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63.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6.第一零六章 又见葬剑
    白苏被安置在临山的一个小屋内,屋外山风送爽,竹影婆娑,屋内布置清新典雅,不过白苏此时却没心情去观赏这些,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这次来任务,可是到目前为止却丝毫不见魔修的踪影,他刚才故意激怒剑飞云,就是怕他藏得太深,希望可以让他就此露出破绽,可是还是一无所获。越是如此白苏越是心惊,就是在白云山他都发现了不少魔修小罗罗,可是在这葬剑峰地界他却一个魔修都找不到。他不相信整个葬剑峰会是清白的,相反这里的魔修很可能已经到了不需要小罗罗的地步了。这时他心念一动,发现有人正朝他这走来。“白苏,白大哥。”来的正是剑飞羽,他犹豫了一下竟然只称白苏为大哥。白苏立刻回道:“别别,说起来你可比我大多了。”剑飞羽道:“我们仙林中人,不看年岁,只看修为,虽然你看起来只是灵君初境,但是我知道你真实的实力绝非如此,早在三年前,你可能都已经有着抗衡尊者的实力了。”白苏道:“好了,好了,我们不讨论这个,你这个时候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剑飞羽正色道:“刚才多亏了白大哥为我正名,大恩不言谢。另外我那堂兄这三年来获得了家族大量的资源,修为恐怕也不只明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而且我怀疑他已经练成了‘葬剑’。”白苏一惊,三年前剑宗元最后那一剑的风采立刻又回到了他的脑海,那一剑注定是要让他终生难忘。察觉到白苏走神,剑飞羽还以为他是在担心明天的决斗,连忙安慰道:“葬剑的威力虽然非同小可,不过他也是新练成,并非无法抵挡。来,我现在将葬剑为你演练几遍,或许明天还能有些转机。”说着他解下自己的佩剑,就准备演练。可是他正准备抽出长剑,却被白苏伸手一挡,只听白苏善意的说道:“不用了,你的手恐怕还支撑不了几下葬剑的招式,而且我也并不需要,三年前我见过你父亲的最后一剑。”剑飞羽整个人瞬间呆住,要说他这一生最崇拜的人,就是他的父亲剑宗元了,如今亡父又被白苏提起,他不禁一时失控,没能忍住眼泪。白苏缓缓的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向屋前的空地走去,边走边说道:“葬剑即为藏剑,藏剑即为葬意,以超人一等的意志酝酿此生的最强一剑,即便是这一剑同时会葬送掉自己,也要以身祭剑。这是应该便是你们剑家葬剑决的真意。”他缓缓的说着,可是落在剑飞羽的耳里是犹如天雷,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白苏那单薄的身形,完全想不到白苏对剑家葬剑决的理解竟然如此的透彻。剑飞羽缓缓的闭上眼睛,脸上却是露出一股释然的微笑,白苏已经理解葬剑的真意,剑飞云又怎么可能伤他分毫。而他自己此刻内心却是一片清明,手残如何,修为跌落又如何,只要将每一剑都当成是自己的最后一剑,那么身残体缺就再也不能束缚那该有的剑意。想到这,剑飞羽缓缓睁开眼睛,对着白苏的背影,缓缓下拜。第二日一早,整个铁山岭像是完全变了个模样,那些山头上的劳工全都停下了他们繁忙的工作,山间的那些矿产、炼炉也不再冒出黑烟,甚至连那条商街上吆喝的贩子们也都放下了赚钱的机会,开始成群结队的往铁家门前的大广场赶去。此时的广场已经搭好了不少的棚架,附上上等的红绸,专门为一些重要人物遮风挡晒,虽然这些人早已水火不侵,不过还是欣然的接受了这样的待遇。五大仙门中的其他几门,到最后也没有派人来,现场就只剩下了葬剑峰和白云山两家,而葬剑峰里却又分成了剑飞羽和剑飞云两派,他们人多势众,不管那边比起白苏独身一人,可都是要有排场多了。白苏为了寻找魔修,早早的便来了广场,为此也没有进那些搭好的棚架里,独自一人默默的站在了广场中央,可是他却没想到这无奈之举却彻底引爆了整个铁山岭,人们纷纷想到,这位来自白云山的年轻弟子也未免太嚣张了点。人海人潮从像是无穷无尽一般的从远处涌来,以白苏现在的灵觉也无法完全分辨其中是否藏有魔修,不过他只用盯这些棚架里的人就够了。这时一队人匆匆赶来,一见到广场中央的白苏就是脚步一僵,剑飞云此时是恨的牙痒痒,他没想到白苏会来的这么早,现在看起来到像是他胆怯了,才会来的这么迟。“看,剑家的人来啦。”也不知道谁吼了那么一声,整个广场瞬间沸腾,人们似乎已经忘了今天是仙门一渡,而不是两人的对决。这时剑飞云的一位属下说道:“少爷,会不会有诈?”剑飞云脸色铁青的骂道:“一个初级灵君能有什么诈?”他嘴上说着,却不由想起了昨晚白苏最后的那一眼,“那一定是错觉。”他自我安慰着,同时又想起了击败白苏的好处,他这些年在北面可以说是完败给了红玉妖女,而白苏又曾与之打成平手,那么只要他能击败白苏,就能很大程度上挽回声望。白苏双手抱着他那把有银岩铁铸成的法剑,至始至终都没有去看过剑飞云一眼,见过剑宗元的那一剑,剑飞云之流已经入不了他的双眼。这时远处的棚架里,身披紫缎的李君媛悄然来到了剑飞羽身边,她一开口就责问道:“你怎么不提醒下白苏,飞云的等级高他那么多,最起码你得借他一把好剑啊。”葬剑峰地界的人,一生都在和兵器打交道,即便是李君媛这样的天之骄女也能一眼就分辨出一把法剑的好坏,在她大小姐的眼里白苏的银岩铁剑,根本就是垃圾中的糟粕,糟粕中的垃圾。剑飞羽没有去看她,却神秘的说道:“这一战,绝对过不了十招,就算白苏手中无剑,飞云也必败无疑!”李君媛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剑飞羽,这小子好像跟白苏也不是很熟,怎么一下子对他这么有信心了?她没好气的在边上坐下,掀开斗巾,直接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在她想来如果等会白苏输了,以他的身份多少还能震慑下剑飞云。白苏看了一眼李君媛,无奈的耸耸肩,这丫头就是缺了点耐心。此刻广场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突然又完全归于宁静,剑飞云眯着眼,一步一步的开始走向白苏。“姓白的,我要你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这次你一名弟子都别想招到。”白苏这才回过头来,无所谓的笑了笑,他这次过来本就不是为了招人,至于这场对决,他只是想最终确认下这位剑飞云有没有堕入魔道,因为如果他是魔主,剑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白苏的脸上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失望,淡淡的说道:“速战速决吧。”耻辱,剑飞云从没感受过这样的轻视,他沉着脸,缓缓抽出他的法剑,这是一把黝黑的法剑,与当年剑宗元的那把竟然有九成相似,光从那上来深邃的灵动就可以判断,这无疑是一把好剑。白苏微微点头,算是行过礼,然后就那样站在那里,连元力都没有调动一分。可他越是如此,剑飞云却越是如临大敌,对面毫不防备的白苏,他却生出无从下手的感觉。见对面迟迟不动,白苏叹了口气,然后提起法剑便径直向剑飞云走去。两人越来越近,照理说已是尊者的剑飞云,他的攻击距离要远远大于白苏,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石破天惊的出手,可是却只见他神色越来越沉重,就是迟迟不见出手。终于白苏开始祭起自己的法剑,而这一刻已经是剑飞云最后的机会。果然剑飞云猛的一吼:“葬剑!”只是在场的谁也没想到,他这一出手竟然就是压箱底的绝招。黑色的古剑开始透出丝丝亮光,很快便光芒一片,绝强灵尊威压也随之散出,可是剑飞云刚想举剑,却惊骇的发现他手中的黑剑竟然开始微微的颤抖。同时耳边传来白苏淡淡的声音。“葬剑还是太过于注重剑意,一旦意境被人压制,便只有溃败的下场。”说着,白苏手中的银岩铁剑平缓刺出,看似无力,却稳的犹如山岳。一阵阵涟漓在两人之间泛起,白苏的剑一刺到底,而剑飞云的剑意却如惊涛拍岸,哪怕是再猛烈的海浪终究是要被挡回海内。“不,不可能!”剑飞云不可置信的叫着,他从没想过自己那么辛苦练成的‘葬剑’会那么不堪一击,而是当他再望向白苏的时候却是内心一颤,尊级的实力并非全然无用,起码他看清了白苏的这一剑。这一剑中正平和,但是却又说不出的霸道,简直犹如君临天下的帝王,在它面前一切剑意都得消弭退散。银岩铁剑轻轻的搭在了剑飞羽的肩上,同时一股微不可见的灵觉钻入了他的身体,很快又回到到了剑上。白苏的眉毛微微皱起,经过这一次,他是真的确定这位剑家的新少主于魔修无关。他不免将视线投到了那无尽的人山人海,喃喃道:“会躲在哪里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