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057.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8章 游戏开始
    他低头向司徒生报告“老爷子,外面的家族弟子全都被迷倒了,我用尽手段也不能让他们醒过来。 ///”这些,当然是李夜做的,他当初跟随范妙方进入司徒家的时候,沿路洒下了自己特制的**香,这些药粉虽然不能取人性命,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破解的,而这是李夜敢于主动来到司徒家的依仗。司徒生听了年人的回报之后,强忍下满腔的怒火,对李夜问道“这些都是你干的!你到底来司徒家想做什么?”见事情按照自己的预想,已经发展得差不多了,于是李夜也不再拐弯抹角,而是直接说“像我刚才说的,我有能力将你们家的人杀个精光。但是,我不敢保证你们家会不会有漏之鱼,只要有一个,可能对我的家人造成我不想看到的伤害,毕竟他们都只是些普通人而已,所以我有个提议。”“说!”司徒生咬牙切齿的说道。李夜笑了笑,继续说道“我想和你做个约定,只要我没有死,你们不许对我的家人下手,同时我也保证,绝不会对没有主动向我动手的人出手,这个提议你觉得怎么样?”说完,李夜这些自信满满的看向司徒生,他不怕他不答应,因为自己手里还拽着对方一家子人的性命,用对方这么多条命,换李夜家人的几条命,只要不是神经病,应该知道怎么做。“那如果,你死了呢?”司徒生两眼冒火的对李夜问道。李夜轻蔑的笑了笑“老爷子看来是老糊涂了啊,如果我都死了,还有什么能力去约束你们做什么?”这个提议分明是李夜在赌命!用自己的命来作为自己家人的保护伞,但同时对方一旦接受了李夜的提议,也意味着李夜将受到对方全力反击。好厉害的手段,好狠毒的用心,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虽然双方立场敌对,但是司徒生也不得不在心里暗暗的佩服李夜对自己的狠毒,而且自己明明狠他入骨,却偏偏不得不答应他的条件。司徒生只得做最后的尝试,他问道“你确定你要和我玩?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现在到勇儿的灵堂去自杀谢罪,我可以保证不动你的家人。”李夜不屑的笑了下,连话都不想多说一句,他司徒生真当我李夜是三岁小孩?只要我这个可以威胁到司徒家的人一死,又有谁能来约束他来不伤害自己的家人呢?更重要的是,李夜从来不觉得自己和司徒家之间,输的会是自己。司徒生见李夜完全不为所动,只好同意李夜的提议。李夜见目的已经全部达到了,于是起身对司徒生说道“好,现在只要我安全的离开你们司徒家,外面那些人的解药,我一定会双手奉。”说完,还不忘最后警告一下司徒生“我敬你是司徒家大龙头,一言九鼎,相信你必然言出必行,否则的话,下次你们司徒家的弟子,不会是简单的昏迷不醒了。”说完,李夜头也不回,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司徒生的拳头捏得咔咔作响,李夜在不断的挑战着他的底线,但越是这样,越是让他怒火难平。“我会让你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的。”司徒生看着李夜离开的背影,低沉的说道。“啪!”司徒生所坐的龙头椅的把手,终于不堪重负,被司徒生硬生生的捏碎了。李夜对于司徒生的话,他毫不在意,他看了一眼室外繁星点点的夜空,轻松的笑了笑,也许,是时候让这个世界也知道他‘绝命毒圣’的威名了。会议室内,司徒生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谁也不敢说话,这么静静的看着他,李夜坐过的椅子已经四分五裂。好一会儿之后,司徒生才回过神来,然后阴狠仿佛道“老二,他交给你了,给我盯着他!先不要轻举妄动,等我这边安排好了,由你亲手为你哥哥报仇!他既然这么想玩,那陪他好好玩!”西装男子起身道“明白了,我一定会办好的!”说完,率先离开了会议室。“妙方,去查一下跟他关系相近的人,无论是谁,都要马告诉老二!我要让他们一个也跑不掉!”“知道了……”随后,范妙方也离开了,会议室内再次变得静悄悄的,那个年男子不动神色的看着司徒生,眼神里充满了深深的担忧。“老爷子,那个小子有点不简单啊!”他终于忍不住,首先开口说道。“我知道……”司徒生淡淡的答了一句。接着司徒生有向他吩咐到“既然是李家的人,那我们要精心布置一下,小堂,你去李家走一趟,告诉他们,如果敢插手的话,我们司徒家的怒火他们承受不起!”“知道了……”说完,年人司徒堂也躬身退出了会议室。司徒生回头看着不断报道着司徒勇暴毙身亡的新闻,眼神逐渐变得森然起来。李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十点多了,可是李光明还在客厅等着他。“小夜,你回来了?没事吧?”李光明关心的问道。李夜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答道“没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真的没事?”李光明显然不太相信。李夜为了让他放心,只得继续说道“爸,你放心吧,有些事我会自己处理,不过往后你自己要小心些了,可能会有人来找家里人的麻烦。”“为什么?小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知道那个女警察,她是司徒家族的人。”看来自己的父亲也不是完全的一无所知,李夜皱眉问道“你对司徒家很了解?”李光明回答道“当然了解,他们司徒家族在整个湘南省的势力都很大,即便是我们李家也丝毫不差,要是被你爷爷他们知道你惹司徒家了,会很麻烦的。”关于家族方面,李夜也依稀记得一些,如李光明的公司是李家名下的一个子公司。李夜知道李光明也一定看过司徒勇身亡的新闻,怀疑自己可能和这件事有关。毕竟,他近来的举动,在普通人眼看来太过古怪,任何人都会产生怀疑。只是他想不到自家的背景也颇为深厚,居然可以和隐约和修真界有关的司徒家相。不过李夜还是对李光明劝到“爸,我记得咱们家和爷爷他们那代人关系不太好,对吧?很早之前你和爷爷分家了,既然这样,咱们何必去依靠他们?”可是他越这么说,李光明心头的怀疑越重“小夜,我不知道你究竟干了些什么,但如果真的惹司徒家,那么我丢了这份脸面,也一定要求家里庇护你的!”李夜闻言,心头很是感动,说道“爸,你不要想太多了,根本没那么严重。反正只要平时小心一些,还有妈和芸芸,让他们多注意安全,可以了,没事的话,我去睡了,今天赶了一天的飞机,我也累了。”李光明欲言又止,李夜的性格向来如此,虽然他现在变乖了,但他却越来越看不透李夜了。但他不知道,李夜面对他的时候,却是在故意保持原来那个‘李夜’的性格,其实真实的李夜,并不是这样子的。李夜了楼之后,把背包内的三条蛇放入房间内的玻璃缸里。给两条鸡冠蛇喂了一点药材之后,他们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不再是昂着身子,警惕的看着四周。这些药材,是用来平衡毒物体内毒性的,李夜的目的是增加它们的感观、智力和灵性,将来收集它们的血液之后,能吸收到更多的元阴之气了。而这个房间里由于养得全部都是带有剧毒的毒物,所以平时都是房门紧闭,钥匙也是李夜随身携带。但今晚,李夜却特意没有关门。因为他知道他和司徒生之间的游戏,从今晚已经开始了,对方必定会先一步行动。果然,到了凌晨一点多,李夜的家门口忽然驶来了一辆没挂牌的面包车。紧接着,从面包车下来了五个黑衣人的人,这五人很快爬到了别墅的楼顶,试图从楼顶进入到李夜的房间里。可惜,这一幕被站在窗口的李夜看得是清清楚楚。不过李夜并不是特意的在等着他们,之前他一直在打坐修炼,只是面包车来的时候,他马察觉到了。李夜冷笑了一声,从那个房间内拿出了黑曼巴,然后对黑曼巴低语了几句,随后将黑曼巴放到了卧室的窗台。那五个黑衣人身手都还不错,一看便知是专业人士,非常轻松的进入了别墅之内。面包车,李夜之前见过的那个西装男子正看着别墅,得意的笑着。但过了很久,那五个人都还没有出来。西装男子皱了皱眉,又等了一会,他终于发现事情不对,联想到之前李夜在他家表现出来的神乎其技的用毒功夫,男子知道那五人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于是直接发动汽车,准备抛下那五人,独自逃跑。可惜,他醒悟得太晚了,还没等将汽车开动起来,蛰伏在车顶的黑曼巴张开血盆大口,穿过车窗,向他扑了过去。几分钟之后,李夜悄无声息的从别墅内走了出来,双手各自夹着一具尸体。李夜将六个人的尸体放进面包车之后,开着车向司徒家驶去。他之前曾对李光明说过他不会开车了,其实他不是不会,而是不想开,因为他觉既麻烦又不习惯。李夜并没有把车进司徒家别墅里,而是把车停别墅区大门外回家了,这是摆明的向司徒家示威了。一夜无话。翌日,司徒生还在沉睡,突然被大儿子司徒云鹏给叫醒了,司徒云鹏便是司徒勇的父亲。“云鹏,没什么事不要打扰我睡觉,我这几天精神本来不是好!”“我知道,但是这件事不得不说,老二他昨晚没回来……”司徒生看到大儿子极其沉重的脸色,陡然从床坐了起来“难道老二也出事了?”司徒云鹏只是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连忙帮老爷子穿衣服,而老爷子也顾不不洗漱了,直接跟着他来到了后院。后院的地面,有六具盖着白布的尸体排成一排,晃得司徒生差点昏厥过去。昨天陪司徒生一起面见李夜的司徒堂,正在检查着其一具尸体。“老二呢!”司徒生激动的吼了一声。司徒堂揭开了第一具尸体的白布,露出了西装男子的半身。只一眼,司徒生差点背过气去,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脸都变成了猪肝色,现在不用说,他也知道是谁干的了。“我要老二去盯着李夜,他这么遭了毒手?”司徒生对着周围的人,大声的怒吼道。仿佛这样能发泄自己心的怒火。司徒云鹏见老爷子这幅模样,于是畏畏缩缩的回答道“昨天那小子走后,老二向我说明了昨天的事情,我想着那小子不过是会用毒而已,于是准备找几个好手,晚摸到他家里,直接将他解决掉,老二听说了,要一起去,我想不可能有什么危险,没拦着他。”司徒生听到他的话,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去一巴掌将他扇到了地,接着骂道“没有危险?没有危险老二会死?勇儿还尸骨未寒,现在老二也去了,你是不是要老头子我绝后才安心?滚!给我滚得远远的,我不想再看到你!”说完不再理他。接着司徒生平缓了一下情绪,接着对司徒堂问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司徒堂毕恭毕敬的答道“老二是了蛇毒,和小勇的一模一样,至于其他五个,是了蝙蝠毒。”司徒生皱眉道“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你们还没有查清楚吗!怎么用毒用得这么邪乎?”周围的人纷纷低着头,不敢接他的话。一旁的司徒堂只得回答道“既然他这么难对付,从他身边的人开始吧,待会儿我赶去杭州,先看看李家是什么反应。”司徒生捏了捏拳头,又吩咐道道“把老三和老四都叫回来,包括铁手团的人也都全部叫过来!”“老四的话,我看不必了,这段时间对她很是重要,如果那小子真的难以对付的话,我会亲自出手。”他说话时眼神像老鹰一样炯炯有神,显示出了足够的底气。司徒生认可了他的建议点了点头。司徒生呆呆的看着自己孙子的尸体,有些失神的低声说道“我一定会替你们报仇,那小杂种……不!他们李家,我都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在场的一些人听到他这话,无不感到后背发凉。李夜已经触及到了司徒生的逆鳞。但李夜对这些却毫不在知情。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