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8109396.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40.第一四零章 情债

正文 140.第一四零章 情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白苏的意识渐渐回到了自己的体内,他睁眼一看四周却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自己竟然不知何时进了天缘石的世界。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

    天元石的世界内一片安静祥和,地上种植的灵药还是安安静静的待在那里,可是白苏却发现了一丝不同,原本这里面的土质和外界的灵山泥没有多大的区别,可是现在土质却转黑了许多,而且这变化还不单单只是颜色,他感觉到里面变化最大的还是灵气。

    白苏俯身一模,立刻感觉到土质的细腻,摸过的指间甚至还能用肉眼看丝丝灵气。就在这时白苏突然觉的地面有一丝晃动,像是来自很深远的地底,可是这天缘石的世界不是应该很浅的吗?

    他的疑问还没得到回答,地面就开始了震动,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地下冒出,一瞬间黑泥就如喷泉一般喷涌而出。地面很快就被撑开,甚至连白苏也被推到了一边,转眼一座不小的山丘已经处在了白苏的眼前。

    白苏惊讶的有点合不拢嘴,如此奇观可以说是闻所未闻,可是事实却真实的发生在了他的眼前。山丘成型后震动开始减弱,直到趋于平静,如今的天缘石内已经成了一个犹如四面环水的孤岛。这时一个意志凭空出现,白苏记得那是在镇魔法界里进入天缘石的那股意志。

    “嘻嘻。”一声孩童的轻笑,让白苏内心一震,灵觉告诉他自己的身边正有个看不见的活物,他闭上眼睛,灵觉里立刻勾出了一个孩童的身影。

    看起来这个孩童只有五六岁,但浑身却充满了土属的灵气,甚至可以说它就是有灵气所构成的。这个孩童嬉笑着围着白苏,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般。不过它明显还不会说话,只是开心的笑着,突然它身体一飘,瞬间已经远远落在了小山丘的一面山坡上。

    白苏好奇的一看,那里竟然有一棵被冲散的灵草,这时只见那孩童用手一指,土里的灵气像是瞬间活了过去,全都涌向了那棵灵草,而那棵灵草也像是活了过来,一瞬间开枝散叶、开花结果,眨眼间竟然已经成熟。

    那孩童虽然还没有实体,但是只见它伸手一摘,一个红丹丹的果实就被它摘了下来,然后又是一飘已经来到了白苏的面前。

    白苏见它递来的果子,已经明白了它的意思,他记得这是一种叫血玉果的灵草,一般正常情况下起码要百多年才能开花结果,而且这种果子对疗伤,修复道基有很大的好处,自己也因为这种功能才选着种植这种灵草。

    白苏接过果子,也不客气一下就扔到了嘴里,轻轻一咬一股温热的灵泉立刻向下流去,直接汇聚到了他的道基,不过他的道基实在比常人大出太多,这股灵泉下去效果也只是微乎其微。

    孩童像是有些不满果子的效果,正要转身再去摘果子,却被白苏的一道意志阻止,这些果子可都是上好的灵药,只要是经过镜炉的炼制效果就会直接翻倍,比现在这样当水果吃的效果可就好多了。

    孩童听话的停住,然后静静的站在那里,像是在等待白苏的下一个指令,白苏一阵无奈只好先让它去收集那些被冲散的灵药,这时他突然感觉到外面有人在呼唤他。

    一退出天缘石的世界,白苏就听到燕九炉披头盖里的质问道:“小子,你都干了什么?”

    白苏一惊,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燕芸芸正玉体横陈的躺在那里,只见她双眼痛苦的眯着,身上还到处青一块紫一块的。看到如此情况,昨夜的疯狂立刻回到了他的脑海里。

    “怎么会这样?”白苏内心惊问着,燕九炉却火冒三丈的问道:“你看看芸芸她都被你毁成什么样子了。”

    到这时白苏才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用灵觉一扫,骇然发现燕芸芸身上竟然感觉不到一丝元力。

    “怎么会这样?”白苏再次问着,这次却充满了骇然。

    燕九炉道:“怎么会这样,你还好意思问,你竟然敢采补他,原来都是你这小子干的。”

    白苏内心不由的一阵发虚,可是转念一想和燕芸芸之间的事情自己才是‘受害者’吧?只是现在的情况又似乎是自己有些对不起她。

    这时燕九炉像是回过点气,说道:“你个混蛋小子到底练的是什么魔功,竟然采人根基,她怎么说也是灵尊级的高手,怎么一下就成了这样?”

    经他这么一说白苏顿时想起昨晚那些绮丽的画面,瞬间明白这一定是柳妖娆当初在他身上捣的鬼,事关燕芸芸的修为,他也不敢隐瞒,将这事跟燕九炉解释了起来。

    听完,燕九炉陷入了沉思,良久才传音道:“想不到那女娃子竟然跟幽渊之魔是同时期的妖物,竟然能将功法直接写入你的潜意识,一旦勾起就会采人根基,实在是歹毒,哎芸芸这丫头也真是,以她的天赋只要好好修炼未必不能登临仙位,可是现在…现在只怕是废了。”他艰难的说出最后两个字,燕芸芸可以说是他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如今变成这样叫他情何以堪。

    白苏也心里一阵惋惜,虽然这事大部分是燕芸芸自找的,可是落到如此下场他也于心不忍,他问道:“那不知道还有没有办法补救?”

    这一次燕九炉沉默了很久才叹气道:“哎,也只能怪这孩子命里有你这一劫,办法不是没有。…解铃还是系铃人,小子难道你没有发现你的灵根又变了吗?”

    白苏一愣,自从醒来后意外就是接连不断,他甚至都还没有去怎么在意自己的身体,被燕九炉一说他立刻用灵觉将自己扫了个遍,可这一扫他彻底震惊了。他发现,在他的体内除了精纯的水属以外,竟然还有一团精纯度不在水属之下的土属。他惊到:“这,这是什么?”

    燕九炉道:“小子,你还不明白,现在你的身体里不单单只有葵水灵根,还有厚土灵根。”

    虽然白苏已经大致猜到,但是听燕九炉这么说出心里也是一震,他从没想过一个人竟然可以身具两种灵根。

    燕九炉继续说道:“现在的你也算的上天赋异禀,身具双属灵根,就是放到药王谷也算的上是个难得的天才人物,芸芸跟了你也不算辱没了她。这样你身上那歹毒的功法我会帮你压制住,然后……。”说到这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良久才说道:“然后你再和芸芸双修,直到她恢复灵根为止。”

    “这,这怎么可以。”白苏立刻惊呼。可是古镜里却立刻传来燕九炉的怒吼:“闭嘴!”

    日升月落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白苏盘膝坐在地上守着燕芸芸,可是一天过去她却还没有苏醒的迹象。在他的前面放着那卷龙阳宗的侧卷,按燕九炉的说法,想要帮燕芸芸还得靠这卷功法。

    直到第三天的早上,燕芸芸的手指才微微动了动苏醒了过来。感觉到自己的虚弱她便开口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白苏也算是鼓起勇气将事情跟她说了一遍。

    燕芸芸立刻惊坐而起,尖叫道:“啊,怎么会这样,啊,我不要,不要……。”她顿时陷入狂乱,甚至连春光露尽也丝毫没有在乎。

    白苏迫于无奈,只好将燕芸芸按住,安慰道:“你别急,事情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燕芸芸又被压到了到了地上,满脸梨花带雨的说道:“还能怎么办,我已经废了,我现在恐怕连一个灵君都打不过,唔…飞燕卫怎么办,燕国的子民怎么办,唔…越国接下来怎么办?”

    白苏顿时心里一软,拿过那卷功法安慰道:“真的,真的,我没有骗你,你看这卷侧篇,你自己也会这功法,应该明白这是可以帮你的。”

    燕芸芸原本凄苦的眼睛突然一亮,扑闪扑闪几下后,像是突然醒悟过来,她突然犹如八爪鱼一般缠住了白苏身体,嘴里愤怒的喝道:“那你还等什么?”

    楚国的古皇宫内又响起了一些古怪的声音,只是这次的声音里带了不少的逾悦。

    ……

    远在长青门境内的青山城,灵仙大战所造的痕迹已经淡化了很多,坊间的生活也开始走上了正常的轨道,在这点上就是灵仙也不得不佩服凡人的顽强。

    燕千殇猛的咳了几声,他体内的伤势不轻本不该走动,可是这次来的人却不得不让他加快了脚步。他推开一个完好无损的宅门,立刻就听到数声女人痛苦的惨叫,他脸上露出一阵厌恶,瞬间又掩藏了起来,然后以稳定的步伐走进大厅后,才恭敬的说道:“在下燕千殇,见过各位公子。”

    此时的大厅里一片糜烂,甚至还飘着一股难闻的味道,数个赤果的女体被随意丢在了地上,奄奄一息。燕千殇瞳孔猛的一缩,他发现其中竟然还有女修在里面。

    大厅的中间,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翘坐在椅子上,他敞着长袍,手中还搂着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修,而他的身边还有数个行为更加不堪的青年。

    粉面青年打量了下燕千殇,哼了一声不屑的问道:“你就是燕千殇?”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