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117.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6章 求饶
    不一会,于大师从身摸出了一颗药丸,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仰头将药丸给吞了下去。品 书 网  .w . 【首发】李夜任由于大师施为,却并没有去阻止他。因为在于大师拿出那颗药的时候,他已经看出那药是一颗非常普通的解毒丸。显然于大师以为他们现在的状态是了李夜的蛊毒,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实际他们现在是病气入体。但是这也不怪于大师,因为在地球能够把病气当做武器的人,除了那些藏头露尾的末日教徒外,可能只有李夜了。果然,在服下解毒丸之后,于大师很快感觉到他服下的药丸根本没有任何效果,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自己身体也越来越虚弱了。他毫不怀疑,如果半个小时内不能解除掉这种状态的话,可能今天他真的要把这条老命丢在这里了。而在生命的威胁面前,自己的那点面子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于大师当即对着李夜跪了下来,断断续续的对李夜哀求道“大……咳咳咳……大师……我……我有眼……咳咳……有眼不识泰山……咳咳咳……求您放我……放我一条生路吧……咳咳咳……”看到他这幅跪地求饶的样子,李夜戏谑的对他说道“于大师,刚刚不是说要我见识一下什么叫天高地厚吗?怎么现在又要我放你一条生路呢?”于大师还想对李夜解释,可惜刚才的求饶已经用光了他最后的力气,他现在连跪在地都已经快做不到了。李夜看着他这幅好像随时会撒手人寰的样子,也没有想到病气入体的效果居然会这么强。所以李夜不再逗他,直接对他说道“要放你一马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这个时候于大师已经快到身体崩溃的边缘了,听到李夜同意放过他哪里还会去计较李夜要让他做什么事情?但是他想要开口答应李夜,却奈何连开口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只能让头自然的砸到地板,以此来表示自己同意李夜的说法。李夜看到他的表现,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基于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真的搞出人命的想法。于是大手一挥,重新召出瘟疫虫,将他们几人身的病气全部吸又了回来。待到吸饱病气的瘟疫虫,晃晃悠悠的飞回到李夜手的时候,李夜惊讶的发现,这只瘟疫虫不光是身体里的病气全部装满了,而且又开始将多出来的病气炼化为精纯的元气,反哺给李夜。看来这是瘟疫篇的真正秘密啊,将病气和瘟疫放出去,等到它们在人群传播壮大之后,再收回去,像种庄稼一样,这样无形要正常的修炼快了无数倍。而面前的宋少源一行人在病气被吸走之后,一个个犹如大病初愈一样,脸色苍白的从地爬了起来,看来多出来的病气正是以他们几人的生命力为代价成长起来的。看着这几个刚刚还无嚣张,现在却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连眼神都不敢和自己对一下,李夜瞬间觉得被这几人搅乱的心情又稍微好了一点。他回头对秦晓晓问道“晓晓,你说要怎么处理这些家伙?”听到李夜问她,秦晓晓这才从刚才急速变化的场景回过神来。“你为什么要问我?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这些人也都是你自己制服的。”“因为这宋少源明显是为了你才找过来的,所以我想问问你有什么意见。”随着李夜的话,秦晓晓下打量了一下脸色苍白的宋少源,也不知道他是被吓的,还是因为身体虚弱。宋少源的这幅样子不但没有博得秦晓晓的同情,反而让秦晓晓更加讨厌他。秦晓晓满脸厌恶的回头对李夜说“随便你怎么处置,只要别让我以后再见到他可以了。”她这毫不掩饰的厌恶感,落到宋少源的耳朵里让他不尽全身一抖,但这满腔的怒火却由于李夜在场,而不敢透露出一丁点,他只能将头埋得更低,拳头也是捏的咔咔作响。听出了秦晓晓话里的意思,李夜嘴角微微一翘,高声对宋少源说道“宋大少,听到我们家晓晓的话了吗?今天我看在晓晓的面子放过你,但是你以后都不准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宋少源抬起头,满脸惊讶的看着李夜问道“你这样肯放过我?只要我以后不再秦晓晓面前出现?”宋少源本来还因为今天的事情要难以善了了,他万万没想到李夜会这么轻松的将他放过。李夜满脸不屑的对他说“你这种废物,我连教训你都怕脏了我的手,所以看在晓晓的面子,这次放过你,但是要是下次再让知道你在晓晓的面前出现,那可不是喝点马桶水,咳嗽两下可以的了。”说完,看宋少源几人还站在那里,李夜不耐烦的对他们吼到“还不快滚!趁我现在还没有改主意。”宋少源等人听到李夜的话,浑身一抖,接着争先恐后的想要逃出这如地狱般的锦绣厅。从宋少源嚣张无的将锦绣厅大门踹开,到几人犹如丧家之犬一样狼狈的想要离开,全过程没超过十分钟。人的处境变化之快,真是让人不胜唏嘘。在几人将要离开的时候,李夜突然对这于大师的背影悠悠的说道“于大师,我说放过宋少源,可没有说你可以离开啊。”此话一出口,四人身影皆是一顿,当听明白李夜只是要留下于大师一人,其他三人立刻加快速度,逃出了房间,不讲任何情义的将于大师独自一人留在了房间里。王齐更是在离开锦绣厅之后,默默的从门外将房门给关了,完全不理会于大师那副像是要吃了他一样的眼神。而宋少源在王齐关门之后,才敢回头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眼寒光频射、口牙齿都恨不得咬碎了。他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今天你李夜给我的屈辱,我宋少源一定要千百倍的还回来,到那时候再让你看看,我宋家大少爷到底是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接着他头也不回的带着自己的两个小跟班,快步离开了这个屈辱之地。在宋大少的心里,他从来没有想过被李夜单独留下来的于大师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也许他觉得自己遭受了这么大的屈辱,都是因为这于大师学艺不精,也许在他看来,别的人天生是应该为他宋大少挡灾的。所以在宋大少是那种,在你对他又用的时候,他可以对你百般奉承,当你对他没用的时候,他立刻对你弃之如敝履的人。天性凉薄至此,真是既可笑又可悲。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