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053.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4章 九寨沟
    然而秦晓晓嘀咕了两声九寨沟之后,突然说道“徐大哥,麻烦你转告舒媛,说我今晚有事,来不了了,礼物也请你代我送给她吧?”说完秦晓晓将礼包递给徐意卿之后,说了一声抱歉,然后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首发)徐意卿一阵风凌乱,今晚是怎么了?怎么两个重要嘉宾都是刚来走了?“难道他俩早认识?”徐意卿嘀咕了一声便转身回到了大厦之内。秦晓晓没有从来路返回,刚才在来的路没有看到李夜,所以她便从相反的路离开,顺便看一下会不会在路碰到李夜。但她不知道,李夜一离开大厦之后,直接打出租车回家了。秦晓晓找了好几条街之后,都没见到李夜,只好失望的回家,一回家秦晓晓开始收拾行李。见秦晓晓一回来开始收拾行李,秦母很是不解“晓晓,你这么急着去干什么?”“妈,你跟二伯说一声,我有事要去九寨沟。”秦晓晓头也不抬的回答道。肖华群被她的话说得目瞪口呆的“这么晚了,还去九寨沟,明天再去不行吗?是不是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吧,我先走了……”肖华群见她去意已决,只得叮嘱她让她自己小心,接着秦晓晓拖着行李箱急冲冲的去了机场。四方集团总部顶楼。徐意卿毕恭毕敬的站在一个英气逼人的年人面前,桌放着的正是李夜送给陈舒媛的塑料袋。过了好一会之后,年人终于开口对徐意卿问道“他真的不愿意来见我?”徐意卿听到年人的问题之后,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是的,他今天在舒媛的生日晚宴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情,所以不愿意过来。”年人听了之后,眉头一挑,不怒自威的询问到“是不是舒媛又耍什么小孩子脾气了?”徐意卿不敢接他的话,只能把头低的更深了,这样的态度无意是肯定了他的猜测。“舒媛她简直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去,告诉她,明天去给人家登门道歉,一天没原谅她,叫她一天不准回来!”年人显然被气得不轻。“这……是不是太严重了?毕竟也是那小伙子自己太不修边幅了,也不能全怪舒媛,舒媛怎么说也是师傅唯一的女儿啊!!”“我是知道他是师傅唯一的女儿,所以平时对她太放纵了,这样下去,她迟早要惹出大祸的!”见徐意卿还是不能理解他的用心,年人只得转过来对徐意卿问道“你知道人家给她送的是什么生日礼物吗?是三颗夺天丹!”“夺天丹?!”徐意卿被震惊得都说不出话来了。“现在知道了吧,人家送了这么重的礼物,结果却在宴会被人当众羞辱,难道我们不应该登门道歉吗?”“是的,我马去叫舒媛去给人家赔礼道歉。”说完,徐意卿退出了房间。直到完全离开房间,徐意卿都还有些不敢相信,那个普通的塑料袋里装得居然是三颗夺天丹,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而在这边,李夜回家之后先跟赵老打了个电话,邀请赵老明天一起去九寨沟,赵老很爽快的答应了。接着,他又打给谷明旭,让他帮自己请假,在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他换了之前在买来的夜行衣。凌晨一点,夜黑风高。在吉明市的某个高档别墅区内,一道鬼魅的黑影正快速的朝着一座别墅靠近。李夜在查过,司徒家的地址在这座叫帝豪的别墅区内。本来他准备再留给司徒勇一点苟延残喘的时间,但没想到今晚范妙方居然敢主动跑来威胁他。何况反正总是要去了解自己和司徒勇之间的恩怨的,那么择日不如撞日,李夜决定,在今晚,彻底解决掉司徒勇,也好让范妙方看看威胁自己的后果。其实李夜这个人很简单,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快意恩仇才是自己追求的。如果有一天,有恩不能还,有仇不能报,那修真炼道还有什么意思?先前司徒勇因为点争风吃醋的事情,想致自己于死地,虽然也因为这样,让毒圣附身到了李夜的身,但从附身的那一刻开始,毒圣和李夜是同一个人了。所以李夜的仇是毒圣的仇!再加今晚范妙方的威胁,更是让他杀心大起。李夜很快来到了司徒家的别墅,但经过勘察之后他发现,司徒家的别墅其实并不是一个单独的别墅,而是像一个巨大的城堡,这里有池塘、草坪、有游泳池,还有好几栋独立的建筑。李夜只得隐蔽了气息之后,一栋一栋的查找司徒勇的气息。半个小时之后,李夜总算来到了司徒勇的卧室外。此刻的司徒勇正在酣睡当,李夜像幽魂一般飘荡到窗台边,悄悄的打开了卧室的窗户,然后对着司徒勇伸出了右手。黑暗,一条细长的黑影从他的袖口激射而出。半响之后,那条黑影又自动爬回了李夜的袖口,紧接着,李夜关好窗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第二天早,李夜若无其事的起床,和家人一起用完早餐之后,背着一个背包出门了,他已经提前告诉了陈红,他要和赵老去旅游。到机场已经是九点钟了,而赵老早早的在候机厅等他了。两人汇合之后,赵老冷冷的递给他一份报纸“昨天晚……不,应该是今天凌晨发生了一宗离的命案,引起了市里面的高度关注,你知道吗?”李夜打开报纸看了一下,然后把报纸给丢到了垃圾桶内,淡淡的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没什么要解释的吗?”赵老不依不饶的问道。“生死大仇,没什么好解释的。”赵老听到“生死大仇”四个字,没有再问下去了,只是一个人低低的说了句“希望你别走邪路。”之后不在过问这件事了。很快,两人登了去九寨沟的飞机。而垃圾桶内,那份报纸的最后一个版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标题司徒集团大公子司徒勇,深夜暴毙于家,死因成谜。秦晓晓是连夜赶到的机场,所以凌晨三点到达九寨沟的,接着直接住在了沟口之外镇子内的宾馆内。午十点,秦晓晓还在睡觉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秦晓晓睡眼惺忪的打开手机一看,是陈舒媛打来的。想到昨晚自己没去参加晚会,秦晓晓当先抱歉的说道“舒媛,对不起啊,昨天我有事没能去参加你的生日晚会……”然而对面的陈舒媛却用异样的语气问道“晓晓,你现在在哪呢?”“九寨沟。”“哦,那你知不知道昨天晚我们市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了,难道地震了?”陈舒媛的语气有些怪,让秦晓晓怀疑是地震。对面的陈舒媛说道“你赶紧看看新闻吧,对了,昨晚我师兄都告诉我了,我知道你去干什么了,小心一点,挂了!”秦晓晓嘀咕了一声怪,但陈舒媛一大早打这种电话过来,不会故意捉弄自己吧?秦晓晓总觉得陈舒媛刚才的电话里,话有话,便打开了平板电脑,阅览吉明市的新闻。这一看不要紧,着实把她给吓了一跳。十个新闻当,有三条是报道司徒勇暴毙身亡的。秦晓晓心脏猛的跳了一下,一股说不清楚的不安之感萦绕在心头。但她和司徒集团向来没有瓜葛,为什么这次却有种隐隐的不安呢?秦晓晓关了电脑,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看了一眼窗外的天气之后,秦晓晓嘀咕道“李夜,你会不会来九寨沟呢?”秦晓晓其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九寨沟,要在这无数的旅游者找到李夜,秦晓晓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但是冥冥之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在催促着她。难道我喜欢李夜了?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呢,我们才见过几次?秦晓晓摇了摇头,这几天的烦心事太多了,但脑海却情不自禁的想着李夜。起床洗漱,吃完早餐之后,秦晓晓背着背包跟着游客前往九寨沟了。下午两点,秦晓晓来到了剑崖悬泉,再往前没有景点了。虽然还有一条水泥路通往原始森林,但普通游客是不能进入的。秦晓晓休息了两个小时,仍然没有看到李夜,她认为如果李夜今天才来的话,应该已经到了,但现在已经快下午五点了,游客也越来越少,秦晓晓还是没有遇到李夜,她一个人开始胡思乱想了。“对了,他懂药材,很可能来这里找药材……也许……”左顾右盼,秦晓晓见景观路没人,于是越过拦走进了森林之内。她这么稀里糊涂的进入了森林,刚开始还感到很新,能看到一些在景点看不到的动物,她也打算好了,如果找不到的话,回到水泥路,也不怕迷路。可是,她没有独自进过森林,所以根本不了解森林的可怕。果然,刚刚走了没多久,她发现自己完全的迷路了。不仅是携带的指南针失灵了,甚至手机也没了信号,她已经彻底分不清方向了。所幸她带的野外装备还算齐全,于是壮着胆子继续朝着前面走去,期望能走回大道。可惜天不遂人愿,秦晓晓越走越觉得不对劲,空气越来越潮湿,草丛也越来越高,尤其现在太阳快要下山了,光线也越来越暗,秦晓晓终于开始慌张了。各种虫子的鸣叫声不绝于耳,让得秦晓晓的心情愈加沉重,步伐越来越重,背包里面的水已经喝完了,食物也仅仅还剩下一点零食。幸好秦晓晓之前还看过一些野外生存的节目,知道如果是在森林迷路,尽量往高处走,以便发现周围哪里还有人烟。秦晓晓最终选择了一座山峰,看来今晚只能在山里过夜了。但是她没有带帐篷,背包里只有一个小小的睡袋,其他的都是些小物什,天知道森林内会有什么东西,越想越可怕,秦晓晓所幸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原始森林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寂静,而在于黑暗。当夜色降临的时候,万物静籁,周围充斥着让人敬畏的黑暗,你无法知道这黑暗里藏着什么样的危险。秦晓晓背靠在一颗大树,裹着外衣,抱着背包,双手拿着手机,期望能搜寻到信号,可惜她终究还是失望。手机没有信号,意味着根本无法向外求救。每过一段时间,秦晓晓都会打开手机看一下时间,森林越是黑暗,她越是害怕。每每想到自己的这之前那些冲动的行为,秦晓晓无的后悔,后悔自己的天真和冲动让自己陷入到如此危险的境地。而这一切,仅仅只是为了见到李夜而已。森林变得完全黑暗了,不仅吞噬了一切,也释放着无限的恐惧,尽管这都是人的心理作用,但这些恐惧随时都在折磨着秦晓晓的精神。秦晓晓再次打开了手机,已经十点多了。她又渴又饿,又冷又怕,头发因为空气潮湿而布满了水珠,水珠又渗透到脖子,让得秦晓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接着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恐惧,黑暗忽然响起了一道哼哧声,紧接着是一阵地杂草被拨开的声音。秦晓晓听得非常清楚,随后便看到两点绿光正慢慢向她接近。秦晓晓屏住呼吸,闭眼睛,假装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或许这样不用害怕了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