们大胆的吼道:“什么人,敢冲撞我天元观的座驾?”白苏对这几人毫不理会,他身影一到,强大的灵觉立刻将这云舟扫了个边,不过他心里一沉,并没有发现父亲的踪迹。“大胆!”这几位弟子都有君级以上的修为,见白苏如此狂妄,立刻就将他围了起来,不过他们也看出了白苏白云山内门弟子的身份,其中一个修为较高的弟子说道:“这位白云山的仙友,你这是欺我天元观无人吗?”白苏双眼扫过这人,巅峰君级的实力丝毫没有被他放在眼里,不过这些弟子胸前都没有暗红色的阴影,不是魔修人员,所以白苏暂时不准备取他们的性命。冰冷的寒气悄然蔓延,等这些弟子反应过来时,冰霜已经爬上了他们的身体。这几个弟子满面骇然,立即全力抵抗寒冰,可是不管他们如何用力,这股寒意始终都强他们一筹,他们就这样悬在空中,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一泄气就会被这股寒意吞噬。这时燕芸芸他们正匆匆赶到,一见双方已经动上手,她不由的心中一阵担忧,立刻上前劝道:“白大哥切莫冲动,这次天元观来了三位灵尊,其中有一位根本看不出深浅,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她说着,却没想到白苏根本不为所动。此刻白苏的面色阴沉的可怕,弄的燕芸芸心里也一阵打鼓,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白苏真正发怒的样子。这时寒气已经蔓延到云舟上,偌大的云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蒙上了一层白霜,一瞬间已经犹若寒冬。云舟内的终于有了些反应,一个尖细的男声不悦的问道:“怎么回事?”随即一个猥琐身影带着十余位弟子飞了出来,那人见白苏就是一愣,恶狠狠的说道:“小子,竟然是你。”白苏眉毛一挑,还真是个老熟人,这个从云舟里出来的,正是当年和白苏有过梁子,周天仙尊的弟子之一诡符。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诡符吃过白苏几次亏,现在他已经突破成为灵尊,在他想来正是报仇的时候。不过当他看到了守卫的那几个弟子,心中却是一惊,冷符的寒劲他再熟悉不过,白苏能做到如此放收随意,就这份控制已经不在他师姐冷符之下了。想到这他的额头不由滑下下一滴冷汗,上次仙妖大战他们天元观虽然中途退出,没有参与最后的决战,但是关于最后的信息他们却是一清二楚,不论是最后白苏那一战,还是他手刃妖后的传言他都听说过,只是以前他不是很相信,现在见到白苏这样的威势,他心里不由的开始动摇。他想到,这白苏看来和自己的师姐一样,有着远超当前等级的修为。白苏见他不说话,便直接问道:“我问你,这皇都里的白家是不是你们血洗的?”被白苏的目光盯着,诡符无端的心里有些发虚,今天他留守云舟,而她师姐和另一个人却外出办事去了,他曾依稀听到是要去找姓白的人家,而他眼前的白苏也正好姓白。他一估摸就已经猜到这白苏必然和那白家有关系,他也不遮掩,索性直接承认道:“是又怎么样?”诡符在说出这句话后,以他的修为都直接感觉到周身一冷,突然他耳边传来几声爆裂声,他转身一看却是刚开始的那几个守卫弟子不知何时已经爆成了一片片碎裂冰块。他睚眦欲裂,灵尊境的元力张开,口里吼道:“你敢!”白苏此时不再开口说话,无尽的寒意却从他身体里不停的冒出,连不是目标的燕芸芸都有些经受不住。不过燕芸芸却是没有退,而是主动上前问道:“白大哥,需要帮忙不。”白苏不禁有些不解,以他对燕芸芸的了解,她应该属于那种明哲保身的那种,一般碰到这样的情况她躲还来不及,这次却不知道为何竟然主动提出来帮忙。不过白苏并没有让她插手的打算,回道:“不用,这是我的事情。”他说着,又转向诡符。此时诡符已经开始画符,在他的身前,数道若隐若现的法道开始编织起一道隐晦的符字,就表面上看不出这符字的威力到底如何,但是光看那诡符画的那么用力,想必多少是有些依仗。白苏没有着急动手,而是沉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灭我们白家?”诡符道:“哼,一个凡俗的世家,灭了又如何,这几年我们天元观就是修仙世家都灭过不少。”白苏的神色越来越冷,一张张熟悉的脸庞在他脑海里划过,其中不乏一些看着他长大的亲人,终于白苏彻底沉默了下去,一把银亮的法剑已经出现在他手里。现在对他而言理由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复仇和父亲的下落,而这些人,不把他们打怕了,怕是不会说出他想知道的。这时诡符突然阴测测的笑道:“最近几年都在传,白云山又多了一位绝世天才,灭老妖,杀妖后,军功累累,剑诀无双,相传将来的成就还要在浩然仙尊之上。嗬嗬,今天我诡符倒想看看,你到底是怎么个天才法,我这道防御符字名叫……。”诡符正说的兴高采烈,可是白苏却没有听他说完的意思,此时他看似十分轻盈的将法剑递出,可是却直接将诡符的废话,全都封进了嘴里。在诡符的眼里白苏这一剑却是出奇的沉重,说它有千万均之力也不为过。他突然想起他师姐冷符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他的符道虽然足够诡异,但是如果碰到真正的高手,只要以力破巧,那么任他的符字再诡异,也会应声而碎。他以前并不是很相信这句话,直到现在他遇上了白苏。银亮的法剑此时已经完全击出,白苏的剑势也在这时达到了极致,他将法剑轻轻往那隐晦的符字上一点,那符字立刻剧烈的波动了起来,紧接着字符骤然一亮,连带着那些微不可见的法道一起消散于这天地间。诡符不禁骇然,他指着那剑问道:“这是什么剑!”他还是接受不了眼前这个事实,他怀疑白苏之所以如此轻松就破了他的符字,完全是因为这把剑的原因。“银岩铁而已。”白苏淡淡的哼了一声,诡符却是更加的惊骇,银岩铁是种比较常见的金属,他的特点就是足够坚硬,其他的性能却都非常一般,甚至可以说是低下。三年前那战白苏虽然赢了,但是却真的是惨胜,就连金鳞在最后那剑后也被泄露的妖气晶化了前半段,而古镜里的燕九炉至今也没有声息,金鳞又不方便交到别的工匠手里,不然皇级妖丹出世,整个南疆都得过来抢了。所以白苏只能自己弄了把最硬的来暂时代替下,而金鳞则还在古镜里躺着,没了燕九炉,古镜给的时间几乎让白苏绝望。此时诡符一声怪叫,全身元力再次暴涨,他接连又在身前布下三道元气防御,而且每一道里面都带了些法道。白苏冷冷一笑,法剑势如破竹直逼诡符而去。不过诡符毕竟已经晋升为灵尊,白苏若不用‘求皇剑诀’就很难将其锁定,于是两剑之后他不再盯着诡符,而是将法剑脱手而出,开始收割那些低级的弟子。他的法剑连诡符的法道都能斩破,那些只有君境的弟子又那里会承受的住他的一剑。诡符现在几乎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堂堂一位灵尊不但被白苏逼的处处退让,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屠戮自己的弟子,想到这他气的就差一口老血喷出来。此时不只诡符一人觉得难以相信,就连燕芸芸这边的一众人也完全不敢相信他们眼前的会是事实。这时不论是燕百城还是其他的飞燕卫都已经赶到,他们这些人当中不少人的修为等级还要在白苏之上,可是当他们看到白苏两剑逼退尊者,杀君境犹如砍菜瓜一样,这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这时又一个天元观的弟子被斩成了两段,诡符终于忍受不住吼道:“白苏,你当真是要跟我天元观交下血仇?”白苏只管出剑,直接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的问题,诡符气得咬牙切齿:“白苏,我跟你拼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