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92.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35.第一三五章 激战

正文 135.第一三五章 激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燕千殇的身体直往下坠,但是白苏知道他刚才虽然吐血吐的惨烈,体内却根本没受什么伤势,只是他飞的方向却让白苏的心里一阵抽痛。“废物!”血图见燕千殇一个灵尊都这么容易被击败,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这时燕千殇正朝他这边坠来,眼看落地就要摔成重伤,可是血图竟然理也不理,任由他落下,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血符上传来一阵暴动,竟然还有被挣脱的迹象,他顿时大惊,立刻加大元力的输出,凝神看去原来是孟浩然开始发力,全力挣脱。孟浩然的元力锐利刚猛,血图只有全力以赴才堪堪保持住血符的不断,而燕千殇已经掉到了他的背后,突然他只觉背后一阵刺痛,一柄燃火的法剑竟然以到他背后。这一剑燕千殇全力而施,而且又是偷袭,等血图警觉时已经避无可避。血图双目圆瞪,心中说不出的恼火,临危之际血符上又传来爆炸般的力量,他心里已经清楚,这血符怕是保不住了。他心中恨极,只想杀了这个偷袭他的着燕千殇:“老子毙了你。”灵仙级的元力凝聚于血图的掌上,直向燕千殇的天灵盖上拍去。燕千殇毫无畏惧,他的视线越过血图,落在了远处天空中的白苏身上,可是他看到一柄巨大的剑罡正在向血图袭来,他内心一惊,白苏竟然是想救他。血图的手掌飞快的落下,可是他突然眉毛一挑,已经感应到背后袭来的剑罡,他不由心里一惊,想到血符明明还没有断裂,那这种强度的剑罡又是从何而来?他只有两只手,一只手操纵着血符,另一只手只能选择拍向剑罡或是燕千殇。“算你狗运。”虽然这柄剑罡对血图造不成多大的伤害,但是他觉得用自己的受伤去换燕千殇的一条命是件很不划算的事情。他的手掌在半路变道拍向了白苏的剑罡,然后又飞起一脚踢向了燕千殇。血图的掌印离体,而他的血符也终于撑到了尽头,血符断的无声无息,孟浩然一获自由立刻重新祭起浩然剑,皇剑之威再次展露。此时血图刚好一脚将燕千殇踢飞,视线却盯上了白苏,他恶狠狠的吼道:“我先宰了你这小子。”说着数条血色符线在空中浮现,直追白苏而去。孟浩然远远的就是眉头一皱,他自然是不怕血图,可是却又不能不管白苏,而血图正是看穿了这一点,在他想来要杀白苏简直就是轻而易举,所以他只是随手一击,更多的元力则酝酿着准备用来防御孟浩然的雷霆攻击。白苏立刻发现了他的意图,他当即传音给大师兄说道:“不要管我。”孟浩然眉头一皱,显然有些放不下心,不过他还是选择相信白苏,而且他并不是擅长防守,所以他选择向全力向血图攻去。血色的符线犹如拥有生命,它们在空中蜿蜒游动,可是速度却是极快。白苏自知避不过,只能全力催动体内的元力,滔滔大海之音汹涌澎湃,就在血线到达之时他突然一喝,极度的寒意骤然炸开,瞬间就形成了一颗浑圆的冰球,血线击在冰球之上立马爆起大片冰屑,可冰屑之后血线扎在冰块里面,两者的交界处无数肉眼可见的波纹在互相交杂、抵消,这些便是法道。血线毕竟只是无根之物,当最后一丝血线被抵消后冰球瞬间裂开,白苏胸口起伏,就刚才那点时间他的消耗却比前面的战斗还要大。不远处正在和孟浩然酣战的血图突然心里一跳,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血线竟然已被化解,他心里疑惑,自己的血线虽然没用多少元力,但是上面所蕴含的法道怎么说也是灵仙级的,别说是杀一个灵君,就是一些普通的灵尊也很难接的下来。可是他用余光望去,却见白苏安然无恙,而且也不掺和他和孟浩然的战斗,只顾自己埋头在那虐杀那些灵君、灵基。血图到不心疼那些弟子,只是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他的实力要弱孟浩然一点,而弄叶在刚才出手之后就变的一直没有反应,如果这古怪的小子腾出手来偷袭自己,那可就麻烦了。想到这血图眼里闪过一丝凶戾,血色的元力之中立刻掺入了丝丝魔气,只听他喝道:“死!”这一次十几道暗红的血气从他的体内冲出,分别从各个方位绕过孟浩然冲向白苏。大师兄横剑强挡也只挡下了数道,还有十余道想白苏飞快的击去。白苏面色沉重,刚才那一下已经让他消耗不菲,如今面对这十余道他知道自己接不下来。在这危机时刻他反而静了下来,期望大师兄明显已经来不及,到此他身体一沉,竟然直向地面飞去。白苏的身形宛如一只洁白的水鸟,很快他的前面就出现了一条蜿蜒的河道,河道一瞬既过,迎面就是一片碧蓝的湖泊,他这一飞竟然就飞到三河交汇的湖泊。他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形便一头扎进了水里,而在他的身后十余道血线接踵而至,也一起扎进了水里。平静的湖面因这两者荡起了一点点水花,这些水花还未淡去,整个湖面之下就是一震,然后接连十余次震动,大量的鱼群翻着白肚浮了上来,鱼群之后大块大块的浮冰开始露出水面,竟然将这一片水域都填的满满的。湖心的一个小岛上,白苏哗的一声冲出水面,双手一用力便爬到了岛上,此时的他衣服残破,裸露的肌肤上青一块紫一块,竟然说不出的狼狈,不过狼狈归狼狈毕竟是活了下来。此地离血图他们已经有些距离,其他的修士一时半会也还没追过来,他正准备盘膝疗伤,可是心里没由的闪过一丝警觉,抬眼望去却见岛中心正立一棵苍劲的古树。古树高大参天,枝茂却叶疏,孤零零的长在岛心竟然说不出的怪异,白苏眼内红光流过,古树瞬间扭曲然后消失不见,直接露出了正在疗伤的弄叶。此时的弄叶双目紧闭,胸前血迹斑斑,明显是重伤在身。白苏装作若无其事的找了个位置坐下,竟然还大咧咧的疗起伤来,就在他坐下的瞬间他还看到了弄叶嘴角露出的嘲弄。他一坐下,却并非是疗伤,而是开始感应四周的湖水,很快他便和湖水建立起了联系,水属共潋在悄然之中酝酿而起。或许是认为白苏死定了,那些啰啰们竟然也没追过来,于是这个小岛上,一颗树一个人就这么默默僵持了起来。远处的战斗越演越烈,血色符线和剑气在空中激烈的混战,整个青山城被弄的到处坑洼残破,几乎都快成废墟了,而那些低级的弟子,只能远远的避开,生怕被二人波及。在实力上孟浩然明显力压血图一筹,但作为一个老牌灵尊,血图的韧性也是非同小可,两人激战小半天竟然还分不出胜负。孟浩然又是一剑过去,一下切断了十余条血符,可是又马上会有新的在血图的手势下生成,只是两人虽然僵持,但是血图的消耗明显要在孟浩然之上,落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可是奇就奇在血图明知必败竟然还坚持着丝毫不退。这时山河交汇处的岛上,无端吹起了一整威风,大树随风摇摆,飘落片片落叶,而在远处激战的血图突然面色一狞,猛的调动元力,立刻数十道血符透体而出,他吼道:“哈哈,既然你咄咄逼人不肯走,就留下来吧。”孟浩然一惊,正想出剑却发现自己的视野里不知道何时又飘起了片片落叶,他剑眉立刻一皱,知道自己已经身陷某种法界之中,既然身在局中,除了以力破巧别无他法。“皇剑!”随着他的轻喝,一把几欲破天的剑罡瞬间形成,可是血图嘴边的狞笑却更加的浓烈。不过在孟浩然出剑的这一刻之前,白苏的剑却是更早的出鞘,当轻风起,叶飘零,弄叶的兰花指尚未完全打开之时,白苏的‘一剑求皇’已经猛然刺出,这一剑极度突然,又调动了整个湖泊的水属灵力,威力自然非同小可。等弄叶露出骇然表情的时候,剑罡已经成型,他万万想不到白苏坐那疗伤根本就不是傻,而是早早就已经看穿了他的伪装。“怎么可能!”弄叶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就是和他同级的煊寂也没能看破他的幻境,可是剑罡就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更可恶的是他重伤在身,又为对付孟浩然的幻境投入了全部元力,他发现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被打中,竟然很有的可能会死。即便是面对煊寂那一的成名高手,弄叶也没有现在的慌乱,突然他的眼里划过一丝戾色,手中法决猛捏片刻便以完成,一瞬间他的身体散成一大片落叶,落叶散开又凝聚,而白苏的剑罡就在这时狠狠的插进了这团落叶里。白苏眉头一皱,剑尖处传来的触感告诉他这一剑并没有落空,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刺中了什么?落叶一点点凝聚,重新塑成了一个人形,看到这个人白苏内心猛的一震,这个人竟然是正在和孟浩然激战的血图。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