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109.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9章 闹别扭
    李夜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秦晓晓的脸庞。 复制本地址浏览%77%77%77%2e%62%69%71%69%2e%6d%65秦晓晓没想到李夜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突然对她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她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别人都在看呢。”秦晓晓嗔怪的对说道。“喂!喂!喂!李夜你适可而止一点啊!要秀恩爱去别处秀去!”说这话的人显然是一旁有些吃醋的月奴儿。接着月奴儿来抱住秦晓晓的手臂,撒娇似的对她说道“秦姐姐,我们不理他,走,和我到那边去。”说完拉着秦晓晓往里屋走,临走之时还不忘回头对李夜做了个鬼脸。死丫头,我哪里得罪你了?看到月奴儿这明显是针对自己的态度,李夜不由得摇了摇头,同时在在心里暗暗的怪。但是李夜也还是随着月奴而两人进到了里屋。月奴儿一见李夜居然也跟着进来了,立刻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说道“你怎么也进来了?像个跟屁虫一样。”李夜简直是无语了,于是只能假装没有听到她的话,然后对着一向较稳重的月牙儿说道。“昨天说好的蛊虫,我已经做好带来了。”说着将昨晚制作好的五只瘟疫虫整整齐齐的放在了月牙儿的面前。但是月牙儿却满脸疑问的问道“但是我们昨天并没有告诉你,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白蛊虫啊?”李夜得意的笑了笑,好似献宝一样的将一只瘟疫虫拿起来,然后对月牙儿介绍到“这是我昨天晚新研制出来的蛊虫,可以包治百病,所以你们以后只要操作这一种蛊虫可以了。”月奴儿见到李夜这得意的样子不爽,听到他吹嘘自己做出来蛊虫,于是情不自禁的想要讽刺一下他。“包治百病?怎么听着这么像是骗子的说辞啊?”今天月奴儿一直莫名其妙的对李夜充满敌意,这个时候终于被李夜抓住了机会,李夜当然是立刻对她报复回来。他满脸鄙视的对月奴儿说道“我这瘟疫虫绝对能包治百病,你个小丫头片子能懂什么?谁头发长见识短!”李夜的这句话算是捅了马蜂窝了,月奴儿仿佛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一下跳了起来,对着李夜大吼。“你说谁是小丫头片子?谁头发长见识短?”“你说我说的是谁?”李夜也毫不示弱。这时看到情况不对,月牙儿和秦晓晓连忙将两人给拉了回来。秦晓晓对李夜埋怨道“奴儿是女孩子,你也不知道让着她点。”说完还偷偷的掐了李夜一下,以表达自己的不满。其实李夜也不是真的要和月奴儿一般见识,但是今天她对李夜的态度明显不对,所以李夜是想故意气气她,看看她到底是为什么这样。现在看到秦晓晓都出来埋怨自己了,李夜也不再逗月奴儿了,而是直接对她说道“你要是不相信的话,直接控制它去治治病不知道了吗?”其实月奴儿也不是真的不爽李夜,只不过是自己对李夜的一腔情愫没处发泄,偏偏秦晓晓又对她这么好,于是只能将心的委屈发泄回李夜的身。这时候经过姐姐的劝说,她心里也不想和李夜继续吵了,但是嘴还是不肯服输。“试试,谁怕谁啊!”但是真的等到她伸手要去控制瘟疫虫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那是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控制。李夜看着月奴儿因为刚刚吵架,所以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觉得好笑。于是故意激她“喂,怎么还不动手?不会是连蛊术里面的血祭法都不会吧。”血祭法,是蛊术里面控制蛊虫的一种办法,一般用于不是由自己炼制的蛊虫。但是血祭法有一个缺点,那是无法割断蛊虫和原主人之间的联系。简单来说,算是月奴儿利用血祭法控制了瘟疫虫,但是只要李夜一招手,瘟疫虫会突破月奴儿的控制,重新回到李夜的身边。只不过李夜不会这么做而已。“谁说我不会?”听到李夜的提醒,月奴儿立刻拿针将自己的指刺破,然后将血滴在瘟疫虫的身,并且口里开始念念有词。不过一会,滴到瘟疫虫身的血液完全消失了,然后瘟疫虫在月奴儿的控制下,晃晃悠悠的飞了起来。月奴儿示威似的对李夜哼了一声,接着要带着瘟疫虫出去给人看病。看到她这冒冒失失的样子,李夜连忙将她拦了下来。“你准备这么出去给人看病?”“不然呢?”月奴儿不明白李夜为什么拦住她。月奴儿这幅缺心眼的样子,实在是把李夜给打败了。他有些无奈的对月奴儿说道“你这么带着虫子出去,人家会让你治才有鬼呢。”这个时候月奴儿才想起来,人们对蛊术有多害怕,要不是这样的话,她和月牙儿两人也不会被搞得背井离乡了。于是月奴儿反问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李夜早想好了对策,这个时候却故意卖了个关子,不去回答月奴儿的问题,而是对在一旁和月牙儿聊得起劲的谷明旭说道。“明旭,去帮我拿一只香过来。”“啊?又是我?”谷明旭明显有些不舍得从月牙儿的身边离开。“不是你难道是我?”说着,看谷明旭还是没有动的意思,于是将眉头一皱,一脸严肃的说道“还不快去?是不是不想学新拳法了?”见李夜用学拳法威胁自己,谷明旭只得不情不愿的起身,一边走还一边嘀咕“自己可以和别人打情骂俏,我要被使唤来使唤去,真是同人不同命啊!”谷明旭这幅搞怪的样子,惹得在场的三个女生都掩嘴偷笑。尤其是月奴儿,她在听到打情骂俏这四个字的时候,心里又泛起了丝丝的甜蜜。不一会,谷明旭拿着香回来了。李夜接过他手的香,然后运转万毒真解,将模拟出来的弱化版**香元气注入到手的香之。然后对着月奴儿说道“等下你去叫个病人进店里,然后把香点燃,等病人睡着了之后,你再用蛊虫给他治病。”“什么啊,不是把人迷倒吗?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呢。”月奴儿死鸭子嘴硬,拿过**香之后要转身出门。虽然月奴儿嘴不认输,但是李夜还是不忘提醒她。“别忘带口罩,不然病人没迷倒先把自己迷倒了,那可好笑了哦。”李夜这明显是在逗她的话,惹得月奴儿一声冷哼,接着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