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8646861.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46.第一四六章 地心土
    每个仙门都有一个可以代行掌门职权的令牌,白云令无疑就是其中之一,暂不提白云令的传送功能,单单是他所代表的意义,就已经不是在座的这些人可以项背的。百州之地虽然相对独立,但是世代都是在白云山的庇护之下,见到白云令,这些灵尊也不敢托大,立刻站了起来以示敬意。

    天残尊者此时脸色已经胀成了猪肝色,但却不得不也随着众人站了起来,别说他只是个灵尊,就是等他到了灵仙见了白云令也得表示出敬意。

    这时众人齐声道:“我等愿听候差遣。”

    白苏环顾四周终于满意的点点头,只是当他碰到燕芸芸的目光时,却是一阵头皮发现,这丫头的眼神简直是要吃了他啊。

    接下来就是燕芸芸开始安排每个势力的防守任务,待众人散去,她再不顾及形象,一把搂住白苏娇滴滴的吹气道:“白大哥,你刚才真是太帅了。”

    说完她一挥手,大殿的门窗都自动关了起来,一匹黑绸毫无阻碍的全滑到了地上,只听燕芸芸娇柔的说道:“白哥哥,人家又可以再练功了。”

    丹阳的大殿内春光无限,而远在千里之外的白云山上却是山云密布,一片压抑。

    符剑站在山峦之巅,一动不动犹如一颗顽石,而她的身前一个干枯伛偻的身影盘膝而坐,相比符剑他更像是千万年没有动过的一般。此时的云中道人身上已经很难感应到生气,他枯坐在那,就如一棵快要干死的枯木。

    “想不到这一次浩然竟然会忤逆我的意思。”符剑静静的说着,可是陪伴她的似乎只有呼啸的山风。

    “这些孩子都长大了,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我们就随他们去吧。”一个声音在山峦上响起,这是云中道人的声音,可是那棵枯木却是完全没有动过。

    符剑叹了口气道:“那看来只有我自己去趟百州之地了,浩然虽然天赋极佳,可是他还不是皇图的对手。”

    空中又响起云中道人的声音:“皇图的弟弟死了,他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不过我到是认为你没必要过去:其一你自己体内的伤势也没有全好;其二皇图虽然强,但是浩然保下自己和白苏那小子,定然是没有问题。”

    虽然听云中道人这么说,但是符剑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她毕竟还是一个女人,如今整个山门的事情都压到了她的身上,难免会展露一些女人的特性。她说道:“魔修的这波进攻实难抵挡,战斗到了现在才是真正见生死的时候,大局之下这些魔修无非在争取最后的那点时间。或许我该让青瑶回来。”

    云中道人回道:“缈绫,淮阴山的‘五灵御天阵’绝不能破,天元子一个人独享魔气的威能,整个南疆没人是他的对手,极火老儿的实力并不在我之下,却还是那么干脆的伤在了他的手里。”说的这他犹豫了下又说道:“或许我们可以让她过去。”

    符剑眉头深深的皱起,她已经明白云中道人指的是谁,半响才叹息道:“他们这代人,只怕要比我们当年还苦。”

    ……

    遥远的燕境内,曾经一片废墟的鹊州地火山如今却是一片热闹景象,这里崛起的突然,又时间短暂,大片的建筑工事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不过漫天的烟尘却没能掩盖这里欣欣向荣的情景。

    虽然很多地方还很简陋,但是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却是络绎不绝,神奇的是来往的人群里竟然还有不少的妖修,这些妖修行走在人群竟然连掩饰身份都懒得去做,和人族谈起生意来更是毫无一点违和感。

    吴胖子站在修补过的城墙上,手里抱着一个大胖小子正满脸自豪的看着下面熙然的人群,而在他的身下,昔日鹊州的牌匾已经不见,取而待之的却是‘白無之岭’四个大字。

    这时一个青衣小帽的少年匆匆跑上了城头,急道:“家主,您特别吩咐的位置上来符鸟了。”

    吴胖子浑身一震,立刻将大胖儿子交到了那少年手里,自己却急匆匆的向内宅内跑去,即便是后面传来小孩的哭声,也没有停下一步脚步。仅是盏茶的功夫,吴胖子又匆匆出了城墙,直往西面的一个山头而去。

    西面的山头上荒草成衣,仅剩的几棵大树上都被绑上了一面精美的彩旗,这些彩旗用料考究,上面的图案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竟然还是用金线绣上去的,只是那图案本身有点不美观,那是一种动物,四条短腿、一头一尾,背上还有一个大大的壳子。

    吴胖子刚一到山头,就被一群青皮肤的妖修迎了进去,一看就知道是这里的熟客。这山体上没有任何建筑,却有许多的山洞,吴胖子每次都会被地甲一族的打洞功夫震撼到。很快在一个宽阔的地穴里他见到了一个滑稽的身影。

    地甲妖王看着眼前个弱不禁风的吴胖子,心里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专门拿些小恩小惠来腐化自己的子子孙孙,让他们变的只知道享受,不过看在修炼没有被耽搁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你又来干什么。”地甲妖王问着。

    吴胖子站直了身躯,突然夸张的说道:“恭喜大王,贺喜大王,你们地甲一族马上就要迎来一个腾飞的时代,超过浊妖一族指日可待啊。”

    地甲妖王一愣,不耐烦的说道:“停停,你这小子这次牛皮吹这么大,要是敢骗本王,本王一定……。”他想出言威胁,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族人已经完全被这小子给利益绑架了,只好悻悻的作罢。

    吴胖子权当自己没听见,一脸献媚的拿出一个小黄色的小纸包,神秘的说道:“大王,您看这是什么。”

    地甲妖王有些好奇的接过,起码他知道这吴胖子总能找到一些好东西。不过小纸包一入手他马上就有些失望,这只是一张失去灵气的普通的符纸,而且非常的轻,里面好像并没有包什么东西。他耐着性子打开,发现这纸包里除了一些黑色的粉末外竟然空无一物。

    地甲妖王正准备发怒,可是他的鼻子突然动动了,他闻到了一股十分醉人的味道:“这,这是。”他叫着,然后将自己河童般的脑袋直接贴到了那张符纸上,到这时他才看清了那些黑的粉末,那些粉末漆黑、细腻,却充满了浓郁的灵气。他立刻倒吸一口凉气,失声叫道:“地心土,地心土!”

    “这东西那里来的。”地甲妖王急切的望向吴胖子,双眼内早已完全没有了妖王的气势,竟然全是赤果果的渴望。

    这时吴胖子立刻抓住时机回道:“启禀大王,这东西可是白少仙刚刚用符鸟送来的,好像是他无意间发现了一座矿山,里面有很多这样的泥土,于是就用符鸟送点过来让大王你先品鉴下。”

    地甲妖王这时口水都快滴下来了,他问道:“一座矿山?那小子有没有说那矿山里有多少这东西?”

    吴胖子像是冥想了一会,然后笔画了一下才说道:“白少仙说,好像有山那么大。”

    这次地甲妖王彻底坐不做了,他自然不相信会有山那么大的地心土,但是就是单单符纸上的那么一点点,就已经够理由让他跑一趟了。他立刻问道:“说那小子在那?”

    吴胖子立刻道:“白云山境内,百州之地。”

    ……

    白苏悄悄的移开燕芸芸的粉臂,经过这几日的灌溉,她的身体再一次被填满,前方已经传来遭遇的战报,又到了他该走的时候了。看着一脸恬静的燕芸芸,回想着这几日的疯狂,他忍不住低头吻在了她的额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鬼灵的姑娘已经走进了他的心里。

    “走吧,温柔乡可是英雄冢。”白苏的意识里传来燕九炉的催促声,他应了一声,悄然消失在了这个房间里。

    昨日大师兄便已经回来,这无疑给整个百州之地都增加了一份胜算,只是作为唯一的一位灵仙,大师兄是轻易不能动的,在正面战场上只能靠像白苏这样的修士了。

    几日后,白苏就到了靠近前线的一个据点,这个据点十分华丽,看样子应该是某个凡人家族逃亡后留下来的。负责这个据点的是一位名叫邵远的灵尊,白苏一见他就直接问道:“前线情况怎么样?”

    这个邵远倒也没什么架子,回道:“这次魔修进攻的战线拉的很长,而且明显有阵法的辅助,战力几乎是凭空提高了一级,甚至很多高级点的修士还有些特殊的攻势,比如斗法时打到一半,对手会突然凭空多发出一道风刃。”说道这他不禁摇摇头,显然是战况不怎么顺利。

    白苏心里已经明白这应该就是那个‘风杀旗阵’,只是他对阵法的认知并不深远,除了拔除旗点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现在已经正式开战,再那一去寻找效率似乎低了一些。想到这他就问道:“那一块地域的战斗最激烈?”

    那邵远将手指往地图上一指,就指出了一个地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