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83.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26.第一二六 皇剑再现

正文 126.第一二六 皇剑再现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怎么可能!”青衣尊者一片骇然,可是擅长用毒的他并不擅长防御和逃命,不过修为到了尊级多少也算个人物,他一狠心,张嘴就喷出一团青绿色的毒物。 他原以为白苏会投鼠忌器,可是他只见一道轻微的红光闪过,冰剑却是依然插进了他的左胸。冰冷的寒意,瞬间封住了他体内的所有经脉,让他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到这时他也终于看清了白苏。这时的白苏看起来有些狼狈,洁白的内门服饰以及被腐蚀的成了一件破皮,露出他里面一件犹如蛇皮的内甲,而他头发和裸露的皮肤上都有阵阵青烟冒出,不过他样子虽然狼狈,可是却明显没有什么实质的伤害。青衣尊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这样舍命的一击,竟然完全没伤到对方,伤口的冰封,让他一时间还不会死去,可是就是给他再多的时间,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白苏会不怕他的毒素。这尊者一死,堡垒内再没有白苏的一合之敌,他甚至不用出剑,光凭这一身的寒力,就已经无人能挡,如果被人知道的话,那里会相信他其实是个剑修,根本就是个高强的冰属法修嘛。白苏闭上眼睛,感受着从地下传来的信息,他已经可以确定在地上堡垒内已经没有活人,而天空中更没人能逃脱他的眼睛。他这时才回到那个青衣尊者的身边,只见那尊者嘴角颤抖,竟然还没死透。“你…是谁。”青衣尊者艰难的问着,白苏一耸肩,答道:“白苏。”“竟然…会是你,原来他们相传的都是…真…的。”青衣尊者到这时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白苏也不客气,元力一卷,尊者的腰袋已经到了他的手里,他灵觉一探,里面果然有不少的好东西,就连蓝珠都有十余颗,他随手一丢,这些东西全都进了古镜。这时古镜里传来燕九炉的声音道:“最近你的寒劲用的是越来越顺手了,不过可惜这次收获就不怎么样了,要是多几只像上次那一的符笔,金鳞的进阶速度就能快上许多。”白苏道:“过了这条河就是长青门境内,只要我一路杀进去,法器灵宝什么的应该少不到哪里去。”燕九炉提醒道:“你现在虽然杀的这么顺,但毕竟还在君级,现在你虐杀灵尊初境问题不大,但是对付灵尊中境,就要有些吃力了,至于上境的灵尊除非你能投机取巧,不然还是很难取胜的。”他说着,比起一年前,声音明显足气了不少。白苏点点头,他现在杀的这么顺手和对方对他的轻视不无关系,若这些灵尊放下轻视,光以元力压制的话,他还真没那么容易取胜。“恩,我知道了。”这时他突然眉梢一动,只见一只黄色符鸟直向他冲来,他伸手一接,一个纸卷已经在他的手中。这符鸟是符剑专门为他而做,想来是门内又有任务。他展开纸条,却见上面苍劲有力的写着:“强援,三日后到。”白苏不免一惊,已经大致猜到这百州之地接下来必然会有一场浩劫。这时古镜内又传来燕九炉的声音道:“小子,要我看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先炼化这些妖魔之气比较好,你师尊这么提醒你,明显是想让你不在太冒进了。”白苏道:“我答应过燕芸芸,我必须得做到,不然以后会很被动,不过大师请放心,这些魔修要逮我,怕也是没那么容易。”燕九炉叹口气不再说话,而白苏大略清理下现场,便真正朝长青门境内潜去。他没有御剑飞行,而是一路小跑,别看他是靠双腿,才小半天的功夫他便直接行出数百里地,很快一个城镇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个城镇看起来不大,但是外围却是一望无际的药田,他细看城墙,只见上面插着一杆崭新的黑红旗帜,上面绣了一团火焰和一颗丹药,他记得这好像是长青门执法团的旗帜。想到这他收敛气息,瞬间变的犹如一个凡人,然后慢慢的向城里走去。城镇内一片萧条,甚至连个把守的人都没有,街上更是人群稀少,甚至原本应该营业的店面,也都关起了铺门。白苏不免心中觉得古怪,便向城镇的中央走去,一直到了城镇的中间,他还是没有遇见什么人,心中不免觉得奇怪,便用灵觉探如到地面,一瞬间整个小镇对他再没有秘密。他一步一步的向城内的一个大宅走去,在那里他已经给自己物色好了一个目标,尊级中境的一个修士。这座大宅位于城市的中心,在白苏见过的其他家族大宅中,这间无疑是最小的,不过在布置方面主人家到是别具匠心,就这大宅的屋檐之上都栽种了不少的灵药。他径直来的屋前,却发现这大门上的家族徽记,与顶上插着的旗帜竟然完全不同,还未等他来得及细想,那围墙上就传来一声怒喝:“什么人?”有寒冰构成的法剑,轰的一声直接撞开了大门,白苏一越而入,而跟着他一起落地还有那围墙上的哨子,只是白苏是站这得,而他却是躺着的。大门一进来,便是一个巨大的厅堂,而此时的里面却是汇集了不少人。白苏一眼看去,在他的那个目标面前,正躺着十余具尸体,而从内堂中还传来阵阵的女子痛苦的尖叫。厅堂里的人见白苏进来明显都是一愣,他们从没想过会有人这么大胆的杀进来,待他们都看清了白苏的修为,立刻便有人笑道:“哈哈,这小白痴是来送死的吗?”白苏丝毫没将那些人的取笑放在心上,他的眼神落到了那个厅堂中间的目标身上,他的目标一身黑红的修士袍,也正在静静的打量着他。“君级初境的白云山内门弟子,你是白苏。”目标尊者一语道破了白苏的身份,光这份眼力和冷水河的那位灵尊比起来,就不知已经优胜了多少。白苏的神色也不免凝重了起来,用大地有灵来感应目标,虽然可以大致判断修为等级,但是对于实力的评估却并不是很方便,比如像白苏自己这样的人,就会完全判错了实力。“欢迎,欢迎。欢迎来到我的新城——青川,我是无根座下第七子赤药尊者,听说廖长青那个蠢货就是败在你手里的?”白苏面无表情,心中却是呼唤燕九炉:“大师,金鳞能用了吗?”燕九炉回道:“还不行,你现在用的话,很可能会前功尽弃,我建议你还是走,他们应该是留不住你的。”白苏眼神眯起,却丝毫没有退走的意思,古镜里的燕九炉不免一叹,埋怨道:“就知道这小子又要硬上,事后又得辛苦我老人家了。”这时赤药尊者见白苏没有反应,便伸手一指道:“你们谁能帮我取了他的头颅?”厅堂里一阵沸腾,一个个都叫嚣着想要杀了白苏。可是白苏却像是完全没有看见那近百号的修士,只见他一跃而起,竟然不顾一切的直扑赤药尊者。赤药也没想要白苏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他感到自己正赤条条的被蔑视,忍不住低骂道:“找死。”这时有不少魔修已经向白苏扑来,可是这时,厅堂里突然响起了这一阵犹如海啸般的声音,极度的冷意瞬间将这个厅堂弄成了冰窖,同时他祭出银岩铁剑,久违的‘求皇剑诀’骤然问世。赤药其实老早就听过白苏的名字,在魔修那边,白苏的名字排行并不低,只是他从没相信那会是一个正确评价,直到他现在单独面对白苏才明白,那些上层的老家伙们还是低估了白苏。这时他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个球体,然后以片赤火烧起,便狠狠的向白苏的剑罡迎去。“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厅堂犹如被巨浪冲刷过一般,到处都是东倒西歪的魔修,他们到这时才骇然发现,只是君级初境的白苏竟然会有如此的力量。赤药此时已经离开了原先的位置,而他原先坐的那张座椅已经被某种利器劈成了一半,而他略黑的脸上,一条血线正在渗出丝丝血珠。他的脸色份外的难看,仅凭刚才那一击他已经知道,如果不小心,今天死的人很可能就会是他。想到这赤药再也不敢怠慢,正准备拿出一颗秘药来提高修为,却猛然察觉到这厅堂里的气机竟然莫名的一动,满是烟尘的空气里,煌煌的人皇之威突然绽放出他的峥嵘。到这时赤药才猛然想起,关于白苏的资料里曾提到过神鬼皆斩皇剑三击。第二剑来的迅猛,来的突然,同时附带着铺天盖地的寒意。赤药的眼里闪过一丝骇然,一咬牙,祭起黑珠又要再拼一记。厅堂内又是一阵哄响,这次整个楼体都已经千疮百孔,一些修为较差魔修,立刻被震的七窍流血,甚至还有直接震死的。而赤药仙尊一只手臂就完全垂了下来,连那颗黑珠都已经踪影。可是就在这时,厅堂内的空气又是一动,白苏的第三剑已经几近成型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