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87.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30.第一三零章 死拼
    南洪尊者瞳孔一缩,呼道:“南天玉竹。 ”他本就是木属的修士,这南天玉竹对他而言正是合用的至宝,可是周川齐又是关键性的人物,他内心不由纠结了起来。“老弟,你这是在难为我呀。”白苏像是一脸失望的收回玉竹,说道:“这样啊,那要是真没办法也就算了,我们来日方长嘛。”南洪尊者看着白苏收起玉竹,不由的眼皮猛跳,甚至连凶光都漏了出来。他的体内的元力暗涌,他坚信只要他轻轻一动手,这个刚踏入灵君的小子必然死无全尸,可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白苏却刚好说道:“不过在下也正准备用着玉竹和尊者您交易,只是不知道这东西可以价值几何?”白苏说着,又将南天玉竹递了回去,南洪尊者一喜,立马就伸手去接。南天玉竹入手冰冷,南洪尊者不由的眉头一皱,他依稀记得这玉竹应该是温热的才对,他还没的及细想,一股冰凉的寒意已经顺着玉竹侵入了他的身体。“呀。”南洪尊者一声怪叫,手掌闪电般的抽回,可是他还是慢了一步,就在他缩回来的刹那他的整只手臂已经失去了知觉。“怎么可能。”他骇然的叫着,自己一身灵尊中境的修为,照理就是放那任一个灵君打都很难打死,可是白苏这一出手就是致命的危险。“岁寒。”白苏轻吐两字,整个地下监狱却是莫名的一震,缕缕霜白的波光犹如银色海浪,同时一股极为隐晦的元力骤然爆发,这一下就犹如江河决堤。南洪尊者也是成名的强者,虽然被白苏抢了先手,但是却飞快的镇定了下来,只听他喝道:“不知道死活的东西,区区一个君级法修竟然也敢暗算本尊。”他说着浑身元力涌起,瞬间布满全身让四周的寒气完全无法再入侵他的身体,然后他运足全力想要去逼手上的寒气,只要这个寒气驱离,这姓吴的小子只不过是个瓮中之鳖。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在白苏的眼里看到一丝一闪而过的红光,他内心立刻莫名的一跳,瞬间竟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全是破绽,也就在这一刻,一道金光在白苏手中亮起。金光一现,整个地下监狱里的契机都像是被牵动了一般,一道剑罡已经骤然成型。南洪尊者瞳孔骤然一缩,突然想起一个魔修内部资料上的名字,不禁骇然叫道:“你是白云山的白苏。”他喊着,手下却毫不犹豫,他的另一只手带着于团浓烈的绿雾竟然直接向剑罡抓去。白苏此时剑以成型,容不得他半点后退,只听一声刺耳金属摩擦声,南洪尊者的手爪竟然真的抓住了他的金鳞。他心里暗恨,如果不是金鳞还在修复期,这一下必然能削了南洪尊者的手爪。不过白苏的攻击并不只此,金鳞虽然被阻,但是冰冷的寒气在他层层叠加的元力催动下直接冲进了南洪尊者的另一只手臂,至此南洪尊者的双手都因冰冷而失去了知觉。双手被冻让南洪尊者的眼里闪过一丝骇然和畏惧,他惜命如金不敢再战,在他想来只要到了地面,那就有的是办法弄死眼前这小子,想到这,就欲转身逃去。白苏一眼看穿了他的意图,如果让他逃离后果自然不堪设想,不过他的眼里没有一丝慌乱,体内元力在海潮澜的催动下疯狂外溢,整个监狱顷刻间便成了一个完整冰雪世界。出路被封南洪尊者一阵焦急,双手不动张嘴就是一股绿色元力撞向原阶梯道的位置。寒冰上一阵嗤响,南洪尊者再次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倾力一击竟然还不足以击破这个冰层。“法道?”他惊骇莫名的叫着,怎么都想不通眼前这小子明明只有灵君的修为,怎么可能会已经领悟了法道。这时冰雪世界内契机再动,浩浩的皇者之威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再次爆发,南洪尊者心里再无侥幸转身准备好好和白苏缠斗,可是他刚才的犹豫已经断绝了他最后的机会。就在他准备提气元力在拼一记的时候,他双手上的寒力骤然失控齐齐向他的心脉钻去,而正时第二道剑刚也正好已经到了。整个冰雪世界猛然一震,被打偏的剑罡击在了冰层之上,但奇怪的是这剑罡竟然没有对冰层造成多大的破坏,反而还让那处的冰层厚实了不少。“噗。”的一声,滚烫的血液从南洪尊者的嘴里喷了出来,但是这些血液虽然冒着热气,里面却夹杂着不少坚硬的冰块。他此时双手已经垂道了地上,右脚极不自然的扭曲,刚才他就是用右脚强行让白苏的剑罡变道,但也是正是这一下,他手上的寒气此刻已经侵入了他的心脉。如果这一刻能让他调息驱散寒气,以他的修为可以说是没有性命之忧,可是在他的面前,白苏持剑而立,也不见他攻击,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他知道白苏是在等他油尽灯枯。“不要……杀我,这里的人你都可以带走。”南洪尊者声音颤抖着说着,现在他内有寒气,外有白苏,整个冰层又犹如蛋壳一样将整个监狱包裹,冰层上的道法隐动更是隔绝的里面的气息,他就是死在这里外面的人也不会知道。白苏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但是手中的金鳞却是再次抬起。南洪尊者眼里闪过一丝绝望,他的眼里突然闪过一丝毒辣,喝道:“要杀我,你也别想好过。”他说着,再不顾忌自身的伤势合身就向白苏扑去。白苏的眼里也闪过一丝凝重,一个尊者的频死一击绝对不会那么好接,但是狭小的空间让南洪尊者无处可逃的同时,让他自己也变的无处可逼,他的目光瞬间转为坚定,既然别无选着,那便只能一拼到底。冰雪时间的空间里又是一阵震动,白苏的身前凭空多出了一道冰墙,冰墙有薄变厚,却瞬间被南洪尊者撞的整个龟裂,丝丝绿气顺着裂缝飞快的想白苏的身体冲来,一时间沸腾的声音不绝于耳。冰层被腐蚀的速度明显快过了形成的速度,而那些绿气更是无孔不入,很快就爬上了白苏的身体。“咳,哈…咳。”南洪尊者倒退几步,脸上却全是狰狞,他得意的说道:“不知道死活的东西,区区灵君竟然还想妄图跨过天堑…咳。”他说着,又吐出数口精血,里面已经密密麻麻都是细小的冰块,他赶紧盘膝坐下,哪怕是最后一点希望他也不准备放弃,才一坐下,厚厚的冰霜就开始在他身上凝结。可就在他准备闭眼调息的时候,对面的冰层突然骤然爆裂,露出了白苏的身体。此时白苏紧闭着双眼,身上一片狼藉,阵阵淡绿的青烟不停的在他身上冒出,犹如置身在一个蒸笼之中。突然白苏伸手往脸上一抹,咧嘴道:“真是痛啊。”南洪尊者此时已经睚眦欲裂,他甚至忘了去抵抗体内的寒气,骇然道:“怎么可能,这可是我的本命之气。”在他想来,白苏被他的毒雾侵蚀,别说是保命,不化成一滩血水已经是万幸了,可是现在的白苏除了皮肤上有些被腐蚀开的血洞以外,竟然全无大碍。白苏一步步走向南洪尊者,每当他踏出一步,他身上的血肉就会愈合一分,当他战到南洪尊者的面前时,一身肌肤已经完全愈合,除了新皮肤处颜色偏白以外竟然看不出任何的痕迹。“你是…什么怪物。”南洪尊者喃喃的说着,但是他现在连张嘴都已经很难做到了,那声音简直就细若蚊声。白苏当然没有闲工夫去分辨他到底在说什么,手起金鳞落,南洪尊者的脖颈以下早已完全冰封,连一滴鲜血都没有溅出来。由于冰封,南洪尊者虽然被枭首但是却没有立即死去,可是当他迷茫的眼神看到白苏的古镜之后,一道暗红的魂体立刻就被抽了进去。如今的古镜里,铁家先祖的魂魄已经快要消耗殆尽,而南洪尊者正好是个不错的补充,白苏又搜走了南洪的其他财物,才挥手撤走了这地牢里的冰层。此时地牢里的不少囚犯都已经被冻死,在如此寒气之下还能存活的,基本都在灵君中境以上,这些人不屈于魔修自然都是些有傲骨的人,可是他们此时看向白苏的眼神里却都充满着骇然和畏惧。以灵君初境的修为正面斩杀一位中境的灵尊,虽然用了偷袭的手段,但也是一件无法相信的事情,可是这事情就这么赤果果的发生了。白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刚才那一战如果说他不紧张那是假的,或者说他自己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如果不是南洪不小心泄露了杀意,他说不定还不会选择直接动手,不过眼前已经既成事实,自己又赢了。白苏的心里闪过一丝疯狂的快意,似乎是很享受这样在刀尖游走的感觉,喘完气后,才开始对下面的那些囚犯说道:“你们都是周家的人吧,你们都自由了,不过有件事还需要你们帮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