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62.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5.第一零五章 英雄之耻
    吴立身沉思了下,答道:“约莫是在两年前。 ”白苏也不得不思索了起来,这几年就整个南疆而言虽然资源紧张了起来,但魏家应该还不至于克扣白苏这样的大户,而且连吴立身如今的地位都接触不到,只怕这门生意路子就有些见不得光了。一瞬间白苏心里已经有了定记,他看着眼前这个吴胖子,缓缓说道:“你有没有考虑过自立一个世家?”吴胖子圆滚的身子猛的一震,满面惊骇的看着白苏,开宗立姓绝对是任何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只是他只是一个凡人,从来没曾幻想过。但是他知道,以白苏现在的身份地位,只要他肯全力支持,让这南疆之地再多一个吴家绝非难事。他不敢相信的盯这白苏,却又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吴立身发誓,我吴家愿世代效忠!”白苏不免一笑:“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就已经是吴家了。不过我想查查魏家这些年货物的去向。”吴立身一惊,立即问道:“您是怀疑…。”…。吴胖子来的快,走的也快,只是连负责接待的婢女都发现,这个吴总管似乎是亢奋了。时间又过了半日,一队人马匆匆来到了魏家的铺前,这队人列队整齐,一看就是高门大户里出来的,而且他们的手臂上还标了一个苍劲的“铁”字。为首一人器宇不凡,却是一位熟人,铁家公子铁慕宇。铁慕宇翻身下马,就在铺外恭敬的说道:“铁家铁慕宇,不知白少仙驾临,相迎来迟,还请恕罪。”他一开口,他身后的人都不免一惊,在这铁山岭虽然世家林立,可是铁家是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这些人平时那个不是横行惯了,何曾见过自己的少家主如此低声下气,莫非里面的还是位仙尊不成?白苏的身影慢悠悠的出现在店里。铁家的这帮人不免疑惑,这些人修为并不低,自然一眼就看出了白苏的修为,一时间不免都猜想纷纷。白苏早已认出铁慕宇,招呼道:“原来是铁兄,你们这是?”铁慕宇解释道:“哦,白兄,我们铁家身为这铁山岭的东道,这次仙门一渡的仙友都是有我们铁家负责接待,却不知道白兄竟然会早到,真是怠慢了,怠慢了。”白苏会心一笑,铁家身为地头蛇不可能不知道他到来的消息,明日便是仙门一渡,却今日才来相迎,里面的道道怕是没那么简单。想到这他便客气道:“那里那里,那便请把。”铁慕宇和白苏并肩而行,身后的铁家人却是一肚子疑惑。不禁有人悄悄问道:“这小子究竟什么来头?以前的接引也少有少主亲自相迎的?”这时一个头目一样的护卫回首瞪了那人一眼,说道:“闭嘴,这小子姓白,难道你还猜不出来?”那人先是疑惑,却是猛然一惊:“难道他就是白云山符剑座下的第四人?三年前与那红玉妖女两败俱伤的白苏?”那护卫又瞪了一眼,那人赶忙把剩余的话都咽了回去。一队人一路疾驰,很快就来到了一座**的大山前,这时时至傍晚,夕阳还未下山,山上却已是衣片火光粼粼,这座大山就像是一个巨大又永不停歇的矿场,处处冒这浓浓的黑烟。可是它的山脚下却又有一排高屋建瓴,只是远观就已知楼台水榭一应俱全。白苏被一路引进府内,在一处大屋前停了下来,虽然这大屋房门紧闭,但却依然可以听到屋内吵闹的声音。铁慕宇脸露尴尬,做了一个请手,说道:“请。”推门而入,是一个偌大的厅堂,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见白苏进来,里面吵闹的声音立刻一停,视线刷的全部转了过来,一见只是个君级修为的人,立刻都露出了轻藐之色。左手边坐的一位轻年人不悦的道:“我们正在讨论仙门一渡的事情,让这个白云山的小辈进来干吗。”这人说着,目光却是盯着坐在中间的铁家家主铁龙臂,却忘了他自己也只是个小辈。铁龙臂是认识白苏的,不由面露尴尬,不过他立刻解释道:“飞云,这位是来自白云山的接引,白苏白少仙。“剑飞云还没来得及说话,坐他在对面的另一个青年却是兴高采烈的站了起来,急忙喊道:“白苏是你!”“剑飞羽?”白苏仔细一看才认出了这个青年,相比三年前那个英姿勃发的少年豪杰,现在的剑飞羽变化还真是很大,虽然那只断臂已经重生,但是单单他眉宇间的那团化不开的忧伤,就已经让他判若两人。剑飞羽热情的拉着白苏在自己那边座下,这时白苏才开始认真的打量起厅里的所有人。这些人分别有剑飞云和剑飞羽两人带领,但是却明显的分成两派,白苏对面的剑飞云身后,个个服色统一,气势成团。而剑飞羽这边却是白苏见过的李聪领头,实力虽然要高出对面一层,但是身为主事人的剑飞羽,在气势上却完全被剑飞云所压制。白苏刚一坐定,对面剑飞云却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飞羽你可别忘了,这位仙友可是白云山的接引,不过白云山看来人手也是紧缺的很,难道连为尊者都派不出来吗?”白苏正想反驳,身为地主的铁龙臂却是立刻接话道:“呃,飞云贤侄有所不知,这位白少仙可是大大的有名,他便是白云山符剑仙尊座下的第四子,三年前与那红玉妖女拼的两败俱伤的那位。”剑飞云听完一惊,转念却又道:“哦,原来你就是那个白苏,这些年你好大的名头,只是不知如今的你再对上那红玉妖女,还能否留得一具全尸。”白苏三年未出山,对妖族的动向只是鲜有关注,听剑飞云的说法,身在妖族的柳儿似乎已经闯出了不小的名头。想到这他不免笑道:“听阁下的说法,看来是在那女人身上吃了不少亏啊?”“你!”剑飞云被他一激,想要反驳却是硬生生的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这时剑飞羽却插嘴到:“白兄可能不知道,三年前那战后,仙妖两族重新划分了燕境,妖族分的十余周,于我们葬剑峰的地界相隔只有数周之地了,所以这几年也没少起冲突,我这位堂兄可在她身上吃过不少亏啊。”这句话像是戳中的剑飞云的软肋,立刻让他面红耳赤的弹了起来,怒骂道:“混账,我虽然抗妖不力,但怎么也比你这半残不残的残废要好。”剑飞羽脸色猛然变白,他的断臂虽然重生,但想完好如初又谈何容易。他咬着牙,一脸痛苦,而剑飞云却是一脸变态的快意。随着剑飞羽的沉默,场面不由得僵住,突然一阵笑声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众人只见白苏坐在那张红木椅上,毫无顾忌的笑着。剑飞云的脸色不免又难看了起来,喝道:“你笑什么?”白苏像是好不容易收住了笑声,反问道:“你知不知道飞羽的这只手臂是怎么丢的?”他说着,目光却瞬间化为利剑,直刺的剑飞云。剑飞云没由的一慌,却听白苏高声继续说道:“那天是我亲眼所见,当时紫玉妖后的全力一击,一个山谷的修仙者全军覆灭,唯独只有飞羽活了下来,他虽然受伤影响了实力,但却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你们竟然在取笑这么一位有功的英雄?看来没了宗元前辈的剑家,是注定要没落了。”他刚一说完,不少人都沉默了下来,剑飞羽更是死死的咬着嘴唇,望向白苏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感激。而剑飞云是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吼道:“好利的一张嘴,小子你可别忘了这里可是葬剑峰的地界,你白云山的身份可保不了你的全尸!”面对威胁,白苏却是风轻云淡的说道:“哦,原来这里是葬剑峰地界啊,那我该庆幸不是你们剑家的地界喽?”剑飞云额头青筋暴跳,年轻的脸上扭曲狰狞,他阴测测的说道:“小子,就是强龙也不压地头蛇,你一个刚到君级的小丑,竟然敢在我面前放肆。你不是要来招收弟子吗?想要招人明天的仙门一渡我们先战一场吧!”他说着,同时却肆无忌惮的将自己的气势释放了出去,在他的想法里,白苏只不过是灵君初境,以他尊级初境的修为,就是光用气势也能让白苏重伤。可是正在这时,他突然看见白苏的眼里闪过一丝红光,就这么一瞬间他心里突然有种发毛的感觉,冷汗几乎不受控制的从他背后冒出。这时白苏起身,欣然说道:“那明天就试试吧,记得早点来。”他说完一笑,直接就向门外走去,这里他已经多留无益了。铁家的仆从连忙跟了上去,在前面为他引路,剩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人,谁也想不到他竟然会这么直接就答应了下来。直到厅堂的大门关上,剑飞云的冷汗还是不受控制的冒冒出来,白苏给他的感觉明明只是灵君初境,可是那一闪而过的红光又会是什么?到此他甚至已经失去和剑飞羽再斗下去的心情,原本吵闹激烈的大厅,就这样归于了平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