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69.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12.第一一二章 变香了
    铁龙臂冷笑道:“自作聪明,我儿子什么都不知道,而我被你们押回去怕也是必死无疑,我看你只是不想信守诺言,想将我们铁家斩草除根而已。 ”白苏毫不在意铁龙臂的冷嘲热讽,而是绕着他转了起来,锐利的眼神却落在了他那只铁臂上。“听说这只铁臂是你们铁家的传家之宝,不知道传了有多少代了?”铁龙臂面色变的有些不自然起来,冷哼道:“哼,你问着做什么?整个葬剑峰谁不知道,这只铁臂那是我们铁家倾注无数代人的心血所铸,难道你还想占为己有不成?”白苏此时站定身体,然后一拍腰际,一个古朴灰暗的古镜被他拿了出来,只听他自言自语的说道:“你隐藏的确实很好,只可惜你不应该入魔,不然我还真发现不了你。”他说着,古镜对着铁龙臂一照,立刻有一道黑烟从那铁臂上冒出,众人只听一声凄厉的叫声,一张痛苦的脸部突然幻化在空中。“铁山仙尊?”这张脸谱一出现,地甲妖王立刻便认出了他的身份,可是他还未来的急说别的,就见那张脸谱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住,被拖出了一道长长的幻影。这时铁龙臂大叫一声:“不!”也不知道他那里来的力气,竟然挣脱了那两个手下,向那脸谱扑去。可是有李聪在场又怎么会让他得逞,李聪伸手一击,铁龙臂便整个人瘫软了下去,然后惊恐的看着那张脸谱被吸进了古镜里。白苏这一手明显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一时间竟然谁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这时最新反应过来的却是地甲妖王,只见他惊恐的指着白苏的古镜说道:“这,这,这…,这是什么镜?”白苏连忙将古镜收了起来,“哦,只是个普通的炼妖镜而已。”地甲妖王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神色却是惊魂未定,他吞了口口水却说不出话,就在刚才他突然有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这个时候,其他人也都已经回过神来,李聪突然对着地甲妖王一拱手道:“这位前辈,你刚才说的可是铁家的先祖铁山仙尊?”地甲妖王这时才回过神来,恼怒的看了一眼李聪,怒道:“就是那个老东西,他的右手还是我打断的。”听到如此狂言,李聪顿时一惊,深深的看了一眼白苏,便不再说话,甚至连具体发生了什么也不多问。到是李君媛有些迷糊的问道:“白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白苏一笑,说道:“说来也简单,其实我早就探视过铁家主,发现他体内其实并无魔气,反而是这只他们铁家祖传的铁臂里隐隐藏着魔气。所以我便猜测这里面很可能有魔修的魂体寄宿,想不到会是铁家的先祖。”他说着目光又转向铁龙臂,此时铁龙臂整个人彻底颓废,看来是彻底绝望了。白苏继续说道:“这位铁家主打的好算盘,我猜他本来是想抢到神枢,再让先祖的魂魄附上去,这样剑胚剑魄一应俱全,就算不能成为神级法剑,只怕也是相去不远。而且就算他失败,在葬剑峰被处死,按你们葬剑峰的规矩,那只铁手臂恐怕还是会回到铁慕宇的手里。”李君媛越听越心惊,他从没想过危机竟然会如此之深,不由怒道:“哼,老奸巨猾,等我回到峰上,定让我爹将你们铁家连根拔起。”“呵呵,连根拔起。”原本已经沉寂的铁龙臂,突然冷笑着说道,“李君媛,李大小姐你可知道我们身上流着的其实都是剑家的血脉,可是为什么你爹就可以做峰主,而我们铁家却只能守着一个小小的铁山岭。要知道论血统,我们铁家的先祖乃是仙尊,嫡系子孙,而你们李家只是个打铁的凡人,我们铁家不甘心,不甘心啊。”这时一旁的李聪一记手刀将铁龙臂打晕了过去,然后看了一眼错愕的李君媛,有些溺爱的说道:“这些都祖辈的事情,到现在谁又能扯的清楚呢,当务之急还是将他刚才说的消息传回峰内才是。”白苏也伸手拍拍李君媛,说道:“李叔说的是,如果这铁龙臂说的都是真的,后果怕是不堪设想,你们还是尽快回去禀报峰主。”李君媛有些不舍的说道:“那你呢?”白苏道:“现在敌暗我明,既然他们各个都防着我,我刚好可以借此机会转明为暗,十八道镇魔碑,这些魔修最少要破除六座才能完全打破封印,而我们人族镇守的一共有八座,如果那铁龙臂说的是真的,这几座里面怕是大部分都有魔修存在,恐怕只有让各位掌教出面,进行大换防才行。”李君媛知道白苏说的有理,只好点点头,跟着李聪恋恋不舍的返回葬剑峰。她们一走,地甲妖王便不依不饶的贴了上来,神神秘秘的对白苏说道:“我说小子,你看你能不能将你那面炼妖镜卖给我,我愿意不要先前那半成,你看怎么样?”白苏不由的白了他一眼,感情这地甲妖王还真以为这只是一块炼妖镜?他摇摇头,说道:“刚才你见死不就,让我一人冒险,完全没有尽到保护我的责任,我已经决定收回前面的半成,你已经没有筹码跟我交易了。”地甲妖王一听不免急道:“那可不行啊,那半成可是我凭真本事赚的。小子你可能不知道啊,那可是吞灵之界,我要是进去了,那顶多就是一只大点的王八,那里能帮的上什么忙。”白苏一惊,想不到这吞灵之界竟然让这一向自负的妖王也如此忌讳,便问道:“这吞灵之界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如此逆天的威能?”地甲妖王脸上立刻闪过一阵得瑟,说道:“小子你想知道?那将刚才的半成还给我怎么样?”白苏没好气的笑了一笑,不在理会这奸商妖王,他径直向魏然城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道:“你不说,那我就去问别人。”地甲几步追了上来,自夸道:“小子我可告诉你,就是在整个妖族也就妖后活的比我久,我敢打包票,整个南疆除了我之外,恐怕就没有人会了解这吞灵之界的事情了。”他得意的笑着,却发现白苏竟然完全没有停下来听他讲的意思,空旷的野外只留下了这只妖王的“喂,喂”声。回到魏然城,白苏大大方方的住进了魏家,他感觉到接下来的北方之行危险重重,所以打算先安排好和柳妖娆交易的事情,以免真的连累的她。而魏家自然是迎财神一般的将他迎了进去,还派出人去找吴胖子,殊不知白苏根本就是来挖墙脚的。住进了魏家安排的房间,白苏算是暂时摆脱了地甲妖王,他立刻坐到床上,放下帘子,一道灵觉急忙探进了镜炉。“大师,燕大师?”白苏的灵觉轻轻的呼着,就在前面他抓到了铁龙臂之后,一直沉寂了三年的古镜突然传出了燕九炉了声音,而燕九炉要他做的便是拿古镜对着那只铁手臂。无边的古镜里很快传来的回应,他只听见燕九炉虚弱的声音说道:“想不到那这古镜竟然连魔修的魂魄也能收,而且竟然还能生成纯正的魂力。白苏,想必你已经猜到,当时你喝的那杯东西和我的魂魄有关,现在我虽然苏醒过来,但还是非常的虚弱,刚进来的那个魂体不弱,我得专心对付他。”他急匆匆的说了几句,便没了声响。白苏急道:“大师,大师。”可是古镜里却完全没了反应,但是他却注意到,古镜的镜面似乎已经激活,又恢复到了他刚得到的时候,里面所显示金鳞的修复时间也大大了提前了很多。看到一切都在向好的一面发展,他也宽心了不少,只是原本想向燕九炉请教吞灵之界的事,现在看来还只能问那个地甲妖王了。他刚想起身去找地甲,却听见自己的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了进来,裹着一声黑袍的地甲,正露着河童般的脑袋向白苏这边嗅来。白苏不免皱眉,他对这位盖世的妖王可没那么客气,直接出声问道:“你在搞什么东西?干嘛突然进入我的房间?”地甲妖王用力有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露出一副陶醉的表情,说道:“我说你小子也太不厚道,你到底藏了什么土属的宝贝?呐呐,说好了我们要交易的,你可不能藏着独自享用。”白苏不免一愣,他什么时候吃过什么土属的宝贝,他身上就一些普通的灵草和金属,而且刚刚都已经倒到古镜里去了。这时地甲妖王已经来到了白苏身边,他突然一愣,又凝神在白苏身边嗅了嗅,奇道:“奇怪,怎么会是你小子散发的味道?才这么点功夫,怎么你身上的味道又变香了?”白苏不由的一阵恶寒,此时他才发现这地甲妖王看他的眼神竟然像是在看食物一般。他挪挪了挪身体,小心的戒备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