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043.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章 制药救人
    李夜语气冰冷的说道“你知道吗?本来你有足够的时间去享受你剩下的人生,但是,很可惜,在刚刚我想起你是谁了。 复制本地址浏览%77%77%77%2e%62%69%71%69%2e%6d%65”说完李夜顿了一下,然后对司徒勇冷笑道“所以乖乖回去把脖子洗干净,等着我来取你的狗命吧。”说完,将司徒勇的手从肩膀拍下来,然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离开了教室。教室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司徒勇,看他有什么反应。司徒勇感觉自己像是被李夜当众扒光了衣服一样,浓浓的羞耻感让司徒勇的整个脸都涨红了。他已经被气得浑身发抖了,也不知道是在对谁大吼“他怎么敢?他怎么胆敢当众羞辱我?是谁给他的胆子。”说完,也不管侯艳了,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课桌,然后大步流星的冲出了教室。司徒勇快速的追李夜,依然像刚才那样从后面拍住李夜的肩膀。“李夜,你特么装x装过头了吧,居然敢威胁我?”李夜头也不回,冷冷的道“放开!”“哼!穿个练功服你还以为你真是高手了?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那晚我没撞死你算你运气好!”李夜仍然没回头,再度说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你的狗爪拿开!”“老子不放,你能拿我怎么样?我可是练过跆拳道的!谁怕谁啊?”李夜怒极反笑“既然你这么想知道能拿你怎么样,那好,我充分的满足你的要求。”说完,李夜突然抬起右手,陡然抓住了司徒勇的手腕,然后双手迅速抱着司徒勇的手臂,将他整个人从窗口甩了出去。下一秒,司徒勇像一个皮球一般,撞破了走廊的窗户,呈抛物线状飞了出去。走廊的人都不可置信的看到了这一幕。这里可是二楼,不知道司徒勇摔下去会怎么样?只见司徒勇尖叫着,然后落在了花坛内,脑袋被磕破流出血来,而司徒勇也失去了知觉,一动不动的躺在花坛内。李夜淡淡的瞟了他一眼然后还不忘对他喊道“这次先给你点教训,当是为谷明旭收点利息,下次,你没这么走运了。”说完独自一人下了楼梯,大摇大摆的朝着校门走去。这一幕发生得极其突然,很多人都被怔住了,过了好半响之后才有人反应过来。然后有人打了学校医务室的号码,同时也有人报了警,场面一时混乱至极。侯艳是过了几分钟之后才知道李夜把司徒勇丢下了教学楼的,只是这时候的李夜,早坐着公交车前往花鸟市场去了。李夜不是不想课,而是理工大学要求每天最少一节课行。所以今天的第一节课是必须要的,剩下的时间,他已经利用课的时候给排得满满的了。李夜来到昨天的那家药材店,老板正在那里看杂志。看到李夜进来,老板笑道“我知道你一定会再来的。”“前辈别埋汰我了,昨天的钱没付清,今天我是来付账的。”李夜已经看出老板不是寻常人,所以直接改口叫他前辈了。老板摆了摆手“别前辈前辈的,听着多别扭,我是一糟老头子,如果给我几分薄面,叫我一声赵老吧。”“好吧赵老,我叫李夜,叫我小夜可以了,以后说不定会经常到你这里拜访的。对了,我今天要用来付账不是用现金,而是用它。”李夜也不跟他客气,直接拿出了一个小袋子,袋内装的便是那十二颗鸡冠丸。“这是什么?”“鸡冠丸,想必你应该知道,是用昨天买的那条鸡冠蛇制成的。”虽然鸡冠丸仍带有微弱的毒性,但却是能达到以毒攻毒的效果。赵老点了点头后说道“鸡冠丸很少用得到啊,拿鸡冠蛇来说吧,知道它能做药材的人本来少之又少,寻常人更是根本用不到。”李夜反驳道“但如果不是寻常人呢?”“那也一样,现在能用毒的人已经很少了,除非你能把它变为良药。”李夜自信的笑了笑,道“我还真能把他变成良药,如配合蛇舌草和一点红,能清肝舒肺,抽烟的人要是吃了它,肺部一辈子都不会病变。”赵老惊疑道“是吗?这药方,从来没听说过啊,你是从哪学的?”“这个……不可说,还有其他药材可以配合鸡冠丸服用,怎么样,用它来付账可以不?”“可以,你开个价吧。”赵老爽快的答应了李夜的提议。李夜想了想,然后答道“一颗一万块吧,如果你把它卖给那些肺病患者,至少还可以翻好几翻。”赵老笑着说道“想不到你还很有经济头脑嘛,好,按你说的价格来。”接着,李夜拿出其的一颗鸡冠丸对赵老说道“这颗算作是补偿昨天的余款吧。”“这怎么行?我明明昨天说了,剩下的钱不用你还了,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小夜,看得出来你是个看重信用的人,难道你想让我变成一个不讲信用的人吗?”见赵老都说到这个份了,李夜只好同意“那赵老的情义我先记下了。对了,这鸡冠丸有很多作用,除了能治疗肺病肝病之外,还能治疗一些疑难杂症,如菌痢、痢疾等,尤其是那种因毒引起的……”在这时,从店外走进两个人。为首的美女一走进来向李夜问道“不好意思,你刚才说这药能治疗菌痢,是真的吗?”两人回头打量了她一眼,这是一个有些高冷气质的御姐,身材高挑,面容俊秀,却不失几分丽质。李夜点头道“这要看是什么引起的菌痢,不过以现在的医疗技术,应该都能治疗吧。”御姐又接着问道“如果是那种长期治不好,反复发作的菌痢呢?”“那可能是慢性毒引起的,导致某个部位发生了病变,但那个部位偏偏又不能切除,是这样吧?”李夜猜测她既然问出这种问题,有可能是家里某个人患了菌痢,于是便很尽心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御姐见李夜全都说了,于是连连点头“那你的药能治疗这种病吗?”李夜迟疑了一下,答道“能倒是能,但我卖的里面含有毒性。”御姐讶然不已“什么!毒性?你说的是副作用吗?”御姐身后的男子皱眉道“晓晓,这种有副作用的药还是不要试了吧,我看我们还是先走吧。”一直没开口的赵老这时忍不住开口了“你错了,药虽然有毒性,但毒性不等于副作用,也能治病,没听说过什么叫以毒攻毒吗?”男人不屑的反驳道“那都是武侠小说里面的故事,现实怎么可能有什么以毒攻毒?”赵老只好无奈的对他说道“信则有,不信则无。”这时,那名御姐只好出面向李夜解释道“是这样的,我妈妈得了菌痢,很严重的那种,去了好多医院治疗不管用。最后医生建议我们用药,但也不起什么作用,有个医告诉我,有的地方或许有偏方,可能可以治好菌痢。”赵老于是接着她的话说道“所以你来这些地方找找看?”御姐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赵老笑了笑说道“那你算找对人了,他能治菌痢。”李夜愕然,没想到赵老对他有这么大的相信,于是谦虚的说道“赵老你过奖了,我只是善于用毒而已。”“你刚才不是说得头头是道么,去试一试也无妨,这病我也知道一些,很折磨人的,经常呕吐、腹痛,对吧,姑娘?”御姐连连点头,看向李夜哀求的说道“是的,大哥,请你试一下吧。”李夜有些尴尬的道“我才二十岁,年龄还没你大呢,别叫我大哥。”听了李夜的话,三人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眼神、这气质,哪里想是刚刚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不过御姐也不想计较那么多“不管怎么样,只要你能治好我妈妈,我一定会重金报答你的。”赵老这是也劝道“李夜,去看看吧,毕竟谁没有父母啊,谁的父母不会老不会病?”以前李夜压根没有给人治过病,从懂得如何使用药材之后,从来没有用药救过人,一直都是用毒施毒,否则也不会有绝命毒圣这个称号了。这一下子让他去治病,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不过,如果治好的话,可以让自己更快的融入到这个世界里来。“那好吧,但是,赵老,我觉得你也应该跟我一起去一趟。”说完,朝着他眨了眨眼。赵老拗不过,只得点了点头。几人走出花鸟市场,这才发现这御姐的来历可能有些不一般,因为她的座驾居然是辆豪华的奔驰suv。了车,御姐明显心情变好了许多,于是主动自我介绍“对了,我叫秦晓晓,这是我二伯。”“我叫李夜,这位是赵老板。”“李夜?我像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对了,你在哪里学医啊?”“这个,我是自学的,我也不是医生,我只是懂得药材而已。”三人明显有些不太相信李夜的说辞,尤其是赵老,甚至还质疑他“你别谦虚了,刚才还说鸡冠丸能治疗疑难杂症,现在又说自己只懂药材,我看你啊,是在装低调。”听得李夜一头的黑线。很快,车子驶离了市区,来到了郊外的一个高档别墅小区,至少要李夜住的绿洲花园要高档多了。李夜知道,虽然是郊外,但这里的别墅价格远不是市心的房价能的。秦晓晓将两人请进自家客厅,这时客厅内已经有好几个人了。其一个似乎是秦晓晓的父亲,看到秦晓晓带着两个陌生人进来进来,有些不悦的问道“晓晓,他们又是你找来的医吧?”“爸,这个医生肯定能治好妈妈的病,不会再像之前的那几个庸医了,你相信我。”“晓晓,我已经想好了,实在没办法把你妈送到国外去,你也别在外到处乱跑了,你看,你都最近人都憔悴成什么样子了。”秦计强不是在埋怨女儿,更多的是在心疼女儿在外奔波。但是秦晓晓却固执的说道“爸,这次你放心吧,这次他们一定能治好妈妈的。”秦晓晓的二伯秦计划看不下去了,叹息道“哪次你不是这么说的?结果呢……”李夜和赵老面面相觑,看得出来,这家人已经到了求医无门的境地了,除了秦晓晓,其他人都绝望得准备放弃了。“秦姐,我看我们还是尽快去看看伯母,对病人来说,每一刻都是煎熬。”“好!”接着,秦晓晓二话不说,带着两人来到了二楼的卧室,其他人也都紧随其后。一进门,李夜闻到一股呕吐物发出的臭味,夹杂着空气散发着药的味道。只见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骨瘦嶙峋的妇女,此刻正躺在床打点滴。李夜走到床边,看了一下妇女的气色,立刻说道“她现在是失水严重,越是打点滴,令母的身体越是虚寒,之前令母吃的都是什么?平时应该多用甲鱼汤进补。”可是他的这番话,除了秦晓晓和赵老之外,其他人却完全不以为然。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