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040.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章 李夜的转变
    前面的是一道光,一道刺激得让人睁不开眼的白光。 复制本地址浏览//%77%77%77%2e%62%69%71%69%2e%6d%65/李夜感觉自己离那道白光越来越近。某一刻,李夜突然睁开了双眼,却把病床旁的年轻少妇吓了一跳。少妇很是惊喜,连忙跑了出去,边跑还边喊“医生,他醒了……”李夜迷茫的看着天花板,大脑越来越重,像是在逐渐膨胀一样。“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在天岚宗么?欧阳呢?思思呢?”李夜还要继续往下想,脑袋嗡鸣一声,无数信息汇入了大脑。他再次陷入了昏迷,但在这段时间内,李夜的内心却是十分震惊又茫然的。这具身体已经不再是他的了,此刻的李夜,是处在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身体内。身体原主人也叫李夜,是吉明市的一个富二代大学生,昨天晚和死党谷明旭喝酒回来,半路被一群人围殴,李夜被打成重伤。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被打的原因,失去了好多记忆片段。“想不到我竟然侥幸逃过了一劫,也罢,当是新的开始吧。”李夜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病床周围站着好几个人,所有人都用异的眼光注视着他。李夜第一眼看到一个面容憔悴的年男子正愧疚的望着自己,除此之外是无尽的关心,其次是之前惊鸿一瞥的少妇,同样一副关心的神情。少妇身后,一个小女孩有些胆怯的瞟着他。这三个人,李夜再熟悉不过,准确来说,应该是原主人的家人,那个少妇是他的后妈,原主人和她的关系似乎很不好。“想不到来到这里,我居然会有家人,还有个妹妹,呵呵……”李夜在心头笑着,笑着笑着感到无尽的惆怅和欣喜,前所未有的轻松感。李光明回头看向医生“医生,他没事吧?”主治医师摇了摇头,却皱眉道“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伤口也痊愈了,只是,我始终不明白他的伤,到底是怎么痊愈的。”刚说完,白大褂身边的一个女护士嘀咕道“哼!老天眼瞎了呗,算他命好!”白大褂回头瞪了她一眼“杨雪,注意你的措辞!”杨雪不爽的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病房。李夜认识那个女护士,之前某一次在ktv里面遇见过她,自己貌似还对她动手动脚,或许是这个原因,才会让她这般痛恨自己吧。白大褂又说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觉得还是留院观察,毕竟一个骨折的人,不可能一夜之间恢复完好。”“可能是你们之前弄错了,我并没有骨折。”说话的是李夜。所有人回头看着他,只见李夜坐将起来,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看着在场的人。“不可能,昨晚是我帮你做的手术,你确确实实骨折了。”主治医师显然对自己深信不疑。李夜轻轻一笑“你不相信?”说着便下了床,李光明和陈红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我现在一点事也没有,对了,谷明旭在哪里?”李夜伸展了一下双手,觉得十分舒畅。这时,李光明回答了他“在楼的病房。”李夜二话不说走了出去,李光明和陈红带着小女孩不声不响的跟在他身后。一家四人,默默走楼梯。李光明夫妇并未看到李夜的表情,走着走着,突然听到李夜开口“爸,让你担心了,妈,对不起,原谅我以前对你的态度……”夫妇二人忽然停下脚步,怔怔的看着李夜的背影。李夜头也不回,两人都看不到李夜的面部,倒是他们的表情很是精彩,除了惊讶之外,便是前所未有的欣慰和感动。李夜转身消失在楼梯口。陈红的双眼情不自禁的留下了眼泪,从嫁到李家之后,这还是李夜第一次叫她一声妈,快六年了。李夜的生母早年因为癌症去世,李光明随后又娶了陈红,陈红年纪只李夜大十岁而已,当时李夜很是不理解,从来不肯叫陈红一声妈。这个转变,让得李光明和陈红感到惊讶。李光明拍了拍陈红的后背,欣慰的松了一口气“李夜成熟了。”陈红点了点头,同样感到无的高兴和欣慰,怀的小女孩则替她擦了擦眼泪。殊不知,李夜也留下了重生和感激的泪水。李夜来到谷明旭所在的病房,谷明旭正在无聊的看着电视。看到李夜一进来,谷明旭被吓了一跳“我擦,你怎么好了?我记得你不是……”李夜翻了翻白眼“那些医生是庸医,我压根没事,你不也跟没事人一样吗?”然而,李夜刚说完,一道凌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刚刚说谁是庸医!”李夜回头一看,又是刚才那个对自己不爽的女护士杨雪。谷明旭幸灾乐祸的别开头去。李夜转过身,杨雪一副怒火烧的表情看着他,像是要吃人,不过,李夜脸色一变未变。“没说你。”“你说的是我师傅吧!”女护士步步紧逼,从一开始她对李夜没好感,现在看到李夜没事,更是咬牙切齿,她瞧不起富二代。李夜淡淡一笑,答道“医院里面没庸医,我是庸人,行了吧。”杨雪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此时的李夜,和之前的那个纨绔子弟截然不同,仿佛一个绅士一般。尤其是他那双眼睛,像是能看透人心一样,让她不敢直视李夜。李夜经历过无数生死,且不说看透人心,生死也早已看透。杨雪心虚的哼了一声,给谷明旭打了消炎针之后离开了。在此期间,谷明旭的父母在走廊碰到了李光明二人,李光明一个劲的给谷明旭父母赔礼道歉。不过两家人彼此熟悉,孩子又是死党,两家父母也只是一个劲的自责而已。“第一时间来看我,果然是好兄弟!”谷明旭浑然忘了痛苦,得瑟不已。李夜笑道“那是当然的,咱们是好兄弟,对了,那个要我死的人,是谁啊?”“咦,你不记得了?是司徒勇啊!要我说,你真不该为了她去跟司徒勇打架,不过,咱们是兄弟,你刀山,我也会跟着你。”“她?她又是谁?”“你是真忘记,还是假忘记,是侯艳那物质女啊,见司徒勇是校董儿子,抛弃你了。”他所继承的记忆不是一连串的,很是凌乱,只勉强记得一些。李夜哦了一声。这时,两家父母都进来了,李夜很是客气的问好,也让谷明旭的父母感到意外。他们也觉察到了李夜的变化。李光明说道“明旭没事好,这次的事故,真抱歉了。”还不等自家老爸说话,谷明旭嬉皮笑脸的说道“没事没事,我骨头硬着呢,你们不用瞎操心了,是李夜,可能病得不轻啊!”李光明和陈红反而更加尴尬。李夜开口道“你才病得不轻!我好好的,你咒我呢?”李夜知道谷明旭是在开玩笑,谷明旭只是想把气氛弄得轻松一些。“明旭,你好好养病,我先走一步了,等你出院了,我再带你去吃大餐!”“好!到时候来一桌满汉全席!”这话引得谷明旭的父母一阵白眼。随后,李夜和李光明两人离开了病房。“小夜,你这么急着出院,不再检查一下?万一有后遗症呢?”李光明还是有些担心。“爸,你放心吧,我现在一点事也没有,开点药行了。”“那好吧,我也不勉强,我去办出院手续。”李光明向来不勉强儿子。李夜和陈红回到病房,陈红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芸芸,叫哥哥,你都好久没叫哥哥了哦。”小女孩一听到这话,又躲在陈红的身后,又紧张又害怕的看着李夜。李夜冲她笑了笑,万万想不到现在的自己居然还有个妹妹。前世的自己孤身一人,从未见过父母,从没有家的感觉,祁思思也只是后来结拜的妹妹,想不到在这个怪的世界,会有一个完整的家。他决定重新开始,像欧阳一样,从不畏惧失败。陈红鼓励了她一番,李芸才弱弱的叫道“哥哥……”李夜笑了,很是开心的笑。他记得以前的自己是很少笑的,甚至忘记了笑,尽管李芸有些怕他,但他能从李芸青春的眼神看出,李芸也渴望他的拥抱。“来,让哥哥抱抱。”李芸胆怯的走了过来,李夜很是温柔的将她抱起,李芸由最先的紧张,变得不再害怕了。“芸芸,你又长大许多了哦。”李芸看着他的眼睛,然后抱住了他的脖子,陈红笑了。李夜一走出病房,迎面再次碰到了女护士杨雪,差点把杨雪给撞倒。“你这家伙,还真阴魂不散啊!”李夜无语了,到底是谁阴魂不散啊。李夜无奈的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杨雪撇嘴说道“这还差不多!”李夜两人朝着电梯走去,杨雪看着李夜的背影,呢喃道“这还是那个人渣吗?”两人下了楼,和李光明汇合之后,三人便离开了医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