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127.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86章 怠慢
    李夜顺利的将范妙方气走之后,满脸微笑的对李纯益问道。 (閱讀最新章節首发)“三叔早什么时候来的?”李纯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回答道“我早9点来了。”然后他看了看手表。“但是现在都已经快午十一点了,司徒生还是没有出来见我。”李夜笑了笑,对于李纯益的遭遇他一点都不意外。“拖嘛,把我们晾在这里,一面可以拖光我们的耐性,一面也可以达到羞辱我们的目的,这手段还真是没有新意啊。”“本来嘛,他们不搞点这种手段,我还觉得不正常呢,所以我本来准备今天一整天都和他们耗在这里的,但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还去把你都接过来了!”“没事,难道三叔觉得,他们耗得起,我耗不起吗?”原本李纯益不想要李夜和他一起来,是怕他受到这些故意羞辱人的手段之后,会对他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但是现在看到李夜这幅气定神闲的样子,李纯益才稍微放心了一些。而同时,在司徒生的书房里,一直没有出现的司徒生,正穿戴整齐的坐在自己的龙头靠椅。他对恭恭敬敬站在自己面前的范妙方问道“你把李夜那小畜生也接来了吗?”“是的,我已经接来了,现在他正和李纯益两人一起在会客室等着老爷子您呢。”“哼!”司徒生冷哼了一声。“让他们等,我先晾他们个三天再说。”但是范妙方却有些担心的问道“老爷子,我看那李夜一路完全不把我们司徒家放在眼里,您这样会不会把他给逼急了?”“逼急?”司徒生眯着眼睛看了范妙方一眼,吓得她连连低头认错之后,才继续说道“算把那小畜生逼急了又怎么样?别以为有点用毒的手段,我们司徒家真的怕他了,现在愿意和他谈判,不过是不想让我们司徒家的子弟无谓的牺牲。”可能是司徒生也觉得自己的这个说法有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所以他接着强调到“只要等到老四突破筑基期回来,我马要这小畜生一家全部死光。”“那李家……”“李家?到时候识趣的,老老实实给我呆在一边,不识趣的连他李夜也一起灭掉!哈哈哈哈。”不管这司徒生怎么想象以后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生活,在司徒家的会客厅里,李夜已经开始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三叔,你说司徒生今天会不会出来见我们?”李纯益看了看手表,面显示现在已经是午十二点半了。“哎,到现在司徒家都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我看今天他们都不会出来见我们了,不过这也没有办法,谁叫是我们主动找门来的呢?所以主动权在他们手,算他们故意刁难,我们也只能干等下去。”李纯益一脸无奈的对李夜说道。“干等?”李夜突然诡异的笑了一下。“我看也不是只能干等吧。”听了李夜的话,李纯益生怕李夜做出什么触动的事情,于是立刻规劝他。“李夜,你想做什么?现在可别轻举妄动,免得功亏一篑啊。”李夜笑了笑,对李纯益说道“三叔,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的。”其实李夜也不是真的这么没有耐心的,如果是在昨晚之前,在李夜做出剑蛊之前,李夜为了家里人的安全,算司徒家使出更加羞辱人的手段,他也一定会咬牙承受下来的。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因为之前李夜曾经问过李纯益,知道司徒家是没有筑基期修士的。那么在李夜拥有了剑蛊之后,他已经拥有了可以和司徒家叫板的实力了。如果不是为了李夜心里的那个计划,李夜现在可以全灭了司徒家。所以现在的李夜实在是懒得再陪着司徒家去玩那个羞辱与被羞辱的游戏了。既然你司徒生将我们晾在这里,不肯出来,那很好,我把你逼出来。只要有实力,有底气,那么李夜根本不怕司徒家敢翻脸!于是李夜故意对李纯益说道“三叔,等了这么久,也不见他们司徒家的人出来,骨头都快坐麻了,我却到处走走,活动下筋骨哈。”李纯益只以为李夜是年轻人,有些坐不住,所以也没拦着他,只是对他嘱咐道“恩,你去活动下也好,但是记住这里毕竟是司徒家,所以尽量小心些。”“我知道的,三叔。”说着,李夜起身向司徒家的花园走去。不想,本来都一直没人来招呼的李夜,等他刚刚起身走出大厅,立刻有两个黑衣人出现在了李夜的面前。果然是有人在暗监视!但是李夜对这却毫不在意,反而是有些故意的对这两个出现的黑衣人问道“刚才不是一直没人在吗?怎么我一出门立刻有人出现了?你们司徒家还真是有趣啊。”两个黑衣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李夜的话。他们得到的任务是暗监视会客室里的李夜和李纯益两人,现在李夜突然走了出来,两人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出来将李夜给拦了下来。李夜见两人不说话,也不想和这种小角色多说,于是想绕过两人,进入司徒家的花园。可是两人虽然不说话,但是一看到李夜想要离开,却又主动前拦住了李夜的去路。这下李夜可有点不爽了。“问你们话你们又不说,走又不让走,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当我李夜是好欺负的?”两人依然没有回答李夜的话,但是他们却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李夜,他们是让不能让李夜离开,同时也不会回答他的任何问题。最烦的是这种脑子里面缺根筋的闷葫芦了。还好,在李夜看向这两人的眼神已经越来越不善的时候,范妙方及时的出现了。她看到过铁手团的惨状,所以不像那两个黑衣人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她可是知道李夜是会杀人的。看到李夜面露凶光,她立刻来阻止李夜。“李夜,你想做什么?这里可是司徒家,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说着,又对那两人低声吩咐道“你们先退下吧,这里交给我了。”但是没有想到,这两人并没有听从范妙方的吩咐,反而是对她说道“表小姐,是老爷说让我们看住这小子的,我们可不敢擅离职守。”听到这两人的话,李夜立刻知道范妙方在司徒家的地位远远没有她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高,看来范妙方也是可以作为自己对付司徒家计划的一枚棋子。但是李夜的这样子落到范妙方的眼里,却让她以为李夜是在嘲笑她连两个手下都使唤不动,这让她突然有了一种怒火烧的感觉。“你们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了,是不是要我去找老爷子,你们才满意?”范妙方对着两人大声训斥道。想到老爷子司徒生的那副火爆脾气,那两人浑身一抖,连声对范妙方道歉“不敢,不敢,我们这退下。”说完,慌忙急手的离开了,生怕走得慢了点被范妙方迁怒,将状告到司徒生那里去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