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79.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22.第一二二章 归途

正文 122.第一二二章 归途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她说着,脸上难以掩饰的闪过一丝狂热,见白苏不为所动,急忙又说道:“而你,也能得到极大的好处,你的葵水灵根不但可以进一步精炼,而且青木入体,和你的葵水还会形成融合,很有可能会生成为比元力更高级的仙力。请大家搜索([email protected]¥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她越说越激动,继续道:“魔,为什么那么强大,正是因为魔气的属性可以完全压制这世间的任何一种元力,包括你的葵水元力。但是两种极致元力相生后的仙力,却是和魔气同等的力量。”白苏心里一惊,冷碧莲所说的这些,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仙力这个词汇他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时冷碧莲笑着说道:“怎么样小子?到时候你和符儿相辅相成,整个南疆都会是你的。”她期待的看着白苏,可是白苏却坚定的摇摇头,眼神锐利的说道:“第一,我信不过你;第二,我讨厌这样的交易。你最好还是告诉我,我父亲的下落,不然只有一战。”冷碧莲脸色阴沉了下来,说道:“小子,你要知道这样的机遇别人就是求也求不过来,我家符儿不论实力相貌,血统品性……。”“够了。”白苏一喝打断了她的话,“我进来并不是要听你这些的。”他说着,金鳞却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手中,体内浪潮轻响,阵阵寒意扩散,就这么一句话的时间,他已经将身体调到了最佳的战斗状态。冷碧莲深深的看着白苏,身上元力也静静升腾,不过最后她还是一叹气说道:“算了,这种事情强求不来,那我就换个条件,我希望你能带符儿走,去你们白云山,至于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就随你们自己了。”白苏点点头:“这点我可以答应你,她会在白云山得到应有的待遇。”冷碧莲颔首,算是谢过,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父亲现在在哪,但是我知道他的目的是想离开南疆,不过想要离开南疆,这里却是必经之路。”她停顿了下,像是回忆起了过往,半会才继续说道:“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南疆之地就好像是被封在了一个巨大的封印里,而唯一的通道却偏偏在这红莲法界之内。”“在以前,这洪莲法界其实并不是封闭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进出的路就变的越来越难走,直到近代,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还有人进出这里,或许我们当年的那帮师兄妹就这里最后一批进出的人。而现在魔主出世,法界之面彻底混乱,当年的路早就已经找不到了,但是我却知道你们白家一定还保留着出去的方法。”白苏疑惑道:“照你这么说,我们白家的先祖肯定早于你们进来,你又怎么肯定我们白家走的不是你们那条路呢?”冷碧莲嘴角一阵苦笑:“你们白家应该是自己迁移进来的,而我们则是被流放到这的。”她说着,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疲累,她一闭眼,无数的回忆便在她的眼前飞快的闪过。就在这时一种致命的窒息感随之而来,仅仅是一瞬间,她便犹如一只离水的塘鱼,面孔扭曲的挣扎起来。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突然爆发,死寂的枯木森林瞬间成了一片黑白雪域,冷碧莲额头渗汗,身体颤抖,她的视线越过白苏,在皑皑的雪地上她看到了一抹鲜红的身影,还有那绯金的妖瞳。“你,你怎么在这里?你对我做了什么?”她颤抖的问着,心里一片骇然,她明明已经检查过这个神秘的女人没有跟来,一直以来也在全神戒备着,而这红衣的女人就像是凭空出现在那里一样,她发誓,她从没见过这么诡异眼睛和让她如此惧怕的人。柳妖娆踩着雪地来到白苏身边,淡淡说道:“不用紧张,我只是悄悄的翻了下你的记忆而已。”冷碧莲眼神忌惮的眯起,突然双眼一张,惊道:“不对,你对我的魂魄做了什么?”柳妖娆嘴角带笑,将纤细的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她噤声,自己却继续说道:“刚才你那下,应该已经惊动了剑二他们,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遍,你一定要牢牢记住。”“你的事情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秘密了,但是我想告诉你,想要活下去的方法并非只有那么几个,如果我没看错,你身上中的是焚魄火毒。”她说着,冷碧莲却是身躯急颤,而柳妖娆却冷笑声继续说道:“冲入灵仙的确可以让你多活一些时月,但却是治标不治本,而这种火毒也并非如你所想的只有魔气和仙力可解。”说着,她双手合十,强烈的红光立刻在他手心出现,当她双手松开之时,一块鲜红的元力团却临空漂浮在哪里。奇异的现象让白苏也为只侧目,他发现这块元力并不如何强大,但是绚丽的犹如琥珀,更主要的是他竟然完全无法分辨这究竟是何种属性,只是隐隐的觉得这世间的万物本就该向它臣服,想到这他不禁心下骇然,或许这才是柳妖娆真正的实力。而此时冷碧莲已经完全失态,鲜红的光芒让她的脸上多了一层变态的红晕,她张这嘴艰难的说道:“这是,妖族的元祖之力?”柳妖娆一挥手,那元力便彻底消失,然后她说道:“彻底入魔会失去什么,你自己应该很清楚,所以你只是引了妖魔之气入体,而在他身上培育仙力,又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成功,反倒是我,要不要去除你的火毒,只不过在我的一念之间。”冷碧莲此时已经彻底愣在了原地,柳妖娆的诱惑是她根本不能拒绝的,但是她却知道,那代价也绝对会是让她无法轻易承受的。这时白苏和柳妖娆齐齐抬头,远处的剑二气息已经临近,两人对视一眼,带着昏迷冷符一起消失在了皑皑雪地里。两人一从法界里出来,白苏便问道:“你准备用她做什么?”柳妖娆道:“如果幽渊出来,那么他第一个要杀的不是你便是我,你不觉的我们应该给自己留一手?其实那女人也并没有完全对我们说实话,在这南疆之外并不缺拥有仙力的人,所以只要她出了南疆,身上的火毒一样能解。”白苏静静的听着,他知道柳妖娆是在告诉他,危机其实一直都在。他突然想起,现在幽渊是他们的危机,可是那位和幽渊相同级数的绝世妖娆,会不会也是一个潜藏的危机呢?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而且就他们二人的关系也不适合在一起太久,分开之后白苏在这葬剑峰境内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如今极意门西南境内战事以起,白云山也有和天元观、长青门相连的地界,怕也是难免战火,他挂心战事,三师兄和地甲又不知去向,便当天就上了云舟直奔白云山而去。云舟在云海中疾行,而白苏则坐在仓内又开始了他漫长的修炼,这次他一凝神便直接进入了天缘石的世界,他的脚才刚一接触地面,就觉得有些不妥,四下一看,却是那小岛变大了许多,突然他感应到一股喜悦,仔细辨认竟然是来自他脚下的这块小岛。他猜测,这很可能便是在洪莲法界内钻入自己体内的那个灵智。这个灵智不能言语,但是却明显已经拥有了简单的思维能力,而他的喜悦就像是在向白苏示好。白苏在里面转了一圈,却不知道这世界到底如何利用,几下无果后,只好退了出来。然后他又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身体,他拿出自己许久没用的银岩铁剑,在手臂摩擦了一下,却发现自己的皮肤不知何时变的十分坚韧,他计算着,如果不用元力的话这银岩铁剑还割不进去。就在他仔细研究自己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几声敲门声。冷符慢慢的走近白苏的房间,此时她虽然苏醒,但是脸色却是异常惨白,像是大病过一场。她坐了下来,说道:“她和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白苏不免尴尬,想不到这冷符看起来昏迷,其实意识却是一直清醒着,他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静静的坐在那里。冷符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不答应她?”白苏柔和的笑道:“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她了,你应该有听到。”冷符默然,又说道:“天元观完了,冷…她说过,真正入魔了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观主他怕是已经回不了头了。”白苏一思索,说道:“我觉得到是也不尽然,三年前在联盟的营地里,你应该也见过肖凡画,他也入魔了,可是只要他不使用那力量,还是可以正常的生活下去。”冷符眼前一亮,像是看到了希望,她突然说道:“那就让我成为你道侣,她说的应该都是真的,而我现在特别需要力量。”白苏默默的摇头,没有说话,冷符神色一黯说道:“我知道你喜欢的是那位姓陆姑娘,可是在我们修仙界有几个道侣不过是件正常的事情,只要能够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不就够了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