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86.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29.第一二九章 我要人。
    洪老爷随手拾起,突然闻到一股扑鼻的异香,他嘶的一声深吸了一口气,盯着手中那棵巴掌大的灵草失声道:“九曲龙须草?”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这些人都纷纷望向白苏,都想看看是哪个辛运儿能挖到这么好的灵草。洪老爷眯这眼打量着白苏,他一眼就认出白苏是个外来的修士,而且并没有入魔。他猛的吞了口口水,提笔喊道:“四曲龙须草一棵,直接换一份五等军功。”白苏冷冷的看着那位洪老爷,嘴角一笑然后随手又丢出一棵与刚才一模一样的灵草。这一次洪老爷的神色策底的凝重了起来,他放下笔再次仔细的打量起白苏,可是除了发觉白苏的有修为在身外,其他的竟然什么都看不出来。本能的他觉得白苏不简单,可是贪婪却让他一狠心,向那四个打手使了下眼色。四个孔武有力的打手也是有些犹豫,不过看着洪老爷手中的那两颗九曲龙须草,一咬牙就向白苏围去。“找死。”白苏低低的骂了句,再不隐藏修为,冰冷的寒意瞬间蔓延,但却犹如拥有意志,寒意自动避开了那些凡人,缠上了那四个打手。四个打手修为也不算弱,都有着灵君级别的修为,一看白苏也只不过是个灵君,一颗心立刻放了下来,可是就在他们得意的时候极度的寒意却已经悄然来袭。白色的寒霜犹如蛛网,无声却迅速爬上了打手们的身体,这些打手只来的及惊喝一声,整个身体就已经被冻的僵硬,身体都不能动,就更别提修为了。这时洪老爷才明白这白衣少年根本就是个不好惹的主,他立刻拿起笔说道:“我改,我改,是九曲龙须草。”“晚了。”白苏面无表情,冰冷的吐出两个字,然后他伸手一抓,掐住洪老爷的脖子。寒霜一点点爬上洪老爷的脸部,只听他挣扎的说道:“我是…南洪尊者的后裔。”可是白苏想是没有听见他的生意,雪白的霜雪依然以恒定的速度在他脸部蔓延,眼看就要爬满洪老爷的脸部。“大胆,你给我住手!”一声爆喝,起码超尊级中境的威压应声而起,一个绿袍的修士身在半空,但一身的威压已经直向白苏而去。白苏只觉身体一沉,脚下的石板路应声而碎,突然他的身上腾起一片白雾,冷冽的寒气瞬间结成一个罩子堪堪抵住了这位尊者的威压。这位长青门的尊者脸色不免一片震惊,他也不着急下来,而是直接说道:“你是那个吴家的人,竟然敢如此大胆伤我的后裔?”白苏随手将冻成冰棍的洪老爷丢在地上回道:“在下鹊州吴家吴柏苏,我也想问问你们长青门就是这么收灵药的吗?如果是,那看来是我来错地方了。”南洪尊者看着倒在地上哆嗦的洪老爷,瞬间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低骂了一声说道:“这位仙友,看来其中是有些什么误会,我们整个长青门都迫切需要你这样的朋友,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白苏捡起那两棵九曲龙须草,说道:“我这龙须草本来就准备用来敲门的,尊者的子裔要是看的上拿走便是,可是硬被说成是四曲,我们吴家可不能拿着声誉做人情。”南洪尊者脸色分外的阴沉,他心中暗骂自己的子裔不成器,更是暗恨这混账东西竟然连给自己的进贡都要贪,他这一怒,一挥手一道绿气便直接落在了洪老爷的身上,一时间犹如冰水遇烙铁,一阵恶臭的青烟后洪老爷已经尸骨无存。白苏眼角暗跳,话说虎毒不食子,这南洪尊者竟然对自己的子裔也是说杀就杀。南洪尊者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对着白苏笑道:“你看都是误会,这些我们可以进一步谈谈了吧。”白苏被迎进了一座大宅的厅堂内,他尚未座下,一对衣着暴露的侍女立刻就想来脱他的外袍,他眉头一皱,脚下快了一步直接避过了这两人。这时却传来南洪尊者的声音:“哈哈,吴长老何必拘谨,难道是这些凡俗女子入不了你的眼。”他说着自己已经躺在了一张乌竹做的摇椅上,身边还有两个姿色更佳的女子立刻怯生生的给他捶捏了起来。白苏坐了下来,毫不给他留面子的说道:“凡俗之欲只会让仙者迷失在大道之上。”南洪尊者面色不佳,哼一声后也失去了对面色的兴趣,他一挥手让几个女子退下,眯起眼睛危险的看着白苏问道:“像这样的九曲龙须草你有多少?”他的意思很明显,如果白苏在量上无法满足他,就算不要了白苏的命,至少也要受点惩罚。白苏此时也不屑的冷笑道:“我们吴家在鹊州接通南北,已经成了仙妖之间交易的最大桥梁,像九曲龙须草这种级别的灵药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另外我们还屯有大量的妖丹、妖骨,我想您应该明白它们的价值吧?”南洪尊者听到最后,双眼已经骤然睁开,如果白苏说的是真的,那对他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炭,说不定还能得到门内巨额奖赏,他不敢相信的问道:“当真?”白苏道:“您手上的那两棵便当是我们吴家的小小意思,只要我们之间的生意成了,你不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南洪尊者目光闪烁,心里却以掠过数个念头,他本就是个狡诈之人,不由追问道:“照你说,你们吴家是在做着仙妖之间的生意,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来我这又能得到什么好处,现在我们两边的情况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白苏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我们家主才让我冒险走上这么一趟。”他说着眼神看了一下那两颗九曲龙须草,继续说道:“现在我是带了诚意而来,就是不知道尊者你敢不敢做这个交易了。”南洪尊者一惊,本能的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不过他很快就又释然,在他想来吴家冒天下之大不违派人来这做生意,如果不是禁忌的生意他还不放心了。想到这他说道:“你说吧,你们想要什么?”白苏的脸色瞬间转为肃然,让一直盯着他的南洪尊者内心不由一紧,只听他说道:“我要人,修为越高越好。”南洪尊者只觉自己一阵心惊肉跳,以他的修为也不由的吞了口唾沫,然后怒道:“笑话,你我两边正打的如火如荼,你现在却跑来跟我要修士,难道我将修士给你在让他们来打我吗?”白苏神色一松,笑道:“尊者有所不知,我们吴家地处鹊州,正好在妖族的境内,也正是靠着妖族的庇护才能安身立命,但是为此我们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所以我们吴家需要高手,修为越高越好,而且要是你们真的打到了我们吴家的门口,那我们吴家抵抗于不抵抗又有什么效果。”南洪尊者听了点点头,眼中的警惕也慢慢放了下来,突然他伸出两个手指,说道:“以前黑市也有奴隶修士贩卖,但是那些的质量根本无法跟我这相比,我要双倍的价钱。”白苏这时伸出五根手指说道:“我也不瞒你,这次我们吴家派出的不止我这一路,我们家主给我们的权限是可以再加五成。”南洪尊者眉头略皱起说道:“好,五成就五成。”幽暗的地下,几朵火花微弱的在摇着,潮湿空气夹杂不知名的腐臭味,偶尔还能听到几声微弱的呻吟声,又有谁会想到高高在上的修仙者,一旦成为了阶下囚,其实也与凡人无异。白苏顺着台阶走了下去,敏锐的灵觉告诉他,这里起码囚禁了近两百个修仙者。“你自己选吧,不过不能太多,毕竟这里另外还有三位尊者。”南洪尊者冷冷的说着,生怕白苏拖延他时间。“我一次也带不了太多回去。”白苏说着缓缓往里面走去,也不见他怎么去看,手指飞快的几个起落,已经点出了十余个人。很快这十余个人就被狱卒丢到了白苏们的脚下。“就这些吧。”白苏随意的说着,可是南洪尊者却是眼神一厉说道:“不行,你挑的怎么全是擅长炼药的。”白苏无辜道:“你们长青门还有不擅长炼药的吗?”南洪尊者一时语塞,深深的看了眼白苏后说道:“这些人当中,其他人问题都不大,但是这个人却是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带走。”他说着,手指往地上一指,一个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中年人立刻进入了白苏的视线。白苏惊道:“怎么?这人是谁?”南洪尊者说道:“这人叫周川齐,是山南周家的家主,周家虽然已经被抄家,但还是有不少死忠的人,他若不死,我们都是寝食难安,这点还望老弟见谅。”“哦,原来是这样。”白苏装作是恍然大悟,不过他有皱眉说道:“不过,他这样的人也正是我们想要的,大人你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他说着,手里却直接递上了一截翠绿的竹子。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