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8583798.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45.第一四五章 震慑
    螣蛇面色一僵,虽然他心里也将白苏恨了个半死,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公子,风杀旗阵意义重大,还请公子以大局为重啊。至于那小子就让属下去,属下必定不辱使命。”

    “你?”九公子说着,眼神里却全是不屑,说道:“那小子虽然吃了我一击,必定已经重伤,但这种人只要没死就绝对不容轻视,如果六符还齐全,我会放心让你们去,如今除了我,你们怕都是有去无回。”他说着,就想去追寻白苏,可是他才刚抬脚就硬生生停住了脚步。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鸣叫,一只符鸟带着残影飞掠了过来。看到这只天元观的符鸟,九公子的眼睛却是危险的眯了起来,从他出来到现在已经三天时间,以符鸟的速度绝对不会这么慢。不过现在他是怎么都不会想到,他自己任命的燕千殇竟然是白苏这边的人。

    九公子一把接过符鸟,一道信息立刻进了他的意识里,里面不单有白苏的详细资料,还有另一个消息。

    “想不到老三老五,也到了这块鸟不拉屎的地方。”九公子眼底闪过一丝怨毒,显然是将符鸟来迟的事情怪到了老三老五头上。

    螣蛇一听也是面带怒色道:“他们竟然敢延误战机。”不过他转念一想,只是让符鸟晚点飞,就是九公子闹起来也只能不聊聊之。想到这他立刻转移话题道:“公子,是不是有那小子的消息了?”

    九公子脸色瞬息间数次变化,好一会才说道:“那小子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我们折在他手里也不算冤,既然他们来了,地方我们就暂时让给他们了。”

    螣蛇一惊,显然没有明白九公子的意思,正要询问,却见九公子已经转身朝青山城的方向飞去。

    ……

    山峰上的人纷纷离去,只剩光秃秃的山头和山峰下涓涓流淌的冷水河。河水冰冷刺骨,可是这冰冷的感觉让白苏的身体舒服了不少。

    即便是在这冰冷的河水里,白苏还是觉的自己的全身都火辣辣的,尤其是那些被风刃切开的伤口,他已经搞不清自己身上究竟有多少伤口了,只是暗暗苦笑,自己现在的样子估计早就毁容的面目全非了吧。

    除了全身的刺痛,道基处也传来阵阵撕裂的感觉,不过白苏感觉还好,起码没有想以前那样一剑就将道基弄成浆糊了。他勉力运转起体内的元力,丝丝凉意立刻从冰冷的河水里渗入他的身体,他默默疗伤,任身体随波飘向远方。

    一天以后,哗的一声白苏从冷水河里一跃而出,此时他才看清了自己的全身,现在的他全身只剩一些布条子,肌肤上布满了一条条可怖的伤口,不过这些伤口处皮肉已经有些平下去,相信用不了几天就可以恢复如初,只是道基处的空虚要恢复过来可就不容易。

    这时他一把从古镜抓过一把丹药,看也不看就往嘴里一塞,脸上立刻泛起一片红潮,他精神一震大致辨明了方向,就向丹阳的方向飞去。九公子和旗阵的出现绝非偶然,如果魔修那边真有大动作他就必须得先把这消息带给大师兄。

    几日后当白苏它进丹阳城的时候,身上的伤口已经基本痊愈,除了新生的肌肤偏白点以外竟然没有留下一点疤痕,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惊叹厚土灵根的强大恢复力。

    他一路畅通无阻的进了丹阳的古皇宫,这时有不少人正在原来的大殿里讨论着什么,白苏推门而入,第一个落入眼里的就是一身黑绸的燕芸芸。

    以见白苏,燕芸芸立刻双眼一亮,那眼神竟然犹如饿狼见了肥羊一般。白苏心里没由的一跳,禁不住脸色一片燥热,这丫头难道没看到这里有这么多人吗?他立刻分散注意的说道:“我师兄的。”

    燕芸芸像是完全没由看到其他一样,继续盯着白苏说道:“浩然仙尊收到门内的急信已经回白云去了。这次对方声势浩大,我们正在商量对策,你既然来了也一起出点主意吧。”

    白苏有些尴尬的看着在座的七八个人,这些人竟然全有灵尊级的修为,里面不少还都是些熟面孔,彭虎等人赫然在列。这些人看着白苏,眼里的表情各不相同,有羡慕、有巴结、有鄙睨、有不屑。他一一将各人的态度记在心里,然后才开口说道:“我刚才冷水河对面回来,那边有被布下了一个规模不小的旗阵,如果让阵法的旗点完全过河,正面战场怕是会变的很麻烦。”

    白苏说着,但是下面的人却像是一点都不惊讶,其中一个老道士一甩拂尘,语气不屑的说道:“天元观的符法阵法历来有名,这样的战事就是不用侦查也能知道,对面必然会布下阵法。”

    老道的语气让白苏眉头一皱,眼中红光一闪,这老道竟然还是个灵尊巅峰的人物。看是看出白苏的不悦,燕芸芸马上插嘴介绍道:“这位是天残道人,也算是这百州之地老一辈的前辈高人。”

    天残道人嘴角冷笑说道:“小子,听说你最近很出名,不过就算你是白云山的人,我们这么多位尊者在这议事,你也不能就这么闯进来吧,正是没大没小。”他说着视线转向了燕芸芸,用眼神向她施加压力。

    白苏也不说话,也转脸看向燕芸芸,他突然想起了多年前在地火山的那次,不由觉得好笑,这次这个女人又会怎么选择呢?

    燕芸芸这时一改先前的随和,突然间立眉怒道:“天残我敬你是前辈,所以让你加入我们这个百州联盟,但是如果你倚老卖老,寸功未立又想赶走这里军功最高的人,我劝你还是别等我动手,最好自己滚蛋。”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还是那个神秘异常,整天智珠在握的燕先生吗?不少人都在燕芸芸和白苏身上互看,看今天这情况,这两人拼在一起的传闻应该是真的了。

    天残道人干瘦的脸上没忍住抽动了几下,他近百年来日日被他人供奉,那里受过这样的侮辱。他正想爆发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契机竟然瞬间被好几个人锁定,他放眼望去竟然起码有四位尊者锁定了自己,这些人修为不如自己,可是群起而攻,自己也讨不到一点好处,而且他隐隐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回头看到的却是满脸戏虐的白苏。

    咽了一口吐沫,天残道人只能忍了下来,但是嘴上却不示弱的说道:“哼,小子你听着,法阵什么的只不过是小儿科而已,这次最大的麻烦是皇图,就是你师尊符剑仙尊亲来也不敢说能赢,孟浩然就是在这在他面前也走不出三招,如果没有人克制他,别说是这百州之地,就是一直打到白云山下恐怕也只是时间问题。”

    白苏没搭理天残,而是扫视了一眼在座的人,然后漠然问道:“你们就是在讨论这个问题?”

    这次连燕芸芸也低下了头,她是最早知道这个消息的人,而且她更清楚皇图的可怕,只是不甘心就这么放弃百州之地,所以她各方邀约,才组成了这次的联盟会议。

    这时天残道人又冷哼道:“不然你以为我们在这干嘛?”他说着又看向燕芸芸,说道:“这件事老夫还是主张主动撤退,皇图不是我们能抵挡的人物,只有等白云山派来足够重量的人物,才能挽回局面。”虽然他的人缘明显不好,不过这话还是获得了另外几位尊者的认同。

    燕芸芸的脸色不免变的铁青,只能无助的望向白苏。白苏突然冷冷一笑,看着燕芸芸,手上一动已经拿出了一颗粉色的珠体。这个珠体一出现,在场的人里立刻就觉得全身有些不自在,就像是心中的某种**被触发,又得不到宣泄一般,一时间心痒难耐。

    就在他们好奇这珠体究竟是什么的时候,白苏开口对燕芸芸说道:“当年在燕境,妖后亲临要夺飞燕港,结果妖后只剩下了这颗妖丹。”

    “哗!”白苏的这话立刻让在场的一片震惊,外界相传紫玉妖后是死在了白苏手里,但是这种说法到现在也没有人相信,可是白苏如今拿出了妖后的妖丹,人们纷纷猜测,难道紫玉妖后真是死在白苏手里的?

    这时白苏又抬头对所有人说道:“当年,浊妖王再乱军之中一心想要杀我,可是我还是好好站在这里,他皇图再强能强的过妖王妖后吗?”

    在场的这些灵尊不免脑子有点短路,都不由想到皇图再强毕竟还远没有达到妖后妖王的境界,不论白苏杀妖后是不是真的,当年浊妖王想杀他不成,引出了那场比试到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这时白苏还没说完,只见他一抬手,手里已经多了出了一根洁白的羽毛,只听他高声说道:“我,白云山符剑仙尊座下白苏,手持白云令,内掌赏罚,外主杀伐,尔等谁还要退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