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042.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章 情敌见面,分外脸红
    李夜将药丸放好之后,直接口服了蛇身粉末,然后便坐在床开始修炼。 (首发)入口的粉末迅速在体内融化,凉飕飕的元气开始渗透到经络之,并且被丹田之内的原本有的元气引导,在体内运行大小周天。元阴之气并非阴森诡异的,只是元气两极分化属性的一种而已。元阴之气通过运转之后,慢慢的变成为纯正的元气,最后才返回到丹田之内。只是这点元阴之气实在太少,所以吸收的过程很短,李夜醒来的时候,才是刚刚半夜的三点。李夜睡不着,一方面是对这个世界尚未适应,一方面由于两世的记忆交织在一起,让他有些心烦意乱。“先从最基本的开始吧,不知道武技在这个地方还有没有作用?”李夜决定重新修炼武技,以摆脱有些烦躁的心情。施展武技之时可以借用自然能量,但地球的元气太稀少,显然不行,所以只能利用自身元力。所幸他并没有遗失炼药、用毒和武技方面的记忆。李夜独自来到后院的草地,先打了一套拳法,强健一下筋骨,活血健身。但这并不能让他满意,毕竟在天元大陆时的自己几乎无所不能,而现在却变成一个普通人,落差实在是太大了。不过以他现在炼气境一重的实力来说,也基本能和一个黑道高手相抗衡,十来个小混混随手能收拾掉。李夜回房之后,通过熟悉了一些现代知识,毕竟来到这地球,要尽快的适应这里。转眼间天亮了。陈红已经为李夜准备好了早餐,他吃完之后打算直接步行去学校。“小夜,穿着这套衣服去学校?不开车吗?”李光明提醒了一声。李夜看着院子那辆酷炫的兰博基尼,说道“我发现我不太适合开车。对了,爸,以后别给我打钱了,我自己能赚钱的。”这是实话,他几乎忘记了怎么开车,甚至手机都不会玩了。倒是李光明有些意外的对他问道“你能赚钱?怎么赚?”虽然对于儿子的转变,李光明是最为高兴最为欣慰的,但是他还是不免有些不相信李夜能够自力更生。“你别问了,反正我有自己的办法,你不用操心了,我去学了。”说完,李夜直接出门学去了。虽然记忆很零碎,但他还是记得学校在哪里,自己在什么班级。练功服只有一个口袋,李夜只装着钱包和那十二颗药丸,所以这么两手空空的步行学去了。半个小时之后,李夜来到了吉明理工大学的大门前。既熟悉又陌生,李夜径直朝着校门走去,却不料,在门口被保安给拦住了。“你是本校的学生,还是教工住宅区的居民?”“本校学生。”“那你把证件拿给我看看。”“没带证件,但我确实是本校学生,国际贸易b班的。”保安下打量了他一眼,实在不太相信一个身穿练功服的青年会是本校的学生,算是跆拳道社团,也应该有本校的标志啊。“那你给你们班主任打个电话,证实之后,你可以进去了。”李夜无言以对,他压根不知道进校门还需要这么多规矩,而且他的学生证和手机都放在家里了。“我没带手机,对了,我叫李夜,你应该知道我吧,我在学校应该挺有名的。”虽然李夜知道自己在学校的名声不好,但这时也没有办法了。可惜保安还是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听过李夜的名字,这下李夜可算是彻底无语了。他心头寻思,李夜是一个富二代,以前常常开豪车进学校的,不应该不认识啊。但他忘记了,以前的李夜都是从后门进学校的,虽然走后门要正门远很长一段路,但是进校检查却要正门松得多。在李夜一筹莫展的时候,一辆瑞qq停在了校门旁。李夜看到车里坐的人之后,眼前一亮,径直走了过去。“老师好,能请你帮个忙吗?”骆兰怪的看着他,用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口吻说道“李夜,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走路来,也是学校第一次听到你说老师好,今天可真稀啊。”李夜淡定的笑了笑,他对骆兰有点印象,恰好是教他班级的英语老师。“老师,我忘记带学生证了,保安不让我进去,你能帮我证明一下吗?”李夜记得,貌似以前的自己也曾骚扰过骆兰,骆兰可是理工大学长相最为出众的女教师,被很学生视为自己心目的女神。然而李夜现在看她的眼神,非常平静,仿佛是在看一件精美的瓷器一样,不掺杂一丝**。骆兰看了他一眼,发现李夜与以前那个轻浮的态度有了很大的不同。本来她很讨厌李夜,不想帮他的,但是不知为何,李夜的眼神让她改变了主意。骆兰和保安说了两声,保安点头表示可以放李夜进去了。“谢谢。”李夜向骆兰道了一声谢,然后向校内走去。一路,很多人都朝他投来怪异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个精神病一样。李夜在学校的名声还是挺大的,虽然并不是什么好名声。学校里很多漂亮的女教师都曾经被她骚扰过,更别说那些女同学了。而李夜最近出名的原因却是他的女友侯艳甩了他,和司徒勇好了,给李夜带了绿帽子。这种两个花花公子之间争风吃醋的事情在学校里面传的什么都快。所以自那之后,李夜算是和司徒勇杠了。司徒勇是本市最大的企业司徒集团的大少爷,花心程度绝不亚于李夜,是全校有名的花心大少。至于那个侯艳,则是理工大学三大校花之一。很多人私下里说,李夜被甩是只是因为候艳觉得司徒勇的背景要李夜强而已。可惜这些学校里面的事,李夜记得不多,算是同学也只是稍微记得几人而已。很快,李夜便来到了自己所在的班级。但还没进教室门,被一个人给叫住了。“李夜,你居然没事?不过算没事也被到处乱跑啊,一个不小心又住到医院里不好了。”听到对方语带嘲讽的话,李夜猛的转过身来,眼神陡然一寒,来人正是他的死对头司徒勇。司徒勇身边跟着一个妖艳妩媚的女生,她便是侯艳,可惜李夜已经不认识她了。倒是司徒勇,让他心头升起一股杀意。李夜冷笑了一声“小朋友,我本来是打算放过你的,但如果你再主动凑到我面前来找死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的。”听了李夜的话,司徒勇满脸不屑的说道“装x是吧?你再怎么装,也是斗不过我的,我等下叫你好看。”听完司徒勇的话,李夜只是看了他一眼,径直走进了教室,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司徒勇顿时觉得自己被人狠狠的藐视了,于是瞪圆了双眼想要跟着李夜进去,去找李夜的麻烦。但在要进到教室的时候,侯艳将司徒勇栏了下来。“马要课了,我先进去了。”见候艳阻止自己去找李夜的麻烦,他用力的捏了捏她臀部,然后在她耳边狠狠的说道“你去告诉李夜,让他下课了等着我。”侯艳有些为难的点了点头,很显然,她并不知道昨晚李夜被司徒勇叫人打进医院的事。而当李夜走进教室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他。“你们有没有觉得,李夜有点怪?”“怪什么,我看他是脑袋秀逗了,有病!”“他装x呗……”李夜不在意别人看法,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紧接着,侯艳也走了进来,众人看了她一眼之后,没声了,但有的人还是想看看李夜究竟怎么了。他们只看到李夜开始低头写着什么,顿时好多人都觉得这太不可思议。“天哪,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李夜低头写字耶。”侯艳也回头看着李夜,然而李夜始终低着头,认真的在笔记本记着什么,根本没有抬头看他一眼。李夜在写药材。既然要靠制药赚钱,首先得找到药材,然后才能制作成药丸卖钱。虽然他前世身为绝命毒圣,但现在这个环境下是绝然不能制毒,所以只能制作一些治病的药丸了。因为想要制作药丸,凌晨时李夜还特意查过地球有哪些药材,可以制作哪些药丸。如果还缺少制作药丸的药材,李夜都尽量找到其他相近的药材来代替。他这么一动不动的坐在座位,连续写了整整一节课,连头都没抬过。李夜写完之后开始看着窗外发呆,实则是在计算着这些药材所需要成本。其有一件事对他很重要,也很难办,他要找一只妖兽。用地球的话来说,是找一只动物,一只具有灵性的动物。但以地球如此稀薄的元气,是不可能有妖兽的,有的都是普通动物,而不是具有灵性的妖兽。一些女生偷偷的将李夜的样子拍了下来,然后发在朋友圈,并加说明花心大少李夜认真学习,也许是因为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尤其是看到李夜穿着练功服一脸认真学习的样子,不是认为他在装x,是觉得他脑子进水了。短短一节课的时间,让李夜再次处在了风口浪尖之。在隔壁班的司徒勇一下课连忙冲进了李夜所在的班级。李夜还在发呆,浑然不知司徒勇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嘭!”司徒勇重重拍了一下李夜的桌子,周围看热闹的人连忙闪开,以为两人又要打架了。李夜倒是没有被吓到,只是缓缓抬头看着他“有病?”“你tm才有病。”司徒勇没有想到李夜开口对他这么不客气。再联想到今天李夜一连串反常的反应,于是很真心的问道“说真的,你小子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其实司徒勇真的是很怪,前晚他亲眼看到李夜被打得满身是血,后来也知道李夜被送到医院抢救去了。但短短一天时间,李夜变得跟个没事人一样出现在学校里,而且行为怪异,这实在太怪了。李夜这些反常的变化,让他真的有些怀疑李夜是脑子坏掉了。李夜摇头叹息了一声,然后一脸无奈的对司徒勇说道“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偏偏学人家到处惹是生非,为什么不去做点有意义的事呢?”李夜一副教训晚辈的样子不但没有激怒司徒勇,反而更让他确定李夜是脑子出现了问题,于是他笑了笑说道“你果然是脑子有病。李夜我问你,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李夜再度摇了摇头“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你只需要知道,马在我面前消失,不然后果自负。”司徒勇看到李夜的反应,更加确定李夜是脑子出了问题。于是他开心指着李夜的脑袋,大声的对周围的同学说道“果然是脑子进水了,哈哈,李夜,你还记得她是谁吗?”说完,司徒勇又洋洋自得的指着侯艳,像是在提醒李夜自己某方面战胜过他一样,无的兴奋。侯艳看着李夜这幅样子,没来由的感到了一丝愧疚。然而李夜实在是懒得再和面前这个像智障儿童一样的家伙玩下去了,于是他站起身,一声不吭的朝着教室门走去,再次无视了司徒勇的存在。司徒勇再次产生了被人藐视的感觉,尤其是被一个他觉得是脑子有问题的人藐视,这更加让司徒勇受不了。“李夜,你tm给我站住!”司徒勇突然抓住了李夜的肩膀,因为没有人能够一再的侮辱了他司徒大少之后还能这么随随便便的走掉。李夜回过头,望着司徒勇的眼神逐渐冰冷,冰冷得像是能将对方灵魂都冻结一样,让司徒勇狠狠的战栗了一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