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64.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7.第一零七章 是她?
    此时整个铁山岭静的犹如静止,仿佛建城以来都没有如此的安静过。 其中最先回过神的还是有点心理准备的剑飞羽,他虽然早已预见了结局,却从没想过会是这般的出人意料。“一,一剑。”他艰难的说着。离他不远的铁家家主铁龙臂第二个回过神来,叹道:“飞云的心性和意志还是不行啊,不过这个白苏,未到灵尊却是一身的剑意和法道,除了修为没到,完全是位活脱脱的灵尊。哎,只怕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葬剑峰将无人能压制他。”剑飞羽一惊,他也没想到铁龙臂对白苏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虽然他和白苏有些私交,不过他毕竟是剑家人,不免开口道:“堂兄也是大意了,如果他不用葬剑,或许,或许可以多撑几招。”铁龙臂也不揭穿他,而是看向李君媛:“我们葬剑峰中,恐怕只有传说中的‘神枢’觉醒,才有可能在剑意上压到白苏,只是这么多年过去…,哎不提也罢。”剑飞羽不甘的说道:“难道连君侯也不行?他可能是白苏的师兄,而且君媛的神……。”他刚想说出‘神枢’的事情,却被李君媛突然打断:“我哥哥自然是要比白苏厉害,不过白苏将来肯定也位不得了的人物。”她说完白了剑飞羽一眼,‘葬剑神枢’一直是他们李家的秘密,整个葬剑峰高层中也就她爹也就剑宗元知道,剑飞羽还是因为和她青木竹马,才知道了这个秘密。铁龙臂面色自然的转向广场中,像是没有听到两人刚才的对话。这时白苏已经向他们这边走来,而剑飞云也被他的手下们接了下去。铁山岭的人民这时都已经从刚才的震撼里清醒过来,但是现场还是静悄悄的一片,此时他们不再是看热闹,而是带着哀伤和恐慌,难道他们葬剑峰的年轻才俊就是这样如此的不堪一击?本就已经势微的葬剑峰,在不久的将来还能不能维持眼前的和平安定。白苏进入特别为他准备的棚架,然后远远的对李君媛微微摇头,李君媛却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仙门一渡,白苏变得兴致乏乏,这些应试的人,许多在年纪还要大他很多,但是修为却是还只是停留在灵基境,也难怪他会看不上。只是这些人总是有意无意的将目光投向白苏,期望能够被他看上。只是直到结束,白苏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点过一个人。由于白天的不愉快,遴选才刚结束剑飞云就直接不辞而别,白苏也直接拒绝了铁龙臂的款待,回到了魏家的商铺,他还要在这里等吴立身的消息。是夜,一身紫缎的李君媛又来到了白苏的房间。李君媛道:“那么剑家的嫌疑已经基本排除了,我们还要往剑家的领地去吗?”白苏双目一睁,坚定的说道:“去,不过我这边也有点线索。“李君媛一惊:“你说的是魏家?”这时白苏嘴角一笑:“你自己也听听吧。”他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挺快的嘛。”白苏饶有兴致的说着,他看吴胖子面带喜色就知道事情已经有了着落。吴胖子见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双眼一亮,问道:“这位风华绝代的贵人是?”李君媛立即羞涩的一笑,下意识的看下白苏,竟然身受了下来。白苏苦笑的摇头,他以前还真没看出来,这吴胖子还有这么一手,他简略的将李君媛的身份道出,吴胖子立刻瞪大双眼,两腿一软就想拜下去。李君媛赶紧放出一道灵力将他拖住,温和的说道:“你还是先将白大哥的事情跟我说一遍吧。”吴立身此刻两眼放光,她李君媛是什么人,那可是葬剑峰的大小姐,就是魏家家主也不够资格跟她说话,她竟然叫白苏‘白大哥’,而且叫的那么情意绵绵,原本他还当心白苏白云山的势力鞭长莫及,但是现在有了李君媛的支持,他一个心算是完全咽下去了。于是他便赶紧将白苏要他帮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完便恭恭敬敬的站到了一旁。李君媛听完,不由疑惑道:“你是怀疑魏家那些消失的材料和魔修有关?”白苏点点头,说道:“从经商的角度来看,如果是正常的交易,避开外人即可,可是魏家却连外门总管都要避开,这就有些不自然了。还有就是三年前两族合力布下的镇魔碑,在两族高手的镇守下,想要破坏它们必然需要一只庞大的队伍,那么自然逃不开资源的收集。魏家这几年在矿石和灵药上做的那么大,很可能会成这些魔修的目标。”李君媛点点头,看向白苏时已经满是崇拜:“那你打算怎么办?”白苏笑道:“这就要看这位吴胖子了。”吴胖子像是从定格中恢复过来,立刻接话道:“这个,那些材料的具体去向我也没打听出来,只知道一直有个队伍在持续的运送着材料,其中有个赶车的曾受过小人的一些恩惠,据他所说,那个车队只要一出魏家的魏然城,就会被黑雾笼罩,完全不能辨别方向,只有靠着前面人的指引才能找到位置。”“恩。”白苏点点头,这到不出他的所料:“这不是问题,只要你将这东西交给那个人,让他混入那些车队或材料当中,其他的就有我们来办。”说着他将一张极小的符箓递给了吴胖子。吴胖子拿了东西立刻告退出去,剩下白苏两人在房间里,气氛立刻尴尬了起来。“那,那…。”李君媛低咕了两声,终于鼓起勇气说道:“白大哥,今日整个铁山城都在庆祝仙门一渡,外面好不热闹,有灯会,花船,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她说着,声音却是越来越小。白苏不假思索,婉拒道:“还是不了,如果我不幸言中,怕是免不了一战,还是修炼下,将状态提到最佳为好,你也回去让你那边的人早作准备吧。”李君媛面露尴尬,失望的说道:“白大哥说的是,我这就回去让李聪他们做好准备。”今夜的铁山岭,热闹非凡,喧闹的人群于平常的忙碌不同,托仙门一渡的福,全城的人民都好好的放了一天假,可是就在他们嬉闹的时候,一艘极快的云舟已经悄然离开了铁山岭。魏家的老巢魏然城,得名于魏家的开宗先祖,这里与铁山城不同,这里没有大量的矿山,田地也不是很多,但是城内的车水马龙,商业之发达远超铁山城。这时一队人数不多的车队刚出魏然城就失去了踪影。白苏一行人静悄悄的在山林间走着,凭这对那道符箓的感应,远远的坠在后面。队伍一路向北,缓缓前行。或是走的无聊,李君媛出声问道:“这些人运点东西为什么不用点收纳袋呢,干嘛还要这样用马车运。”白苏不免一头黑线,这李君媛还是大小姐做惯了,一点都不知道世俗间的常识,到是跟在她身后的李聪为她解释道:“小姐有所不知,这些草药矿石动则就是堆积如山,就是多少收纳袋也装不下,一般这些世家都会用带有收纳功能的货箱,这些货箱可以多存很多货物,但是重量却不能完全减免,所以还是得用车马来拉。”李君媛恍然领悟,正想说些什么,却见白苏突然停了下来。“嘘,他们开始减速了。”白苏轻声说着,整个队伍便停了下来。这时李聪摸出一张地图,小声说道:“这是魏然城北面两百里处,这里四周都是荒山,也没有地名,是个隐秘的好地方。”白苏点点头,说道:“李尊和我悄悄过去,其他人原地待命。”李聪也点点头,峰主这次派他来就是要听从白苏调度的,只是李君媛不免急了:“我也要去。”白苏眉头一皱:“你去了没用,你留下。”李君媛像是受了刺激,立刻说道:“不,我要去,你放心我能保护好自己。”眼看两个人僵着,李聪不免出来打和道:“白少仙,要不还是大家一起过去吧,我还是能保护好小姐的。”他一说话,李君媛不免得意的笑了笑,到是白苏不由得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面相随和的李聪,心下顿时明白这个李聪怕是不简单。白苏不在反对,一帮人便开始悄无声息的向这符箓的方向而去。一行人稍一靠近,远远的夜色中便出现一个山体,而那些队伍已经现出了真身,正在卸着货物。车队里,那些货箱被数位黑袍人搬下马车,往地上一放,一道沉闷的落地声便不可避免的传了出去。远处的黑夜中,白苏等人都不由得心头一惊,好沉的箱子。经过收纳竟然还如此沉重可见里面的货物之多,之重。很快货物卸完,一位魏家的管事弯着腰和一个黑衣人交谈着什么,虽然听不见他们再说什么,但是那魏家人的一副奴相却是表露无疑。看来这位黑袍人应该就是个正主了,白苏如是想着,随即眼中的红光一闪,那层黑袍根本挡不住他的破镜之眼。可是一看穿那人,白苏却惊骇的叫道:“是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