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81.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24.第一二四章 佳人的请求
    现场一片窃窃私语,片刻便有人道:“白苏我知道,好像很久前曾因一次兑出七个四等功而名动一时,至于云燕先生,这几年有些耳闻,不过他么两个比起军功榜上的那些估计还是要差很远吧。 ”原先的几人明显不服,领头那人冷嘲道:“这方圆百州之地,我越国早已是当之无愧的霸主,而云燕先生虽然不曾亲自杀敌,但是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光是每年从白云山里兑出来的军功,就已经超过十个四等功。”他话音刚落,在坐的那些人明显不淡定了,每个人的眼中都露出羡慕和渴望的目光,要知道足够的军功,就意味着更多的资源。可是就在这时,酒馆的火炉里突然爆出一团火星,然后众人只见一条火线,神奇的在地上蔓延而出。这些人开始都是一愣,立马便有人吼道:“有人画符,小心!”这时外面立刻传来几声爆炸,地上的火线也很快连成一个玄奥的符字,一种火焰炽热的高温已经充斥着整个空间,酒馆内的木板坐椅,几乎是瞬间就被点燃,酒水顷刻蒸发,修士们赶忙放出元力来抵挡高温,可是这符字明显就是出自尊者之手,这些尊级以下的修士那里能抵挡多久,他们甚至连离开酒馆都做不到。可就在这时,人们发现一个异状,就在这片炽热的空间里,一片片晶莹的雪花凭空在这酒馆内飘了起来,阵阵严寒从上而下,飞快的将整个酒馆的房顶冻结,长长的冰凌倒垂而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向地面生长,只是这下却是苦了那些普通的修士,他们的下半身炽热灼肤,而上半身却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冰霜,冰火两重,欲罢不能。就在这些人快忍受不住的时候,那些冰凌突然开裂坠了下来,一阵激烈的水汽顿时升腾而起,这一刻寒冷终于完全霸占了整个空间。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傲然道:“冷符师侄,多年不见,这可真是别来无恙啊。”水汽散去,一个身着普通世家弟子服饰的人,正好整以暇的坐在酒馆的火炉前,此时火炉的火焰已经熄灭,但是他身上的热度却依然不减,而他的对面正坐着一人,那人一身白衣,身材匀称偏瘦,却并不是冷符。整个就馆内,仅剩还完好无损的桌椅,就只剩下他们两人坐着的那两张,那放火的人一惊问道:“你是谁?”这时那些正准备逃命的人中,那几个越国的人突然停住脚步,惊喜的叫道:“你是白苏。”白苏一笑对那人说道:“百城兄,别来无恙。”燕百城一吞口水,在他眼里白苏的此时的等级依然不如他,可是就凭白苏刚才的那手,就是一百的他也不是对手。这时那放火的人语气肃然道:“你就是白苏?哼哼,听说这一年你在极意门之南杀了我们不少同仁,今日你落到我怒焰尊者的手里,就别想再留全尸了,我会烧的你连骨头都不剩,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个据点已经完全被我们包围了。”白苏双手抱胸,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说道:“哦,是吗?我只知道今晚这里会多一百二十四尸体。”怒焰尊者先是一愣,立刻腾的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因为今晚他们正好一共来了一百二十四人,“狂妄,我先烧了你,其他人也一个都别想跑,我到是想看看今晚会有多少具尸体。”他说着,手上已经多了一只赤红的符笔,也不见他开始画符,那符笔之上已经燃出了一条如虹的火线。白苏站在那里不惊不动,但是他的瞳孔里却倒影着怒焰尊者的所有动作,他看到在怒焰尊者的笔尖处,数不清的火焰法道和妖魔之气纠缠在一起,而火焰法道像是被注入了极为猛烈的燃料,一时间高温灼人。而怒焰尊者便开始在空中勾勒一个诡异的符字,这字符尚未成型,但是齐中的狂暴力量却已经有了脱缰之势。但这时白苏却冷冷一笑,说道:“又是一个光有等级的废物。”他也不看怒焰尊者的错愕的表情,只见他赤手往前一抓,裸露的手掌竟然毫不避讳,直接就穿过了由火焰构成的符字。怒焰尊者瞳孔剧烈的一缩,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会是事实,他好歹也是个尊级,笔下的火焰更是夹杂了妖魔之气,可是他看到的只是白苏不断放大的手掌,而且他惊恐的发现,白苏这看似随意的一抓,他竟然无法避开。他来不及去想为什么,危难之际立刻就想引爆自己胸前的一张符纸,这虽然也会让他自己受到不小的伤害,可是他毕竟是火属,最多也就受点伤。白苏的手掌不断的靠近,可是他的方向却是一偏直接往怒焰尊者胸口抓去。就在这时一阵闷响,像是一个鞭炮被闷在了罐子里。怒焰尊者此刻急速后退,他顾不得满头的大汗,却惊恐的看着白苏的那只手臂。只见那只手臂上,手掌往后都被厚厚的冰甲覆盖,而手掌上虽然冒着青烟,但是除了有点红外竟然好玩无损。他像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惊恐道:“这不可能,你这是什么手?什么冰?”白苏舒张了下手掌,低骂了一声:“真痛。”然后脚步一蹬就向怒焰尊者欺去。怒焰尊者怪叫一声,转身就想逃,可是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汹涌的海浪之声,同时一股极冷已经刺进了他的神经,然后只听白苏缓缓念道:“岁寒。”“咯咯。”的冰裂声,像是在诉说这此刻的寒冷,而在白苏的前面已经是一片晶亮的冰雪世界。很快一个暗红的魂体飘然进了白苏的衣领,他弯腰拾起那只滚落在地赤红的符笔,也往衣领里一放,回头对那些看傻了的人说道:“外面还有一百二十三个魔修,只有一个尊级交给我,其他的就看你们自己能杀多少了。”这些原本痴呆的人,脸上立刻闪过一阵狂热,白苏刚才的手段已经让他们完全明白,今晚只不过是场收割而已。盏茶的功夫之后,白苏静静的站在老城墙上,修仙者之间的战争,城墙往往只是种摆设,比如它在白苏心里的作用,只是为了能站高点好看清整个据点的形式。此时在他的脚下,整个据点一片硝烟,入侵的魔修已经被全部肃清,但是他的心情却一点都好不起来,他发现这些魔修当中有很多都是被强行灌入妖魔之气的凡人。“凡尘不宁,当众生为刍狗。我看这一战之后,这玉州应该是能安定一段时间了。”一个声音轻轻的在白苏的身后说着。他转身一看,就见燕芸芸一身黑色绸袍,立在残破的城墙之上,犹如多年前地火山的那一幕重现。白苏默默的听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次他因为熟悉越国这边的地理,就又被门内从极意门地界调来了这里,但是至今他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燕芸芸。燕芸芸又说道:“你看我的情报还是很准的吧。”说道这白苏脸色却是一冷:“你明明知道今晚会有袭击,为什么连自己人都不通知,你难道不明白,我要是出手晚了半点,包括燕百城在内的人都会死吗?”燕芸芸像是一点都没将白苏的语气放在心上,而是天真无邪的说道:“谁叫你是我在这世上最相信的人呢,我相信你,愿意将一切都赌到你的身上,怎么样,决定好帮我了吗?帮我可就是在帮越国哦。”白苏深深的看着她,问道:“是越国还是燕国?”燕芸芸狡黠的一笑,道:“管他呢,就是叫‘苏国’不也是挺好的,人家现在整个人都已经是你的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呗。不过按我的意思,不如我给你生个孩子当国主,至于赵普,原先越国的国土原封不动就是。”白苏目光闪烁,但是却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良久他才沉声道:“国主有生之年,越国便是越国。”他说的极为严厉,可是燕芸芸却是开心的一笑,说道:“早猜到你会这么说了,那我的计划你是同意了?”她现在已经步入灵尊,境界也已经稳定,而赵普只不过是比凡人稍强点的修为,又能活的了多少年呢?这时白苏目光柔和了一点问道:“你怎么会知道那些魔修今晚会行动?”燕芸芸眼睛一眨,瞬间又变的充满上位者的睿智,只听她说道:“当信仰凌驾于正邪、生死之上,又有什么事情是人做不出来的呢?”短短几句话,白苏却已经明白了一切,他诧异的不得不重新打量起了眼前这位女子,敢往魔修里面派人的,整个南疆或许就只有她一人,到了这时,他白苏也只有点头的份。燕芸芸整张脸色立刻充满了欢喜,娇躯依了过来,说道:“那人家明天就要回越国了,今晚让我陪你好吗?”白苏像是被她踩中了痛处,立刻红着脸一甩肩膀道:“我还要修炼。”燕芸芸一笑,就如一只得逞的小狐狸,脚步轻快的渐渐远去,只是城墙上却始终留着她欢快的笑声。而白苏看了一眼南方漆黑的天空,便从这城墙上一跃而下,他既然答应了燕芸芸,那么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深入魔修的那边,将比那暗子更高级的魔修全部拔除。夜风凉凉,白苏的身影只剩一片残影,他出现的短暂,走的也是飞快,可是他却不知,今晚之后,这百州之地就会多一片他白苏的名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