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044.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章 以毒攻毒
    只有秦晓晓回答了李夜的问题“鸡肉、蛋糕等易消化之类的。 ··小·说··首·发”李夜听了之后点了点头,接着对在场的其他人说道“除了秦姐和赵老之外,其他无关人员都请先出去。”秦计划眼神立刻一变“要我们出去?年轻人,你知道他是谁吗?”秦计划所说的自然是秦晓晓的父亲。李夜不为所动的对秦计划说道“我不需要知道他是谁,我只知道我现在该做的是治病,而不是来看他是什么人的。”秦计划还要再说什么,却被秦计强拦住了“他说的不错,我们也不会治病,在这里是碍手碍脚,先出去再说吧。”接着转过头来对李夜说道“小伙子,希望你的医术也和你的自信一样这么厉害,不然到时候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了。”说完不等李夜开口带着其他人都离开了病房。等全部人离开之后,李夜才皱着眉头对秦晓晓道“令母的菌痢已经到了重症毒阶段,我想问一下,令母以前是不是切除过病变的肠道,现在已经不能再切除其他部分了?”“是的。”这时赵老有些疑惑的问道“李夜,你怎么会知道她切除过肠道,到现在,你连她妈妈的脉都没把过吧。”秦晓晓也是这么觉得,连身体都不用接触可以知道病情,这未免也太神了吧。这时李夜才自信的说道“有些病,不需要细看能知道体内的状况,只是令母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了,所以看医生吃药才会不起作用。”“那现在该怎么办?”秦晓晓焦急的问道。李夜看了两人一眼,淡定的说道“所以只能用另外的方法来进行治疗,但是你俩必须保证,不能说出去。”秦晓晓当即点头,表示绝对不会向家人透露。至于赵老,李夜知道他是不会多嘴的。拿开被子之后,只见李夜将年妇人的衣服掀开,露出了有些干瘪的腹部。李夜坐床边在凳子,双手贴进妇女的腹部,然后缓缓的闭双眼,随后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秦晓晓看着李夜的样子越看越怪,越看越疑惑,这是算什么治疗方法?以前连听都没听过。但是赵老却只看了一眼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这时的李夜其实是在用元气给秦晓晓的母亲治疗,他直接利用元气去消除秦母身的病菌以及癌细胞。李夜虽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没过多久,脑门开始布满了汗水。还好丹田内残存的元气,正好能只好秦母身的疾病,否则李夜也只能选择放弃了。但是秦晓晓并不知道这些,她看到的是,母亲的脸色慢慢的红润了起来,原本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仅仅只是还没有醒转过来而已,但是状态明显已经好了许多了。半个小时多之后,李夜总算睁开了眼睛。秦晓晓连忙将毛巾递了过去给李夜擦汗,然后再替母亲盖好被子。李夜擦了擦汗,说道“令母现在已经没事了,再服用一点调理身体的草药可以痊愈了,而且,她会患病之前的精神更好。”“真的吗?实在太谢谢你了!”秦晓晓很是激动,抓着李夜的手,不停的向他道谢。赵老则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看着他。紧接着,李夜将调养身体的药材和用量都写在了纸。赵老拿过药方看了一眼,然后问道“李夜,你确定要加生藤黄?生藤黄不是毒性药吗?”李夜却自信满满的说道“我之前说过,我最擅长的是用毒、用药。这里生藤黄用到的量很少,所以不光不会对她的身体有影响,反而会激发她的潜能,让她恢复得更快。”其实李夜想的是,用毒草将残留在秦母体内的元气激发出来,以达到更好的效果,但是关于元气的事情却不好再外人面前直接说出来。赵老低声嘀咕道“我还是老头子活这么大,第一次看人这么开方子的,只要四种药材,而且还有一味是含毒。”李夜的确只写了四种药材生藤黄、豆蔻、百合、附子,其真正的主药正是这味有毒的生藤黄。“李夜,真是太感谢你了,医生都说我妈妈没救了,想不到你一来,把她给治好了,她现在的气色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你简直是她的救命恩人。”赵老对李夜的方子有疑惑,但是旁边的秦晓晓已经百分百的信任李夜了。“秦姐,你严重了,其实我也没做多少。”“你别谦虚了,刚才我看你满头大汗的。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对了,你要多少费用,我先付给你吧。”李夜却摇头道“不用,你只要按照我这个方子到赵老的药店抓药,付点药材费行了,加起来,应该还不到五百吧。”“五百?”秦晓晓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两人。接着赵老也笑对她说道“姑娘,你也不用给我钱了,老头我也不差这点钱,当是做件善事吧,等回去之后,我把药抓好你派人来拿好了。”秦晓晓受宠若惊的道“这怎么可以,之前我找来的庸医都要了我五万块,你治好了我妈妈,怎么说十万块的治疗费都一点不过分。”说着要起身去给李夜拿钱。但是李夜这个时候却将她拦了下来,说道“秦姐,实话告诉你吧,我也不差钱,我家里的情况和你家差不多,你之前说我的名字有点熟悉,其实我是那个花心大少李夜。”“啊,你是那个理工大学的李夜?”李夜笑了笑,又道“不过你别误会,我不是以前的那个李夜了,我今天医治伯母,只是被你这样为家人付出的行为感动了而已。好了,说了这么多,我们也应该走了。”“不行不行,治疗费你必须收下,你不收我会良心不安的。”“真的不用了。”两人这么互相推脱着。旁边赵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对李夜说道“李夜,你多少收点吧,毕竟这是人家的一片心意,而且你自己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啊。”听赵老这么一说,秦晓晓才想起了李夜为她母亲治病时的情景,虽然她实在不知道李夜到底是怎么治好母亲的,但是她却能看到李夜满头大汗的样子。于是她更加坚决的对李夜说道“是的,之前那些庸医最受也要收两三万,不给你的话,我心里会很内疚的,这样吧,我这张卡里面有十万,不许再推脱,不然我可要生气了!”李夜见实在是执拗不过,只好点头到“那好吧,如果你家人问起来,你说我是用针灸治好你母亲的吧。”“好的,你治疗时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秦晓晓见李夜终于肯收下银行卡了,这才放下心来。“我送你们回去吧,估计妈妈也要好一会儿才醒得过来。”“不用了麻烦,你也去休息一下吧,我和赵老走路回去,我俩还有些事要讨论下。”“那好,你把你的电话告诉我,改天我再请你吃饭。”说到这个,李夜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个,我现在没在用手机了。”“那赵老呢?”赵老半开玩笑似的说道“我糟老头子都有,是没手机。”“你俩怎么都像是古人一样的?”说完,秦晓晓递给李夜一张名片,说道“这是我的名片,要是你遇到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我。”李夜点了点头,然后看都没有名片的内容,将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秦晓晓欲言又止,但还是没说出来。秦晓晓打开房门,秦计强等人依然在门外焦急的等待着,看到三人出来,纷纷投来了期盼的目光。“爸,二伯,妈妈她的病好了。”秦晓晓激动得不可自己。“是吗?”秦计划惊呼了一声,二话不说冲了进去,其他人也都惊喜不已。李夜笑了笑,和赵老一同离开了秦晓晓的家。刚走了没多久,赵老开口道“李夜,你不想知道她是谁吗?”“难道你认识他们?”“谈不认识,只是在报纸经常见到,她是市长的千斤,和她二伯合开了一家服装公司。”李夜莫名其妙的问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说,你小子还真是不开窍啊,多少人想巴结都巴结不到她呢,你难道不想结交一下?”“没那个兴趣。”赵老实在是无语了,李夜这样淡泊名利的性格,虽然很让他欣赏,但却与这个社会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实在是让人看了觉得别扭。沉默良久,赵老神终于再次秘兮兮的问道“你刚才是用真气给她妈妈治疗的吧?”“真气?什么真气?”赵老这下彻底无语了,他不想再和李夜去打哑谜了,于是直接对他说道“你别再装傻了,从我第一眼看到你,知道你是来自那些修道门派的。”这句话倒是让李夜稍微理解了一点。这也是正是他想要了解的,的时候查到了一些灵异、宗教方面的东西,神乎其神,似乎和天元大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李夜没有正面回答赵老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这么说,表示你应该也是个道门人啊。不过,我是真不知道什么修道门派、真气之类的。”赵老见李夜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于是只得继续猜测道“那你是修道之人收的弟子?”李夜见赵老越说越远,连忙扯开话题“也不对,反正我也说不清楚,总之这事咱们以后再论,我想请你帮个忙。”“什么忙?”“能帮我找到一些灵兽吗?”赵老这下有些怒了“我看你是在装傻,不想跟我说直说嘛,为什么你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我都觉得你我懂得还多?还灵兽呢,没有!”“我……唉!”李夜百口莫辩。地球和天元大陆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位面世界,能一样吗?“反正以后我会向你解释的,你告诉我,哪里有灵兽行了。”“这个……凡世之很少出现灵兽的,算有,也得等过段时间之后,他们开启了交易会,我才能带你去。”李夜知道他所说的‘他们’,指的是道门人。“那有毒性的动物呢?尤其是那种剧毒无的蛇类,你能帮我搞到吗?”李夜退而求其次。“不是吧,你小子怎么这么喜欢用毒,药方里面用毒性药也罢了,现在居然还想找毒物,你不怕把你自己毒死?”李夜自信满满的道“我还真不怕,对于毒我是了如指掌的。”听到李夜的话,赵老不禁打了个寒战“你别不是在修炼什么歪门邪道的东西吧?”李夜突然感到自己好冤枉。“真没有!算了,你不想帮忙算了,我自己去找!”赵老又道“你老实告诉我,你要这些毒物干什么?”“用来……炼药!”李夜本想说用来修炼,但他又怕赵老以为自己是在修炼什么邪功,因此和自己断绝来往,只好说用来炼药。“真的?”“恩,我是用来炼药的。”李夜的回答很保守。赵老看着他那貌似诚恳的眼神,也没有再过多怀疑“好吧,我可以帮你弄到毒物,但是一旦让我知道你是邪门歪道,可别怪我翻脸哦,我可不想一颗好苗子这么毁了。”“哎哟!你放心吧,我绝对是个好人一个,不过有一点,别人要是威胁到我的生命了,我不会束手擒。”话落,赵老却幽幽的说道“其实,走邪道的人,又有几个是想要走歪路的呢?都是身不由己啊。”李夜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是深有感触。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