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82.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25.第一二五章 百州之地
    一日后,白云山之巅,奔腾的云海像受到了某种排斥向远方飞快的涌去,数道强横无匹的意志在这山峦之处汇集,突然一声轻咦,一个威武声音怒道:“符剑?你们白云山什么时候变成有女人做主了?”符剑一身道袍,立于白云山巅,对面这南疆最有权势的几人,她的气场却是一点都没有落于下风,她冷哼道:“你大伤未愈,还未必能接得了我三剑。 既然我能站在这里,那么这白云山的一切我均能做主。”极火道人神色并不好看,他纵横这南疆数百年,想不到临老却是阴沟里翻船,被天元子打成重伤。这时李无锋出来打圆场道:“好了,我们跨越那么多里站在这里,耗费也是不少,有什么事情还是快点说吧,可不要叫别人看了笑话。”他说着,再场的第四股意志却只是一片如墨的黑影,只听那黑影里沉闷的声音说道:“李峰主说的是,只可惜我可不是人。”听声音这团黑影竟然是妖族之王——浊妖。极火道人身为一门之主,虽然受了奚落但也没有耽误正事,他说道:“我们的怀疑已经得到了证实,魔修的确建立了一个巨大的转换法阵,只要注入资源他们就可以将凡人转化为魔修,而且**越强的凡人,所能承受的妖魔之气便会越多,就会更加的强大。”在场的几人都肃然的沉默下来,这无疑是个很坏的消息。符剑率先开口说道:“白云山以南的百州之地,也算是我们白云山各类资源的主要收集地,我想魔修们很可能会派出高手袭击。”“不是可能,是一定!”极火道人说着,声音却是分外的严肃,“自从天元子被我们挡在淮阴山以南后,魔修们便转变了策略,他开始修建法阵,摆明车马做了层层推进的准备。所以资源会成为他们最需要的东西。我估计,他们那边起码能抽出三位仙尊来袭击我们的几个资源重地,其中百州之地便是离他们最近的一个。”符剑脸色有点难看,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担心白苏,她说道:“那我们也必须抽出人手,这几个重地,一个都不容许有失。”极火道人有冷笑反驳道:“人手,人手在哪里,前些日子说镇魔法界里面有骚动我们都没人手可派,这次又能怎么办呢?要知道光是为了压住天元子一人,我们就在淮阴山陈了十余位仙尊。”符剑神色也是一冷说道:“如果不派人,难就这么看着百州之地等重地落到魔修的手里?”极火不屑道:“反正我们天元观的人都已经压进去了,百州之地又是你们白云山的地盘,我们极意门怕是爱莫能助了。”冷符像是瞬间被点燃了,她毫不留情的怒道:“融焰老儿,现在你来跟我划地界,你要分,好以后你守你的淮阴山,我守我的百州之地,我们白云山的人现在就撤出极意门的地界。”极火道人顿时也是大怒,厉声道:“符剑,你要搞清楚,就是云中老道他也不敢这么和我说话,老子登仙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你要退可以,但是肖青瑶必须留下主持大阵。”符剑面色一沉,直接伸手祭出了自己的法剑,喝道:“老东西,你敢扣押我的人,你试试看!”眼看二人剑拔弩张,浊妖坐山观虎斗,而李无锋却是不能做事不理,连忙拉架道:“如此危难时刻,你们怎么还做什么意气之争。这样,这样,我在葬剑峰也无事,我就亲自走一趟淮阴山。”但是符剑此时却是一点都不给面子,厉声道:“你一个用剑的,过去淮阴山又有什么用,还不如一个普通的符修好使,你还不如在那几个资源点里埋伏更为合适。”这时极火道人大概也是平静了下来,说道:“这样吧,三天后,肖青瑶所说的那个天人符阵应该就可以完成,到时候应该可以缓解很多淮阴山的压力,百州之地我让煊寂过去,对面要是直接去两位仙尊,可就得你们自己想办法了。其实按我说的,要是能让他出来……。”“住口!”极火道人话没说完,就被符剑粗暴的打断,在她的周身丝丝法道跳动,似乎雷霆之威就在下刻。极火没有说话,符剑却继续说道:“我劝你还是想都不要想,让他回来万一又多一个天元子呢?”仙林这边的会谈再次不欢而散,临走的时候浊妖却是迟迟不见动身,符剑眉毛一挑直接说道:“你还留在这干嘛?”浊妖王嘿嘿笑道:“你们几门的仙尊,除了那几个不出山的老家伙,能派的都已经派出去了,就是那煊寂去了百州之地怕也是呆不了多久,不如让我们妖族来帮你守,我只要那边资源的三成。”“不可能。”符剑直接厉声拒绝,浊妖王既不生气,也不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开口问道:“你们白云山的那位后辈白苏,最近怎么一点响动都没有,不会是死了吧?”符剑不解的想着,突然记起紫玉妖后是死于白苏之手,这浊妖王不会在这个时候想要报复吧?想到这她立刻面色不善,作势就要爆发。浊妖王不闪不避,老神自在的说道:“我想他应该是被你调到百州之地去了吧?你们人族可真是物尽其用啊。”他没头没脑的说完,灰影便消失在了空中。符剑疑惑的皱眉,确定他们都走了后,才回头缓缓下拜。而在她的身后,一个干瘦的身影正盘膝坐在一个大石之上。如今的云中道人一身皮肤干枯,犹如开裂的树皮,除了一双眼睛能证明他还活着,其他地方竟然犹如死物一般。也不见他嘴唇在动,声音却直接传了出来。“辛苦你了,这帮老狐狸不好应付吧?”符剑惶恐道:“掌教我没事,到是他们的行为根本就是在逼您。”云中道人看起来像是摇了摇头,“融焰这人从不轻易服输,这次也是被天元子打疼了才会如此好说话,不过我看浊妖那边你到是不用多虑,妖族在很多方面要比我人族更值得钦佩。相比之下,那李无锋反倒更值得小心。”符剑一惊,问道:“掌教这是为何?”云中道人:“希望是我多虑。还有那百州之地的事情,就是煊寂这位中境灵仙过去,恐怕也难保万无一失,你以我之名,发下掌教御令,整个白州之地所有战功提升一级,这样那些散修就会蜂拥而去,希望能弥补下在低端战力上的不足吧。”符剑点头应是,云中道人又说道:“那白苏确实是个好苗子,对我们的计划也是至关重要,你不如还是让他去流云那里,在磨练磨练。”符剑这次没有着急答应,而是说道:“这个孩子本来就是及有主见,我们还是问问他自己的意思吧。”云中道人不在说话,他一合眼,就宛如一堆枯死的木头,再无声息。……百州之地往南,越过冷水河便是长青门的境内,而冷水河因为源头的山顶终年积雪,所以这条河的水温常年低于冰点,但又因是活水,整个河面并未结冰。如此异象,一般都易出奇宝,这河与陆家的泗水一样,盛产蓝珠,只是这边的叫冷水蓝珠。冷水蓝珠,带有水属,也算是不可多得的修炼与炼宝的材料,而这河又偏偏在两门的交界之地,以前还好,白云山管上游,长青门管下游,可是如今正魔一站,此地便成了战况最激烈的地方之一。下游处,一个靠河的堡垒上,一个放哨的长青门弟子突然盯着河面叫道:“快看,那边有船。”一众放哨的弟子立刻便上河道上望去,果然众人只见一个残破的小船上立着一个白衣少年正在顺流向这边飘来。这些弟子一时间有些纳闷,其中也有人反应过来说道:“快去禀报尊者。”白苏立在船头,冷眼看着堡垒上的那些长青门弟子,他像是一点都不急,因为这个堡垒内的所有人员配制都已经在他的掌控之内。这时堡垒的上空飞起一位身穿青袍的人,他一看白苏只有灵君初境的修为时,便忍不住骂道:“一个小小的灵君,你们却搞得如临大敌,胆子都被狗吃了?”这时他的手下道:“尊上,难道您不觉得这人出现的太诡异了点吗?”那尊者一想也是,可是瞬间又豁达道:“想必是白云山的那个后辈也想要长生了吧。”他正说着,却突然觉得身体有点冷,然后就见整个河水开始迅猛流动,最后直接倒立而起,这场面就如一条自下而上的瀑布,瞬间笼罩了整个堡垒。说也奇怪,这些河水一到了堡垒,就凝水成冰,那位尊者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置身在一个巨大的冰墙只中。不过他毕竟是尊者,这样的大面积招式,最多就是让他感觉有点寒冷,他身体一震,冰墙应声而碎,可就在这时一柄有冰铸而成的长剑已经到了他的前胸。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