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8222710.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41.第一四一章 烽烟再起
    燕千殇惶恐道:“正是在下。”

    粉面青年一拍那女修的身子,就站了起来,然后几步走到燕千殇的面前说道:“恩,你能在浩然剑的手下伤而不死,也算是个人物,以后就跟我吧。”

    燕千殇受宠若惊道:“多谢九公子抬举,千殇必然结草衔环,誓死效忠。”

    九公子满意的点点头,又回到自己的位置说道:“我们天元观的后续部队这几天就会到,你安排好后勤的事物,还有我想问问你对百州之地了解多少。”

    燕千殇眼角微微一抽,心里却在想,这个九公子作风如此糜烂,但却并不是个草包,如今问起百州之地怕是没那么好糊弄。他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开口道:“公子这是打算进军百州之地吗?这恐怕不太好吧。”

    他话音才刚落,却立刻有人插嘴道:“九公子做事还要你教?”这人说着,燕千殇却感觉自己犹如被毒蛇盯上了一般。他转脸一看,却见一个赤果的男人赤条条的站在了大厅中央,这个人有一头硬如钢针的头发,双眼竟然是诡异的琥珀色,光论压力竟然还要在哪九公子之上。

    这时九公子一抬手说道:“螣蛇让他说下去。”

    一滴冷汗在燕千殇的额头滑落,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百州之地现在有浩然仙尊驻守,光这点就让人十分头疼,而且他们的本地势力必然会团结到一起,百州之地那么多年也没有完全被白云山收编,其势力不可小觑啊。”

    “哼。”一声不屑的轻哼从螣蛇的口中发出,但是那个九公子却像是没听见一般,他沉思了一下说道:“浩然仙尊到不是问题,我们天元观的皇图仙尊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孟浩然就交给他好了,至于那些本地势力还入不了本公子的眼,你去将百州之地尊级以上人的资料都整理一份给我。”

    燕千殇恭敬的退出了大厅,匆忙的去准备资料,他一走那螣蛇就哼道:“这些长青门的人真是无用,那个孟浩然连这样的废物都杀不了,看来也是徒有虚名。”

    九公子目光闪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半响才听他说道:“这孟浩然怎么说也是那青瑶仙子的师兄,又怎么可能会差到哪去,难道你忘了你背上的伤了。”

    螣蛇立刻涨红了脸,恼怒的说道:“那次如果不是大公子捣乱,说不定公子都已经拿下了那个青瑶仙子。”

    九公子双眉一皱,不悦道:“住口,仙子又岂是你等可以亵渎的,我实话告诉你,符剑座下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连冷符那叛徒过去之后都变的如此难以对付,就凭你们几个再加上我也只能勉强和仙子战成平手而已。”

    螣蛇有些不甘,却还是低下了高傲的头颅,他说道:“那我们接下来的方向是?”

    九公子这时一挥手,一副地图就立刻出现在了半空中,只见那地图的中间一条碧绿的河流将这地图一分为二,如果仔细辨认,就能发现这河流竟然就是冷水河。

    九公子道:“冷水河连绵数千里,河水两岸山丘起伏资源矿产丰富,我们的目的不高,拿下这么多即可。”他说着手指一划,却是直接将百州之地一分为二。

    螣蛇琥珀色的眼睛一亮,嚯嚯的笑道:“如果这样,那么观主座下的诸公子就再也没人能够轻视您了。”

    九公子收回手指,嘴角却满是不屑,他淡淡的说道:“哥哥们的看法又有什么好在乎的,只是我们来了这里,就暂时看不到青瑶仙子了。”他低低的说着,眼里却充满了淡淡的失望,但是他突然伸手一抓,一把就拉过一个女修,残忍的一笑就又压了上去。

    ……

    丹阳的古皇宫内,燕芸芸和白苏自从进了房间,已经七天没有出来过了。这时又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屡屡阳光透过纸窗落在了花梨木的地榻上。

    燕芸芸柔柔的伸手理了下自己被汗水黏住的长发,可爱俏皮的脸上却透着一股稍有的安详宁静。她搂着一只手臂柔柔的说道:“我不管,你必须得对我负责,直到我恢复灵根以前你都不能离开。”

    白苏平躺在床榻上,显然已经接受了现实,他说道:“现在你体内的元力已经接近饱和,你还是先修复灵根吧,等你…等你用光了,我再来。”他艰难的才将话语说全。

    可是燕芸芸却是不依不饶的说道:“我不要,不要,我就是要你陪着我。”

    白苏只觉一阵头大,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两人均是一惊,除非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不然燕芸芸的手下绝对不会来打搅两人。

    果然那人敲完门后禀报道:“启禀先生,有头燕的消息了。”

    燕芸芸很快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多日不见她的实力虽然倒退了很多,可是一身的气色却是出奇的好,她从手下那里接过一卷小纸,输入她的元力后上面才浮现出了一行小字。

    “大军压境,小心九公子。”她小声的读完,脸色却沉了下去,现在她实力大损,可是偏偏却是大战在即。她一把烧了小纸,喝道:“通知浩然仙尊,聚将。”

    谁也没想到正邪之战打到了现在,魔修们竟然还潜伏了一大批实力不菲的高手,不过一接触正道的人立刻醒悟,这些人竟然都是些各大仙尊或世家的直系后裔,由此可以看出魔修们已经孤注一掷了。

    ……

    白苏几乎是逃似得的出了丹阳城,比起在房里厮磨他更喜欢在生死间跳动的感觉,只是他心里始终有些愧疚,直到他离开,燕芸芸的实力也才恢复到了灵君初境,这个百州之地看来还是得自己给她撑着。

    想到这,白苏脚底一使劲,人已经飞跃出去,他立刻一愣,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稍一感应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何时已经进入了灵君中境,不过随即他便一阵苦笑,在采补了一位灵尊的根基后竟然只进步了这么一点点,自己提升所需要的容量也实在太过于恐怖了点。

    几日后白苏已经到了冷水河的边上,这里一片宁静,如果不是已经知道魔修大举进攻,一定会以为还是安宁的太平盛世。

    清澈的河水涓涓的流着,显然他是来早了,白苏找了一块视野良好的地方盘膝而坐,他本想入定,可是那几日的画面却不停的在他脑海里闪过,甚至连他呼吸的节奏都被带乱了,终于以个恬恬的身影进了他的脑海,燥热终于被压了下去。

    “陆青瑶。”白苏轻轻的念着这个名字,终于进入了正常的修炼状态。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心里一动,河对面的人终于出现了,银岩铁剑悄然跃于手中,而白苏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冷水河的对岸,一个修仙小队在布置着一些东西,一个领头的人物啰嗦道:“快,快点,要是当误了九公子的事情,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他一说完,其余的人立刻就摸索了起来。

    “谁。”那领头的人突然一声惊叫,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动作,齐齐盯住了冷水河的水面。

    一丝洁白的冰霜顺着水面悄然爬上的岸头,那领头的顿时大惊,颤抖道:“法道!”然后他看见了一个身穿白云山内门弟子服的人。

    白苏的寒力毫无保留的释放,这些君级出头的魔修又那里是白苏的对手,只是几个眨眼就剩下了那个领头的。他一剑带着寒气向那人扫去,眼看就要将那人腰斩,左侧的腰际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白苏心里猛的一惊,这痛觉竟然已经是刺穿皮肉的感觉,他立刻放弃那个小头领,右手弃剑往腰际一抓,竟然真的抓住了一只手臂。他转头一看,却看到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咦。”那人也是意料不到自己的攻势竟然会被阻止,他想将手中的匕首在推进一点,可是传来的阻力却让他一阵无力。

    白苏一个闪身已经闪出了十余丈,到此他已经不在去管那个临头,因为他明白眼前这个琥珀眼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正主。

    螣蛇桀桀的笑了几声,说道:“区区君级竟然能碰到我,想来你也不是无名之辈,报上名来吧。”

    白苏沉着的看着螣蛇,却不说话,眼前这个人虽然并没有给他多大的压力,但是他心里却有种危险的感觉。

    螣蛇一划手中的匕首,做了一个古怪的手势,一片刀光却已经连成一片符字。

    看到这一手白苏却是大惊,“三剑成符?”也难怪他会失态,师尊符剑的绝技在一个陌生人的手里再现,其中的震惊是在难以言喻。可是惊归惊,他手下却是不停,体内的元力潮汐飞快叠加,石破天惊的一击已经只在一念。

    这时螣蛇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惊愕,似乎是嗅到了其中的危险,他果断的放弃了已经成型的刀气符阵,身形往后一退,竟然直接消失在了河边的树丛里。

    白苏只觉一整血气翻涌,用错力的感觉让他一阵难受,再去寻找却已经失去了螣蛇的踪影,他神色不免严峻了起来,战争发展到了现在,他终于遇到了棘手的对手。他看着茂密的树丛,嘴角却是一笑,这一刻他似乎是找回到了当年和叔叔在一起狩猎的感觉。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