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052.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3章 范妙方的威胁
    和赵老谈完正事,李夜将两只宠物狗拿到一楼,放在李芸的房间内,等李芸放学回家之后,立刻能给她一个惊喜。而赵老,在李家吃完午饭之后独自离去了。同时,李夜在家也没闲着,那些运来的药材有一半是用来喂养毒物,另外一半才是用来研制药丸的。这些,陈红都没有过问。事实,她也已经感觉到了一些,如站在门外能听到蛇吐红信的声音,也闻到了一些气味。因为她知道李夜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只要他不再和以前那样整天胡闹,陈红都不会过多的去过问李夜的生活。一整个下午,李夜都在整理毒物,主要是为了防止它们互相干扰,之后才开始提炼药丸。现在炼制的药丸,是为晚陈舒媛的生日准备的,毕竟人家女生主动邀请自己,如果不带礼物门也太不像样了。傍晚六点,李夜准时的来到了四方国际酒店的门口。不知道是不是陈舒媛故意的还是有意的,那天居然没有告诉李夜晚会举行的地址。还好谷明旭对这些都较了解,告诉他陈舒媛每次举行生日晚会都是在四方酒店,同时,这里也是陈舒媛的家族企业四方集团旗下的五星级酒店。李夜走进大厦之后,自然有服务生将带着他来到了最顶楼的宴会地点。李夜刚走出电梯的时候,宴会的所有人一起看向了他。灰色的练功服,旧式的老布鞋,算是服务生也他穿的要好些,简直像是个旧社会的人,而且两手空空,也不像是来参加宴会的,这人是来干什么?这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幸好陈舒媛也看到了李夜,不然很可能有人要将李夜轰出去了。陈舒媛脸色不太好看的走了过来,低声问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穿这套衣服来吗?”李夜打量了她一眼,发现今晚的陈舒媛穿得有些单薄,淡蓝色的抹胸礼服,奢华带着点性感,和陈舒媛青春的气质相互呼应。李夜收回自己的目光,淡淡的说道“这衣服穿着最舒服。”其实李夜从一开始不是很想来,现在勉为其难的来了不错了,怎么可能还去换一套穿着不舒服的衣服再来。李夜这幅风轻云淡的样子,把陈舒媛恨的牙痒痒,她低声对李夜说道“那你不要怪我了,我等下要你好看!”至于是怎么好看,陈舒媛没说,李夜也没有问,因为他根本无所谓。接着陈舒媛带着李夜来到了人群之。这时,李夜才发现来参加宴会的人并非全是女人,只是被分成了两个区域,男人们都在外围靠窗的那个区域,但也只是那么区区数人。陈舒媛将李夜带到人群心之后,向周围的人介绍到“姐妹们,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李夜,我的大学同学。”周围十多个与陈舒媛年龄相仿的美少女,围成半个圈,用审视的眼神,不停的下打量着李夜,猜测他到底何许人也。如果是一般人,遇到这个场景或多或少的会有些紧张。然而李夜表情十分淡然,丝毫不为所动,倒是人群里有个人,让他稍微惊讶了一下。那天在李夜家门口,发誓要逮捕李夜的那个美女警察,也在人群之。而这时,那个美女警察也一脸诧异的看着李夜,显然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舒媛,这是你第一次请来的男生啊,这么土,不会是你男朋友吧?”人群里有个女生向陈舒媛打趣道。陈舒媛立刻否认到“不是啦,真是普通同学而已,你们别想歪了。”“我说嘛,舒媛你的审美不可能这么差的哦。”这些围着李夜的美女不是社会名流,是背景深厚,她们同时都有一个共同点,是眼光极其挑剔,所以李夜的这一身打扮,怎么可能入得了她们的法眼。但是,这么将李夜围成一圈,毫不顾忌的对他评头论足,好像是到动物园里面去看猴子一样,这遭遇让李夜心里非常不爽。而陈舒媛故意没有为李夜解围,显然这是她说的,要让李夜好看。为了打破这个尴尬的处境,李夜只得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透明的塑料袋,袋子内有三颗棕色的药丸。“学姐,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李夜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个适合的称呼。李夜话一说完,在场的女生们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手的小袋子,陈舒媛也惊呆了。“帅哥,你是来搞笑的吧,这叫什么礼物?”“生日的时候送药丸,你懂不懂规矩啊!”“用个塑料袋拿来的东西,亏你也送得出手!”一群女人在李夜的周围叽叽喳喳,让李夜不胜其烦。但是,李夜还是保持了一定的风度,没有和他们一般见识,只是幽幽的对陈舒媛说道“这三颗药丸药效惊人,关键时刻使用可以保你一命。”李夜并不是在吹牛,他送给陈舒媛的这种药丸叫做夺天丹。不管你受了多重的伤,了多厉害的毒,只要服下一颗夺天丹,它都可以保住你三天的性命,向天借命,夺天之造化,是为夺天丹!可惜其他人却不知道这个药的价值。那个女警首先向李夜发难了,她一脸鄙视的看着李夜手的药丸,然后充满讽刺意味的说道“哟,李夜,什么时候说话绉绉的了,还保你一命呢!要我说,你是一乡巴佬,拿着地摊买来的破烂,到这里来吹牛!”经她这么一说,其他人立刻觉得是这么回事,这不是摆明在打主人的脸嘛。陈舒媛咳嗽了一声,无可奈何的接过了小袋子,毕竟是别人送得礼物,她也不好不收,但是连谢谢都没说,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李夜,你自己请便,我还要去招待其他姐妹。”说完,陈舒媛转身走开了,显然她在心里也认同了女警说的说辞。李夜这么孤零零的站在餐桌旁,呆呆的看着桌子的甜品,没有试图去解释什么,只是在心里为夺天丹落入这些不识货的人手里,感到不值。这时,那女警走到李夜身边身边,有些得意的说道“李夜,那天的帐我还没和你算呢,没想到今天你自己撞到枪口了。”她刚才当众贬低李夜,已经让李夜对他观感极差了,理都没理她,想直接转身离开。没想到对方却不依不饶的拉着李夜说道“还有我表弟被你打伤的事,你给我小心点,这事没完!”李夜甩开女警的手之后,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表弟又是哪根葱?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表弟司徒勇!”“难怪一样的蛮不讲理,原来是一家人。”李夜恍然大悟道。女警被李夜的语气深深的刺激到了,她拿起拿起桌子的叉子,在李夜的眼前,硬生生的将手的不锈钢的叉子掰弯了。接着她凑到李夜耳边,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远远没有体会到我们司徒家的蛮不讲理!”说完,将手扭曲得不成样子的叉子,狠狠的丢到地,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李夜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挺有趣的。当年在天元大陆,只有我威胁人,没人敢威胁我,现在这么个凡人也敢到自己的面前来耀武扬威?既然如此,那让你们知道,我绝命毒圣的外号是怎么来的。女警刚刚离开,立刻又有一个人凑到了李夜的身边,这是个其貌不扬的胖子,穿着规矩的西装,脸色挂着淡淡的微笑。“你是李夜?”李夜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胖子主动伸出手来“我是舒媛的师兄,徐意卿,请多指教。”李夜跟他握了握手,冷冷的问道“不知道徐师兄来找我所谓何事?”“之前舒媛按照你建议的治疗方法,收到了效,所以今天请你来,主要是想和你交流一下,怎么样,有这个兴趣没?”徐意卿依然是满脸的笑容。本来李夜今晚的心情已经被几个女人败坏得一干二净了,但是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于是李夜虽然还是准备拒绝徐意卿的提议,但是语气缓和了许多。他摇了摇头说道“本来是有兴趣的,但心情都被几个女人给搅坏了,下次有机会再说吧。”徐意卿有些疑惑的问道“是刚才离开的那个女的吗?她是范妙方,脾气很是火爆,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李夜笑了笑,说道“没有误会,我只是和她一家人都不和而已!”徐意卿愕然了一下,他能感受到李夜笑容所隐藏的杀气。接着,李夜对徐意卿抱歉道“让你见笑了……其他人也不太待见我,我看我还是早点离开得好,这种地方并不适合我,待在这里我觉得浑身难受。”徐意卿连忙挽留李夜“别啊,才刚来你要走?舒媛会不高兴的,再说,我也想跟你交流一下。”李夜自嘲的笑了笑“恐怕你师妹是最不想见到我的人吧,至于交流,还是等下次有机会再说吧。”其实刚才的事情徐意卿都看在眼里了,不过他还是极力挽留道“我知道你不太适应在这里,但我们可以去其他地方,有个人也想见见你。”李夜婉拒道“我猜得出来他是谁,但是还是等下次吧。”李夜能够猜到徐意卿说的人,必定是次受伤后来求药的那个人,可惜他今晚的心情实在是太糟了,所以还是拒绝了徐意卿。李夜刚要转身,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我件事想问下。”“请说。”“除了九寨沟,还有什么地方有鸡冠蛇?”徐意卿明显吃了一惊,然后才连忙答道“华夏国境内,目前也只有九寨沟那个地方存在,国外也有,但是都很远。”“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既然如此,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吧,去看看我送给你师妹的东西。”说完,李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四方酒店。徐意卿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嘀咕道“他为什么要找鸡冠蛇呢?”说完,他又猛然想起了一件事“忘记给他联系方式了,听说他这个人可不好找……”徐意卿连忙追了出去。但当他坐着电梯来到一楼的时候,李夜早不见了踪影,徐意卿站在大厦门口张望了一下,也完全看不到李夜的身影。在这时,一辆宝马车停在了大厦门口,从车下走出了一个身穿白色礼服的女人。“咦,徐大哥,你怎么在门口,是在等我吗?”徐意卿摇头道“不是,刚才有个客人先走了,我还没来得及送他呢,对了,你怎么现在才来,舒媛一直在等你呢。”“你知道的,我们女生化妆总是要很长时间嘛。”“我看你不用化妆都舒媛还漂亮,再化妆要把她下去啊。”“徐大哥,你嘴还是这么甜,小心我告诉舒媛,看她不教训你。”徐意卿憨厚的笑了笑,又问道“对了,刚才你来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一个穿着练功服的人?”闻言,秦晓晓心头咯噔一下,忽然抓住了徐意卿的手臂,激动的道“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叫李夜?”徐意卿有些怪的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秦晓晓再次回到了大厦门口,朝着马路两边张望着,徐意卿也跟了过来,疑惑道“晓晓,你怎么了?”秦晓晓回头焦急的问道“他是不是刚走?”“是的,不过现在恐怕追不了,听你的语气,好像你也认识他?”秦晓晓懊恼道“早知道我来早点,想不到又和他错过了,这么说,难道舒媛邀请的那个男生是他?”徐意卿却意外道“怎么你们都认识他?我还是刚刚和他见过面,没说几句话,他走掉了,真是可惜。”秦晓晓追问道“那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没说什么,是问我一些药材的问题。”“然后呢,没了?”“对啊,那么几句话而已,不过我猜他这两天有可能要去九寨沟,至于要去干什么,我不知道了,好了,我们快进去吧……”徐意卿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能对秦晓晓说而已。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