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74.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17.第一一七 软肋下刀
    剑家的仙尊刚才也是被吓的不轻,虽然他和白苏在等级修为上有着巨大的差距,可是他却也不敢轻视白苏,一出手便是近十成的威力。请大家搜索([email protected]¥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灵仙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的冲来,可是白苏脸上却没半点惧色,他手握尚未修复的金鳞,灵觉却已经与腰袋里的数万灵石建立了联系。不过这一次还明显还没到他出手的时候,就在他的面前,淡淡的薄雾极速凝结,流云仙尊一身白气围绕的出现,只见他手中金剑一挥,一阵柔风在院内吹起,而那强大的攻势顷刻间烟消云散。流云仙尊这几年已经摸到了灵仙中境的边缘,虽未跨过可也已经高出了一般灵仙许多,这一刻他像是找回了年轻时的自信,傲然道:“剑二,有我在此,你想杀谁?”剑二神色一片阴霾,恶狠狠道:“流云,你真以为我会怕你,你跟我最多也只在伯仲之间,可是我这边有两位仙尊,你就那么自信能护的了这小子?”流云冷笑道:“剑二,你最好看清楚周围,你以为就我一人吗?”其实剑二根本不用抬头,他的灵觉已经告诉他自己已经被包围,可是他除了面色难看点,竟然没有半点异样。“好,我剑二也不是个专横之人,那我就问你,为什么半夜三更要来我剑家的地方,欲杀我那么多弟子?”他说着,视线却直接落到白苏身上。其实这个时候其他仙门的人大多都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一时间所有的视线都落到了白苏的身上,甚至连流云仙尊也疑惑的向白苏望去。白苏走了几步,来到了院子的中间,高声说道:“想必大家都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我白苏虽然修为低微,但代表的却是各大掌教的信任,而我来这里正是因为剑家有魔修。”“哈哈哈!”剑二突然仰天大笑,说道:“白苏,白天的时候,我们剑家这次来的所有人可都是任你亲手检查了,你倒是告诉老夫,魔修呢?魔修在哪里?你要是找不出来,那我们剑家可也不是随人诬陷的。”剑二说的大气凛然,周围不少人都点点头,如果剑家真有魔修,那白苏的行为无可厚非,他们也会出手相助,若是剑家没有魔修,那便是白云山和剑家的私人恩怨了。就在所有人都疑惑的时候,白苏莞尔一笑,轻松的说道:“有没有魔修还需要我指吗?大家一听不就知道了?”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场面立刻静了下来。这一安静,剑家内宅里剑飞云的叫声顿时明显了起来。剑二面色一僵,正想去看看的时候,却见那房间突然四分五裂,剑飞云披头散发状若疯魔的冲了出来。他连忙说道:“我儿今日只是喝多了才会如此,来人,还不快带少爷下去!”“且慢!”这时白苏面色肃然,说道:“剑家主这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吗?令公子这像是喝多了吗?我到是想问问什么酒喝多了身上是会冒魔气的。”众人们连忙仔细望去,果然在剑飞云的身上真的有淡淡的黑气冒出,这黑气虽然稀薄,但是却透着邪恶和死亡。这下证据确凿,剑二面如死灰,因为连他自己也已经看到了剑飞云身上的黑气。“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他失魂落魄的念着,甚至连脚步都些不稳,突然他两眼充血,盯着院子里的一个小水池吼道:“怎么会这样?是你,一定是你,你们要的一百壮汉我都已经如数给你们准备了,你,你,你为什么还要拉我儿子入魔?你给我出来!”他吼着,全身的元力却是狂飙,只见他伸手一刺,他那柄宝贝的不得了的法剑就被他刺了出去。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众人甚至还在一头雾水间,那把法剑便已经到了水池。可就在这时,原本平静的水池却是异变突生,水面上突然立起一道蔚蓝的水柱,那水柱瞬间结冰,晶莹剔透,就在与法剑相触之时,又突然绽放出一朵蔚蓝的冰花。“呛!”金铁交鸣,冰花碎,法剑也被高高的弹起。这时剑二再吼道:“说!怎么样能让云儿变回来?”就在所有人都诧异的时候,那冰柱突然凝聚成一个婀娜火爆的身影,冷碧莲此时脸若寒霜,怒道:“妄你也是世家之主,天元子怎么就选上了你这么个蠢货,难道你看不出来,你儿子不过是中了幻术吗?”这一声怒骂,让剑二瞬间如坠冰窖,他立刻飞身一掌拍在剑飞云的后背,霸道的仙级元力一冲,剑飞云的幻术便立刻被强行解除。剑飞云虚弱的看了一眼剑二,一摆脱痛苦的幻境便直接晕死了过去。剑二缓缓放下儿子,站了起来,他已经感觉到其他的人都开始向白苏那边靠拢,现在虽然他儿子没有入魔,但是他自己和天元观合作的事情已然已经败露。“白苏,白苏,好手段!你是算准了老夫的软肋下刀啊。不管飞云是真入魔还是假入魔,只要我看不穿他其实是中了幻术,那么到最后都要掉入你设计好的彀中。唉,要是飞云能有你的万一该多好。”剑二感慨着,现在剑家的战力只有两位仙尊,还有一百中看不中用的战士,而白苏这边,也是两位仙尊,但是却还有十余位尊者,更主要的是剑家勾结魔修的事情已经穿帮,剑二就是今日不死,剑家的基业也已经毁于一旦。这时白苏突然说道:“剑二前辈,从刚才你紧张剑飞云其实就可以看出,你并非毫无人性的人,而且你并未入魔,还望你看在剑家的基业上,回头是岸。”“基业?小子你懂什么是基业?”剑二反问着,脸色却是越来越狰狞。“我剑家立世近万年,出过多少独领风骚的英雄人物,什么李家,什么铁家,都不过是我剑家的奴才而已。可是都怪我大哥爱剑成痴,竟然连峰主之位都毫不犹豫的让给了那个李无锋,他何德何能,何德何能,我哥不要的东西,本该是我的,我的!”剑二越说越激动,但是他说的一切白苏却都能完全理解,剑家是这样,他们越国何尝不也是这样,当年越人王独霸南疆,甚至能与中州之地逐鹿天下,可是现在的越国却只是一个凡俗之国而已。想到这,白苏忍不住出声劝道:“江山代有人才出,但是任何英雄也挡不住时间的变迁,你只看到宗元前辈让出峰主之位,可是你又有没有想过,李峰主为了得到峰主之位又付出了什么?”剑二一愣,他还真的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在他心里,想这些都已经为时已晚。他的脸色渐渐露出一丝疯狂,只听他狰狞的说道:“现在说这些还能有什么用?白苏,你真以为你们已经稳操胜券?要说以后这南疆之地鹿死谁手,我不知道。可是今晚你白苏,肯定是死在我手里的。快,放吞灵之界,我要杀光他们!”他一声急吼,可是却突然愣住,那水池里的冷碧莲不知何时已经失去了踪影。“该死的魔女!”剑二一声怒骂,目光一转,突然又叫道:“廖长青!”听剑二叫出这个名字,连白苏也突然愣住,这一瞬间宛如一桶冰水从头淋下,突然间他明白了一个一直想不通的问题,这些魔修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同时取下那么多座镇魔碑?长青门,这个在五大仙门几乎垫底的门派,这三年守卫镇魔碑,他们甚至就派出了一个仙尊,但是所有镇守人员所需的灵药都是有他们供应的。果然,剑二话音刚落,惨叫声立刻此起彼伏,原本还义愤难填的修仙者们,瞬间瘫倒一地。而没倒下的却是长青门的整个执法团,还有另外的那位镇守仙尊和白苏、流云三人,到这时白苏才想起,原来另外那个镇守仙尊正是长青门的人。可这时廖长青的脸色却并不好,他一挥手,手下们立刻将白苏和流云仙尊围了起来。然后他气急败坏的说道:“剑家主,你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就暴露了我们长青门,只怕其他仙门里都已经知道了。”剑二这时也是怒道:“我怎么知道,天元观的那个贱人,会不按约定打开那个什么吞灵之界,我不拉上你,难道让我等死?”廖长青无奈的冷哼了一声,事实已经如此,他也只好接受,好在现场的局面都在他们的控制之内。他尖酸的说道:“我们长青门的人可不擅长战斗,这流云和白苏就交给你们剑家了。”说道这他突然神色一变,双眼毫不掩饰的露着淫光,向一个火红的身影看去。嘴里说道:“傻子才喜欢打打杀杀,有那闲工夫及时行乐多好。”这时他又抬头看看浑圆皎洁的月色,一脸陶醉的哼道:“月色白皎,美人多娇,公子长情,是我长青。哎呀呀,真是好诗,好诗啊。”他感慨着,却豪无顾忌的向融筱的娇躯摸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