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041.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章 绝命毒圣
    一家人回到了绿洲花园小区。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绿洲花园在吉明市属于二流小区,不过都是些别墅级别的房子,并且地处市心。李光明因为公司还有事,将送他们到家之后离开了。李夜看着陌生的家,有些恍惚,恍惚李夜记起自己现在还是个大二学生,还需要学。清醒之后,李夜已经做出了打算,尽快通过修炼,找到回到天元大陆的方法。只是在路的时候,他已经感应到,地球的元气稀薄得可怜,别说是修炼至渡劫飞升,是修成金丹都有些困难。李夜确实骨折了,而且还很严重,虽然李夜不知道伤势如何,但陈红等人都知道。肋骨被打断了好几根,甚至压迫到了心脏,手术过程稍不注意会导致心脏骤停。但李夜知道,这些伤势都是由残存的元力修复的,此刻丹田内仅有几丝元气,换句话说,他现在的修为,只相当于区区的炼气境一重。李夜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有些非主流的房间摆设,不由摇头道“原来的李夜,究竟是有多让人讨厌啊……”李夜坐在床,迅速的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首先得分析一下当前的形势。“想我堂堂天元大陆的绝命毒圣,没想到竟然会落得如此下场,呵呵……罢了,从头来过也无妨,是不知道欧阳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元气稀薄,单纯的修炼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只能先寻找一些元阴之气较重的东西来辅助修炼了,或者,从药材吸收元气也是个不错的主意。”李夜虽然号称绝命毒圣,但他同时也是个非常出色的炼药师,因为只有懂得用药,才能懂得用毒。“对了,我还要学啊!”李夜突然又想到了学的事情。学是作为一个子女必须履行的义务,要不然也会令父亲失望的。“现在的体质太弱了,得先强身健体,然后再慢慢修炼,是这衣服太别扭。”想到去做,李夜直接和陈红说了一声,然后出门直奔本市的花鸟市场而去。他打算到市面买两套古装,牛仔裤什么的,他还真是穿不惯,不过现在穿古装估计也会被人当成精神病,所以暂时准备先买两套练功服凑活。花鸟市场里卖什么的都有,什么符咒、草药、辟邪之物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他显然不知道符咒是什么。虽然他继承了原主人的记忆,但是对很多东西熟悉又不了解。李夜刚走进花鸟市场,立刻感应到了一股所有若无的气息。那是元阴之气的气息。天元大陆的武者,除了靠吸收元气来修炼之外,还有一种更捷径的方法,那是吸收元阳之气和元阴之气。寻常武者要同时吸收阴阳属性的元气才能修炼,但有的人体质不同,仅仅吸收一种元气,也能达到修炼的效果。李夜是其之一,他的体质是溟阴之体。很快,李夜便来到了气息所在的草药店。店主是一个黑须老头,看到李夜进来,却一动不动的坐着,连正眼都没看李夜一眼。可能是李夜现在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一个懂药材的人。李夜不管这些,径直走向柜台,柜台摆放着一条风干后呈土黄色的蛇。蛇身较正常,但蛇头,却像是顶着鸡冠一样,双鸡冠,暗红色。“老板,这条鸡冠蛇,是哪里的?”老头眼神一抖,终于回过头来,拿着一副异的眼神,下打量起李夜来。“小伙子,你怎么知道这是鸡冠蛇?”李夜当然不会告诉他,他店子里面的东西,他都说得出来。但是李夜还是决定先低调一点,咳嗽了一声“据我所知,鸡冠蛇属于极其少见的蛇类,来历古老,剧毒无,有的甚至蛇皮也带毒,不能触摸。老板你这样将鸡冠蛇放在外面,也不怕出事?”老头听到李夜的话之后,双眼放光,试探性的说道“能一眼认出鸡冠蛇的人,少之又少,小伙子,你可不是普通人啊。”李夜愕然,这老头话有话,难道地球也有修真者吗?可惜他看不透老头,不过越是看不透,越能说明老头也并不简单。“老板你多心了,我只是较熟悉药材而已,这蛇怎么卖?”李夜连忙将话题岔开。老头却不以为然,这年轻人的眼神分明像是经历了诸多生死,看破红尘的超凡气场,绝不可能是普通人。“你看着给个价吧。”老头眯着眼睛,笑着看着他。李夜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于是沉吟了一下,答道“一万,如何?”“好!卖给你了。”说完,老头带着手套将鸡冠蛇装进一个罐子里,然后说道“使用的时候可要小心些,你应该知道,用它做药材的时候,要用什么水吧?”“知道。”老头心头这下更加怀疑李夜不仅仅懂药材而已了。“你这里可以刷卡吗?我没带太多现金,只有银行卡。”“可以。”李夜随即将银行卡递给了老头,然后转身继续扫视店里的其他药材,浑然不知道自己银行卡里的钱不够,而老头也没说。“老板,什么地方有活的鸡冠蛇?”听了李夜的问话,老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道“目前,只有神农架还有。”“是吗?多谢了。”老头将包装好的药材递给李夜之后,李夜干干脆脆的离开了他的药材店。老头看着李夜的背影,低声嘀咕了一句“真像。”也不知道说的是像谁。李夜随后来到一家卖练功服的店子,挑选了几件蚕丝练功服后,从包装袋内拿出银行卡结账时,却发现银行卡贴着一张纸条。纸条写着小伙子,你钱不够,我只划了五千,剩下的也不用还了,只要你记得下次还来。李夜尴尬的摇了摇,暗骂自己实在是太粗心大意。还好钱包里面的零钱刚好够结账,不然更加尴尬了。李夜直接在店子里面换练功服,灰白色的长衫,穿在身很宽松。此刻从李夜的身散发出一股高深莫测的气息,不像凡尘人,让他看起来更添冷静与帅气。只是,他一个年轻人穿着练功服,突兀的走在现代都市之,实在是有些违和。李夜出门赶公交车回家,却没想到在公交车再次遇到了护士杨雪。真是阴魂不散啊!李夜心头嘀咕了一声,但后面相继有人车,李夜只好往车厢内走去,恰好和杨雪站在了一起。杨雪同样暗骂了一声阴魂不散,然而当她看到不一样的李夜之后,心头却疑惑了起来。穿成这样子,他脑子有问题吧?两人都静静的站着,谁也不搭理谁。现在正是下班高峰,车的人越来越多,公家车挤得惨不忍睹,李夜和杨雪被迫被挤到了一起。李夜站在她的身后,几乎是要紧紧的贴到她的身了。杨雪心头恨死李夜了,因为她隐约感觉到李夜的下身似乎在顶在自己的臀部,弄得她紧张得不行。过了一会,杨雪还是忍无可忍回头提醒李夜“喂!你顶着我了!”李夜毫不在意的说道“包装袋而已,你想太多了吧,我真的让你这么讨厌?”“哼!你生来让人讨厌!”“不知道我以前对你做过什么,但现在我向你道歉,求你你以后别再纠缠我。”“我纠缠你?到底谁纠缠谁啊?”李夜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好,不管是谁纠缠谁,当我们是冤家路窄,我认栽,这总行了吧?”“呵呵,堂堂李夜居然会向我道歉了?天下闻啊,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说得李夜一头黑线。这时,旁边的大叔已经看不下去了“两位,打情骂俏也要分场合,不然会让人笑话的。”杨雪当即红着脸反驳道“大叔,你别弄错了,谁和他是那种关系啊!”大叔却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把杨雪整个脸都气红了。公交总算到站了,杨雪急忙下车。巧的是,李夜因为受不了杨雪也同时选择了下车,他现在是宁愿多走路,也不想再见到杨雪了。可是杨雪见到李夜也跟着她下车了,怒气冲冲的对他吼到“你跟着我干嘛?死性不改!死皮赖脸!死不要脸!”李夜瞟了她一眼,完全无视杨雪的存在,默默的走开了。杨雪看着走远的李夜,心头没来由的一阵空虚,夹杂着几许失落。她本以为李夜还会像以前一样跟踪她,骚扰她的。李夜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回到绿洲花园小区,一进门,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是小夜回来了吗?赶快来吃饭吧,我熬了鸡汤。”听到陈红的话,李夜简单的应了一声。这还是他记忆第一次和后妈陈红同桌吃饭,李芸也主动开口问李夜去干什么了。李夜依稀记得一些片段,自从李芸出生之后,自己压根没理睬过李芸,说到底,在他心里至始至终都没将陈红和李芸当做自己的家人。当然,那是过去的李夜。现在的他很感激老天能给他一个家,一个真正意义的家。饭后,李夜独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戴起手套,小心翼翼的将鸡冠蛇取出来,用刀子将蛇头和蛇皮割下,把割下的部分碾成了粉末,而剩下的蛇身也捣碎了。紧接着,李夜在小区的菜市场里买回一碗活鸡现取的鸡血,回家之后用饮水器的过滤器,过滤出一小盏纯净的血水,然后将血水和蛇头蛇皮的粉末搅拌之后搓成了黑色的药丸。鸡冠蛇有毒的仅仅是蛇头和蛇皮,蛇身没毒,李夜将其直接服下。至于药丸,自然是用来做药,鸡血和蛇毒和,变成了只含有微弱毒性的药丸。他要用这些药丸来赚取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他不想再依靠自己的父亲,因为李光明为自己付得出实在是太多了。车库里停着的那辆兰博基尼是因为李夜闹脾气,李光明不得已才买给他的,何况他现在还要大学,更别提平时的开销了。而这一次李夜一共提炼出了十二颗药丸,每颗药丸李夜估计都能卖出不菲的价钱。虽然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卖药丸,地球可没有炼药师商会,不过这却并不能难倒他,因为他想起了那个药材店的神秘老板。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