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8711580.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47.第一四七章 魔符
    “就是这,雪顶山。”

    白苏随眼看去,发现那是一个接近冷水河的一座大山脉,山脉上除了有若干矿点外,他本身的高度的就非常适合作为一个制高点。

    白苏说道:“我需要一个懂阵法的人。”他本身可以比较有效的去拔除一些旗点,但是他却分辨不出那些旗点是比较重要的。

    邵远不禁有些犯苦,说道:“符修本身就比较稀少,像我们这些小地方又那里留的住好的,不过在外面的营地里有不少过来狩猎赏金的,你可以去找找看。”

    白苏一想也是,淮阴山的战斗说穿了就是双方法阵的对抗,稍微有点能力的符修都比较被掉过去了。他点头,告别邵远出了临时的帐子。

    外面的营地说是营地,其实就是一片乱石堆,然后有不少修士盘膝在一些比较平坦的石头上恢复着元力。这些修士实力曾差不齐,有的身上还明显带伤,当白苏出来的时候,他们都立刻将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一个好的队友,无疑会让他们获得更多的军功,还更安全。不过他们很快就失望了,因为在他们眼里白苏只是一个灵君中境的人物,这样的实力,在这里不说是垫底,也是中等偏下。

    白苏没有理会这些人的眼光,他径直走到一块大石上,大声道:“我需要一个过得去的符修跟我去雪顶山,收获对半。”

    现场立刻发出了一丝骚动,立刻有好心人提醒道:“这位仙友,雪顶山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原先守卫的人已经退回来了,听说那边有灵尊中境以上的人驻守,你去无疑是送死。”

    白苏向那人点点头,不过还是继续说道:“有符修吗?”他感受到四周的人像看傻子样看着自己,心里也是一阵无奈,看来还是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了。

    他正准备转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叫道:“我去。”

    听到这声音白苏心头没由的一紧,这个声音沉闷古怪,分不清男女,他朝那人看去,却见山道上缓缓走来一个浑身黑袍的人。那人的黑袍很大,大的看不出体型,头上还戴了一顶黑纱斗笠,将整个人遮的严严实实。

    虽说修仙界里有不少脾性古怪的人,但这么一个人实在让白苏有些放心不下,他眼里隐晦的闪过一丝红光,可是他的脸色却更看看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在那一身黑袍之下全是浑浊的雾气,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本体。

    黑袍人已经来到营地之地,他对着白苏说道:“这位仙友我可以吗?”

    这时反倒是白苏心里忐忑了起来,这个人完全看不出深浅,甚至连是不是魔修都分不清楚。他犹豫了下说道:“雪顶山上绝非善地,我这次去的任务也十分重要,仙友可否以试身手?”

    其实白苏并不是怕这人实力不行,能挡住他的破镜之眼,光这点就已经十分难得了,他主要是想让这人出手,只要他一出手,元力的属性就再难隐瞒。

    黑袍人没有异议,他点点头,也不见他拿出符笔,只是用伸手凌空几次虚点,一道隐晦的符文已经显现在了白苏面前。

    现场一片惊呼,且不论黑袍人的修为如何,光他这手虚点成符就已经让人赞叹。可是白苏的眉头缺越皱越深,他发现刚才黑袍人用的元力竟然毫无属性,明显是刻意的隐藏过。

    黑袍人又问道:“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白苏顿觉有些骑虎难下,不过他已经感觉到,这个黑袍人的声音虽然明显掩饰过,但那语气却是十分的客气。想到这他点头道:“行,不过我们要马上起程。”

    黑袍人像是有些喜悦,立刻答应道:“好。”

    两人很快就离开了这个临时的据点,一路向雪顶山行去,一路上白苏虽然多方询问试探,但也仅仅知道了这个黑袍人,名叫魔符,这显然也是个假名,终于为什么要叫这个,黑袍人就不肯再说了。

    雪顶山因为山势奇骏,山顶终年积雪而得名,不过这山的高度和白云山相比,还是相差甚远,之所以终年积雪很大的程度还是受冷水河的影响。

    一进入雪顶山脉里,白苏立刻找到了数个旗点,他在地图上大致标出了旗点的位置。魔符大略一看,却直摇头道:“你确定这是个符阵?”

    白苏不禁愕然,‘风杀旗阵’他是亲身体验过的,他有些不明白这魔符为什么要这么问。他犹豫了一下,拿出自己缴获的那些小旗递给魔符,说道:“就是这些小旗,我肯定这一定是一个大型的战争符阵。”

    魔符接过那些小旗,放在眼前仔细观察了一下,半响他才用那古怪的声音说道:“这些小旗的确是用来布置符阵的。”说着这他又指指地图上的那些小点说道:“如果这些小点里都有一面这样的小旗,那么这里恐怕就不只一个符阵了?”

    白苏听完,内心不免一惊,问道:“不只一个符阵?”

    魔符道:“对,这些旗帜都是风属,但是地图上的符点明显又很乱,完全不符合符阵的排列,所以我推断,它们很可能…不属于一个符阵。”说到这,魔符的声音有些迟疑,显然是缺少了一些自信,不过他立刻又说道:“要是能够找到一个旗点看一下,事情就更清楚了。”

    白苏点点头,看来也只有先拔掉一个旗点再说了。

    ……

    青山城内,作为这条战线的后勤基地,此时已经人声鼎沸。皇图站在临街的一个窗前,看着下面熙攘又有序的人群,突然出声道:“恩,这燕千殇修为差了点,后勤调配到是做的井井有条。”说完他转过身来,在身后正安安静静的立着十余个人,其中螣蛇和九公子赫然在列。

    谁也没有想到,皇图说的第一句竟然是在夸赞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时间竟然完全猜不到他的用意。

    这时皇图的脸色突然一变,一片肃杀立刻布满了整个小楼,只听他继续说道:“你们这些人要斗只管斗,但是后勤这块你们谁也不许染指,不论是谁要是坏了本座的大事,就是观主也保不了你们。”

    在场的十余人立刻都变的冷汗淋淋,像皇图这样的实力,光是一点威压就已经让他们有些喘不过气。

    “谨遵吩咐。”众人齐声响应,皇图才满意的点点头,身形一模糊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他一走众人才敢松了一口气,这时一个衣着华贵的青年突然出声说道:“老九果然知人善任,只可惜运气背了点,听说你手下的‘六符死士’这次死了近半,都照这死法,你的可得再加把劲才行。”

    提到死去的手下,九公子不免脸色铁青,他冷哼道:“那还要多谢三哥关心,小弟这次实力大损,在新的死士补上来前怕是不能更两位哥哥并肩作战了。”

    三公子嘴角阴冷的一笑,而他的身边又有一人出来说道:“九弟你也真是不知道死活,那浩然仙尊怎么说也是名声在外,你就这么施施然的过去,人家不找上你才怪,不过就三个死士换你一命,怎么看都还是很划算的,只是下次你可就不能再这么冲动了。”

    九公子脸色又冷峻了一分说道:“多谢五哥教导,九弟铭记在心。”

    三公子和五公子齐声大笑着离开了这个小楼,很快小楼里就只剩下了螣蛇和九公子。

    螣蛇恨恨道:“公子,论天赋才华这些家伙有那个比的上您,如果不是他们背后的那些老头子…。”

    这时九公子一抬手,螣蛇立刻闭上了嘴,三公子双眼里闪过一丝阴毒,说道:“你去转告燕千殇,如果前线问到了那个叫白苏的人,记得让他拖上个三天。”

    螣蛇的脸色也一阵狞笑,随即又问道:“公子,你说那小子会让他们重创吗?”

    九公子像是想起了某些愉快的事情,缅怀道:“青瑶仙子的师弟,又怎么会差到哪去,要是能两败俱伤就更好了,不过好像已经不关我们的事情了,哈哈。”他说着,有点神经质的转身离开,他背后的螣蛇的一阵无语,在他眼里九公子什么都好,就是一提到青瑶仙子,就会变的神经兮兮。

    数以千记的魔修浩浩荡荡的飞离了青山城,燕千殇站在三河交汇之地,却是心忧重重,他从没想过会有像皇图这种级别的人来到这里,看他势在必得的架势,百州之地的局势就更加严峻了。

    这时他想起了魂牵梦绕的燕芸芸,为了她,为了大燕,他甘心堕入魔道,从此两人再无可能,说他心里不痛又怎么可能。他又想起了白苏,他也听过白苏和燕芸芸的传闻,只是到了如今的境地,除了祝福还能做什么呢?

    燕千殇力在那里,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这让他的心里舒服了许多,然后他一松手,一只如飞燕一般的符鸟急速的没到了云层里面。向这样的符鸟,每天都至少要放出上百只,谁又会去在乎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