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8497183.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44.第一四四章 皇剑再现
    白苏双手护住头部等重要的部位,合身直接撞上了风刃漩涡,顿时一整密集又刺耳的金属摩擦声连绵响起,在所有人骇然的眼神中他竟然真的撞了出去。

    此时的白苏看起来浑身是血,数十条长若柳叶的伤口不规则的分布在他的全身,样子看起来虽然惨但他毕竟是出来了。他一出来连气都不曾换一口,只见他嘴角疯狂的一笑,金鳞已经直接向六符中的一人斩去。

    这人明显没有想白苏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破局,一时不免慢了一拍,可就是这一拍,一股冰冷的寒意已经笼罩住了他的全身,而他听到的最后一点声就是一阵浪潮拍岸的涛音。

    金鳞剑上剑罡一吐,一剑直接切开了那人胸腹,而那人就犹如一块冰雕,瞬间裂成了数十块,这一剑之凶猛,石破天惊。

    这六符中的人一死,白苏瞬间感到身上的压力一轻,而那剩余的五人气息也是明显的一滞,显然这六人刚才已经连成一体,一个死,则五个伤。而白苏又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手中金鳞再次催动,寒气和剑罡直接兵分两路,分别向最近的两人追去。

    其余的人明显也没有想到白苏的反应竟然这么快,他们甚至还没有从刚才的反噬之中恢复过来,有那里能抵抗白苏如此强势的攻击。

    这时还在风刃漩涡里的螣蛇简直睚眦欲裂,他想到这六人对九公子的重要性,不免眼前一黑,他立刻催动旗帜强行撤掉风刃漩涡,可是他有那里来的急。

    “你敢!”螣蛇怒吼着,可光是吼声却阻止不了白苏的剑罡和寒气,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位六符;一个被寒冰包围坠向地面,一个则干脆被一剑两段。

    这时剩余的三人终于恢复过来,看是再看到白苏的如此神威后,他们那里还敢再战,期中一人吼道:“逃!”三人立刻分成几个方向开始飞遁。而白苏手里抓着金鳞竟然也不去追赶。

    螣蛇被白苏的举动看的一愣,他有些想不明白如此大好局面白苏为何不赶尽杀绝,他要是肯追至少还能在斩杀一位,可是当他看到白苏起伏的胸口才恍然明白,白苏不是不想追,而是先前的一连串动作,即便是他也已经元力耗尽了,想到这螣蛇气的立刻喷出一口逆血。

    六符剩余的三位已经远遁,可是螣蛇却留了下来,他的内心其实也在挣扎,现在的白苏浑身浴血,气息低落,明显已是强弩之末,很可能只要上去一剑九可以结果了他的性命,可是脚下的那一步却始终都迈不出去。

    短短几息之后,螣蛇无奈的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没敢出手,他正准备退走,可是却突然一愣,然后脸上立刻转为了狂喜。

    白苏此时看不清状态,只是他的胸口起伏的犹如风箱,突然他猛的一抬头,眼中红光闪过,他看到在远处的天际一个一身蓝袍的佳公子正急速向这边赶来,这速度起码是灵尊上境的修为。白苏心里一突,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他一转头毫不犹豫就向百州之地的方向飞去,可是他才刚一转头,就发现身体一滞,周身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些看不见的风束,他回头看一看,却是螣蛇不知道何时又拿出了小旗。

    “喝!”白苏一喝挣脱了风束,可是螣蛇却已经缠了来。螣蛇本来就擅长速度,现在他一心留人,白苏想不付出点代价怕是很难离开。

    远处的九公子已经在不远的地方,白苏脸上闪过一丝决然,体内元力潮汐叠起,正准备全力一剑逼退腾蛇,可是他还未出剑就察觉到空气中竟然有一丝异样。

    这片山峰之上突然多出了很多肉眼可见的丝状气流,这些气流像是潮水海浪,可又与水属完全不同,千丝万缕的气流连成一片,将白苏团团缠住,而白苏发现不管他想要往哪个方向走,都变的犹如逆水行舟。

    “法界?”白苏的心里闪过一丝疑问,瞬间又排除了这个念头,这应该是有些类似《流云仙决》的功法,不过虽然这并非真正的法界,可是光看这声势就知道来的这人绝对不好对付。

    九公子一路飞驰,英俊的脸上却是阴沉无比,他给六符的每个人都下过秘法,现在他已经知道六符已经死了一半了,而罪魁祸首自然就远处和螣蛇缠斗的人。他飞着手中却一已经拿出了那只‘龙须笔’,只见他边飞,边提笔虚晃了几下,这漫山遍野的风力都像是受到了他的牵引,一股激烈的龙卷,瞬间在远处的山头形成。

    风力呼啸,原本如丝的风束瞬间就成了摧毁万物的利刃,白苏只觉周身刺痛,连他的**强度竟然也有些顶不住,而螣蛇早在刚才就已经退到了百米以外。

    白苏暗叫不好,他发现那龙卷也不过是刚刚形成,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丝线的杀伤力竟然直线上升,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立即想办法。

    远处的九公子脸上闪过一丝残忍,在他看来白苏以是瓮中之鳖,等他赶到之时,便是龙卷正在的发威之刻,到时候除非是灵仙,不然只有被乱刀分尸的结果。

    看着远处的人不停接近,白苏的脸上竟然闪过一丝疯狂,只见他周身元力一收,而手中的金鳞却骤然亮起。金鳞缓慢而沉稳,层层波纹以剑身为中心,缓缓向四周荡去,这些波纹和丝状气流一碰,就硬生生的将它们挤到了一边,与此同时一股煌煌的威压向整个山头压了下来,真正的越王秘技‘求皇剑诀’,在相隔多年以后再次在这时间展露真容。

    九公子人未到,可是远处山头的威压却让他心头直跳,这一刻竟然连他也觉得有点心理发毛,像是被一位渺视众生的强者给盯上了。他不甘示弱,催动全身元力喝道:“好!想不到仙林还有你这样的人物。”他人未到,声音却已经远远的传了出去,而手下也不闲着,大量的元力被灌进了那杆符笔。

    元力注入,那符笔像是瞬间活了过来,笔毫散开、蠕动犹如神龙的须发,这些须发看起来与那些丝状气流十分相似,但却无比凝实。他这边一张,而远处山头的气流立刻也变得激烈了起来,这一刻不论是草木、山泥都被梨了起来,在漩涡中直接就被切成了粉末。

    就在这时白苏突然发现四周一静,自己已经身在一个巨大的风眼之中,这一刻像是世间一切都已经远离于他,可是他知道最终的一击马上就要来临。白苏的嘴角弯起一个弧度,他竟然还在享受这生死一线快感。

    金鳞终于完全刺出,而漩涡也猛的一缩,完全集中在了白苏身上,两者刚一接触,漩涡立即爆开,变成无数失控的利刃,这些利刃铺天盖地,避无可避,除了硬吃没有其他任何办法。而金鳞一击就穿透了漩涡,巨大的剑罡骤然形成,竟然直斩远处的九公子而去。

    九公子瞳孔猛的一缩,如此远的距离可剑罡却是瞬息以至,强力的压迫竟然让他连气都有些喘不过来。他毫不犹豫的又掏出以杆稍大一点的小旗,那小旗一卷,‘龙须笔’的长须竟然瞬间爆涨了数尺之长。只见他提笔轻轻一点,无数的丝状气流立即全向那剑罡缠去。

    剑罡势如破竹,而丝状气流却是联名不绝,而两者的交汇处一片狼藉,整片山林整整被刮去了一大片植被和土壤。

    剑罡层层推进,离九公子越来越近,而九公子却不闪不避的站在原地,但是他全身的元力犹如沸腾了一般全都往龙须笔里涌去,这一刻其实并不是他不避,而是他已经明白自己避不开。

    狂乱的气流在经历了一个高点以后,开始慢慢的归于平稳,而白苏的剑罡也被消耗的只剩一道虚影,终于九公子手中的符笔一下点在了剑罡之上,剑罡终于应声而碎,然后消匿无形。

    九公子站在原地,他手中的符笔已经趋于黯淡,像是灵气都被消耗光了一样,连笔毫都已经变回了原来的长度。远处的山头,全是裸露的黄泥,整个山峰直接矮了一截,而山峰上已经没了白苏的身影。

    这时螣蛇浑身是血的出现在九公子的身边,显示是没有完全躲开刚才的乱流。他一出现就跪到在地说道:“公子,你罚我吧。”

    九公子不说话,正盯着那个山头发呆。螣蛇不禁抬头望去,却看见九公子的手正在剧烈的抖动着,他心里不由的一慌,九公子在他心里无疑是神话般的存在,可如今却跟人拼成了这样。

    “好厉害的人物。”九公子有些失落的说着,连声音都有点颤抖,他知道如果没有那小旗的法阵加持,即便是他手持准仙级的‘龙须笔’,只怕也接不下白苏刚才的那一剑。

    突然,他神色一变,暴戾的说道:“找,一定要找到他,不计一切代价,我一定要杀了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