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57.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1.第一零一章 冷莲碧

正文 101.第一零一章 冷莲碧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诡符直接吐出一口精血,手中符笔轻带,立刻便形成了一道隐晦的血符,这道血符很快转为深紫,好似有无数的空气被吸进里面。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白苏只是瞟了一眼,他双眼的最深处掠过一点红光,诡符的这道符字立刻被分析的清清楚楚,他手中法剑再出,这次带上了一点点海浪声。血符被他的法剑一点,立刻泛起一圈肉眼可见的涟漪,然后银色的剑身立刻穿符而过。诡符简直以为自己是在梦里,他不敢相信自己牺牲精血所布的符字,会这么轻易就被破掉。符字一破,白苏的剑再无阻碍,诡符只觉自己不管如何都躲不开这剑,最后他只能靠着自己灵尊的元力去强阻白苏。尊级的元力向白苏压来,诡符发现纯元力的威压,效果竟然还要比自己用精血所绘的符字要好,他顿时醒悟,一定是白苏已经完全看穿了他的符字和法道,所以自己信心满满的符字才会如此的不堪一击。只可惜他现在醒悟已经为时已晚,白苏法剑高举,凌冽的寒风从各处不停的侵袭,当法剑落下时,诡符已经冻的手脚僵硬,甚至连体内的元力都已经受阻。“我不甘心!”诡符不甘的怒吼了一声,银色的法剑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同时一股寒意冲进了他的体内,直接封住了他的全身机能。这时白苏才沉下脸来,问道:“说,不过是一个接引任务你们为何要来三位灵尊?还有人在那?”诡符虽然已经冻的不行,不过嘴上还算硬气,他硬着头皮说道:“哼,白苏算你有能耐,老子落你手里,老子服。不过你别想在我师姐他们手里讨到便宜,你们白家既然得罪了他们,那就都得死,都得死!”白苏一怒,周围气温又是一阵急降。诡符惨叫一声,喷出一大口血,他吐完血便惊恐的吼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白苏丝毫不理会他,而是将他往地上一丢,他便如滚葫芦一般滚了一地。此时的诡符已经满面冰霜,除了两张嘴巴一张一合,其他的连眼皮都已经翻不动了。燕芸芸和燕百城他们此时都是一片震惊,他们看着脚下的诡符不禁一片恍惚,这个被打成狗的人真的是位灵尊吗?而身形消瘦的白苏,真的只是刚入灵君境吗?其中又以燕百城感触最深,到此他终于明白,自己和白苏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档次,先前自己那般自负,到如今却完全成了笑话。此时天元观的其他弟子们死的死,逃得逃,白苏故意不去追击,就是想让他们讲冷符和另一位灵尊给引过来。果然这些人没让白苏失望,才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远处的天边,两道人影夹杂着冰雪风雷,瞬间已经到了云舟停放的上空。冷符一眼便认出了白苏,也看见了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诡符。她立刻怒道:“白苏,你这是什么意思?”白苏冷眼回望,说道:“你们灭我白家,我还想问你们是什么意思呢?”这时冷符身边的另一人突然出声问道:“哦?你也是白家人?”白苏的视线扫过那人,只见那人全身笼在一层青蓝的薄纱之内,只听声音的话应该是个女子,不过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这个女声他一定在哪里听过。白苏双眼微眯,一道红光在眼底流过,发现在这人的心口有一团浓郁的暗红妖气盘绕,已经可以肯定这人必然是一位资深的魔修。白苏答道:“当然是。”那位魔修突然掀开轻纱,露出一张冷艳的脸盘,她惊喜的问道:“哦,那我问你,白显成和你是什么关系?”一见这张冷艳俏丽的脸,白苏立刻想起了三年前在人族大营,用寒冰蓝血毒杀红炉尊者的那位,只是她不知道当日红炉尊者并没有马上就死,而是将她的底细十分清楚的告诉了白苏,才最后化成了一堆冰屑。白苏知道她的修为恐怕要远在自己之上,不过他却并不惧怕,而是直接承认道:“他是我父亲。”这位叫阿碧的魔修突然间笑的花枝招展,她看着白苏,媚眼带花:“咯咯,真是得来全不废功夫,白显成那老东西溜了,抓住你还不怕他不就范?”白苏一听顿时放宽了心来,显然她们没有抓住自己的父亲,这样自己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放手一搏。他的神态转为轻松,突然问道:“你叫冷莲碧?”那魔修不由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白苏冷冷一笑,说道:“不但知道你叫冷莲碧,我还知道冷符是你和天元子的女儿,我更知道,不破灵仙大关,你已经时日无多了。”白苏越说冷莲碧越是心惊,知道这些秘密的人这世间绝对不超过两个,一个已经死了,另一个不可能说出去,那这白苏又是如何知道?她厉声问道:“是谁告诉你的?”白苏冷哼一声,继续说道:“我还知道你毒杀师尊,诬陷同门,为得永生不惜堕入魔道,今天你又盯上我们白家,究竟是何居心?”他说着,却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飞速的下降。燕芸芸让手下的飞燕卫赶紧撤离,自己则硬撑留了下来。冷莲碧脸色阴沉,冷艳的脸上一片惨白,像是怒极之后的平静。这时冷符突然插嘴道:“白苏,你休得胡言!莲碧姐姐嫉恶如仇,这次也是你们白家人欺压妇孺,我们才会才出手,再说三年前她还参加了抗妖联军,怎么可能会是魔修?”白苏看了一眼冷符,其实自从三年多前陆家堡一见,他对冷符的印象还算不错,青州再见时她也没怎么为难自己,所以他觉的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下她,至于听不听可就不关他的事了。“三年前在燕境,她哪是去抗妖的,她去是为了杀死长青门的红炉尊者。”“你胡说,莲碧姐姐和那红炉尊者互不相识,怎么可能会专门为了杀他,而跑到燕境去。”冷符还是不相信白苏所说,不过听语气,她内心并不是毫无疑虑。白苏冷笑道:“看来,你还不是很了解你的这位莲碧姐姐,她杀红炉,无非是怀疑红炉私吞了问仙丹,而她天年将至,不登仙就只有死路一条。可是她偏偏又在生你的时候伤了根基,没有外力此生是不可能登临仙位了。”冷符见白苏说的煞有介事,而冷莲碧一直沉默,她不免有些犹豫,但她还是力争道:“即便如此,那你为何诬陷她是魔修,这么严重的指控可是要见生死的!”白苏此时不再搭理冷符,而是盯着冷莲碧说道:“是不是魔修她自己心里最清楚,你们天元观都成魔修窝子了,多她一个也不稀奇。”冷符这下彻底怒了,这几年天元观在外界的名声十分不好,可是毕竟是她生养长大的地方,她不容许别人当着她的面如此污蔑。“白苏,念在往日我有愧对你的地方,你若就此打住,跟我回天元观做个交代,我可以替你求观主从轻发落。”白苏此时只盯着冷莲碧,而冷莲碧也阴沉的盯着他,终于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小子,想不到你知道的这么多,那么我问你,你知道不知道万生之法在那?”白苏不由一愣,又是一个怀疑他们白家有万生之法的人,他坚定的回道:“我们白家只是一个世俗间的茶农,有些种茶的本事,可那里会什么万生之法。”听完冷莲碧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知道,起码你父亲没有告诉你们白家的来历,要是照你所说,你父亲只是一个凡人,那他又是怎么躲过我们两大灵尊的追杀呢?”白苏心里一惊,冷莲碧所说也不无道理,这时过往的许多画面一一从他的脑海里闪过,先是莫家贪图灵茶园,对白苏百般试探欺压,再有二师姐用《天符》换他的所谓万生之法,现在连冷莲碧都说他们白家有万生之法,他心里不免一阵疑惑。白苏突然想起四年前,自己还未去仙门的时候,父亲似乎送给了他一本小册子。见白苏沉默不语,冷莲碧像是什么阴谋得逞,继续说道:“你先前说的不错,我是出身药王谷,也是天年将近之人,这世上能救我的东西已经不多,红炉吞了我的问仙丹,那我就只能试试这万生之法了。小子,既然你和符儿有些交情,只要你能让白显成乖乖交出万生之法,我保证不为难你。”白苏断然拒绝道:“我们白家真的没有什么万生之法,更不会为这事去打扰我父亲,到是你们杀我白家那么多人,这笔血债要怎么算?”冷莲碧眉头深锁,冷艳的脸上瞬间布满杀气,她一身血债累累,那里会在乎多杀一些凡人,她刚才看白苏侃侃而谈,又和冷符有旧,才好言相劝,可是想不到这白苏竟然如此不给面子。森冷的寒意四处弥漫,空气中凭空多出了一片寒雾,将白苏等人全都笼罩在了里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