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056.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7章 司徒家
    林于修走后,李夜打开手机看时间,发现有两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打开一看,居然是‘喜欢的人’发来的。 {首发}短信内容是李夜,你自己一个人在森林里面,要小心一点哦,记得回来后要来找我。署名是晓晓。这条短信,让李夜又想起昨晚的那一幕,当时秦晓晓害怕得整个人都在不停地颤抖,但当她扑进自己的怀抱时,却不再是害怕,心有的都是依赖,是高兴,是温暖,让李夜感觉到一种深深的被人需要的感觉。李夜喜欢这种感觉。李夜的心弦情不自禁的被拨动了,看来自己也喜欢她了,真是不错的感觉啊。李夜摇了摇头,转身睡去。第二天清晨,李夜醒来后,立刻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再见到秦晓晓了,这种感觉他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下午六点,吉明市。吉明市这两天表面看起来平淡无事,实则暗潮涌动。其最大的原因,是司徒家族大少爷突然暴毙身亡,这件事不仅导致了吉工集团的股价下降,一些近期谈拢的合作也被迫暂停,全市的黑道白道都绷紧了神经,不敢有一丝松懈。但两天下来却毫无进展,或者不如说,是不知道从何查起。司徒家的灵堂已经设置好,但司徒勇的尸身并没有被放置在灵堂。在另一栋别墅的家族会议室内,此刻正端坐着不少人,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沉重。最首坐着一位身穿黑色西装、满头白发的老人,他坐在位置不发一言,其他人也不敢多说一句话,这个颇具威严的老人正是司徒家的龙头司徒生。司徒生环视了所有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敢于抬起头来,迎接他的目光。最后他将视线停留在在场的唯一一个女性身,接着他开口问道“妙方,你那边可有结果了?”听到自己被点名,范妙方连忙从公袋内拿出一叠资料,恭敬的递到了他面前,说道“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毒素类型是蛇毒,但是并不能分辨出事是哪种毒蛇的毒,换句话说,表弟是被毒死的。”司徒生冷哼了一声,低声骂道“废物,连是什么蛇的毒都查不出来,要你有什么用?”接着他不管旁边的范妙方被吓得浑身发抖,直接转过头对其他人喝到“给我下去查,最近有谁带着毒蛇进了本市,哪怕把吉明市翻过来,也要给我查到底是谁害了勇儿的性命!”“是。”下面的人纷纷点头应答。这时,刚刚被训斥过的范妙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于是鼓起勇气对司徒生说道“舅姥爷,我怀疑一个人。”“说!”“这个人是表弟的同学,之前由于争风吃醋被表弟教训过,两人不和已久,次表弟被打伤,是他做的。”范妙方顿了顿,接着说出了更惊人的内容“最重要的是,表弟出事的那晚,我曾经遇到过他,并且警告以后离表弟远点,结果当晚表弟出事了。司徒生越听越生气,等到范妙方说完自己的猜想,去给了她一个重重的耳光,将她狠狠的扇到了地,最后不忘怒斥她“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那个人到底是谁?”范妙方被司徒生一巴掌打到口角流血,虽然满心的委屈,但是听到司徒生的问话,还是不敢不答“是李家的人,叫李夜。”“李家的人?我不管他是哪家的人,马给我抓过来,我要当面问问他,是不是他害的小勇。如果真是他,我要把他碎尸万段,以祭小勇的在天之灵!”范妙方点了点头,连忙和其他人一起退出了会议室,以免在司徒生的怒火下,遭受到无妄之灾。紧接着,范妙方回到吉明市南区公安分局,在申请了一张逮捕令之后,带着十多个警察,开着警车向绿洲花园小区驶去。此刻,已经是晚了七点钟了。半个小时之后,警车车队强硬的驶进了小区之内,停在了李夜的家门口。李光明今天恰好在家,当警笛声在门外响起的时候,李光明朝着门外走去。当他一打开门,范妙方刚好走了过来,从口袋内掏出逮捕令“李光明先生,你儿子李夜涉嫌谋杀他人,我依法对他进行逮捕,李夜现在在哪里?”听到范妙方的话,李光明脸色大变“警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儿子怎么可能杀人?”“这个你不需要怀疑,你只要告诉我的,李夜现在在哪?”李光明一看范妙方不是善类,虽然人长得漂亮,板着始终一张臭脸,像是所有人都欠她钱一样的,于是敷衍的回答道“他现在不在家,至于去什么地方了,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范妙方早想到了,于是冷笑道“是吗?那请你跟我走一趟!”李光明大惑不解“这又是为什么?我又没杀人!”“因为我怀疑你包庇嫌疑人,妨碍司法公正!”范妙方语气极其强硬。反正她背后有司徒生撑腰,所以有恃无恐。“真是荒谬,你从哪里看出我包庇嫌疑人了?我说他不在家,是不在家,警官,你要搞清楚,我李光明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随便栽赃的!”李光明显然已经气极。两人的对话惊动了屋内的陈红,她出来问道“光明,发生什么事了?”李光明回头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让她先回屋。范妙方见吓不到李光明,于是非常霸道的说道“既然你说你没有包庇,那让开,让我们进屋搜查!”说完,范妙方准备带人强行冲进李夜的家,这时,突然从身后面传来了一道声音“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在这里。”紧接着,众人便看到李夜背着背包走了过来。“小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李光明看到儿子,真是又惊又喜。范妙方回头一看,不屑的李夜说道“哼!终于肯现身了吗?”而李夜直接无视了她,径直走到门口,将背包递给了李光明“爸,帮我把背包拿回卧室去,我跟她走一趟,你放心,没事的。”不等李光明说什么,李夜已经非常干脆的转身走向了警车。范妙方冷哼了一声,紧跟其后,也不再纠缠李光明了。李光明目送着车队离去,脸充满了担忧,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转身回屋。警车,李夜心不在焉的瞟着窗外的景色,范妙方正坐在他对面,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漂亮的脸出现的确是一种阴狠的表情,完全破坏了她身为一个美女的感觉。“李夜,我表弟是不是你害死的?”李夜仍没有回头看她,嘴却答道“是我怎样?不是我又怎样?”“哼!嘴硬?待会儿我看你怎么嘴硬!”说完,范妙方再懒得去和他说一个字,看他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死人。警车没有去警局,而是前往司徒家的别墅区,李夜一点也不意外,李夜实在是太了解这些所谓的大家族的做事方法了,他们哪里会管什么法律,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他们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家法,也正是因为这样,李夜才敢于主动跟他们走一趟。去见见司徒勇的长辈也好,反正自己和司徒家总是要做个了断的,反正李夜大概已经能猜到对方会有什么反应了,而已也已经想好了脱身之策。几十分钟之后,警车来到了司徒家别墅内。李夜跟着范妙方下了车,径直朝着会议室所在的别墅走去,期间李夜虽然也看到了司徒勇的灵堂,但脸却面无表情,仇人的灵堂怎么可能让李夜有一丝一毫的触动呢?很快,两人便来到了会议室内。会议室内只有三个人,一个是身穿白色西装司徒生,一个是和李夜穿着一样练功服的年男子。另外一个则是西装男子,年纪较为年轻,眉宇间神情与司徒勇有些相似。此时只有司徒生坐在他的红木龙头椅,其他两人都安静的站在他的背后。显然他们都在等李夜。范妙方一进来立刻向司徒生邀功道“舅姥爷,我已经把凶手抓过来了!”闻言,三人抬头一看,却有些惊讶,李夜身并没有带着手铐,反而是走在范妙方前面,看起来不太像凶手,倒是把范妙方衬托得像是他的跟班。范妙方轻蔑的瞟了李夜一样,在她看来,李夜是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多久了。李夜看了三人一眼,然后施施然的走到老人面前,找了个位子坐了下。司徒生眉头一皱,向范妙方问道“妙方,他是你抓来的凶手?”明显是对李夜这么放肆的行为感到不满。没想到,还不等范妙方回答,李夜主动承认道“是的,司徒勇是我杀的,还没请教阁下高姓大名?”听到李夜的话,在场的三人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这小子为免也太猖狂了吧?见李夜到了这里,还敢如此嚣张,司徒生忍无可忍,一声暴喝。“小子!竟敢欺我司徒家无人!”接着,一双犹如猛虎般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李夜,仿佛随时都要扑过来将他吃掉。可是李夜却全然不吃这一套,泰然自若。这时,站在司徒生背后的年人,看情势不对,于是出面劝住司徒生之后,对李夜问道“这位是我们司徒家的龙头,司徒生老爷子。李家小子,现在我问你!小勇真是你杀的?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我当然想清楚了,他是蛇毒而死,但是全身却无伤口,我说的对不对?”李夜刚说完,司徒生勃然暴怒,重重的一掌拍在面前的桌子,那敦实的红木会议桌居然被他生生拍出了一个清晰的掌印!李夜眼神一缩,看来这个司徒生也不是一般人!怎么这个地球看似修真界萧条,修炼之人稀少,但是却偏偏处处都能遇到修真之人。然而李夜表情一变未变,淡然道“我说人是我杀的,接下来看你们想怎么样了?”范妙方等人又恨又怒的瞪着他,李夜的表情实在让他们忍无可忍,怒火烧,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轮不到他们开口了,在场的几人都把目光看向司徒生,看看这位性格火爆的老爷子,要怎么处置这个狂妄的小子。老人双手紧紧的扣住椅子的把手,捏的把手咔咔作响,他咬牙切齿的对李夜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吗?”听这意思,他是准备向李夜索命了。到这个时候,李夜也不由得紧张起来,现在已经到了他设想的最关键的位置了,如果一个不好,可能再也走不出司徒家的大门了。李夜故作镇定的对司徒生说道“你觉得怕死吗?如果怕死,我今天也不会到这里来了。”司徒生狠狠的问道“那你来是做什么的?难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李夜淡淡一笑“我当然知道你敢杀我,而且你不光敢杀我,还想杀我全家。我说的没错吧,司徒生大龙头。”司徒生老脸一抖,心有些惊讶,因为李夜说的正是他所想的,他没有继续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看着李夜,看看这个狂妄的小子到底要做什么。见他不说话了,李夜心安定了大半,继续侃侃而谈的说道“你看,你想杀我全家,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将你们司徒家杀个精光?如现在,我可以将这栋别墅里面的人全部解决掉。对了,你们不觉得今天你们家里特别的安静吗?”听完李夜的话,在场的几人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全都脸色大变,而站在司徒生背后的年人二话不说,立刻冲出会议室,到别墅查看去了。不到一刻钟,年人一脸铁青的回到会议室,双眼狠狠的瞪着李夜,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一样。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