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96.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39.第一三九章 身侍

正文 139.第一三九章 身侍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样的场景明显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不过在场的看客们立刻爆发出山崩般的欢呼,不过白苏和大师兄却都安静了下来,就在刚才他们两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也并不是说那股气息有多强大,而是那股力量似乎天生就高出其他力量一筹。

    这时燕九炉声音突然在白苏的脑海里响起:“哎,想不到这孩子还是练了龙阳宗《阴阳缺玉决》。”他说着,语气里却直透着一股哀伤。

    白苏顿时想起当初龙阳宗的那本侧篇,到此他终于明白燕芸芸身上的水属元力到底从何而来了,只是他心里不由的一阵不舒服,如果说那一晚燕芸芸从他的身上获得了水属的元力,那那份土属的元力又是从谁那来的呢?

    这时燕芸芸缓缓从空中飘落,落到了自己的平台上,虽然她装作十分镇定,但是只要有灵尊的实力,就不难看出其实她已经透支的十分厉害了,显然刚才那一下的消耗十分巨大。

    燕芸芸此时自己也十分的后悔,别看她现在赢了,其实结果却比打平还差,果然她刚一坐定,就察觉到来之另外两股势力的窥探。

    这时彭龙正被自己的手下们搀扶起来,只是他的双手以断,内府也是伤的不轻,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和燕芸芸拼了个两败俱伤。他心里也暗叫不好,本来他和燕芸芸算是实力最强的,现在他们二人一个伤,一个透支,接下的情况明显就乐观。

    果然,另外两股势力里立刻有人站了起来,作为最弱的两家他们显然是达成了某种同盟,其中代表楚国的灵尊说道:“素闻燕先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事关我大楚国运,楚某不才在这里也要挑战下燕先生了。”

    燕芸芸这时已经坐回了她自己的椅子,她看来虽然镇定,但是心里却是怒火中烧。她冷哼一声说道:“你们也算是一方诸侯,怎么先前的定好的约定都不作数了吗?”

    楚国的灵尊面色毫无变化,反而笑道:“楚某并不是要占燕先生便宜,你先前与彭虎尊者的一战消耗不菲,楚某愿意等你盏茶的时间。”

    他这话一出,燕芸芸在心里一片大骂,她现在体内空虚别说是盏茶,就是给她十天半个月也未必能完全恢复,但是她心里也明白什么叫此一时彼一时,虽然这些人不会妄想能留下她,不过乘火打劫,先将资源点霸占几个月也是好的。

    燕芸芸不说话,场面立刻陷入了寂静,那些修为较低的人并不知道燕芸芸体内的空虚,反而还期盼的望着燕芸芸,等待着她的再次出手。

    这时白苏终于看不下去,他身子一动就想往前挤去,大师兄却突然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只听大师兄孟浩然问道:“在青山城帮我们的那位朋友是不是就是她的人?”

    白苏瞬间愕然,大师兄平时虽然话少,但似乎对很多事情都看的很透彻,白苏也不瞒他,点点头承认了下来。

    孟浩然也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我孟浩然从来不欠人东西。”

    白苏一惊,立刻追问道:“可是你的伤…。”他说着,却发现大师兄已经一跃而起。

    孟浩然一跃便落在了天坛之上,指着楚国的那位尊者直接说道:“在下也想要点好处,是不是打赢了你就可以了?”

    楚国的尊者眉头一皱,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杀出个人来,而且以他尊级初境的实力竟然完全看不出这人的修为。不过他并没有怎么将这点放在心上,这年头喜欢装神弄鬼的人比比皆是,想到这他直接出言威胁道:

    “这位朋友,正所谓大路通天各走一边,你想要好处,等这次比武结束后可以来找我,只要你的实力够,要多少好处我都能给你,只是现在你若要横插一脚,只怕就是我答应,我隔壁的朋友也不会答应。”

    这位楚国的仙尊心机也不可谓不深,就是在这时候也不忘拉上他的盟友,可是他的威胁对孟浩然却是全无用处。只听孟浩然哈哈一笑,说道:“那好说,那么你们两位就一起上吧。”他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哗然,众人纷纷猜测这人就究竟是谁竟然如此狂妄,顺带着连先前呆在他身边的白苏也暴露在了众人视线里。

    一见白苏,燕芸芸立刻一片欣喜,一双灵动的眼睛一转立刻站起来说道:“这次的比武本来就没有人员的限制,有道是能者居之,只要这位仙友有足够的实力,我大越国愿意俯首称臣。”说着竟然真的弯腰缓缓下拜。

    燕芸芸这一出直接震住了所有人,连楚国的和另外的一位尊者也瞬间看闷了,所有人都不由的猜测起了孟浩然的身份,可是以在场人的实力又那里看的出他灵仙级的修为。

    楚国的尊者舔舔舌头,如果让他就此放弃,还真是心有不甘,他和另一位交互了个眼神后说道:“那就让本尊来试试你的修吧。”

    他说着就想出来试试,可是孟浩然却是大笑道:“哈哈,区区一个初境灵尊,竟然也敢在我面前称‘本尊’?”他说着一身灵仙级的实力再不掩藏,仙级的威压瞬间降临,但是威压却自动避开了尊级以下的人,单单只落在了极为尊级的人身上。

    威压出现的毫无征兆,等楚国尊者察觉时已经为时已晚,以他们的修为也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等他们骇然望向孟浩然时,就听一个恢弘的声音说道:“本座白云山浩然仙尊,从今日起百州之地尽归我座下。”

    ……

    夜幕降临,整个丹阳城却是灯火通明,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谈论着白天的变故,任谁也想不到竟然会有仙尊出现,而且还是盛名已久浩然仙尊。

    丹阳城的北面有一片连绵恢弘的建筑,那是楚国的古皇宫,在楚国迁都以后,这里便成了临时的皇家行宫,只是现在却成了白苏他们的临时落脚点。

    此时的燕芸芸已经换上了一身华贵的宫装,她本就是公主出身,此刻又穿上了宫装,真是说不出的雍容华贵,气质逼人,不过即便如此她也只能坐在下座。

    不过她这一身装扮落在白苏的眼里却显得分外的刺眼,在他的心里始终还有根刺,那就是她的土属元力从何而来?要知道在那时他体内也没有土属元力。

    燕芸芸像是没有看见白苏的不悦,殷勤的向孟浩然举杯道:“多谢浩然仙尊白天助了小女子一臂之力,小女子先干为敬。”说着她便端起杯来一饮而尽。

    孟浩然显然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他随意喝了一杯,还是看在白苏的面子上,然后便直接休息去了。燕芸芸温顺的底眉恭送孟浩然,然后一挥手撤下了所有侍者,整个偌大的殿内就之下了她和白苏两人。

    白苏立刻变的有些不自然了起来,却见燕芸芸端着酒杯笑眯眯款款走了过来道:“这杯我多谢你。”说着,她竟然跪在地上,弯下身子,双手将酒杯聚过头顶,胸前两团白玉瞬间展露无疑,她竟然直接行了一个妻礼。

    白苏眼角抽动,却沉声问道:“你练了龙阳宗的《阴阳缺玉决》,你的土属是从谁那得来的?”

    燕芸芸愕然的抬起头,灵动的双眼内竟然满是错愕,突然她噗呲一笑,然后竟然不受控制的大笑起来。白苏的脸色难免越来越沉,正要爆发之际却听她说道:“你个傻子,你不会真以为我是人尽可夫吧?”

    白苏脸色又是一红,正想说什么,却被燕芸芸纤指堵住,只见她此时双眼内泪光连连,柔声说道:“傻瓜,你不会看我用烈阳剑就以为我是火属吧,其实我们燕国皇室一脉全都是土属。”

    白苏一愣,自己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他一直以为自己体内出现的土属是来自天缘石,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又不是,可是这里又有了一个问题,如果说自己的土属来自燕芸芸,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元力属性要远比她的精纯?

    他还在想着属性的问题,可是室内却是突然一暗,原本那些明亮的烛火竟然都同时熄灭,银色的月光穿过小窗撒在了一具赤果的躯体上,银月之下的燕芸芸宛如一樽完美的雕像,高贵神圣又触手可及。

    一口温气吹到了白苏的耳畔,一瞬间像是点燃无尽的野火,他的脑袋里一阵轰鸣,无数的陌生又艳丽的画面突然在他脑海里闪过,他想不起这些画面从何而来,而他的眼里只剩下了燕芸芸美妙的躯体。

    “吼。”一声低吼,伴随着一声惊呼,然后便是重物落的碰撞和娇媚涟漓的轻哼。黑暗中白苏的呼吸变的越来越粗壮,终于燕芸芸发现了一丝不对的地方,轻哼瞬间转为惊呼,她惊恐的想要逃离,却发白苏不知为何变得力大无比,她被死死的压在了下面,竟然连尊级的修为也挣脱不了。

    很快在白苏的征伐中,燕芸芸的惊呼变成惨叫,又很快转为了虚弱的呻吟。

    而与此同时,就在这同一片月光下的数千里之外,柳妖娆正一指戳穿了一个魔修的额头,而地上已经躺了不下八具魔修的尸体。她看着带血的手指,红玉般的瞳孔骤然一缩,然后只听她邪邪的笑道:“哼,竟然敢动我的男人,活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