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60.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4.第一零四 再见友人
    第二天,小亭内的黑色丝带宛如拥有了生命,它们飞快退回燕芸芸的身上,午后的太阳直接照亮了整个亭阁。燕芸芸嘴角柔柔的一笑,将一张小纸片随意的一丢,那张纸片便烧成了一小团火苗。此时亭阁内已经没有了白苏的身影,刚才的纸条上只有他对新收弟子的安排。燕芸芸这时眉梢一动,突然整个人都笑的花枝招展。……白苏此时已经在前往北面葬剑峰的云舟上,他手持那卷古册,望着茫茫云海,心里却不是滋味,此刻他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心思全都放到了这卷古册上。这册古卷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上面早已古迹斑斑,可是那之地却是十分的坚韧,仿佛就是再过千万年也不会腐坏。今晨白苏彻底将这卷古册研究了个透,发现这是本来自中州龙阳宗修炼心法,而正本古册没有名字,只有开篇提到了两个字‘侧篇’,看起来像是某本高深功法的附卷。昨晚之后白苏觉得神清气爽,元力虽然没有增长,但是却明显精纯了很多,同时他觉得自己的灵根深处似乎有一丝异样,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将这事放在了心底。白苏的云舟速度极快,没几日便已经进入了葬剑峰的地界,白苏回忆起师尊的任务,第一站是一个叫铁山岭的地方。云舟缓缓降下,穿过云层后露出了下面的正片大地,葬剑峰地界和白云山又有不同,从云舟下望,地上一片难得能看到一点绿色,更多却是青色的石头黑色的道路。白苏凝神细看,发现这些的山川大多都被拨去了植被的外衣,每一座高山上都有无数的凡人如蚂蚁一般在挖掘搬运着什么。同时他注意到在这边的每一个山头上,都插着一杆小旗,小旗各不相同,每一面都代表着一个世家或势力,他粗略一看,其中有三家的旗子最多,上面分别写着铁、韩、金。云舟在山峰划过,底下的凡人纷纷停下手中的作业,然后敬畏的望着,这些世家族人虽然不能修行,但眼光却是要远胜越国那些普通的凡人,他们一看白苏的云舟就知道,这次是有大人物来了。铁山岭的云舟停靠点被设置在一个三座大山的中间,这三座大山峰险陡峭,可偏偏中间地带却是一片平坦,沿着山脚有十几条大小道路蜿蜒相邻,形成了一张十分通畅的交通网络,而这里自然就成了一个商贸繁盛之地。白苏的云舟刚一停好,就有个葬剑峰的管事前来引接。那人带了不少人,一看应该都是此地有些名望的家族代表,一见白苏出来那管事立刻恭敬说道:“小的葬剑峰外门管事李聪,再此恭候白少仙多时了。”白苏一跃而下,心里不免有些奇怪,这些世家的代表有不少修为都在他之上,可是却都毕恭毕敬的站着,为首的那位接引还是位不弱的尊者。这时李聪说道:“欢迎白少仙莅临铁山岭。”他热情的贴近白苏,一个隐晦的声音立刻传入了白苏的二中。“小姐早已恭候多时,只是这里人多眼杂…。”说完他瞟了四周一眼,眼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白苏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也十分客气的拱拱手。李聪客套的询问道:“白少仙安排仙门一渡可能还需要几日,少仙可有地方落脚?”白苏转念一想,这铁山岭规模不小想必会有魏家的分号,想起吴立身他心里已经有了定计。告别李聪一帮人,他便如一个闲人一般在这铁山城里逛了起来。铁山城面积不小,商业也是十分的发达,只是和燕都那样的高端市场一比,里面的商品就显得寒酸多了,而且货品也较为单一,几乎全部都是矿石一类的东西。这三年来白苏虽然一直在白云山上潜修,但私下里也常有和吴胖子联系,甚至还帮他搭起了和燕芸芸的那条线,如今的吴胖子在魏家已经有着不俗的地位,而魏家也因此得到了很好的发展。于是白苏还没转多久就看到了魏家大大的牌子。魏家的门面比周围的都大上不少,虽然做着矿石生意,但是并没有像别人家店那样杂乱肮脏。步入店内,白苏只是轻轻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号,就被侍女们惊讶的迎了进去。薄雾般的薰香袅袅的上升,白苏倚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喧闹,在这铁山岭他人生地不熟,反而是这魏家的商铺能让他稍微安心点。他还没等多久,就听到一阵轻轻的叩门声,很快一个身着紫缎的身影就进了白苏的房间。来人一入屋子,就掀开了头上的斗笠,露出一张清丽的俏脸。李君媛见到白苏,眼里立刻流露出一丝希冀,轻唤道:“白大哥。”白苏微笑这做了一个禁声,灵觉却是直接释放出去,直接扫过了半条街,一切无恙才开口问道:“不知道峰主有什么吩咐?”李君媛表情一涩,像是下定了决心:“我爹说病以入体,要动就要斩尽杀绝。”“好!”白苏心下略喜,这三年来葬剑峰迟迟没有对魔修做出动作,主要还是因为这位峰主下不了决心。只是他这么一句话,整个葬剑峰境内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可是他看李君媛面带迟疑像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问道:“怎么?还有什么意外吗?”李君媛面色一苦说道:“自从三年前那一战,剑伯伯死于妖后之手,整个剑家就完全变了个样,我爹的命令在剑家已经行不通了,甚至,甚至这次的仙门一渡,他们还直接越过葬剑峰,派出接引,遴选弟子。”白苏不免一惊,仙门一渡的意义非比寻常,失去了剑宗元的第一世家敢于这么做,其脱离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了。他心中虽然为大意捐躯的剑宗元感到惋惜,可是这等事情他也爱莫难助,在这除魔的关头还发生这样的事情,势必大大影响葬剑峰的实力,为除魔又增添了许多变数。“那峰主的意识是?”白苏试探的问道。李君媛摇摇头:“爹爹,并没有明示,对此事似乎是听之任之。”白苏点点头,世家虽然依附于仙门,但是却并非捆绑,只是大多数世家在资源,功法上都会过度依赖仙门,而像剑家这样的庞大世家,自身已经有一套完整的资源供给,剑家的剑术也独步天下,所以它对葬剑峰的依赖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昔年剑宗元还是家主的时候,其他人即便是有想法也迫于他的实力不得妄动,可剑宗元一死,这个庞大的世家便如脱了缰的野马,已经开始脱离葬剑峰的掌控。两人又磋商了一些细节,按白苏的指示李君媛立刻赶回去安排,房间里又只剩下了白苏,独自一人他不免想起了自己的三师兄。他突然嘴角勾起一点点,三师兄回归葬剑峰无疑是要继承峰主之位,那么葬剑峰的事就是三师兄的事,也就是他白苏的事。窗外不时传来阵阵吆喝声,这些繁忙的商贩却是完全不知,这座矿产熔炉一般的城市早已是山雨欲来了。……又一日,白苏独自在房间默默调息着,他现在体内的潮汐开始慢慢平伏,而非三年前那样的波涛汹涌,但是这份平静却是蕴藏了恐怖的暗涌。这时一个熟悉的气息的突然进入了他的灵觉范围,他不免一笑,收起了元力,悠闲的满上了两杯茶水。房门上很快传来了急切的敲门声,白苏心念一动,房门便自动打开,外面站了一位身体圆滚,满面油光的胖子。白苏笑道:“好你个吴胖子,看来这三年你的生活很是滋润啊。”吴立身满面喜色,竟然还害羞的搓这手说:“一点点,一点点,还不是托了您的福吗。”他来到白苏身前,站在小茶几旁却是不敢座下。白苏一笑伸手示意他座下,这吴胖子虽然只是个凡人又兼奸商,不过在白苏心里却已经是一位朋友了。吴立身有些激动的座下,说道:“我一接到您大驾光临的消息,立刻就以最快的速度从魏家赶来,还给您带了不少矿石很药材。”说着他便递上了一个收纳袋。白苏接过,用灵觉一扫却是骂道:“好你个吴胖子,我将你当位友人,你倒是越来越有奸商本色了,这三年你在魏家的地位是越来越高,但是这材料的数量和要价却是越来越抠门了。”吴立身屁股还没坐热,就又赶忙站起,解释道:“哎,兄弟实不相瞒啊,自从上次仙妖大战之后,各大势力都在囤积资源,这些矿物灵药的价格是一涨再涨啊。”白苏道:“你还要蒙我,乱世囤物的道理我懂,但是矿物灵药的价格涨了,灵石的价值不也同样再涨吗。”白苏说的正是实情,吴立身顿时无法自圆其说,他叹了口气老老实实的说道:“啊,照理说也的确正是这个理,魏家这几年异军突起,而我身为外门主管,这过手的货物绝不在少数,可是每每我想调动物资,家主却总是用这理由来搪塞我,您这些还是我好不容易省出来的。”“哦?这样的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白苏眉毛一条问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