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73.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16.第一一六章 夜刺

正文 116.第一一六章 夜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漆黑的郊外,一个白色的身影,飞快的在丛林间闪动,每一次闪动都会直接出现在数十米之外,很快他便来到了一个山岭上。请大家搜索([email protected]¥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山岭上一棵苍松孤零零的立在崖头,而崖边一个艳丽的身影静静的站在月光下。柳妖娆用自己赤露的脚丫,拨弄着崖上的苔藓,突然她嘴角一笑,这山崖之上便开出了一朵世间最美丽的花朵。只听她说道:“怎么和你的师兄商量好了?”白苏依然是一身白色内门弟子服,一个闪烁已经到了柳妖娆的身后。“都已经跟你约好了,怎么能耽搁。”柳妖娆笑道:“说吧,你瞒这那么多人悄悄约我到这是为了什么事?我现在在妖族虽然贵为殿下,但是和你的关系还是见不得光。”白苏点点头,直接了当说道;“柳儿,我没想到这次妖族会派你过来,不过正好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柳妖娆眼内星光点点,下意识的咬咬下唇:“说吧。”白苏道:“你既然来了这里,应该也已经知道了具体的消息,现在这些魔修们正在打镇魔碑的主意,我怀疑剑家人虽然没有入魔,但是背地里早已经背叛了人族,而且他们还能制造一个叫做吞灵之界的法界,只要一入界内,就是灵仙也会变的和普通人无异。”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柳妖娆的神色,见她脸上完全没有任何波动,就知道那地甲妖王估计早就将这些事情告诉她了。柳妖娆淡淡的道:“你说完了?”“呃。”白苏尴尬的点点头。柳妖娆无聊的看了一眼白苏,说道:“或许你不知道,其实你们人族所谓的这十八道镇魔碑,根本就是个笑话。”她一开口,白苏就被震住,连忙问道:“这话从何说起?”柳妖娆目光眺向远方的圆月,说道:“魔这个种族十分的奇怪,他们天生就没有尊级一下的弱者,而且他们的力量属性并不属于五行之内,又偏偏高于五行。但这些都只是对他们最片面的理解,我认为他们的最可怕之处就是对世间法道的理解。这种近乎本能的理解,让他们可以轻易的击破对手的法道甚至法界,而镇魔碑也只不过是个法界而已。”白苏听着,眼睛却不由的眯了起来,忍不住说道:“可是这三年来,十八道镇魔碑的确阻止了洪莲法界的扩张。”柳妖娆抿嘴冷笑,道:“谁告诉你,扩张的是洪莲法界?以我看事实反而正好相反,这数万年来洪莲法界一直在萎缩才是真的,扩展的只不过是被魔气污染的区域而已。”白苏想了想说道:“那,能阻止魔气扩散也是好事啊。”柳妖娆冷道:“魔气的扩散与否其实毫无意义,幽渊在法界之内能放出的魔气量是固定的,扩散出去和封闭在镇魔法界里面又有什么区别,而且越是压迫魔气,里面魔气的浓度就会越高,有朝一日镇魔碑碎,那出来的东西可就不好对付了。”白苏越听越心惊,照柳妖娆说的这十八道镇魔碑似乎变的毫无意义,想到这他不免有些失落。像是看穿了白苏的心事,柳妖娆说道:“不过这些镇魔碑也并不是完全无用,起码它能断绝幽渊和外界的联系,我听地甲说你们还碰到了一个叫虚影之主的,哼,这些魔族就是狂妄自大,即便只有尊级的实力也都喜欢冠上真名。”这话也就她这当年的一代妖皇有资格说说了。白苏一阵思虑,笑道:“那按你的意思是,我们还是得防止有人有破坏镇魔碑,起码在肃清南疆各仙门的内部之前,镇魔碑不能破。”柳妖娆终于点点头,说道:“算是吧,不过你们人族确实真的太墨迹,明明知道天元观已经成了魔窟,可这三年来愣是没有任何动作,要是换成我们妖族,早就打的天昏地暗了。”白苏听柳妖娆无心的自称为妖,脸上不免闪过一丝黯淡,但现在明显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他忍了下来,说道:“五大仙门中,天元观精通符道法阵,三年前虽然天元观巨震,实力大损,可是天元子仍在,二十四殿还有一半,连护山大阵都已经修补完全,更别说那些隐藏的老一辈高手。”柳妖娆一挥手,明显是不想在听下去,评价道:“贪生怕死,养虎为患。”白苏也叹口气,如果三年前不是和妖族的那场大战,其他仙门有怎么会容忍天元观这样的魔窟存在呢?不过就这次看来,葬剑峰的决心还是很大的。他鼓起说道:“你看我们这次在这相聚,不就是准备清绞魔修吗,我感觉这次各个仙门里的高层一定也会有所行动。”柳妖娆不置可否,一挥衣袖,说道:“你就不怕已经太晚了。好了不说废话,说说你的计划吧。”……城内,剑家的灵仙住处,一个偌大的院子此时已经站满了人,这些人个个人高马大,身体健硕,而且数量上比起白天又增加了不少,足足已有百十号人。“好!”剑二驻剑看着院内满意的赞了声,说道:“体能训练还要加强,那配方上的伙食,在量上还要加大。”“是。”一个手下的人领命应是,这时剑飞云从们外进来,只见他脚步虚浮,像是喝多了酒水。剑二眉头一皱喝道:“胡闹,这时候你还敢喝成这样。”剑飞云一哆嗦,笑道:“想清醒还不容易啊,元力一逼不就好了,爹爹,您是不知道啊,人生难得几会醉呀。”“哎。”剑二叹了口气,自己这儿子真是跟自己年少时一模一样,自己又宠惯了一时那他也没办法。这时剑飞云看到这满院子的弟子,不由问道:“爹爹,你老是看着些四肢发达的家伙有什么用?这些人体魄看着吓人,可是修为也太差了。”剑二没好气的说道:“你不该知道的别问,赶紧给我回屋去。”剑飞云撇撇嘴,便径自向自己的屋子走去。就在离剑家宅子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白苏和柳妖娆一起隐在树叶间,远远的盯着剑家的宅子,而在它们身边有一层淡淡的雾气,将他们的气息完全阻隔了起来,以免会被剑家的人发现。这时白苏说道:“看来这个剑飞云并不知道他父亲的事情。”柳妖娆冷哼道:“你还是考虑下那么多战士怎么处理吧,这些人修为不行,可是万一到了吞灵之界里面,很可能会成为一支所向披靡的力量。”白苏点点头,他在越国长大,自然也见过世俗间的战争,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旦成建制几乎是势不可挡的,而且看那些人的体魄明显有些不正常。想到这,他悄悄那出金鳞,紧紧的握在手中说道:“那只能冒险一试了,拜托你了。”柳妖娆一双媚眼内闪过一丝担忧,但又冰冷的说道:“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后面的事情我紫玉宫的人绝不会参与,更不能让人知道到我们的关系。”白苏示意知道,又紧紧了手中的金鳞,眼中竟然还有些跃跃欲试的火花。这时远处的剑飞云已经回到了自己房中,可是他刚一入屋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便是疯狂的叫声。原本在院内检阅战士的剑二一惊,立刻便向内宅走去,院中只剩下了原本的灵仙和那一百来位战士。那位仙尊见剑二离去,一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他觉得头上有些异常,不由抬头望去,却见漫天星斗犹如闪亮的银河,分外璀璨,这一刻他只觉的这星空无限美好,竟然还有沉沦其中,无法自拔的感觉。可就在这时远处的一道剑罡呼啸而至,那剑罡犹如夜空的彗星,势不可挡,可是又在半途散做漫天星辰,向整个宅院覆盖而去,看其威势正是求皇剑诀的第三式——君剑临朝。这一刻那位剑家的仙尊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像是很不爽自己美好的心境被人打搅。他正想出手阻止,可是一抬手却猛然发现自己周身的法道竟然异常陌生,同时在他的脚下,原本青绿的草皮早已成片的枯萎,正是许久没有出现的枯荣法界。他这么一迟疑星辰瞬息已至,那百余战士毫无防备,就是体魄再好,怕也难挡白苏这一剑之威。眼看这些战士就要死伤惨重,可是突然间在这夜空中出现了许多晶亮的东西,这些东西与白苏的剑罡碎片一碰,立刻爆出一大片冰幕,瞬间就将宅院整个罩了起来。“什么人!”这时那位剑家的灵仙已经反应过来,此时他的满腔后怕全都转成了怒意,立刻便想向剑罡的出处追去。可是他刚准备动身,就见一道白影飞来,白苏用力一踩整个冰幕碎裂塌陷,然后他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功亏一篑,他没有半点气馁,而是从容的捡起地上的冰块。他自己本身就玩冰的高手,地上的这些冰一入手,他便已经知道到了来源,他心中一惊,看来这剑二果然和天元观是一伙的。这时外面的异常早已惊动了剑二,他匆匆从剑飞云的房间里赶出来,一见着场面便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想到可怕的后果,他不由额前冒汗,再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厉声道:“杀了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